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对龙
[主页]->[百家争鸣]->[李对龙]->[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
李对龙
·焦虑感
·《东京审判》到底“审”出了什么?
·让我们的心,净如星空
·深巷
·人啊,你本良善
·时代的拓荒者——向王小波致敬!
·尊严断章(一)
·尊严断章(二)中国孩子
·尊严断章(三)赤裸的尊严
·我们是人,不是棋子!——电影《集结号》和《投名状》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之所欲,亦惠于人——现代普世政治制度建构的“黄金律”
·也谈宪政的本质
·积极专制与消极专制——“搞不过他,就加入他”与“斗不过他,就不鸟他”
·文学价值观里的轻与重——读卡尔维诺《未来千年文学备忘录•轻逸篇》
·面具随想
·无意义的虚无与无信念的虚无——论文学精神世界里的两类虚无观
·思想,只能是思想者的事——从儒法之争说开来
·民主与共和
·鲁迅的“中间物意识”
·我是公民
·一个逗号惹的祸——我看“富士康”案
·疯狂的拆迁
·从陈郭之争看中国式转型
·马克思和他的梦
·赵本山在哪不是“转”?——兼谈我们的代议制度
·一起冠冕堂皇的流氓事件——《史记》中刘邦的降生
·有理由对“80后”一代怀抱希望
·央视还能牛气多久?
·台湾民主基金会:挂了羊头就得卖羊肉!
·“包养”正解
·去你的文明史!——也谈历史教科书问题
·“十一”随笔 ——有意思的十月一日
·打哈欠,还是呐喊?——谈我们的“艺术”
·人民的眼睛
·爱国盲流
·“撒泼”时代
·向当代儒学研究者谏言
·搅局者
·星火不灭
·浅谈民族主义及其他
·写给余秋雨先生
·午夜随谈
·娱乐历史,娱乐至死——《百家讲坛》的堕落
·心里话——利用人的良善之心乃是最无耻最卑鄙最猥琐的行径!
·关于六月的随笔
·命运之交响——扼住理性的咽喉!
·想起沈荩
·曾经拥有——明清之际西方传教士在中国
·基督教与专制
·张居正与申时行
·汪精卫“任伪”评议
·万历的失败
·小议德治
·非常解读——读《非常道》
·历史是中国人的宗教
·凌迟
·暴力解析
·欲说当年好困惑——关于政治与友情的一些旧事
·“翻一翻”与“翻一番”
·剥皮
·老K杀人事件
·情人节的玫瑰
·出卖
·蜕变
·在时代华美的盛宴上
·水泥盒子
·感谢组织给予我们放屁的自由!
·童话农场(之一)看门猪的故事
·童话农场(之二)猫和老鼠的友谊
·童话农场(之三)肃整风波
·童话农场(之四)虎落平阳
·传说
·蛮荒时代
·浪漫时代(小说)
·史无此记
·宋家王朝
·青春之殇——悼我的同龄人孙明
·摄氏世界
·
·岁月无痕
·英雄
·九月九日感怀
·丑陋的中国人!
·古堡阴谋:代号166
·天安门之春——写在“六四”十八周年
·影像
·新泰,今夜我为你落泪
·宛莹
·
·烟城往事
·归宿
·时间
·送葬
·我和你有个约——电影《拉贝日记》
·二十年
·十年
·泰安
·柏拉图
·宪政制度里的民主与共和
·为自由而革命,以自由立国,建构宪政共和国
· 《民国红粉》:张耀杰笔下的民国“娜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

   ——“2008《自由圣火》写作奖”获奖感言

   “喝茶”归来,开启电脑上网,意外得知自己获得了今年的《自由圣火》写作奖,欣喜之余更感惭愧,寥寥篇章,实在不敢谈对“中国社会弊病根源”有多少思索。我想,《自由圣火》授予我此奖,更多地是一种激励和鞭策,希望作为“八零一代”的我,在将来能有更进一步的提升。

