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井蛙看画日记2008-12]
井蛙文集
·六四二十周年祭:我是你们的敌人
·时钟的感觉
·诗人的祭日
·塞尚的盘子
·可怜的人
·我这里没有冬天
·对天使的想象
·尤利卡
·街上的思想者
·与秋声一起老去
·四月的哀歌
·雪白的礼物
·钢丝上的脚印
·时间的形状
·献给庞德
·尚存的紫色
·马俐,马俐
·爱尔兰交响
·The Irish Symphony
·狗尾草
·最北的北方
·我们一起死
·我们还有什么
· 天净沙
·两朵剪下的向日葵
·在知更鸟的咽喉之外
·苏格兰恋歌
·在我的屋顶下
·博尔赫斯,天堂的消逝
·出轨
·不自由的闲逛
·城市的角落和一只断翅的蜻蜓
·玫瑰的癌症纪念日
·在黑色和白色之间灰下去
·那又怎样
·见证者
·紫色里的黄
·雪地里没有谎言
·雪地里的遗像
·自治的零形式
·从无到零
·身体里的神
·二十二:白色宣言
·红发女人的头像
·我不在那里
·剪过枝的柳树
·雪中的墓地和两个人
·我不是飞蛾我是蝴蝶
·一男一女,挽着胳膊
·一只手,四个人进餐
·多年前一些瓦罐 里的时间
·一个颧骨高突的女人与枝干弯曲的柳树
·黑墙上的音乐变成蓝色
·冬天魏玛的花园
·歪脖子的戴帽子的宋稚怡与法国农夫
·啤酒杯和干枯的水果
·珍妮.赫布特尼梦境里的裸体
·广场的尺寸以及行走的三个人
·黑色杰克
·那些看得见的和看不见的
·上与下
·杜拉对一只卑梨的梦话
·玩塔罗牌的女巫师
·在镜子的反面看皮影戏
·法朵,理查德
·理查德, 火车晚点
·让K遇上理查德
天才的黄房子
·纳斯瑟斯精神分裂症与疗法
·天才的脑袋与妄想症精神分裂
·尼采的偏头痛与精神病
· 一只苹果和一只卑梨
· 黑白素描
· 叼烟斗的农夫肖像画
·尼采自画像
·儿童节献礼: 童诗 《阿胖的爷爷》和《苹果树乐园》
·两个吸烟的人
· 蝴蝶蝴蝶蝴蝶啊蝴蝶这么多蝴蝶
· 蝉,树叶,花开甲午
·需要一面镜子
·花花花花花灯已
·一个落魄书生的周日下午
·杜青的色彩空间
·叔本华:峭壁上先天的花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井蛙看画日记2008-12

读爱默生到凌晨并完成了最后两页论文。感觉在宁静的午夜,人的大脑是那么清醒,思路那么清晰。我知道窗外柿子树在陪伴我思考,那半黄半绿的叶子虽已传来寒冬气息,但我还是很爱它。如果玛儿在就好了,那些树叶黄得多美啊。有些还红得像枫叶。我每天出门或者静坐在院里的椅子上阅读时就被那鲜艳的色调所感动。自然给我带来的沉重思考少了,而那种美在任何一个人身上都无法找到。我就没在哪一个美女俊男身上找到这样迷人的美感。因此,自然永远是超越人类的。而只有人类在崇尚自然的时候,才能从其内心或精神世界里获取些许与自然相互融合的美学上的理解。我,经常被我屋外的景色所吸引,尽管它于我是那么熟悉。由于有我在的缘故,一切都显得和谐、感人。
   (2008-12-7 JINGWA)
   
   这几天我沉浸在爱默生的论文里。关于诗人历史自然人类学等等。一时无法从中获取他那词藻华丽文句中的深刻思想。但是,折腾了一个周六,才在睡觉前弄懂他究竟想干嘛,但已是我昏昏欲睡之时。当我解答了他的历史问题,我却在半夜油然而生想读他的书信集的强烈愿望。因此,我希望玛儿能为我买这本书。我真的无法克制住内心对此书的疯狂爱慕。就如当年对卡夫卡日记怀着难以抑制的求知欲望一样。
   另外,我也想把《拥护马纳》弄到手。我这些日子一躺上床就翻来覆去地想啊想啊想啊,我便祈祷,据说圣诞节快到了,上帝会因此闲下来听每一个祈祷:我天上的父,让玛儿或者大舅知道我的心思,给我寄来这些书吧!

