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三十年,一场大痛 --- 一篇中國人的網文\ZT ]
悠悠南山下
·日內瓦會議留下什麼教訓?
【 越南縱橫 】
1.越共政務人物探討
·山姆大叔與胡伯伯初次“擁抱”
·前越南共產黨領袖呼籲民族和解
·對越共歷屆黨大會回顧與評述
·評析越共黨第十次大會前後越南的情況
·“ 共產黨視甚麼亦是反動的 ”
·越共十屆黨大會政治報告作了甚麼改變 ?
·一黨專制下越南國會的活動
·重探究前越共總書記黎筍的歷史角色與影響
·胡志明的妻妾情人們
·越共推出 “ 親民, 民主對話 ” 新招
·北越土改運動图片
·五十年前北越土改革命運動
·關於胡志明在廣州被捕之事
·胡志明曾欲娶廣东姑娘為妻
·越南的斯大林派和托派
·《胡志明:消失的歲月》作者訪錄記
·越共“路線的改變比人事的變動更重要”
·前越共總書記私宅“曝光”(圖輯)
·越共召開六中全會外界關注高層內鬥
·越共第六次中央會議進入高潮
·“不許中國干涉黨內的事務”
·黃文歡和1979年後越共之清黨
·也談黃文歡事件以及“後事”
· 越共面臨體制危機
·武元甲---越南獨立的英雄(圖)
·武元甲:鮮為人知的往事
·武元甲對越南的意義何在?
·我所認識的武元甲將軍
·武元甲將軍---反對戰爭的人
·越南多名老黨員致黨中央公開信(全文)
·越南退休將領要求公布中越成都會議細節
·廿名前越南軍官致國家和政府領導人建議信(全文)
·河內舉辦“土改”展覽但遭暫關閉(圖)
·越南土地改革回顧
·從“反黨修正主義集團案”至攻打南方
·越共黨代表大會推延皆因仍分歧?
·越南國會間接確認“接受獨立工會”?
·越共民族政策歷史:革命歷程中之民族性問題
·歷史的真相何在:《獄中日記》?
·意識形態在越南共產革命運動中所扮演的角色
2.時事動態與析評
·越南 --- 亞洲的小龍在飛騰
·越南立國六十年後的經濟
·越南經濟發展的存在問題
·“ 雅加達郵報 ” 社論﹕ 越南六十年來
·越南著名民運人士黃明政在美發表政見
·越南國內民運人士黃明政於哈佛大學的演詞
·越南民主道路新突破
·廿年越南經濟改革的原因與回顧
·越南民主漫長路 --- 一個政異人士的見解
·對越南經濟的評估和建議
·越南特赦近千犯人
·越南 --- 一顆冉昇之星!
·越南共產黨內保守派佔上風
·越南政治正走入嚴冬
·越南允许公民持双重国籍 \zt
·河內的選擇
·為殺雞儆猴,越南打擊異見人士
·越南躍昇為2009年俄國武器的最大買家
·越南國會對建造高鐵投反對票的背後
·越南異見人士呼籲政治改革/美越首次國防副部長級合作對話
·越南需要新的發展模式
·越南總理之座岌岌可危?
·越南是否像緬甸那樣實行改革嗎?
· 越南外交人員的新面孔但實力不足
·應否依靠美國來救黨嗎?
·為適應變化,黨需要依靠民眾
·围绕国家项目 言论缺失的越南
·越南人和民主
·越南博客寫手挑戰一黨專政
·民主、和解、解放
·為何越南經濟難以“脫中”?
·2014年越南大事回顧
·越南第二次改革?
·阮富仲訪美:展開新局面之行
·越共第12次黨大會的“兩個重點”
·越南:地域與中國的因素皆是阮晉勇官路之障礙物?
【 越南與其他國家的關係 】
·美越加強《 合作 》對付中國 ﹖
·越南總理準備與美國談論 “ 敏感 ” 問題
·越南北韓加強軍事合作
·對河內平壤最近加強兩國關係的分析
·美國太平洋區海軍司令訪問越南
·短訊:越南國防將對外‘開放’
·越南將與美國作如何的軍事合作?
·大國爭執中的越南因素
·越南和印度合作的未來潛力
·越南公佈2009年國防白皮書
·澳洲專家對越南國防部白皮書的評論
·泰國報刊對越南購買武器表示擔憂
·美越核合作 中國起憂心
·在美中之間作選擇
·越南“不想日本棄離美國”
·澳越安全和經濟的關係
·為何克林頓與越共總書記會面?
·談越南主席張訊生訪美之行
·各報刊評越南國家主席訪美
·美越最高領袖交流追擊圖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十年,一场大痛 --- 一篇中國人的網文\ZT

   
   
   作者: xilei
   
   

   让我们进入怀念。今天,是一场战争爆发三十周年。
   
    三十年前的今天,二十万中国军队,在772英里长的战线上对越南发动了进攻。那一年,我5岁,作为广西边民,战争离我如此之近。
   
    我无法给这场战争定性。传统的定性已经完全从媒体上消失,甚至已经无人再提这场战争。
   我内心的定性,根本无法写出来。为了让这篇博客存活,我只能说:这是一场战争。
   
