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爱因斯坦信犹太教和贵格教也信上帝]
郭国汀律师专栏
·怒斥张耀杰----南郭系当之无愧的大律师!
·痛斥張耀傑----予汝真诚道欠的最后通谍!
·郭国汀痛斥假冒伪劣人格低下的[学者]張耀傑
***周游列国 漂泊四海
·我的哥本哈根之旅
·梦幻湖畔之春晖
·加国白雪公主之宫
·雪中加国风情
·圣诞日维多利亚雪宫
·我的总统跑道
·我的超五星级总统跑道之二
·迷人的维多利亚风光
·维多利亚人间仙境
·海上明珠维多利亚精景
·世上最美的往往是大自然
·郭国汀在渥太华和世外桃源
·郭国汀律师在温哥华
·冬吟白雪诗
·山青水秀地灵人杰
·与传统观念彻底决裂?!
·文明与传统
·轻松愉快的国庆节游行
·我的巴黎之旅
·浪际天涯孤独客
·郭国汀律师在纽伦堡
·余之法朗克福之行
·吾之法朗克福之游
·感受纽伦堡
·观光德国古城堡
·纽伦古城堡风光依旧
·感受如诗如画的世外桃源美景
·观光布鲁塞尔
·风景如画的莱茵河畔
·郭国汀律师出席布鲁塞尔第二届全球支持亚洲民主化大会留影
·郭国汀律师在德国法郎克福
·郭国汀律师在德国法郎克福
·郭国汀律师在德国法郎克福留莲忘返
***(58)郭国汀律师名案要案抗辩实录
***(一)郭国汀律师为清水君抗辩
·郭国汀我为什么为清水君辩护?
·律师郭国汀对黄金秋(清水君)颠覆国家政权案辩护大纲
·清水君网上组党案刑事上诉状
·江苏高院强行书面审判清水君上诉案
·黄金秋(清水君)颠覆国家政权上诉案辩护词纲要
·清水君案上诉辩护词附件
·清水君案江苏高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中共伪法官评黄金秋颠覆国家政权案
·郭国汀律师清水君颠覆国家政权案研究
·郭国汀归纳清水君思想论点主旨言论集
·郭国汀就黄金秋颠覆国家政权上诉案致江苏省高级法院院长函
·郭国汀致狱中清水君函
·郭国汀律师第五次会见清水君
·狱中会见清水君手记
·郭国汀就清水君案上诉审江苏高级法院刑一庭王振林法官函
·作家黄金秋被无罪判重刑十二年辩护律师郭国汀谴责中共司法不公
·我为留学生英雄清水君抗辩
·清水君近况
·清水君其人其事辩护律师答记者问
·清水君:开庭日
·清水君:我的最后陈述
·清水君狱中诗草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清水君─黄金秋自述
·狱中诗草-短诗赠郭兄雅正
·赠黑眼睛等诸友
·南郭/清水君自我辩护感人至深
·南郭/中国人决不能忘记清水君!
·南郭/清水君是当代中国英雄
·南郭/清水君在狱中受到中共监狱毫无人性的虐待!
***(二)郭国汀律师为法轮功抗辩
***(1)中共极权暴政的最新反人类罪:活体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专栏
·郭国汀 中共活摘器官是真的!
·中共为何纵容活体盗卖法轮功信徒的人体器官Why the CCP Harvests the Living Falun Gong
·BLOODY HARVEST Organ of Falun Gong
·活体盗人体器官关健证人调查纪录
·惊天罪孽 铁证如山
·郭国汀:苏家屯事件敲响了中共的丧钟
·郭国汀:苏家屯事件是真实的
·郭国汀:西方媒体报导苏家屯是个时间问题
·西方媒体首次报导苏家屯事件!
·中共活割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主调查人DADID Matas 获Tarnopolsky 2007年人权奖(英文)
***(2)郭国汀律师为法轮功强力抗辩
·Resolution for Falun Gong in Congress of USA
·法轮圣徒瞿延来为何令南郭敬重?答MICRONET有关瞿延来的质疑
·中共为何血腥镇压法轮功?
·诉江泽民案美国依据国际法的义务:是对公共安全的危胁还是种族灭绝?
·值得中国律师学习的起诉书: 诉江泽民\李岚清\罗干\刘京\王茂林损害赔偿两千万加元
·郭国汀论辩法轮功
·我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
·陈光辉监外执行、保外就医申请书
·为争取信仰自由权已绝食抗争七百八十天的瞿延来.
·百无一用是中国律师
·答三项基本原则
·中共必须立即停止镇压法轮功
·我为什么为法轮功辩护? 郭国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爱因斯坦信犹太教和贵格教也信上帝

爱因斯坦信教也信上帝

   郭国汀

   
爱因斯坦信犹太教和贵格教也信上帝

   晨雾朦胧的山水画

   

