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三十年前 --- 一個前軍人之自述]
悠悠南山下
·南海爭議:北京說詞的十大諈^
·文革與中越關係
·越共民族政策歷史:革命歷程中之民族性問題
·中國對波爾布特政權的影響
·何謂「天然獨」?台港新一代「去中國」思維的特徵
·悼安德森:印尼的基層世界主義
·香港不是殖民地?
·南中國海是否自古以來屬於中國?
·越柬邊界緊張與中國因素
·從地緣政治背景審視中越邊界戰爭
·誇大歷史性主權無助南海問題解決
·南北越、美國與“馬尼利事件”
·前南越總統阮文紹訪談錄:和平的墓地
·越南第二次改革?
·為何北越可以勝戰?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的外部因素
·《查理周刊》諷刺中越、中美關係
·越南土地改革回顧
·1973年智利政變析剖
·成都會議:原因、過程與其災害後果
·HD-981事件:越南從未在中國面前低首
·動蕩中的柬埔寨 --- 中國反圍堵的戰略
·動蕩中的柬埔寨 --- 越南侵柬和中越戰爭
·中華民國國小志大麻煩多
·中越領土爭議:版鬱瀑布的歷史證據
·越南評議1979年中國對越戰爭
·越中邊界戰爭中的鄧小平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新資料
·為何鄧小平要在1979年發動攻打越南 ?
· 關於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中越關係之對立面 : 互助與相斥
·中國移民與湄江三角洲的殖民狀況
·從大戰略的角度上看越中歷史關係
·越南本土宗教與漢朝伏波將軍
·越南自古即屬中國?:談研究者與常民知識的斷裂
·平吳大誥
·歷史上越、日對華之態度和比較
·兩個越南和黃沙、長沙群島主權
·重探究前越共總書記黎筍的歷史角色與影響
·胡志明的妻妾情人們
·黃文歡和1979年後越共之清黨
·越戰時期之中蘇爭鬥
·1968年戊申新春順化戰役演變和後果
·安全逃遁之距離:1973年巴黎協議的醜陋真相
·中國與奠邊府戰役 --- 武元甲回憶錄中的記載
·美國對印度支那戰爭之態度
·“桃花劫”--- 吳廷琰之死(一)
·“桃花劫”--- 吳廷琰之死(二)
·吳廷琰與越南天主教
·法國對印度支那之政策(1954-1963)
·戴高樂與越南(1945年-1969年)
·越南人真的咒罵法國嗎?
·奔向自由 --- 從越南經中國至加拿大
·越南西貢粵劇回顧
·北越之華僑華人(1954年至1975年)
·柬埔寨悲劇的歷史淵源
·泰國和寮國危機(1960-62年)
·中共死穴
·河內玉山祠
【 中越關係 】
·從大戰略的角度上看越中歷史關係
·對胡錦濤訪越之評析
·胡錦濤訪越在越南人中之反響
·越學者談胡訪越之意義以及中越關係
·越學者談胡訪越之意義以及中越關係 ( 續 )
·對越中、越美關係之分析與評價
·處於中國戰略中的越南
·中美在越南的競爭
·中越關係破裂十八年大事記 ( 1972 – 1990 )
·越南學者楊名易談越中關係
·十九世紀清越外交關係之演變
·越美中三角關係
·越南本土宗教與漢朝伏波將軍
·中國可怕嗎 ?
·中越美關係析評及中越兩國文化發展的比較
·越南人谈越中关系
·越中關係之敵視和友好
·對不起﹐越南並非是中國
·河內反對中國網文攻擊越南計劃
·越南與“中華世界”
·越中兩國互建信心
·六十年中國對越南的影響
·中國永遠都是對的?
·越南應該學和不學中國的甚麼
·越南努力抵制中國的擴張
·越南在中美之間保持平衡
·為免受中國之危害,越南與多國交好
·越中邊界談判(1974-1978)
·越南自古即屬中國?:談研究者與常民知識的斷裂
·中國外交反攻:習近平訪越之行與其意義
·越南與中國的軟實力
·越裔教授武國促談中越關係
·越南:在中美之間作選擇
·平吳大誥
·越南和中國的軌道
·關於越中領導人會晤評論的審查
·越中關係裡的美國角色
·金庸、馬援、二徵王、胡志明
·越軍前高官眼中的解放軍,越戰和中越衝突
·越中貿易:愈增加就愈失平衡?
·我的父親黎筍以及對中國的記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十年前 --- 一個前軍人之自述