    9年前,我在上海采访残运会,有一位著名的残奥会冠军,他就是在这场战争里失去了一条腿,我随他去龙华墓园祭奠他的一位战友。夏季的龙华很是清凉,拉开一格小抽屉,是那位战友的骨灰,冠军在他的骨灰盒上放了几支烟,一脸凄凉。那战友长得极帅,英气凛冽,原来是徐根宝的弟子,南京部队足球队的守门员,个子高,在丛林里刚站起身,就被打成了筛子(在我的《丧家犬也有乡愁》里,一篇专栏曾经写过此事)。
   
    那年我只是入行两年的新记者,什么都不懂。我和冠军聊起那场战争,他很隐晦地说,那是一场不应该的战争。多年以后,我依然记得他当时的神情:悲伤,无奈,欲言又止。
   
    之后,我到了广州,到了南方报业,才慢慢知晓历史。
   
    70年代末,柬埔寨的红色高棉对国内的越南侨民大规模屠杀(当然,也屠杀了无数中国侨民)。越南不忿,出动了十万大军进攻柬埔寨。
   
    后来。三十年前的今天,降临了。
   
    我曾经在一本国内正规出版物上看到这个史实:许世友带兵攻打到距离河内四十公里处,还欲再打,中央军委下令撤兵,许不肯,回电曰:再往前拱一拱,越南就会从柬埔寨撤军了。
   
    哦,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红色高棉的波尔布特,是个杀人魔头。我的老同事张晓舟去看过金边的大屠杀纪念馆,他说,里边挂满了死于酷刑的受害者的照片,墙上全是死者的血手印。前不久,有个老同事去柬埔寨旅游,我推荐她去看那个纪念馆,她回来后说,震撼得说不出话。
   
    柬埔寨四分之一的人,死于红色高棉的刀枪下。
   
    好了,毋须多说了。
   
    我只想继续写的,是对那些年轻生命的缅怀。
   
    原济南军区作家李存葆(小说《高山下的花环》的作者)曾获叶剑英特批,查阅了许多当年的档案。他查阅的资料显示,在中越战争之中,解放军伤亡2.7万,越南伤亡十万(含平民五万,但已难以区分,当时越方军民不分)。
   
    美联社30年前曾在一篇报道中说:中国军队一周内即已死亡数千,这在西方是不可想象的。
   
    当年的中国,正是文革过后,积弱多年,武器落后,根本没有实战经验。许多新兵是未经训练,直接开拔前线的。徐根宝那位弟子,是踢足球的,居然也直接上了前线,当时情境,可见一斑。
   
    当年,好惨烈。
   
    粟裕之子粟X生,不顾情形,在前线强令,必须强攻,导致死伤无数,几乎全军覆没。一位从前线撤回的枣庄籍幸存战士,悲愤之下,忽然发狂,在营地里端着枪对其扫射,粟躲于桌下,死的是其他战士。
   
    那些长眠于边境的战士,若是活到今天,应该都是50多岁了吧。他们本应该都能够和我们一起,看到现今的世界。
   
    我曾在论坛上看到一组照片,在边境陵园,一位白发苍苍的母亲,在清明节的山坡上,扶着阵亡儿子的墓碑,号啕痛哭。图在这里。这是令所有中国人心痛如绞的一组照片。
   
   
    我想告诉那些整天叫嚣攻打台湾日本的粪青:你们全是白痴,什么都不懂就乱喊的白痴,等有一天,你的老母亲在你的坟头哭泣的时候,你们才会知道战争意味着什么。
   
    只有和平,才是全中国、全人类的福祉所在。
   
    纵观20世纪,只有那场伟大的卫国战争——在国民政府统领下的艰苦卓绝、前仆后继的抗日战争,才是非打不可的。非此,我们逃不了亡国亡种的命运。
   
    其余的,内战,韩战,越战,都是值得深刻反思的战争。
   
    我们要做能够独立思考的公民。我们要知道历史。我们要知道祖辈和父辈的疤痕。我们要知道,百年苍茫里,无数中国人的痛。
   
    我们要懂得,最基本的善恶。
   
    我们国家的青年,我们国家的孩子,血洒异疆,可是,柬埔寨人民、朝鲜人民,会感谢我们吗?
   
    可是,那些殉国的战士,毕竟是我们的青年,我们的国民。他们的母亲的痛,是每个国民都应该一起承担的。我们不能够遗忘他们。当他们成了一掊黄土,我们所能够做的,是警示后世。我们今生,以及后来的孩子,都不要重蹈悲剧。我们自己要重归善良,远离邪恶,也不要去与邪恶的人狼狈为奸,好么?
   
    让我们留下残存的一点点悲伤。让我们唾弃邪恶的战争,尤其是与党争、意识形态之争有关的操蛋战争。
   
    谨以此文,献给过去的一百年间,中国所有长眠本土或异国地下的士兵们,献给三十年前的那场战争。
   
   
   
   2009-2-20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