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光明在前
[主页]->[百家争鸣]->[光明在前]->[跋尾]
光明在前
·
·《追求的希望》
·文革
·改革
·释疑
·《几个哲理法则》
·单数和复数
·纵向和横面
·运动和存在
·《试论权势社会》
·一、权势社会的特征及其产生
·二、权势社会的矛盾和消亡
·三、社会主义国家滋生权势社会的根源
·四、防止产生权势社会的改革
·《论权势主义提纲》
·职权和权势——资本主义之前的管理方式
·权势的扩张——权势在资本主义社会
·垄断和国有——权势的两个来源
·《社会主义体制的设想》
·一、社会结构
·二、两种矛盾
·三,党的发展和领导
·四、国家体制
·题外话
·下载
·《光明在前》讲什么?
·《党的组织-终身制》
·《国家体制-精英论》
·《社会文化-封建史》
·《两党制-美国民主?》
·《法西斯-资本主义?》
·《文明之路》下载
·杂文:历史周期率是不可避免?
·杂文:分裂的恐惧
·杂文:谁能告诉我?
·杂文:“道德经”第一章的领悟
·杂文:道德经第二章的领悟
·杂文:道德经第五章的领悟
·杂文:“道德经”第六章的领悟
·杂文:“道德经”第九章的领悟
·杂文:“道德经”第十章的领悟
·《创建社会主义之两党制的具体构想》
·《实施两党制的社会主义之具体构想》
·《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共同的富裕》
·《两党制的民主政治——普选和代表》
·《社会主义的先进性质与两党制实体》
·《长征精神——人民共和——两党制》
·《实现公正公平依仗社会主义两党制》
·《执政能力提高需要社会主义两党制》
·《政党组织建设呼唤社会主义两党制》
·《何以社会主义国家要无产阶级专政》
·信手拈来:施恩与感恩
·《公有制为主是社会主义两党制基石》
·《社会腐败的成因与社会主义两党制》
·《爱国崇拜及奥运崇拜》
·《震灾反思当中的一例》
·《社会主义两党制离不开知识的进步》
·《文明的发展脱不了社会主义两党制》
·《解放思想推动建设社会主义两党制》
·跋尾
·下载《艰难脚下》
·《八九六四的波浪》
·央视[新闻调查]《以求是之名(2009.3.21)》的深度解读
·阅《光明日报:多党制不是解决腐败问题的灵丹妙药》
·“六个为什么”正误
·《邓玉娇事件尘埃落定了吗?》
·一个政党
·《国庆两则》
·《对民主与集中和民主集中制的思索》
·两会后的随感杂谈
·《从三权鼎立到五权分立的国家宪政》
·对“宽容”与“没有敌人”的理解
·新闻稿——戏言敏感瓷:
·《对于改革与开放及其现代化的思绎》
·《壹零宪章》
·《社会主义两党制下的两岸统一框架》
·中国何往?——兼评零捌与壹零两宪章
·读《中国大形势》后感
·读《中国大形势》后感之三:“政党独赃”
·读《中国大形势》后感之二——“低生存成本”
·读《中国大形势》后感之一:中西互渐
·挤去“狼奶”——“我的祖国”怎么了?
·读《中国大形势》后感之四——“决定论”
·两会后的感言:改革将死,革命即起
·《“中南海来信”观后感:政改将死》
·艾未未,回来!
·《中国政治有个坎,民族进步有希望》
·《复“杨恒均:拉登怎么成英雄?”》
·为“狗吠六四”喝叱
·为什么中国目前的执政党在为自己掘墓呢?
·什么是中国政治革变的最适宜的方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跋尾

   (后序)

   一个系列完成了,总还想说些什么,补充点题外的东西,这就诞生了这篇尾巴。

   其实,作为这社会上极普通的平民,对政治原本是从不感兴趣的。因为,在自己的印象里,政治等同于权谋,是如此的肮脏、龌龊,阴涩、晦暗。它是血腥的,不论道理,更不讲德的;它是残忍的,不能怜悯,没有情感;它是阴谋的,要拼实力,玩弄手腕。青年时期读马克吐温对政治的嘲讽,以及日本政治家与财团的勾连,还有西方小说中对选举舞弊的尖辣,再结合身边政治残酷的斗争命运,使本人对政治有种本能的鄙视和恐惧。