   阿门。井蛙。(2008-12-8 JINGWA)
   
   果然大舅昨晚致电我了!哦,我亲爱的父亲,您竟然让大舅知道了我要《爱默生书信集》的愿望!真的,这叫心灵感应。可见我与大舅的友谊非同一般。太高兴了。尽管一个晚上都在写剧本,但我在书写的同时却激动不已。想起玛儿的俏皮话,不禁一个人大笑起来。“我用凌晨两点来崇拜井蛙,永远崇拜。”嗯,永远应该改成“通宵”。
   (2008-12-9 JINGWA)
   
   我的历史论文都通过了,感觉像是当了一回战地记者终于可以凯旋。人生途中只要战胜了困难就应有成就。想起我的诗《雪的尽头》,它应是雪白的。雪白有两层意思,一是虚无,另一层意思会是心境的清新。普通人会把生活弄得很混乱,而诗人的生活应该是充满逻辑的。诗人的逻辑不是爱因斯坦式的,它接近康定斯基的艺术逻辑。今早回来读了一下《艺术中的精神》,大脑皮层开始感觉有点亢奋。我想,我又从印象走回抽象了。不过,只是溜达了一下而已。
   (2008-12-10 JINGWA)
   
   晓波遭受逮捕。心情沮丧。愤怒。一整天都感到沮丧,愤怒。一连串想到导宾和杨天水等人都在监狱里。如果我活着不是为了写诗,也将是为了推翻共产党。国人慌谈政治,但是,在他们身上无处不是政治。语言暴力,身体暴力,文字暴力,连表情也带着让人无法忍受的暴力。温柔一词,在资产阶级或者小资情调里方能触及到。这词其实多么令人喜欢。(2008-12-11 JINGWA)
   
   后院里的柿子树叶已经变成红叶了。看一眼就有伤感的泪水溢出。这种伤感不是伤心,而是感动。基督徒应该每天都对上帝所赐与我们的平静生活而感恩。老邓在园子里新栽了桃树、梨树、苹果树。还种了许多葱。似乎还有一株芭蕉。虽然它们被挤在一起有点热闹,但是,热闹有时能驱使一个人的孤独感。我至今仍感觉我是一个人活着的,与世界统计人口无关。这个学期很快就结束了,我的英文写作,小说剧本都有进步,而对于历史事件的统筹能力也有明显的进步。也就是我几个月来的努力没有白费。我始终相信,像我这么勤奋的人,我的一生,是不可能白过的。“天生我才必有用”是李白一句诗意的废话。但它概括了每一个人在每一个时空里的普遍价值。(2008-12-12 JINGWA)
   
   抬头看天,晴空,蓝天,阳光,满地落叶,园子里的果树都在长大。我把家里的衣服都洗了,并且晾晒在棚子里。心情非常愉快,虽然今天要加班。好天气总会带来好心情。没看书,只是八小时都在为那点学生收入而忙碌。晓波的事情,突然脑子里转起来,心情一下子又转变了。我虽已对政治冷感,但还是愿意在时间充裕的情况下为这个多灾多难的民族,尽点绵力。(2008/12/13 JINGWA)
   
   是的,发生在身边的无论什么事情,都不值得我用语言来重述。没有人明白,其实那些与文学艺术无关的事情折腾我的时候我是多么地痛苦。比赤脚走在冰雪上还要寒冷。我心爱的人,每当我在镜子上看见自己时我的心都碎了。我竟然没能力使自己幸福,乃至于感到幸福。回头一想,从一个坟墓走向另一个坟墓的目的,还是想把自己给毁了。我不再喜欢用“自我颠覆”这样的词汇来阐述我的精神世界,但是,确实,它一直在颠覆着那个与我息息相关的外在世界。因此,有时候我是胜利的,因为,我变得比往昔勇敢了。我战胜了那些与文学艺术无关的人事,因为,我经常在公众场合沉默,我的沉默很有力量。而,我的发言,我的抗议,也显得很有力度。有时候,我会把声音提高几个分贝表示我不是懦弱的,不是郭姨说的“你的书生气太浓了”,“你太书呆子了”,或者如SUSANA说的,“你什么都不懂,除了文学艺术...你得学会与周遭的人事较量...”诸如此类的事情我听了很多,但是,我的心性只有我自己最清楚。我需要安静地思考,我需要安静地阅读,我需要安静地写作。我需要的是安静。安静。安静。无休止的安静。为了爱我自己,我不作去爱任何一个不值得我爱的人的努力。尽管基督徒是应该博爱的,但是,我能够做到不去恨就够了。那些曾经伤害过我的人都不在记忆里,那些曾经敌视过我的人也不在我的历史事件中。多好啊,这就是我为什么这么多年来深深地爱着自己的原因。就像我每天深情地望向我的柿子树一样,眼神里充满了一个诗人对大自然的爱。我慵懒地坐在椅子上,我听到了父亲的声音从天上传达过来:“你是父亲的井蛙,你是个好井蛙,虽然调皮捣蛋不听话不合作不妥协不入俗流什么都不,但是,你还是父亲最好的女儿。因为你调皮捣蛋不听话不合作不妥协不入俗流什么都不。你是属于父亲的,永远永远。”
   (2008/12/14 JINGWA)
   
