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從同志變為敵人]
悠悠南山下
·来自红色高棉监狱纪念馆的见证
·佛國柬埔寨(攝影)
·佛國血魔---波爾布特
·日本紀錄片:柬埔寨大屠殺真相
·柬埔寨大事記
·中國在赤柬政權裡扮演甚麽的角色?
·赤柬領導人受審:遲來和有選擇性的正義
·柬埔寨共產黨意識形態的根源
·回顧西哈努克親王一生(圖說)
·柬埔寨悲劇的“紅色親王”
·英媒:中企舉止神秘在柬投資百
·赤柬“第三號頭腦”英薩利去世
·柬埔寨是諸侯國嗎?
【 臺灣、香港 】
·弱國無外交,小人沒朋友
·三十年前的諾言
·宗教與政治的雜思
·中共死穴
·假如鐵娘子沒有仆倒歷史會否改寫?
·香港餘孽
·誰是中國人?
·中美關係:鬥而不破
·愛國主義與本土主義
·臺灣本土與民主的發展之路
·2013/1967
·三十年間塵與土
·驚艷臺灣
·評“中國人所見之台灣”和台灣民主
· 世界視野下的中港矛盾
·從邵逸夫逝世,回望东南亞中的香港
【 漫步東西徑 】
·一個外國人的北京初游記
·話說聖誕
·丹丹﹕ 七十七歲誕辰
·也談中國古詩押韻
·愧對英魂 --- 黄花崗九十年祭
·法國蒙塔基 --- 新中國的革命搖籃 !
·«悠悠南山下»嚴正聲明
·怎样理解“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
·革命者的年齡 --- 從东歐變天回望天安門六四
·夜郎为何不能自大?
·东歐民主潮流廿年後之回顧
·柏林墻倒塌圖片
·歷史的驚詫
·愚蠢的“左右”之争
·中國大陸落後問題的秦漢根源
·魁北克紀事
·臺灣东吳大學劉必榮教授談朝鮮半島局勢
·如何扔掉朝鲜这颗手雷
·中俄關系多有不測風雲
·尼克松訪華四十年
·觀視中國世界和西方世界
·中國對西藏的东方主義
·怨恨深植於亞洲
·莊則棟臨終字句與習近平的講話
·中国:一颗定时炸弹
·美國應否與中國平分權力?
·重溫四十年前的智利政變(圖)
·自由與宗教
·緬共紅二代:毛澤东一成錯九成功
·中國僑辦海外統戰的三大工程
【 歷史資料庫 】
1、胡志明致史太林書信
·胡志明致史太林的兩封信
2、【 特刊 】 陳光基回憶錄 : 《 回憶與思考 》
·按語與序言
·一、廿世紀七十年代的越南
·二、一個毫不乏味的大使任期
·三、《 維新 》大會
·四、CP87與柬埔寨問題三個層面的關係
·五、從反毀滅種族至《 紅色解決法 》!
·六、自我解困的一步 ﹕ 多樣化的關係
·七、為適應局勢﹐ 中國委身屈求
·八、第一輪關於柬埔寨問題的巴黎國際會議
·九、鄧小平為談及越南接見凱山豐衛漢
·十、藥苦但治不了病
·十一、政治局對90年6月會談之評價
·十二、欠精明的選擇
·十三、成都越中峰會
·十四、成都會晤 --- 我們的成功或失敗 ?
·十五、誰應是難以釋懷之人 ?
·十六、成都之債
·十七、仍爭論的國際形勢與外交政策之問題
·十八、第七屆黨大會以及與中國正常化所要付出的代價
·十九、第二輪關於柬埔寨問題的巴黎國際會議
·廿、旅程結束但歷史仍未打開新篇章
·廿一、我國安全與發展的挑戰 ( 附錄 )
·1975年至1991年大事記
·目錄
3、 美國中央情報局1979年《中越邊界爭端》
·美國中央情報局1979年檔案《中越邊界爭端》
·美國中央情報局1979年檔案《中越邊界爭端》(續)
4、尼克松訪華
·視頻:尼克松在中國-1972年
5、 越戰反美陣營共產黨領袖談話記錄
· 1969年:周恩來康生對越南南方中央局代表談話
·周恩來康生與范文同的談話(1968年4月29日)
·周恩來對胡志明的談話(1968年2月7日)
·周恩來鄧小平康生與黎筍阮維幀的交談(1966-4-13)
【 最近发表 】
·緬甸,這幅圖畫正在褪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從同志變為敵人