   那时,更喜爱的是数理,对政治是远离和躲避。当然,对哲学还是感兴趣的。记得很深刻的一句告诫是,“年轻人可能犯错,但千万不要犯不能改正的错误。”,这不能改正的错误就是政治上跌跟头。可不知什么在神使鬼差、阴差阳错,自己在数理方面一无建树,偏重努力的方面却一锉再挫。但在不断思索和总喜“钻牛角尖”的笨拙中,居然得出这么一个社会主义两党制的政治理论。有时感叹,神灵的捉弄、命运的无常。当然,这也应该归结于时代的进步,社会的宽松,技术的进步,使普通人的思索有了发泄的渠道、环境和时代。

   那么,自己对政治的看法是否有所改变了呢?没有。本人依旧认为,政治是一种权术,是一类计谋,是一股角力,是一筹搏击。政治不是你死我活,也是无情无义。所谓表面上的互拥互捧,也是虚情假意。然而,随着思维的提高,对政治的认识却更深刻、更全面了。原先对政治的认识实际上是指政治操作层面,而政治理论层面则应该是清晰、正直的。

   因为,一种政治理论如果是混乱不堪的话,那它的信仰体系必定会崩溃。一个没有人追随的观念怎么会有人去相信并行动呢?当然,依靠欺骗或重复万遍的谎言也是能打动人,或运动群众的,但欺骗是不能长久的,最后的结局是理论本身与其鼓吹者一样,变成邪恶的化身。另一种状况,是依赖强制和暴力来执行所谓的政治理论,可正是强力的结果,使得这种理论并不重要,它仅仅是一类野蛮、愚昧的借口。而且,它毕竟不是正道,不是引导人类走向进步的,所以在历史的长河中,注定就是短暂的,始终在循环着的。

   所以,正直的政治理论应该是科学的,符合逻辑推理的;严谨的,论证周密的;求真的,切合现实的。并且,依据这种理论构筑起来的政治体系,应该是能约束政治操作灰暗程度的阈值。或许,这正是辩证法的魅力所在,迷糊的政治操作和清明的政治理念。清明的政治观念制约着灰色的政治操作,不致于污浊遍地、腥臭横流。模糊的政治操作完善着清明的政治理论。这制约是通过文明或“德”的信仰所导致的修养,以及体制或“法”的规则所动态的管理来达到的。这完善是经过竞争,很可能是不道德的、欺诈的,或者是通过突破,很可能是不光彩的、诡谲的,来促使、证实、改进的。

   这就好比商业模式,为了逐利,无所不用其极,欺骗、暴力、情感、利诱、……。可这些商业操作都必须遵循共同的商业规范——合同诚信、律法惩诫。而这种商业规范应该是清正、明白、公正的。

   再譬如自由平等,完全的平等就是平均,将是一种丧失自主、多样、自由和活力的统一;而绝对的自由就是放纵,又会是一种差异悬殊、竭泽而渔、极端与垄断的产物。所谓富裕与贫穷,只要是社会,总是存在着的,可当倡导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就好似放开笼子的私欲,膨胀、疯狂,脱离缰绳的野马。更似政治,失败的理论,导致丧失信仰的体制失控,没有畏惧、制约的政治操作,将更为腐朽、糜烂、猖獗。

   将近三十年前,当面对社会乱象而思索政治真谛时,分析了各类社会形态的理论原点。发现,中国封建的理论基点就是天授皇权,而资本社会的理论基点则是天赋人权,而马克思信仰所指引的社会理论基点却是人权释众。何以得出这么个认识呢?对天授皇权就不谈了,专家学者讲得够多的了。天赋人权,也宣扬得不少,对西方政治略有了解的都很清楚。只是,需要提醒的是,基于天赋人权的理论根基,传统的和现代的资本社会已有了本质上的变化、不同和改动。

   传统的,更注重和偏向每个人的自由、无拘束的权利。可人,毕竟是社会性的生物,他无法摆脱群体而生存。如鲁宾逊在荒岛上,人的权限可谓绝对的自由,然人的利益呢?在大自然面前,个人是如此的渺小。可当在社会中,鼓吹个人的绝对的自由,即意味着对他人、对公众、对社会极大的不公平、不正义、不科学。

   或许,正是这种理论基点的缺陷导致了马克思主义的诞生。可也正是由于这个缺陷,促使资本社会在汲取马克思主义理论精华的基础上,提出:“借鉴社会主义人民当家作主的经验,实现股份制的人民资本主义;借鉴社会主义福利制度的经验,实行从生到死包下来的福利资本主义;借鉴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经验,实行国家干预的计划资本主义。”(卞洪登:《资本运营方略》,改革出版社1997年版,第227页)