   

   

作者﹕ 輝德 ( HUY ĐỨC )

   

   1979年2月17日﹐ 我們剛步入校門口﹐ 就聽到新聞廣播﹕ 清晨時分﹐“中國軍隊已經進入我國北部六個邊界省份進行殘殺。”那天早上﹐ 我們多位同學從學校直奔往鎮人民委員會。在那裡我們辦理了登記入伍的手續﹐ 也不及向父母說聲告辭便前往戰場。

   “北京的擴張侵略軍”把我們從學堂直接引至戰場。但是﹐ 不知為何今天的學校對那場拖延有超過十年長的戰爭又閉口不談。三十年前﹐ 那些“年少人” “從邊界逃”回來了。三十年後﹐ 那些年少人卻長大了並了解﹕

   1956年4月﹐ 值法軍撤離越南時﹐ 那個稱為“社會主義兄弟國家”的中國佔領了黃沙群島中最大的一個島。 1974年1月19日﹐ 在中美簽訂了上海公告後和1973年巴黎協議﹐ 美國撤離越南後﹐ 那時仍然是“社會主義兄弟國家”的中國又攻佔了全部黃沙群島﹐ 擊斃了58名西貢海軍官兵。 1988年﹐ 中國又進攻長沙群島的一些島嶼﹐ 74名越南海軍人員死亡﹐ 並由此起﹐ 中國佔領了那些島嶼。

   之後﹐ 2008年11月12日﹐ 中國宣佈以二百九十億美圓投資入“攷察和開拓南海” 的計劃。該計劃中包括仍然由中國佔領的越南領海和島嶼。在此四個月前﹐ 2008年7月﹐ 當美國 Exxon Mobil 石油公司與越南要合作開拓南昆山 ( Nam Côn Son ) 海域之時﹐ 中國卻對美國公司施壓﹐ 逼他們取消該計劃。2007年﹐ 中國曾對BP施壓﹐ 要它停止與越南投資20億美金在目星 ( Muc Tinh ) 和海石 ( Hai Thach ) 海域區的石油勘探合作。 1994年﹐ 中國再次反對越南與在青龍海域的氣油開拓計劃﹐ 但在兩年後﹐ 他們又與公司在東海海域共同開發石油。中國的船只在東海區域“悍然橫行” ﹐與此同時﹐ 越南與外國的合作計劃卻被逼黯然取消﹐ 不能出聲。

   

   我們這一代人在“社會主義的學校”成長﹐ 有許多發生在首都、在邊界地區和在領海上的事情學校不讓我們知道。我們仍然唱頌毛澤東如“太陽昇” ﹐ 而那時的毛伯伯先後派兵佔領了黃沙和長沙群島。我們歌唱兩國“山連山、水連水” ﹐ 而我們的許多座山、許多條江卻失掉了。直至2月17日﹐ 我們才可以拿起槍﹐ 才可以“公開表明”誰是侵略者﹐ 也感到歡慰。然而﹐ 許多時候回想起那個時刻﹐ 當確實的訊息剛傳開來後﹐ 我們便立即上陣迎敵去了。

   

