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从A街到H街]
井蛙文集
·苦蜻蜓的祈祷
·一棵不打算叛逆的云尼那草
·索诺玛
·不要诅咒蝴蝶
·HOPSKIN街道
·??但丁的地?
·陪葬罂粟花
·你不该看不见你看见的
·不让你下沉
·北京
·诗人老人
·左倾的脖子
·约鲁巴人的木琴
·小鱼和大鱼说
· 致风中的你
十八街麻花
·黑皮书与红苹果
·黑皮书与红苹果
·粉红食指------ 悼狂风卷走的美丽少女
·十八街麻花
·天津,我不能旋转
·今夜澜沧江无酒
·鸟留下的痕迹
·九点钟的天津新闻
·从生至死的天津卫
·◎ 告别水手
· 北京和天津一起下雨
昂山素姬的牢房
·昂山素姬:铁窗没有季节 (井蛙译)
·昂山素姬(井蛙译)
·昂山素姬:也许我们能够团结一致向前进(井蛙译)
·昂山素姬:开放--市场经济的成功之门(井蛙译)
·恐惧与自由---昂山素姬著 井蛙译
·昂山素姬:非暴力民主之路(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一)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二(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三)井蛙译
·昂山素姬:人民需要自由
·昂山素姬:致国际大赦两封信
只有我懂得牦牛的哭泣
·井蛙摄影:藏人在伯克利的游行队伍
·童年
·只有我懂得牦牛的哭泣(组诗)
·献给洛桑多吉的情话 (组诗)
·西藏,再给你写一首情歌
·顿珠家的糌粑(游记散文)
·不能遗忘,达赖喇嘛(诗歌)
·一头扎着辫子的牦牛(游记散文)
·那曲医生(游记散文)
·拉萨的阿里巴巴(游记散文)
·我的旅行者酒吧 (游记散文)
·沙漠日记(游记散文)
·索南喇嘛呢 (小说)
·格勒巴桑的外祖母(散文)
·把你的手伸出窗外,洛桑丹增 (小说)
·埋葬在草原上的爱情(小说)
甘孜草原-格勒巴桑
·失去的汉堡
·飓风
·最后的晚祷
·拾穗者
·解冻
·被爱的孤儿
·写给自己的挽歌
·不要叫我的名字
·没说完的一句话
·北京的风暴
·边缘,故乡
·一个人
·人闲桂花落
·鸦片烟瘾
·十字架
·空白日记
·云雀的佐渡情话
孤独者的旅途-印藏边界
·献给德兰萨拉艺人
·荒诞歌谣--纪念绝食日
·冰雹
·春末纪事
·印度火车
·瓦拉纳西
·遗忘
·马丁,葡萄开花了
·叛徒的哀歌
·他们,民族
·胡卡大麻
·黑鸟
·哭泣的安妮妹妹
·看戏
·面包蓝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A街到H街

   从A街到H街 井蛙
   
   接近水了,但水结冰
   以前的人都已老去
   

   河上只有一只乌鸦在飞
   没有声音没有噩耗传来
   
   飞了很久还在飞
   
   其实街道上没人往来
   灯是亮着的
   
   十点是神圣的钟响
   阿拉斯加的东正教徒进门了
   
   我亲眼看见门轻轻被关上
   一个爱斯基摩人隐藏在雪白里
   
   雪下久了还在下
   我的嘴唇有些疼痛
   
   几缕新鲜阳光身上落下到了脚底
   我能行走,从A街到H街
   
   我想念每一条路与路途上铲雪车的痕迹
   
   这是真正的冬天
   左右裤兜里都是东西我开始饥渴
   
   是的,教堂附近那条河孩子们都玩厌了
   雪人倒下是去年的事情
   
   记忆是去年的炭笔清晰
   一只不怕冷的鸟到了电线杆上
   
   几根油亮的黑色线条粘着天空
   十一点了人们还互不往来
   
   孩子与老人都不在街上交谈
   阳光正好落到头顶那只乌鸦敌意地掠过
   
   我快乐地朝上
   我发现我的脸充满早晨的幸福
   
   只有我一个人可以省略仪式
   我扔掉手套,帽子下是黑色长发
   
   从H街到A街谁也不跟我招呼
   店铺都开了灯仍亮着
   
   一个印第安人开始在阳台上闪过
   
   成排成排的房子都十二点了
   从A街到H街我站在空旷的马路上
   
   教堂在闹市里
   所有的窗户紧闭
   
   阳光里飞行的黑色失去了身影
   我的脸充满午间的焦虑
   
   2009-1-9 (怀想安克雷奇的早晨)
   CHINA HILL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