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浅谈西藏的"在世转世"]
藏人主张
·善心匿名人士購《殺佛》寄送全台各宗教寺廟共萬餘冊
·回忆监狱里的十世班禅大师(转载)
·《七萬言書》引發《殺佛》
蔡贡加事件
·著名藏人前政治犯蔡贡加再次被任意拘捕
·西藏前政治犯蔡贡加被中共指控分裂罪
·西藏人权组织呼吁中国政府释放蔡贡加和扎西旺秀
西藏主义(特别推荐)
(上)
·西藏主义 —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1)
·西藏主义 ——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2)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3)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4)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5)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终)
(中)
·嘉央諾布:用更廣闊的視野看待自焚
·为何藏人不敢苟同地方自治?
·解决西部少数民族自治区困境、死结的唯一出路
·美國議員羅何巴克致洛桑僧格總理
·西藏復國—太多的血淚、白骨和苦難為之獻祭的深情
·讓「自由亞洲電台」得自由!
·保護袞頓,RFA得自由
·青海数千藏人师生连署要求中共停止汉化政策
·美议员为阿沛事件再次致信外交委员会
·羅何巴克致眾議院撥款委員會羅杰斯主席
(下)
·藏區土鼠年和平革命
·李克先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声明
·因言获罪的新学派作家上诉状被曝光
·寻找班禅喇嘛转世灵童
·历史赋予我们的重任:独立!
·网上流传藏人焚身抗议者的遗嘱
平措汪杰自传连载(汉译)
·一位藏族革命家(连载一)
·平旺在巴塘的童年(连载二)
·平旺舅舅桑頓珠的政变(连载三)
·平旺在学校的生活(连载四)
·平旺在策划革命(连载五)
·平汪回到康区(连载六)
·平汪去拉萨(连载七)
·平汪与印度共产党(连载八)
·平汪与起义前夜(连载九)
·平汪逃往西藏(连载十)
·平汪从拉萨到云南(连载十一)
·平汪再回巴塘(连载十二)
·平汪谈《十七条协议》(连载十三)
·平汪再赴拉萨(连载十四)
·平汪与解放军在拉萨(连载十五)
·平汪处于多事之年(连载十六)
·平汪谈北京插曲(连载十七)
·平汪谈(西藏)开始改革(连载十八)
·平汪谈拉萨的紧张局势(连载十九)
·平汪被控“地方民族主义者”(连载二十)
·平汪入狱(连载21)
·平汪单独囚禁(连载22)
·平汪立誓沉默(连载23)
·平汪出狱(连载24)
·平汪再次陷入新的斗争(连载25)
·平汪争取少数民族权益(连载26)
·平汪传记的尾声
·
·《平汪同 志与旅外藏胞的談話紀要》
·八十年代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時對有關民族方面的 几点意见
·回憶扎喜旺徐同志
·平汪致中共中央领导的四封信
·平汪致中共国务院新闻办领导的信(附录六)
国际新格局已启动
·美国战略重心转亚太对台湾的影响
·中国在东亚陷入全面战略被动
·美国正在重返亚太地区
·后金正日时期朝鲜何去何从?
·中国为何怕政改
·中共內鬥加劇看中共面臨解體
·《中国联邦革命党》组建《网络特别行动委员会》的公告
·蒙古国否认中国各朝控制过蒙古
·伍凡評川普對華政策大幅度轉變
·曹长青先生谈法国新总统
·印度下调中国主权信用评级
袁红冰论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
论理论
·《袁红冰论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的网络发行预告
·改良,还是革命
·《中国民主大革命政治行动纲要》
·中国联邦革命党成立公告
·解析《中国联邦革命党》原则任务和使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浅谈西藏的"在世转世"

牧人:浅谈在世转世
   (首发稿)
   
   
   文章摘要: 转世化身有两种过程﹐即渐次式和同时式。渐次式是指前世圆寂后其转世化身逐渐依次降生的过程﹔同时式是指同时出现几个或多个转世化身的过程。

   
   