   

作者﹕尼古拉斯-庫 ( Nicholas Khoo )

   英國利維浦大學

*

   為何1979年發生越中邊界的戰爭呢 ? 某些分析家強調兩國之間在海上和陸地上的爭執的因素﹐越中在柬埔寨衝突和越中關係裡的華人問題等。

   諸多人均認為上述的因素的重要性﹐可是﹐我們可以從更大的背景 ---中蘇關係的角度來觀察中越之間的衝突。讓我們重溫1979年戰爭爆發前所發生的一些大的事件。

   

1975年後之中越關係

   中國共產黨人是透過自1960年代起蘇中同盟關係的崩潰和日愈劇增激烈的蘇中矛盾的稜鏡來觀看越南共產黨的。從這個角度上出發﹐ 1975年前之十年來的發展確實使中國感到極為顧慮。在第二次印度支那戰爭 ( 1965年-1975年 ) 中﹐ 蘇聯取代了中國﹐ 成為越南軍事和經濟的主要供應者。

   1975年後﹐ 中國不能確切地分辨出河內對莫斯科的戰略定向。 1973年巴黎協定簽訂後, 美國完全撤離出東南亞使蘇聯消除了在該地區的對手﹐ 但又使中國的反蘇思維變得更加複雜﹐ 中國提高了反蘇的聲音。

   1975年8月﹐ 越南國家計劃委員會主席和副總理黎清毅 ( Lê Thanh Nghị ) 展開了其先往北京﹐ 後抵莫斯科尋求經濟援助的重要行程。他獲不到中國對越經濟援助的包裹。

   至9月份﹐ 越南經濟代表團再次出徵嘗試﹐ 雖然他們此行獲得中國的經濟援助﹐ 但中國絕對不給予任何的軍事武器。有跡象顯示﹐ 中國擔心越蘇關係的加強﹕ 在中越這次會談裡﹐ 蘇聯在南中國海所扮演的角色被中方提出作為重要的討論題目。值得注意的是﹐ 在越南代表團的行程結束前﹐ 雙方並沒有發表聯合公報。 比中國的經濟更為雄厚的蘇聯對越南伸出援助之手卻顯得更加豪爽。在越共總書記黎筍十月份對莫斯科的訪問中﹐ 蘇聯答允從1976年至1980年將提供30億美圓的援助。北京當然留意到在蘇越聯合公報中越南領導人對蘇聯的讚頌之言。聯合公報中提及蘇聯的和緩政策﹐那卻是中國素來所反對的字句。 越蘇關係中的一個重要的轉折點是1976年12月越南勞動黨第四次大會。親中人物被擱置一邊。自1956年起便是政治局委員和1950至1957年為駐華大使的黃文歡完全被捨棄黨內職務。三位前駐北京的大使均失去了選為中央委員會後備委員。

   1977年6月7日﹐ 越南總理范文同在訪蘇前順道訪華。在6月10日與中國副總理李先念會晤時﹐ 雙方坦率黨談及了各個問題﹐ 包括越方官員在各報告會上的反華言論﹐ 兩國在海上和陸地邊界的差異看法和越南虧待越南華人的問題等等。但中國表示﹐ 它仍然歡迎改善兩國的關係。

   約三週後﹐ 黎清毅為簽訂蘇越經濟條約抵達莫斯科。在回程途中﹐ 他順道訪問北京﹐可是他並沒有帶回任何中國的經濟援助包裹。

   1977年7月30日﹐ 在越南與寮國簽訂結盟條約的兩週後﹐ 中國外長黃華曾發表演詞﹐多次提及“蘇聯修正主義的危險”﹐ 並公開警告越南注意侵略柬埔寨的後果。

   

柬埔寨問題

    那時柬埔寨日愈成為蘇中衝突和越中衝突的競技場。中國堅決支持其對柬埔寨保持獨立的政策和親中的赤柬掌權。 蘇聯卻包庇越南﹐ 而越南又想保持其對柬埔寨和寮國的影響範圍。越南戰勝了法美﹐ 又是蘇聯的盟友﹐ 它將不會讓中國和赤柬威脅到其對柬埔寨和寮國的影響。

