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走向大自然
[主页]->[人生感怀]->[走向大自然 ]->[胡锦涛选择了与良心, 与民意死拼 ]
走向大自然
·无奈最是落红时
·我爱美国━━高速公路惊魂记
·埋在心中三十年的疑问
·美国是个讲理的国家
·送别共产分子
·由两件小事去理解中东民族的困惑
·CRUISE 拾零
·中国人恨战友,同事,家人,叛徒,朋友超过敌人
·网上寻趣- 兼谈我爱不爱国
·共产党的恐造反症和恐法症
·风烛残年话悲哀
·西山的牛马羊鹿和东山的猴子--2009年元旦献文
·音乐,酒和孤独━━━━━人生最后的驿站
·抓五毛记
·致独评网友的告别话
·母亲走了
·领着三条雪花狗的女人和对美国女性的好奇
·何频老板,你还能挺多久?━━施化博在文学城被封有感
·读者部分反馈
·季羡林是国学大师还是浪得虚名
·中国的什么让我怀念
·西山的牛马羊鹿和东山的猴子(续一)
·女儿的日本房子(夏威夷归来之三)
·高行健的性描写
·不看美女看孩子
·本.赫勒代先生和他的家庭
·残忍的中国社会
心的挣扎 二 (烈阳集)
·x21烈阳集
·x22信仰Belief
·x23我们在自己里消磨一生
·x24诗poem
·x25重读爱因斯坦
·X26中国文学的没落
·x27五官的语言
·X28妓女
·从脆弱到成熟, 孤独
· 盲人世界的美
·x32 现代人被紧紧地绑在一起
·x31天理的报复
·生命旋律与生命旋律的错位
·海鸥
·离野性远去
·夕阳中沉思的狮子
·当人类发展到权力无边骄奢淫逸狠毒时, 看起来像什么样子?
·人贱心不贱 身贵人不贵
·音乐,酒和孤独━━━━━人生最后的驿站
·智慧, 真理和人生的美栖居在哪里?
·生活的灵性
在暴风雨夜里
·在暴风雨夜里-跋
·在暴风雨的夜里 - 离开北京
·在暴风雨的夜里 (三) 被逼到绝路的男子汉-范世春
·在暴风雨夜里-解放军特级战斗英雄赵风山
·在暴风雨的夜里 – 时代的弄潮儿陆福成
·在暴风雨的夜里——被性欲搞得不知所措的王胖子
·漫长夜路的萤火和夜空远处的星星
·在暴风雨的夜里—永久的歉疚
·农场记忆断片--北大荒的女儿
·渴求苏联爱情的刘淑珍
·在暴风雨的夜里 -最后的秀才姜明道
·在暴风雨的夜里—从农场回家
·格丘山: 拔一草何助地荒?
·格丘山: 这哪里是狗,分明已经是羊(:)
·格丘山: 一个令中共三代家族胆战心惊夜不能寐的消息
·格丘山: 大乱预兆
·格丘山:给温家宝送别
·格丘山: 莫言得奖是被诺贝尔选上的, 还是被中国政府选上的?
·格丘山:反对机械教条僵尸唯物主义(:)
·格丘山: 金三正在考虑用原子弹炸哪一个王八蛋?(:)
·格丘山:我对傅萍事件看法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
·格丘山 :谁为中国共产党统治买单?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强烈要求瑞典诺贝尔委员会对文学院进行调查)
· 格丘山 :论审簿的公平与不公平
·格丘山: 戏说审薄案
·格丘山: 中国农民的苦难史诗──玫瑰坝
·格丘山 "看世界闹剧:中国公审薄熙来"
·格丘山 :声音大战
·格丘山 "爬山与远眺"
·格丘山: 具往矣 数卑鄙人物还看今朝(:)
· 格丘山的呕心沥血之作,“在暴风雨的夜里”出版
·格丘山 :悼李大勇
·格丘山:一个对中共统治非常忠恳的谏言
·格丘山:六四后中国经济为什么高速发展是对中国学者的挑战
·游子吟:活着,就是一种挣扎
·格丘山 : 林彪与他对中国的贡献
·周永康的伯乐
·重发:周永康的伯乐
·习近平能不能流芳百世?
·周萍-------记念一位可爱的女性
·PRETTY 少女与我
·快乐的精灵---小何
·我与邵艾---- 每个人看出去的人生都是不同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锦涛选择了与良心, 与民意死拼