   我的父啊,我今天疲劳极了。晚上回来,点了蜡烛,在浴缸里泡了一个小时。在浓雾下,我感到清净。我闭上眼,在热水里睡着了。梦见了爸爸。爸爸在广场上朗诵我的诗,在念我的名字,在慷慨激昂地宣读他的独立宣言。诗人的独立宣言。多棒啊,爸爸。诗人的独立宣言,多好的书名。我清楚地听到,我的诗句关于雪景的,关于远方的,关于狗,关于玫瑰。虽然这些意象与爸爸的广场不协调,不陪衬,但是,那是我的诗句而非爸爸的政治。爸爸啊,一个人的政治就是使自己活得比别人好。一个诗人的政治就是管理好诗歌。是这样吗?呵呵,我很傻。当我的蜡烛在黑暗中飘闪着火苗时,我很激动。我把身体完全屈伸进水里去,让热水完全覆盖我,像泥土一样。这叫举世安宁。爸爸的声音渐渐远去了,只有我一个人在享受着寒冬的温水,黑暗中的烛光,还有停留在天花板上的烟雾。它们都给了温馨的感觉。即使我什么都没有,我还有艺术,还有对艺术的狂热爱恋,还有对艺术的狂热追求。成为诗人是不快乐的,但是幸运。我将永远不会失去一个诗人身上的高贵气质甚至保留她在人间偶尔迸发的高贵的愤怒。
   (2008/12/15 JINGWA)
   
   与赵京谈了一下爱默生。这些日子我脑海里即使铺满期末论文的阴影,但是,偶尔也抽些时间来思考爱默生。走路的时候,睡觉的时候,洗澡的时候,即使吃饭时一边看新闻也一边在想爱默生的论历史。圣诞节去阿拉斯加探险,也带上它吧。亲爱的爱默生,您使我对您多么狂热。我不狂热您的诗歌,我狂热您的原因仅仅是因为您的名字叫爱默生。亲爱的爱默生,就如我到超市买RADISH一样,我亲爱的RADISH!
   (2008/12/16 JINGWA)
   
   这些天仍然忙着考试的事情。心却向往着阿拉斯加。坐在椅子上也感觉心情的焦虑。恨不得立刻就起飞。我的最大的毛病就是焦虑症,遇上一点解决不了的事情就失眠,无法安静下来。但是,还好,我懂得安慰自己。虽不能一心二用,仍然可以一天幻想很多不同的新鲜事物。我总是心里默念着阿拉斯加阿拉斯加,爱斯基摩人爱斯基摩人,雪屋雪屋,等等。
   (2008-12-17 JINGWA)
   
   今早留在家里阅读,最后一卷论文已经写好了。对此很有成就感。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了,也是新时间的开始。刷牙的时候,阿拉斯加的雪狗从镜子里冒出来狂叫。我不禁对着自己的影子露齿而笑。亲爱的宝贝,要好好的,明天就是最后一天考试了,你一定得考好。你永远是我最棒的小孩!亲爱的小孩,永远是快乐的。
   (2008-12-18 JINGWA)
   
   学期完满结束。去买了一条雪裤,75美元。老猪送我的圣诞礼物。
   我要告诉阿拉斯加,我爱我自己就如爱我记忆中传教士卢卡斯告诉我的雪狗一样。今天没有爱默生,只是读了一下阿拉米达新闻。想起一对艺术家夫妇也住在这个岛上,心情顿时好起来。
   (2008-12-19 JINGWA)
   
   但是,新闻报道安克雷奇国际机场停航数天,由于大风雪的缘故。几乎所有阿拉斯加人都不能离开阿拉斯加,这是一件遗憾的事情。我害怕我的行程遭受这样的劫难。于是一整个早晨都泡在雅虎和ABC新闻网上,希望下周气候转温。
   阿拉斯加的大风雪,使我很无奈。一时又想起导宾和晓波来。我仍然觉得我的翅膀尚未丰满,在这片土地上无所作为。不禁感叹。
   (2008-12-20 JINGWA)
   
   家里的柿子树叶一天少于一天。但是仍然能看到些许红色的,已经掉落的叶子铺满木地板上所扬起的冬季优美的景致。那是粗线条的,萧瑟的,寒冷的,使人怀想的树叶。它们如此靠近我。如果世上真有远方的话,远方的某地一定还有如此迷人的树叶掉在木地板上。
   (2008-12-21 JINGWA)
   
   天气骤冷。爬起弄早餐时,食欲大减。翻看了自己这年来所写的诗歌,虽然少了,但我最爱一月五日写的《终结之诗》以及夏天写的《爱丁堡的婚礼》。为自己而欢欣。
   (2008-12-22 JINGWA)
   
   想到我很快就能告别这里的学生生活了。我很快就能告别那些我无法与之往来的人事了,想到我很快就能自由自在地趴在书桌上书写我的搁置一旁的文字时,我的车开在马路上也觉得飞起来。我为此快乐。
   是啊,明天我就去阿拉斯加了,我的安克雷奇,我的菲尔班克斯,我的雪狗,我的雪树,还有一个十年来未完成的梦想,一个关于我的传教士与北极的梦想。很快,就实现了。亲爱的上帝,我每天都感激,生活所赋予我的一切。您所赋予我的一切。
   (2008-12-23 JINGWA)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