   1977年9月底﹐ 發生了越柬邊界的軍事衝突﹐ 與此同時﹐ 越中關係不斷惡化。 1977年11月﹐ 黎筍訪問北京﹐ 他預想向中國尋求經濟援助。但是﹐ 中國以過去幾年的困難為理由拒絕了黎的要求。跟著越南也不舉辦例行的辭別宴會。翌日﹐ 新華社發表了反對蘇聯的“經濟互助會”( COMECON ) --- 蘇聯集團對越援助的經濟組織﹐ 而越南剛剛又交上了入會申請表。

   黎筍訪華後﹐ 中國加強與柬埔寨的關係。 1977年12月3日﹐ 中國副總理陳永貴率團訪柬。不久後﹐ 赤柬發動對越南邊境內的多次軍事攻擊﹐ 由此﹐ 越方進行大規模的反擊。

   1978年1月18日﹐ 為顯示中國對赤柬的極力支持﹐ 周恩來的遺孀鄧蘋超訪問金邊。 那時中國發現蘇聯的手在替越南的行動打氣。那時越柬邊境頻頻發生軍事衝突﹐

   1978年1月19日﹐ 新華社肯定地指出莫斯科企圖利用越柬的敵意來增加其在東亞的影響。 繼之越南對華人事件的發展使北京認為日愈相信河內正執行跟隨蘇聯的反華政策。

   1978年2月﹐ 越共召開了第二次黨內會議﹐ 河內決定在南越執行打擊買辦資產階級的措施。 3月23日﹐ 河內宣佈了對南越的企業實行國有化。在此運動中﹐拖延至4月中旬﹐ 當局使用暴力手段沒收了總數超過三萬多個的、大部份是華人財產的商業企業。因此﹐ 它形成了在南方逃離出南中國海的和在北方逃入中國境內的大量難民潮。

   4月30日﹐ 北京正式對外宣佈其顧慮的難民潮並說繼續關注事情的進展。同一日﹐ 阿富汗發生政變﹐ 親蘇的奴爾-默哈密-塔拉奇 ( Nur Mohammed Taraki ) 上臺執政。越南在5月3日承認了該政權。

   從北京的角度來看﹐ 那就是蘇聯所執行的包圍中國的行動。

   5月26日﹐ 中國宣佈派遣船隻前往越南接回華人。 6月7日﹐ 鄧小平直言指出﹐ “越南已經倒向中國的敵人 --- 蘇聯。”

   6月16日﹐ 中國宣佈將關閉胡志明市的中國領事館﹐ 以及同時關閉在廣州、昆明和南寧的越南領事館。

   同年6月﹐ 越南正式加入經濟互助會。 7月3日﹐ 北京停止對越的一切援助。關於華人問題的雙方會談亦進入僵局。 越南堅決反對限制其對柬埔寨的影響。黎筍在河內對蘇聯大使的一次談話中﹐ 表示要在1979年初徹底解決 ( 柬埔寨 ) 問題。 1978年11月3日﹐ 蘇越友好條約簽訂。中國的反應是對國際上表示其強烈的決心要擊破那條河內 --- 莫斯科軸心。

   中國設法加強與日本和東盟的關係。1978年8月鄧小平訪問東京﹐ 與日本簽訂友好和平條約。值得關注的是﹐ 條約裡面有一段“反霸”的字眼﹐ 即指蘇聯。 繼之﹐ 至11月﹐ 在越南外交次長潘賢 ( 七月 ) 和總理范文同 ( 十一月 ) 訪問東南亞之後﹐ 鄧小平亦前往馬來西亞、新加坡和泰國作訪。在展開從一連串的外交活動後﹐ 中國對越南展示強硬的態度。

   12月13日北京寄往河內的電函警告﹕“中國的抑制和忍耐是有限的。”

   1978年12月25日﹐ 越南軍隊開始攻戰柬埔寨。中國的反應是把發動邊界戰爭的計劃提上臺討論。在訪美期間﹐ 鄧小平告訴卡特政府﹕ 越南將要付出高的代價。

    據美國總統卡特的國家安全顧問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 ( Zbigniew Brzeninski ) 所述﹐ 鄧小平對白宮主人說﹐ 中國“認為極有需要壓制越南的野心並應對它適宜的有限制的教訓。”

   正如鄧所說﹐ 在他返華後﹐ 中國發動了1979年2月至3月的反越戰爭。胡志明所描述的中越“同志和兄弟”變為了敵人。

   

嶺南遺民譯

   2009-02-11日

*

   尼古拉斯-庫先生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博士論文為涉及冷戰期間中蘇越的三角關係。該論文將由哥倫比亞大學出版社整理成書出版。


此文于2009年02月12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