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三十年,一场大痛 --- 一篇中國人的網文\ZT ]
悠悠南山下
·中越領土爭議:版鬱瀑布的歷史證據
·越南評議1979年中國對越戰爭
·越中邊界戰爭中的鄧小平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新資料
·為何鄧小平要在1979年發動攻打越南 ?
· 關於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中越關係之對立面 : 互助與相斥
·中國移民與湄江三角洲的殖民狀況
·從大戰略的角度上看越中歷史關係
·越南本土宗教與漢朝伏波將軍
·越南自古即屬中國?:談研究者與常民知識的斷裂
·平吳大誥
·歷史上越、日對華之態度和比較
·兩個越南和黃沙、長沙群島主權
·重探究前越共總書記黎筍的歷史角色與影響
·胡志明的妻妾情人們
·黃文歡和1979年後越共之清黨
·越戰時期之中蘇爭鬥
·1968年戊申新春順化戰役演變和後果
·安全逃遁之距離:1973年巴黎協議的醜陋真相
·中國與奠邊府戰役 --- 武元甲回憶錄中的記載
·美國對印度支那戰爭之態度
·“桃花劫”--- 吳廷琰之死(一)
·“桃花劫”--- 吳廷琰之死(二)
·吳廷琰與越南天主教
·法國對印度支那之政策(1954-1963)
·戴高樂與越南(1945年-1969年)
·越南人真的咒罵法國嗎?
·奔向自由 --- 從越南經中國至加拿大
·越南西貢粵劇回顧
·北越之華僑華人(1954年至1975年)
·柬埔寨悲劇的歷史淵源
·泰國和寮國危機(1960-62年)
·中共死穴
·河內玉山祠
【 中越關係 】
·從大戰略的角度上看越中歷史關係
·對胡錦濤訪越之評析
·胡錦濤訪越在越南人中之反響
·越學者談胡訪越之意義以及中越關係
·越學者談胡訪越之意義以及中越關係 ( 續 )
·對越中、越美關係之分析與評價
·處於中國戰略中的越南
·中美在越南的競爭
·中越關係破裂十八年大事記 ( 1972 – 1990 )
·越南學者楊名易談越中關係
·十九世紀清越外交關係之演變
·越美中三角關係
·越南本土宗教與漢朝伏波將軍
·中國可怕嗎 ?
·中越美關係析評及中越兩國文化發展的比較
·越南人谈越中关系
·越中關係之敵視和友好
·對不起﹐越南並非是中國
·河內反對中國網文攻擊越南計劃
·越南與“中華世界”
·越中兩國互建信心
·六十年中國對越南的影響
·中國永遠都是對的?
·越南應該學和不學中國的甚麼
·越南努力抵制中國的擴張
·越南在中美之間保持平衡
·為免受中國之危害,越南與多國交好
·越中邊界談判(1974-1978)
·越南自古即屬中國?:談研究者與常民知識的斷裂
·中國外交反攻:習近平訪越之行與其意義
·越南與中國的軟實力
·越裔教授武國促談中越關係
·越南:在中美之間作選擇
·平吳大誥
·越南和中國的軌道
·關於越中領導人會晤評論的審查
·越中關係裡的美國角色
·金庸、馬援、二徵王、胡志明
·越軍前高官眼中的解放軍,越戰和中越衝突
·越中貿易:愈增加就愈失平衡?
·我的父親黎筍以及對中國的記憶
·毛主義對越南和越南華人的影響
·歷史上越、日對華之態度和比較
·前越南駐華大使談已故中共領袖鄧小平
·俄中聯盟之間的越南
·成都秘密會議資料之疑惑
·成都會議:原因、過程與其災害後果
·中國和越南還會是「同志」嗎?
·越中“從未恢復”互信
·越南軍隊比“中國低20級”
·中國為北越的反美言辭消音
·越柬邊界緊張與中國因素
·越南應重審閱南中國海戰略
·越南會像菲律賓那樣倒向中國嗎?
·越南能否徹底“去中國化”?
·周恩來與黃沙群島問題
【 領土領海主權爭端 】
·越南西貢再次發生短暫反中國侵略示威
·視頻﹕越南人反對中國侵犯主權的示威
·評析中越領海開發石油之主權爭執
·中國對越南威脅語言之背後
·為海域主權爭議尋找解決方法
·南中國海再起‘風暴’---中越關係新局勢
·領土主權爭議激化 中越關係面臨考驗 \zt
·南海之爭與民族主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十年,一场大痛 --- 一篇中國人的網文\ZT

   
   
   作者: xilei
   
   

   让我们进入怀念。今天,是一场战争爆发三十周年。
   
    三十年前的今天,二十万中国军队,在772英里长的战线上对越南发动了进攻。那一年,我5岁,作为广西边民,战争离我如此之近。
   
    我无法给这场战争定性。传统的定性已经完全从媒体上消失,甚至已经无人再提这场战争。
   我内心的定性,根本无法写出来。为了让这篇博客存活,我只能说:这是一场战争。
   