   东海君近日公开发表了一篇《制谎传谎是可耻的!-----爱因斯坦与基督教》指责“基督教徒及其教会”制谎传谎。其列举的证据有二。一是一份传教材料: “爱因斯坦,1879年他生于德国, 1921年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 并执教于普林斯顿大学。他在1905年发表了3篇文章, 其中最重要的是《狭义相对论》。1916年发表了《广义相对论》。他又称为“原子弹之父”。他说:“人类没有可能透彻认识宇宙的一切。”他对宇宙各物存在感到惊讶。他认为宇宙是不可穷尽的。他曾多次公开表示过他相信有造物者的存在。他说:“神并不是不可捉摸的。”他是犹太教徒,信上帝”。 二是据称爱因斯坦于1954年3月24日,给一位工人的回信:“你所读到的关于我信教的说法当然是一个谎言,一个被系统地重复着的谎言。我不相信人格化的上帝,我也从来不否认而是清楚地表达了这一点。如果在我的内心有什么能被称之为宗教的话,那就是对我们的科学所能够揭示的这个世界的结构的无限的敬仰。”

   于是东海理直气壮地指控:“撒谎传谎是可耻的”!说:“爱因斯坦是犹太人,并不信奉‘神教’”(赞叹宇宙的神奇与相信上帝的存在是两回事)”;又说“爱因斯坦信教信上帝的谎言”;还说:“有必要向基督教及其信徒强调和普及一下文明常识”;接着说: “爱因斯坦不信上帝,对被“系统地”撒谎十分恼火,对“神教”自无好感”。他不可能相信基督教‘人格化的神’”。

   南郭以为东海的指控依据不足,而且与大量充分的事实证据不符。真相到底如何?让我们还是用事实和证据来说话吧。

   首先,东海列举的证据一并无任何不妥,没有任何制谎的依据。东海极可能将“人类没有可能透彻认识宇宙的一切。”他对宇宙各物存在感到惊讶。他认为宇宙是不可穷尽的。他曾多次公开表示过他相信有造物者的存在。他说:“神并不是不可捉摸的。”他是犹太教徒,信上帝”这段话当作基督教制谎的依据。然而东海的反证唯有一封据称爱氏给某个工人的回信,该信既没有出处,也没有原文,翻译是否准确,是否断章取义或甚至伪造?是给哪个工人的回信?其真实性可靠性如何?

   其次,姑且不论该信的真伪,先分析传教材料言及的几项内容:

   1、“人类没有可能透彻认识宇宙的一切”;此句不存在任何不合科学原理的内容,应当与制谎无关;

   2、“他对宇宙各物存在感到惊讶。他认为宇宙是不可穷尽的。他曾多次公开表示过他相信有造物者的存在”。这里涉及转述爱氏对宇宙现象的三种认识,似乎也没有任何制谎的根据。对神奇宇宙的惊讶,认为宇宙是不可穷尽的及相信有造物主即上帝的存在皆乃常识。从爱氏的大量相关言论得出上述几近公认的公理并无任何不妥。

   3、“神并不是不可捉摸的。”这可能有翻译的问题,英文god与 God译法不同,前者译为神,后者为上帝,但神与上帝在基督教义中实质相同。未见到“捉摸”一词的英文对应原文,因此无从判断其是否误译。

   4、“他是犹太教徒,信上帝”。此句恐怕是东海认定基督徒及基督制谎最有力的证据了。东海显然是采信了回工人函中的“关于我信教的说法当然是一个谎言,一个被系统地重复着的谎言”。如果爱因斯坦果真如此明确地说自已不信教,那东海之责似乎有据。不过,迄今未见该信出处也未见信原文,因此暂不采信。反之,有大量充分的证据证实,爱因斯坦是个(Reform Judaism Talmud派)犹太教徒,该改革犹太教与正统犹太教有别,该教派注重理性思想,普世价值,和科学的发展。对正统犹太教的严格奉行的安息日,宗教礼仪,日常礼拜,传统的祈祷仪式及男女在教堂里分开的做法多有改革。至于东海依据没有出处,没有原文的一封信便武断的认定:

   1、“爱因斯坦是犹太人,并不信奉‘神教’”;

   爱氏至少两次公开谈到自已是个犹太教徒,“自孩童时代我便受到圣经和塔木德经的教导。我是一个犹太教徒,但是我却对基督这个闪光人物着迷”。[ As a child I received instruction both in the Bible and in the Talmud. I am a Jew, but I am enthralled by the luminous figure of the Nazarene]. “如果我不是犹太教徒的话,我会成为贵格教徒”。(贵格教是基督教的一个称做“社会之友”教派)[If I were not a Jew, I would be a Quaker.]犹太教(旧约)是基督教(新约)的前身,既然爱因斯坦是犹太教徒,他当然信奉上帝教或称神教。Jew 有犹太人与犹太教徒之意,依据上下文义,文中的Jew只能是指犹太教徒,而非指犹太人,因为爱氏是德国人后入瑞士和美国籍。事实上爱因斯坦对宗教信仰特别是基督教贵格教的评价相当高,他在给A. Chapple信中说:“我认为社会之友宗教团体(即贵格派基督教)具有最高的道德水准。据我所知,他们从未与邪恶(势力)妥协,并总是以他们的良心作为行动指南。特 别是在国际生活中,依我看,他们的影响非常有益也十分有效”。由此可见爱氏对宗教信仰的赞赏立场。[I consider the Society of Friends the religious community which has the highest moral standards. As far as I know, they have never made evil compromises and are always guided by their conscience. In international life, especially, their influence seems to me very beneficial and effective.—Letter to A. Chapple, Australia, February 23, 1954;Einstein Archive 59-405; also quoted in Nathan and Norden, Einstein on Peace P.510 ]

