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三十年,一场大痛 --- 一篇中國人的網文\ZT ]
悠悠南山下
· 李氏皇朝能撐多久? ---從歷史政治學找答案
·李光耀:12次「老朋友」和94次「傀儡」
·中國僑務政策的「需求側」反思
·西貢華人:歲月留痕(圖)
【 東南亞點滴 】
·印尼1965年事件至今仍然是個謎
·緬甸軍人政府遷都至森林堡壘
·中國的影響將籠罩在吉隆坡峰會
·析評吉隆坡峰會
·印度對ASEAN發展貿易經濟的新展望
·2005年12月 數日法國報紙擇要匯集
·中國對东盟的影響
·美國發現並檢控“寮國政變陰謀”
·亞洲經濟危機十年後的东南亞與中國
·“凝視”下的圖像——中國現代作家筆下的南洋
·中緬雙方“沒有愛情的婚姻”
·緬甸軍人政府為何迎合美國的好意 ?
·寮國佛像和黃衣僧侶(攝影)
·泰國曼谷帕克隆花市(攝影)
·新加坡在走鋼索
·維基解密:李光耀評論緬越寮柬
·泰柬帕威夏寺衝突的根源
·約六十年後美國對寮國“垂青”
·东亞的戰略棋局
·金邊會議後东盟須承受的苦果
·印尼在南中國海爭端上的中立觀點
·中國“已作出錯误的决定”
·柬埔寨又激怒菲律賓
·东盟:金边因亲近北京成为众矢之的
·印尼向东盟傳閱南海行為準則草案
·被美中争斗捆住手脚的东盟
·曼谷的越南佛祠(圖輯)
·印度尼西亞:獨立、多黨制和貪腐
·中國意料之外:緬甸對美國開放
·泰國和寮國危機(1960-62年)
·英媒:中國與盟友緬甸日趨漸冷的關係
·中国用外贸开道强化在东南亚的竞争
·日媒:奧巴馬缺席令中國成峰會贏家
·泰國政治平靜的外衣下激流洶湧
·馬航MH370事件:大馬開始反擊中國的批評
·緬甸,這幅圖畫正在褪色?
·中緬重大工程下馬背後:都是民主惹的禍?
·可改變亞太經濟與戰略格局的泰國考克拉地峽
·印尼新總統面對的難題:南中國海
·中國的經濟誘惑使东南亞國家陷於兩難
·印尼媒體關注當局扣押中國漁船
·印尼討論50年前的屠殺 反華仍是敏感話題
·中國人為什麼不喜歡新加坡
·人工國家新加坡的建國之路
·印尼看中國,半信半疑
【 柬埔寨透視 】
·柬埔寨悲劇的歷史淵源
·美軍艦對柬埔寨西哈努克港作訪的意義分析
·红色高棉大屠戮/ zt
·柬埔寨和北韓關係析評
·赤柬第三號頭目英薩利被捕及其罪行
·特別推薦紀錄片﹕« S21--赤柬的殺人機器 »
·柬埔寨难以愈合的伤口
·赤柬犯罪背後的同犯
·来自红色高棉监狱纪念馆的见证
·佛國柬埔寨(攝影)
·佛國血魔---波爾布特
·日本紀錄片:柬埔寨大屠殺真相
·柬埔寨大事記
·中國在赤柬政權裡扮演甚麽的角色?
·赤柬領導人受審:遲來和有選擇性的正義
·柬埔寨共產黨意識形態的根源
·回顧西哈努克親王一生(圖說)
·柬埔寨悲劇的“紅色親王”
·英媒:中企舉止神秘在柬投資百
·赤柬“第三號頭腦”英薩利離世
·柬埔寨是諸侯國嗎?
·柬首相洪森籍以提前大選解決政治爭端
· 新書:中國以援助紅色高棉為恥
·中共情報人員筆下的紅色高棉
·憶想金邊崩解
·仍有西方人為波爾布特政權辯護
·中國對波爾布特政權的影響
·柬埔寨的“仇越”魔咒
【 臺灣、香港 】
·弱國無外交,小人沒朋友
·三十年前的諾言
·宗教與政治的雜思
·中共死穴
·假如鐵娘子沒有仆倒歷史會否改寫?
·香港餘孽
·誰是中國人?
·中美關係:鬥而不破
·愛國主義與本土主義
·臺灣本土與民主的發展之路
·2013/1967
·三十年間塵與土
·驚艷臺灣
·評“中國人所見之台灣”和台灣民主
· 世界視野下的中港矛盾
·從邵逸夫逝世,回望东南亞中的香港
·為何中國不提早收回香港?
·鄧小平不願收回香港:一國兩制的本
·中華民國國小志大麻煩多
·香港六七暴動圖片
·為甚麼新加坡不可以是香港的出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十年,一场大痛 --- 一篇中國人的網文\ZT

   
   
   作者: xilei
   
   

   让我们进入怀念。今天,是一场战争爆发三十周年。
   
    三十年前的今天,二十万中国军队,在772英里长的战线上对越南发动了进攻。那一年,我5岁,作为广西边民,战争离我如此之近。
   
    我无法给这场战争定性。传统的定性已经完全从媒体上消失,甚至已经无人再提这场战争。
   我内心的定性,根本无法写出来。为了让这篇博客存活,我只能说:这是一场战争。
   