   从而,现代的资本社会的政治理论引进了民主的要素,它在天赋人权的人人自由的原点上,增加了群体性的、社会性的自主意识的控扼。它使得资本社会的政治理论趋于完善,使得在这种理论的指导下的政治体制有了开明、先进、科学的成份。从这种意义上讲,马克思对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论断,也在这种改良中得以落实。

   那么,马克思信仰社会的理论基点怎是人权释众呢?常说,马克思主义是科学,就是它不信天、不崇神、不拜教,它只信人、是人类、是自己。它的理论原点是从人出发,而不是从天得来,它是在尊重人(既有个体,也含群体)的权利的前提下,解放整个人类的全体。而不是在尊崇天的理由下,解放每位个人。正因为此,它厌恶人对人的相残,愤恨人对人的权利的剥夺,仇视人对人的权利的榨取与迫害;正因为此,它的源点是从对人类个体的尊重出发,是从某一类人群整体利益出发,是从好多群体组成的社会发展进步出发;正因为此,它所落实的是某个群体,然后是一个社会,进而是整个人类。总之,它不是从“天”得到,从而落实到人的个体身上。当然,历史已经证明,如此的上天福祉的落实也只有“天”知道,否则现代资本社会也用不着用民主来填补它的政治理论了。

   然而,共产世界的实践历史,社会主义的建设历程,充分证明了它们的政治主张是和马克思主义背道而驰的,是和先烈所追随的信仰截然相反的,是和那个年代的精英思想完全悖离的。它的理论基点已脱离人权释众,而成为党授专权。这是为什么?在什么环节上出现分裂、歧路的呢?于是,正是基于那种最根本的分析判断,开始了对马克思主义信仰何以失败的探讨,开始了“共产主义”国家何以背离信仰的询问,开始了倒退的社会现实何以与先进的思想脱节的求解。从而,使得以往的“共产阵营”和“社会主义”的假面貌,骇然现世。

   或者,许多“共产者”都不承认这一点,可事实就是事实,历史就是历史。如今的理论也已推导出,问题就出在社会主义国家的政治体制的建设上,出在国家与执政党派的相互关系上,出在社会与体现百姓自主的民主关联上。

   或许,还是有“革命者”冥顽食古,既不相信由马克思主义辩证法推出的几个哲理法则,也拒绝承认唯物历史观所推演出的权势主义和社会,那就让他们成为“反革命”吧。

   至于,文者自己,何以恳恳衷心呢?因为,生而为人,诞而成族民,就应该在求得自己生存的基础上,为地球、为人类、为民族而忧、而思、而力。有人询文者中文名,其实这不重要,他没有任何头衔,更不用说显赫了,因而不值;他没有慧黠头脑,更不用说敏锐了,因而不必;他没有成就欲望,更不用说功名了,因而不屑。可能吧,为了自欺欺人的自保或免责,所以不抛头露面;为了自以为是的文帖或思想,所以才避名藏姓;为了自不量力的多情或愧汗,所以要减少纠缠。实际上,真正重要的是,观念,社会主义两党制的理念,它是否对普罗大众有益。 其实,文者就是人群中的一颗草,大海中的一滴水。如果说,在某时某地,这滴水恰巧能够映衬反射出太阳的光辉,那也是他的幸运而已,并非是他本身的功能。作为有思维能力的人们,应该关注、欣赏、汲取的是他所映射出的太阳的光辉,而不是这滴水。倘若,一定要舀出、剜出、滤出这滴水,那肯定会使人们失望和遗憾的,会是洒薄、干瘪、涸竭,即刻蒸发掉的。

   当然,这是对某部分人群而言,对另部分群体而语,对这种自郐以下的脏东西,还自命不凡、自感良好,简直就是恬不知耻了。谢谢,无论出于什么样的居心,左的还是右的,都希望指出这种理论的不足,或缺陷,或谬误。但千万不要恶语伤人,因为它会脏了你的咀,贬低了你自己的人格。

   过去,所谓革命的理念否定一切,唯我独尊。政治理论也是垄断性的诠释,只有自己是正宗的。行为上同样是拒绝和平竞赛,害怕会和平演变。事实已经证明,资本社会不仅没有消亡,反而在汲取社会主义的精华后,发展进步了。而所谓的社会主义却在固步自封当中,逐渐走向衰弱。这证明了,马克思的唯物辩证法照样适合于人类历史和这个世界,人类社会会在矛盾同一,对立统一当中不断迈向进步、科学、文明。

   不管如何,站在毛泽东以及邓小平等一代一代伟人,对马克思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求索的肩上,一党制专政的正义性、或正统性、或合法性已一去不复返了。

   社会主义两党制必将成为中国社会的主流诉求。

   2009-02-11草就,2009-02-16上帖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