   

   2、“爱因斯坦信教信上帝的谎言”;

   爱氏肯定信上帝,尽管他不同意Personal God的概念, 他从未反对 God上帝的概念,他否认存在(人的)“肉身上帝”,而肯定上帝的存在。但他有自已的上帝观,与大哲斯滨诺莎的上帝观相类.东海之“人格化上帝”是错译, 人格化上帝是personify God, personal 是指“身体的”.因此“Personal God”,应译为(人的)“肉身上帝”。即陈尔晋先生称之“人肉假神”。

   3、“爱因斯坦不信上帝,对被“系统地”撒谎十分恼火,对“神教”自无好感”。

   如前所述东海指称爱因斯坦不信上帝的证据并不可信,反之却有大量充分的证据证明爱因斯坦相信上帝。爱氏说:“人们越是深入了解自然的奥秘,也就对上帝越崇敬。”[The deeper one penetrates into nature’s secrets, the greater becomes one’s respect for God.” (Einstein, as cited in Brian 1996, 119)]. 他还说“我越深入研究科学就越相信上帝。”[The more I study science the more I believe in God. (Einstein, as cited in Holt 1997)]. 令他愤怒的乃总是有无神论者引用他的话试图证明不存在上帝之说:“依我有限的人类心灵,我所能认识的如此和谐的宇宙(令人惊奇),仍有不少人说不存在上帝。但是真正令我愤怒不已的乃是他们竟引用我的话,说我支持此种不存在上帝的观点”。[In view of such harmony in the cosmos which I, with my limited human mind, am able to recognize, there are yet people who say there is no God. But what really makes me angry is that they quote me for the support of such views.” (Einstein, as cited in Clark 1973, 400; and Jammer 2002, 97)].

   

   4、“他不可能相信基督教‘人格化的神’”。

   姑且不论人格化上帝或人的肉身上帝的翻译准确与否及外含义有何区别,既便爱因斯坦真的不相信personal God,无论如何也得不出他不相信上帝的结论。Personal God(人的肉身上帝), personify God(人格化上帝), the God(上帝),三者完全不是一回事。我不知道东海的逻辑何在?既然爱氏从来肯定上帝的存在,只不过他主要基于理性而对上帝观念有自已的认识,他说:“与宗教感情相似,可以肯定,对世界的理性或理解的坚定信仰是所有科学工作更高层次的原因.此种坚定的信仰,是一种有赖于深沉的感情的信仰。一个在经验世界中揭示出它本身的高级精神、神灵,代表了我的上帝概念.”[Certain it is that a conviction, akin to religious feeling, of the rationality or intelligibility of the world lies behind all scientific work of a higher order. … This firm belief, a belief bound up with deep feeling, in a superior Mind that reveals itself in the world of experience, represents my conception of God.” (Einstein 1973, 255)].

   最后从爱氏对耶苏基督的高度评价亦明显可见他对基督教同样持肯定立场:

   

   爱因斯坦对耶苏基督的态度是在一次接受采访时表述的,这位伟大的科学家在接受美国杂志《周六晚间邮刊》采访时说[Einstein’s attitude towards Jesus Christ was expressed in an interview, which the great scientist gave to the American magazine The Saturday Evening Post (26 October 1929)]:

   记者问:“在何种程度上你受到基督教的影响”? [To what extent are you influenced by Christianity?]

   爱氏答:“自孩童时代我便受到圣经和塔木德经的教导。我是一个犹太教徒,但是我却对基督这个闪光人物着迷”。[As a child I received instruction both in the Bible and in the Talmud. I am a Jew, but I am enthralled by the luminous figure of the Nazarene].

   记者问:“你是否读过Emil Ludwig的耶苏传记”?[Have you read Emil Ludwig’s book on Jesus]?

   爱氏答:“Emil Ludwig笔下的耶苏过于浅薄。对于文学家的笔而言无论其写作枝艺有多么高超,耶苏是过于巨大了。没有人能够用一个“bon mot”来描述基督”。 [ Emil Ludwig’s Jesus is shallow. Jesus is too colossal for the pen of phrasemongers, however artful. No man can dispose of Christianity with a bon mot].

   记者问:“你是否接受耶苏的史实”?[You accept the historical Jesus]?

   爱氏答:“毫无疑问!没有人读过福音书却不能感受耶苏的实际存在。他生动的个性脉动在整部福音书的字里行间。他的生活是真实可信的(没有神话注满此种生活)”。[Unquestionably! No one can read the Gospels without feeling the actual presence of Jesus. His personality pulsates in every word. No myth is filled with such life.” (Einstein, as cited in Viereck 1929; see also Einstein, as cited in the German magazine Geisteskampf der Gegenwart, Guetersloh, 1930, S. 235)].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