    9年前,我在上海采访残运会,有一位著名的残奥会冠军,他就是在这场战争里失去了一条腿,我随他去龙华墓园祭奠他的一位战友。夏季的龙华很是清凉,拉开一格小抽屉,是那位战友的骨灰,冠军在他的骨灰盒上放了几支烟,一脸凄凉。那战友长得极帅,英气凛冽,原来是徐根宝的弟子,南京部队足球队的守门员,个子高,在丛林里刚站起身,就被打成了筛子(在我的《丧家犬也有乡愁》里,一篇专栏曾经写过此事)。
   
    那年我只是入行两年的新记者,什么都不懂。我和冠军聊起那场战争,他很隐晦地说,那是一场不应该的战争。多年以后,我依然记得他当时的神情:悲伤,无奈,欲言又止。
   
    之后,我到了广州,到了南方报业,才慢慢知晓历史。
   
    70年代末,柬埔寨的红色高棉对国内的越南侨民大规模屠杀(当然,也屠杀了无数中国侨民)。越南不忿,出动了十万大军进攻柬埔寨。
   
    后来。三十年前的今天,降临了。
   
    我曾经在一本国内正规出版物上看到这个史实:许世友带兵攻打到距离河内四十公里处,还欲再打,中央军委下令撤兵,许不肯,回电曰:再往前拱一拱,越南就会从柬埔寨撤军了。
   
    哦,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红色高棉的波尔布特,是个杀人魔头。我的老同事张晓舟去看过金边的大屠杀纪念馆,他说,里边挂满了死于酷刑的受害者的照片,墙上全是死者的血手印。前不久,有个老同事去柬埔寨旅游,我推荐她去看那个纪念馆,她回来后说,震撼得说不出话。
   
    柬埔寨四分之一的人,死于红色高棉的刀枪下。
   
    好了,毋须多说了。
   
    我只想继续写的,是对那些年轻生命的缅怀。
   
    原济南军区作家李存葆(小说《高山下的花环》的作者)曾获叶剑英特批,查阅了许多当年的档案。他查阅的资料显示,在中越战争之中,解放军伤亡2.7万,越南伤亡十万(含平民五万,但已难以区分,当时越方军民不分)。
   
    美联社30年前曾在一篇报道中说:中国军队一周内即已死亡数千,这在西方是不可想象的。
   
    当年的中国,正是文革过后,积弱多年,武器落后,根本没有实战经验。许多新兵是未经训练,直接开拔前线的。徐根宝那位弟子,是踢足球的,居然也直接上了前线,当时情境,可见一斑。
   
    当年,好惨烈。
   
    粟裕之子粟X生,不顾情形,在前线强令,必须强攻,导致死伤无数,几乎全军覆没。一位从前线撤回的枣庄籍幸存战士,悲愤之下,忽然发狂,在营地里端着枪对其扫射,粟躲于桌下,死的是其他战士。
   
    那些长眠于边境的战士,若是活到今天,应该都是50多岁了吧。他们本应该都能够和我们一起,看到现今的世界。
   
    我曾在论坛上看到一组照片,在边境陵园,一位白发苍苍的母亲,在清明节的山坡上,扶着阵亡儿子的墓碑,号啕痛哭。图在这里。这是令所有中国人心痛如绞的一组照片。
   
   
    我想告诉那些整天叫嚣攻打台湾日本的粪青:你们全是白痴,什么都不懂就乱喊的白痴,等有一天,你的老母亲在你的坟头哭泣的时候,你们才会知道战争意味着什么。
   
    只有和平,才是全中国、全人类的福祉所在。
   
    纵观20世纪,只有那场伟大的卫国战争——在国民政府统领下的艰苦卓绝、前仆后继的抗日战争,才是非打不可的。非此,我们逃不了亡国亡种的命运。
   
    其余的,内战,韩战,越战,都是值得深刻反思的战争。
   
    我们要做能够独立思考的公民。我们要知道历史。我们要知道祖辈和父辈的疤痕。我们要知道,百年苍茫里,无数中国人的痛。
   
    我们要懂得,最基本的善恶。
   
    我们国家的青年,我们国家的孩子,血洒异疆,可是,柬埔寨人民、朝鲜人民,会感谢我们吗?
   
    可是,那些殉国的战士,毕竟是我们的青年,我们的国民。他们的母亲的痛,是每个国民都应该一起承担的。我们不能够遗忘他们。当他们成了一掊黄土,我们所能够做的,是警示后世。我们今生,以及后来的孩子,都不要重蹈悲剧。我们自己要重归善良,远离邪恶,也不要去与邪恶的人狼狈为奸,好么?
   
    让我们留下残存的一点点悲伤。让我们唾弃邪恶的战争,尤其是与党争、意识形态之争有关的操蛋战争。
   
    谨以此文,献给过去的一百年间,中国所有长眠本土或异国地下的士兵们,献给三十年前的那场战争。
   
   
   
   2009-2-20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