   
胡锦涛选择了与良心, 与民意死拼

   
   
   
   十一月二十六日中国共产党不顾人民对杨佳案的质疑、请求、同情、悍然将杨佳处死。中国共产党的这一行动,告诉了我们什么呢?

   
   首先这个案子不但引起全国人民的关注,同情杨佳的呼声响彻全国,以至中共不得不封闭网上对此案的讨论,而且此案也引起了世界的注意,华盛顿邮报等外国报纸都报导了这一案件的梗概。毫无疑问,对于中国这么一个一党专权的国家,这个具有世界和历史影响的案子,非中共党魁胡锦涛发令,任何人不敢擅自做最后决定。因此我们假定杨佳的死刑是由胡锦涛钦定的,不应该有太大偏差。
   
   不少人民曾经寄一份希望于中共高层,尤其是胡锦涛,能够放杨佳一条生路,或者还杨佳一个公道,让他体面的离开世界。这样希望的理由不是认为共产党会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而是基于下列理由:
   整个案件的审讯漏洞百出,中国公检法的形象太坏;
   警察在人民中的声誉太差,以至无人同情被杀的警察;
   民众对政府的怒火愈来愈高涨,殷切希望中共做出改变;
   杨佳的反抗源出于警察的犯法在先, 而且是在投告无门的情形下采取的同归于尽的行动;
   有罗马尼亚书记齐奥萨斯库的前车为鉴, 胡锦涛可能也要积些德,不要让自己的手上沾满太多的鲜血。
   
   人们这样期望的更重要的理由是假定作为中共的高级领导人,应该比底层的恶警霸官看问题更深刻和视野更远更全面一些。毕竟武卫文治的道理是治国的常识,太依赖和迷信杀戮和镇压是国家寿命不长的先兆。就算依照邓小平那样的强硬作风,在六四杀人的决策上也是一拖再拖,迟迟不能做出决定。他说杀二十万,换二十年稳定,清清楚楚表明他知道杀人是一个双刃剑,从长远来说他要付出沉重代价。而胡锦涛在杨佳案上面对的形势与六四不同,他有完全的主动权对国家应势导向,用杨佳案压制一下警察和公检法的骄奢淫逸,为所欲为,借弄清杨佳案中很多疑点,整顿公检法,平息民愤,从而向他挂在嘴上的和谐社会靠拢一步,应该是非常顺理成章的。同样的案子如果发生在清朝,皇帝也会派出钦差来专门审判此案。不会糊里糊涂的在民怨众怒的情形下,在案子充满疑点的情形下,杀死人犯。从邓小平处理六四的作风来看,如果他来处理杨佳案也未必会在案情不明的情形断然下杀手。
   
   可是胡锦涛却在不惜与民意对立的情形下,在不惜遗臭历史的情形下,选择了保护恶警,选择了与良心,与民意死拼的决策。这是为什么呢?
   
   一种假定是中共的中央集权已经大大削弱,对于地方政权的干预能力已经力不从心。中共现时的中央集权已与毛邓时代不可同日而语,而且这个特点将会在中共走向最后死亡的时期发生重要影响。但是胡锦涛政权在目前情况下干预一个个案的能力还是绰绰有余的。杨佳案中的漏洞像胡子一样可以任意抓,例如精神病检验,辩护律师不符合规定,作案原因不清,在几秒钟中杀几个人不符合常识等等,其中任何一个理由都能枪毙上海法院的判决。即便上海公检法有江泽民作后台,江泽民也不可能在这个民案的纠纷上与胡锦涛反脸。
   