   不像當年的我們﹐ 今天的年青人不會只坐在課堂上讓學校“供應”甚麼就接受甚麼。可是他們的處境卻是很危險的。他們難以安坐當獲悉有人虎視眈眈你的領土領海之時而又口口聲聲說甚麼“好鄰居” ﹐ 當有人派遣船艦在我們的海域射擊我漁民之時還仍然稱為“好同志” ﹔ 當有人施壓趕走想與我們合作開拓石油的外國公司 之時﹐ 但仍然口說我們是“好朋友” ﹔當有人悍然在我們的領海開拓石油但仍然說大家是“好合作”。我在寫這篇文章之時﹐ 在一個叫“寮風農民”( Nông Dân Gió Lào ) 的博客上得知﹕ 中國人將在河內舉行一次花燈會﹐ 預訂在今年2月17日結束。“寮風農民”引自“越南網”( Vietnamnet ) 的訊息﹐ 2004年中國人亦曾在峴港舉辦過一次花燈會﹐ 開幕日正好是1月19日。據“寮風農民”所說﹐ 他們組合了一團三十個的花燈﹐ 那不是中國佔領屬於峴港縣級管治的黃沙群島三十年 ( 1974-1-19至2004-1-19 ) 的紀念嗎。可能是因為“同志情義”而當地政權不考慮到事件的重合而去批準他們這樣的作事。“寮風農民”指出﹐ 對於那些“中國叔叔”﹐ 他們從來不作“偶然”的事﹐ 包括在11月底﹐ 他們把命名為“鄭和號”的軍艦駛入峴港。中國人說是鄭和發現了黃沙和長沙群島。

   1988年﹐ 中國攻取了長沙群島的幾個島礁。那時越南開始轉向“多方位”的外交政策﹐ 幸好越南已不再陷入“孤身一人”的處境﹐ 受到被人一邊高叫“兄弟同志” ﹐ 一邊作行竊的嚴重打擊中。

   

   我們的政府有充份的理由以正式的途徑與鄰國處理外交事務。但是﹐ 有時民眾的“憤怒”也必須要允許表露一下。人民從不希望戰爭﹐ 就算戰爭發生了﹐ 也只是人民由上戰場的。1979年3月期間﹐ 我曾與邊境的民眾談過話﹔ 我有許多的朋友﹐ 他們曾是在2月17日那段時期駐守涼山的軍人。我們所稱為的“勝利”卻是用我們的血肉軀體換取回來的啊!

   

   戰爭期間﹐ 我在柬埔寨停留了三年多﹐知道了因赤柬攻打越南﹐ 越南只花了兩個星期就奪下了他們的政權。我們又知道波爾布特後面的黑手是誰。同時﹐ 我也曾遇見過不少華裔越南人﹐ 他們就是在1975年、78年期間離開越南超過六十七萬五千的華裔越南人中的人。那時他們許多人已經不會講華語﹐ 長久以來他們視自己為越南人。他們許多人離越後並不選擇中國作生活的地方、作為祖國。難道我們的國運不可與時勢抗拒嗎 ? 中國每一年都重提1979年2月17日那場戰爭﹐ 為何越南又不能公開討論那個事件和自己應該如何吸取教訓呢 ?

   12月24日晚﹐ 越南足球隊取勝泰國隊﹐ 我在 ( 河內 ) 劍湖邊的人群中﹔ 28日越南取得東南亞足球賽冠軍時﹐ 我也在西貢的街頭上。那晚走在人潮中﹐ 我想著﹐ 只有值足球賽之時﹐ 才可以體現我們的力量。在十九世紀﹐ 當一個國家為擴張領土還可以用武力去征服他國﹐可是﹐ 1885年的 « 柏林協議 » 和1888年的 « 洛桑宣言 » 卻指出﹕“使用武力佔領已屬別人主權的土地是非法的行動。”聯合國公約 ( 1982年 ) 關於海洋法也肯定了這個精神。我們還沒有原子彈﹐ 我們還沒有雄厚的炮艦和槍火﹐ 我們是個小國﹐ 我們的人口不多﹐ 但我們只以合理的主權作為我們的力量。

   當年我們踴躍奔往邊界戰鬥﹐ 三十年的時間已成過去﹐ 我們的島嶼仍然被失去﹐ 而政府卻保持沉默﹐ 課堂上的歷史教師卻保持沉默﹐ 報刊卻保持沉默……。我不知道在各個會議室內的緊張氣氛如何﹐ 可我只知道﹐ 如果我坐在那裡﹐ 就會感到心寒當人們仍然保持沉默。只有和人民同心同德, 我們才可組為一股力量﹐ 不要讓每一條筷子被分散和漸漸地被折斷去。

   

嶺南遺民譯

   2009-02-01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