   一位学者前辈对我说过,国是繁难,却也是诗人、哲人展现自己价值的时候,年轻一代不应再瞻前顾后,该交个人的答卷了,否则这代人的心智和人格就仍处于历史的暧昧状态,社会也就仍是混乱和拖沓。

   在中国,交这样的答卷需要的不仅仅是答题的觉悟和能力,还有执笔的勇气。颁奖辞中“以当代青年罕有的勇气”未免过誉了,不过我知道自己至少握起了笔,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践行着个体的自由言说。我也会感到恐惧,这是一种很自然的心理状态,恐惧能使人退缩,也能使人惊醒并且奋进。面对一系列不公不正的事件,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它是为你我而敲响。在时时萦绕的恐惧面前,我可以问心无愧地说,我没有后退。

   国是繁难,时代乱象愈演愈烈,中国亟需一场改变。如何以最小的代价、最恰当的方式和最可行的方案步入宪政民主的公民社会,这是当下所有中国人共同面临的问题。在公民维权的新时代,需要各行各业具有公民意识的人们能踏实答题,共同努力,实现过渡。过渡之后民主体制的巩固,本土化的民主文化的发展,汉语文化的复兴,更会是任重而道远,需要公民意识的愈加成熟和各领域专业化人才的涌现。而放眼全球,人类社会所面临的种种现代性的困境,也是需要每一个地球村的村民来贡献答卷的,对此我想汉语言说者不应再缺席了。

   中国将何去何从?汉语文化将何去何从?人类社会将何去何从?这便是尚处于学习阶段的我所关注的焦点。红线编辑告诉我,我今年的几篇小说让他们印象深刻,我想颁奖辞中所言的我“对中国社会弊病根源的思索”主要便是指这几篇作品。我对小说的创作还处于尝试阶段,自有很多不完善之处,甚至自己都不自信它们是否有些价值,这个奖项无疑是对我继续探索下去的一种鼓励。我希望自己能立于前贤的肩上,用鲁迅那样深厚的洞察力、昆德拉那样强烈的反讽、博尔赫斯那样简练的文笔,展现我们这个时代处于社会大动荡中的卑微个体的命运,最终形成自己的主题和风格。

   我在其它文章中有过表述:我们的历史总不乏这样的动荡时代,但我们的言说却少有对个体劫运的真实载录。在古代圣贤们眼里,这些卑微的个体是礼崩乐坏时混迹得志的小人,在今天,他们则是丛林法则下处于最底层被任意踩踏的小人物。当法制不彰、道德沦丧、文明被毁、尊严尽失,社会便蜕化为人吃人、弱肉强食的江湖,我们便成为身陷江湖、朝不保夕的猪狗,每个人都想挤出一个位置,并将他人挤死。庙堂之上的政治争斗又一次次地将我们裹挟,使我们沦为一粒粒棋子。

   对棋子命运的展现,最终是要追根溯源,回到我于《在时代华美的盛宴上》的结尾,借小说主人公之口所作的追问:人世间为何要有强权?为何要有压迫?为何要有争斗?为何要有屠戮?为何要有不公与不义?同样都是沧海一栗、凡胎肉身,为何有些人就非要踩在别人的头顶上,非要折磨别人而取乐,非要置别人于死地?我们活着的意义是什么?我们将要去往何处?哪里才是我们的归宿?这个世界还有希望吗?

   对这些追问的探寻便是我的写作的核心主题,它们让我感到了虚无和绝望,同时也让我感到了意义和希望。也许真的,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

   感谢那始于绝望的希望,感谢因缘际会的命运,感谢许多前辈对尚懵懂无知的我的启迪和指教,感谢《自由圣火》授予我此奖,它是我因自由主义理想而获得的第一个奖,是对我三年(从2006年始于洪哲胜先生主持的《民主论坛》)自由写作所取得的些许成绩的褒奖,是对因户籍表格上“无业游民”的身份而无法取得护照的我,精神意义之定位的一次肯定。

   2009年1月1日

   原载《自由圣火》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