    9年前,我在上海采访残运会,有一位著名的残奥会冠军,他就是在这场战争里失去了一条腿,我随他去龙华墓园祭奠他的一位战友。夏季的龙华很是清凉,拉开一格小抽屉,是那位战友的骨灰,冠军在他的骨灰盒上放了几支烟,一脸凄凉。那战友长得极帅,英气凛冽,原来是徐根宝的弟子,南京部队足球队的守门员,个子高,在丛林里刚站起身,就被打成了筛子(在我的《丧家犬也有乡愁》里,一篇专栏曾经写过此事)。
   
    那年我只是入行两年的新记者,什么都不懂。我和冠军聊起那场战争,他很隐晦地说,那是一场不应该的战争。多年以后,我依然记得他当时的神情:悲伤,无奈,欲言又止。
   
    之后,我到了广州,到了南方报业,才慢慢知晓历史。
   
    70年代末,柬埔寨的红色高棉对国内的越南侨民大规模屠杀(当然,也屠杀了无数中国侨民)。越南不忿,出动了十万大军进攻柬埔寨。
   
    后来。三十年前的今天,降临了。
   
    我曾经在一本国内正规出版物上看到这个史实:许世友带兵攻打到距离河内四十公里处,还欲再打,中央军委下令撤兵,许不肯,回电曰:再往前拱一拱,越南就会从柬埔寨撤军了。
   
    哦,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红色高棉的波尔布特,是个杀人魔头。我的老同事张晓舟去看过金边的大屠杀纪念馆,他说,里边挂满了死于酷刑的受害者的照片,墙上全是死者的血手印。前不久,有个老同事去柬埔寨旅游,我推荐她去看那个纪念馆,她回来后说,震撼得说不出话。
   
    柬埔寨四分之一的人,死于红色高棉的刀枪下。
   
    好了,毋须多说了。
   
    我只想继续写的,是对那些年轻生命的缅怀。
   
    原济南军区作家李存葆(小说《高山下的花环》的作者)曾获叶剑英特批,查阅了许多当年的档案。他查阅的资料显示,在中越战争之中,解放军伤亡2.7万,越南伤亡十万(含平民五万,但已难以区分,当时越方军民不分)。
   
    美联社30年前曾在一篇报道中说:中国军队一周内即已死亡数千,这在西方是不可想象的。
   
    当年的中国,正是文革过后,积弱多年,武器落后,根本没有实战经验。许多新兵是未经训练,直接开拔前线的。徐根宝那位弟子,是踢足球的,居然也直接上了前线,当时情境,可见一斑。
   
    当年,好惨烈。
   
    粟裕之子粟X生,不顾情形,在前线强令,必须强攻,导致死伤无数,几乎全军覆没。一位从前线撤回的枣庄籍幸存战士,悲愤之下,忽然发狂,在营地里端着枪对其扫射,粟躲于桌下,死的是其他战士。
   
    那些长眠于边境的战士,若是活到今天,应该都是50多岁了吧。他们本应该都能够和我们一起,看到现今的世界。
   
    我曾在论坛上看到一组照片,在边境陵园,一位白发苍苍的母亲,在清明节的山坡上,扶着阵亡儿子的墓碑,号啕痛哭。图在这里。这是令所有中国人心痛如绞的一组照片。
   
   
    我想告诉那些整天叫嚣攻打台湾日本的粪青:你们全是白痴,什么都不懂就乱喊的白痴,等有一天,你的老母亲在你的坟头哭泣的时候,你们才会知道战争意味着什么。
   
    只有和平,才是全中国、全人类的福祉所在。
   
    纵观20世纪,只有那场伟大的卫国战争——在国民政府统领下的艰苦卓绝、前仆后继的抗日战争,才是非打不可的。非此,我们逃不了亡国亡种的命运。
   
    其余的,内战,韩战,越战,都是值得深刻反思的战争。
   
    我们要做能够独立思考的公民。我们要知道历史。我们要知道祖辈和父辈的疤痕。我们要知道,百年苍茫里,无数中国人的痛。
   
    我们要懂得,最基本的善恶。
   
    我们国家的青年,我们国家的孩子,血洒异疆,可是,柬埔寨人民、朝鲜人民,会感谢我们吗?
   
    可是,那些殉国的战士,毕竟是我们的青年,我们的国民。他们的母亲的痛,是每个国民都应该一起承担的。我们不能够遗忘他们。当他们成了一掊黄土,我们所能够做的,是警示后世。我们今生,以及后来的孩子,都不要重蹈悲剧。我们自己要重归善良,远离邪恶,也不要去与邪恶的人狼狈为奸,好么?
   
    让我们留下残存的一点点悲伤。让我们唾弃邪恶的战争,尤其是与党争、意识形态之争有关的操蛋战争。
   
    谨以此文,献给过去的一百年间,中国所有长眠本土或异国地下的士兵们,献给三十年前的那场战争。
   
   
   
   2009-2-20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