   比较合理的解释是胡锦涛自己选择了与人民为敌。
   
   胡锦涛是上一世纪六十年代的大学生,后以政治辅导员为生。六十年代的中国是共产党政权组织空前严密,以阶级斗争为纲,斗争空前残酷的年代。要从那个年代脱颖而出的党政干部必然要在阶级斗争中功劳昭著。所谓阶级斗争就是在周围的同学、同事、亲人、朋友中兴风作浪,抓反革命。在这个斗争中要想所向披靡,任何妇人之仁和手软是断无成功的。
   
   问题是中国这样的政治辅导员成千上万,邓小平为什么要从中钦定胡锦涛为王储呢?
   
   唯一的解释是邓从胡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这就是手狠心黑、城府极深、党性极强,绝对不是哥巴乔夫之辈。胡锦涛以自己的行动证明了邓的眼光,在拉萨大开杀戒时毫不手软。
   
   胡锦涛在成为总书记之前,脸上有一种坚韧不拔的悲壮的忍劲,好像小媳妇在婆婆下度日的那种风度。在中国历史上,最困难的位置就是王储,多少太子、接班人、最亲密战友在半途丧命黄泉,处势不可不谓险恶。而胡锦涛能够最后顺利的登上王位,实在非等闲之辈,足以说明他的城府之深。江泽民只要抓住他的任何一个漏洞,都可以让他阴沟里翻船。
   
   在这条道路上成长起来的胡锦涛,当然不懂什么是仁政。他大权在握后的几年,脸相渐渐变成了另一个人,那种悲壮的忍劲荡然无存,代替的是凶悍、杀气的阴戾。在生活中我们都有这样的经验,一个将不贪财和大公无私时时挂在嘴边的人,一个将最不好色时时挂在嘴边的人,一个将自己很直率挂在嘴边的人,往往是最贪婪的最好色最有城府的人。因为如果真正是那种天性的人,是不会片刻不离的想着这些事情的。同样将和谐挂在嘴边的胡锦涛实际上也是一个最不和谐的迷信武力,镇压的武夫。
   
   历史上很多以武力取得政权的开国皇帝,在当政后,反而注重以文治国,而且对于官吏的腐败不太庇护,打击处理毫不留情面。而很多以手段和韬略登上宝座的皇帝,和到了亡国未年的皇帝反而迷信武力,镇压民众和庇护贪官。胡锦涛对武力和镇压的迷信正是和他的经历和仕途一致的,也透露出他可能重辙崇祯亡国之君的迹象。胡锦涛的一生都在整别人,因此他非到了刘少奇的最后时刻,不能明白自己被别人整的痛苦。
   
   胡锦涛的这个决定除了使他本人在中共灭亡的时候没有退路以外,它的最大影响就是会使人民对中共愈来愈失望,使中共的灭亡愈来愈加速。它的另一个后果就是使没有得到公正审讯,而被处死的杨佳,会被中国的历史记住。他的名言“你要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来给你一个说法。”将会被写在中国的历史和政治书中鼓舞着人们去争取自己的合法权利。胡锦涛虽然在权力斗争的权术上是个深不可测的人物,但是在历史眼光上却很愚蠢,他的蠢就是不明白当事情已经到了这么一个程度的时候,是无法掩盖和用权力消灭的。他的此举实际将自己钉到了历史的耻辱柱上,而将杨佳送上了中国社会家喻户晓的英雄武松,荆轲的圣坛。
   
   当暴风雨笼罩在天空和倾泻大地的时候,那种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样子看起来确实很可怕。但是天下没有不结束的暴风雨,暴风雨愈疯狂愈激烈的时候,也就是说它的命运快结束了。等到雨过天晴的时候,人们会看到中国大地上有关杨佳事迹的电影、电视、小说会到处传播。等到中共的暴风雨过去的那个时候,评论终极是非的还是人们的公义、良心,而不是武力、利益和恐惧。正像曾几何时,毛泽东曾是全国人民心中的红太阳,而现在共产党还没有灭亡,他在很多人心里已经变成了暴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