   作者 : 牧人,
   
   
   發表時間:2/7/2009《自由圣火》(首发)
   
    轉世化身及其認定過程
   
    今天,根扎于雪域西藏,梢齐于喜马拉雅,枝展于五湖四海的无上佛祖释迦牟尼所创始的佛教,以最具科学性,利益他人的宗教性质为人们赖以生存和繁衍生息的地球能够获得可持续性的和平与发展而贡献和正在贡献其所能及的博大之力。在佛教传入西藏的历史过程中,讲说法旨,辩论经义和擅长著作的盖世智者群的苦读研习,以及重于修行的乞化者在实践中的應用以及創新派的不断更新的结果,寻访和认定延续贤者之生世的转世化身的宗教制度在雪域高原开花结果后,这个新的创举给西藏佛教注入了无限的力量,从此成为最亮丽,独一无二的西藏佛教中的转世制度。
   
    转世化身是三种佛身即法身、报身、化身之一,转世化身是指觉醒圆满者使自己二障清静,智慧圆满后,佛为了救度世间众生,随三界六道之不同状况和需要而所现之身。菩萨要完成某种不净之事时,四净皆有的菩萨按照需要化為不净之態显现的化身之色身,因此通常人们称此为转世化身。
   
    寻认转世化身制度是在1284年,当嘎玛巴让邛多杰五岁那年被成道者奥坚巴仁青白认定为嘎玛巴巴喜的转世灵童,這便是西藏佛教史上第一個轉世化身﹐自此雪域高原形成寻认转世灵童的制度。转世灵童这一概念确实是在那个时期才在西藏诞生,不过化身这个概念很早以前就有,比如颂赞干布是观世音菩萨的化身之说等等。
   
    以未淨之身而出現的轉世化身有他的需要之處。在<<現觀庄嚴論>>里﹐“直至輪迴不空盡﹐示現方便饒有情﹐隨願受生利化機﹐佛之化身續慧命。” 其大意是菩薩在為眾生做事時生死輪迴沒有結束之前轉世化身也一個接一個永遠輪迴不止。
   
    轉世化身有兩種過程﹐即漸次式和同時式。漸次式是指前世圓寂後其轉世化身逐渐依次降生的過程﹔同時式是指同時出現幾個或多個轉世化身的過程。
   
    就此需要說明的一點是﹐中國的詞典里把西藏的喇嘛翻譯成‘活佛’ ﹐這是對喇嘛這一概念的錯誤的理解和認識﹐轉世喇嘛指的是前一世喇嘛的轉世化身﹐而非活生生的的佛。喇嘛在西藏語里有上師﹑上人﹑恩人之意﹐就其有恩說﹐亦可以稱父母。
   
    西藏佛教中的轉世喇嘛大多數為漸次式﹐因此漸次式較為平常﹐而同時式卻相比之下比較特殊﹐比如﹐至尊戈登朱巴和法王嘉木樣屬同時式的轉世化身。晨秀仁波切特别为达赖喇嘛的历代转世编写的祷告中,把至尊戈登朱巴和法王嘉木样也列入达赖喇嘛的历代转世里,至于为何把法王嘉木样列入达赖喇嘛的历代转世﹐晨秀仁波切的特别说明中道﹕“把至尊戈登朱巴和法王嘉木样列入达赖喇嘛的历代转世中是按照达赖喇嘛本尊的意愿而列入的。” 众所周知,第一世达赖喇嘛是至尊戈登朱巴,这是无可置疑的事实,但是至尊戈登朱巴和法王嘉木样是同一个时期皆为宗喀巴大師的徒弟,为此,西藏佛教中把这种同一个时期降生的化身称之为同时式转世化身,即使那个时期西藏佛教中还没有形成在世转世这个概念,不过可以推测的是在世转世便是同时式的内部分化。依次推理在世转世的宗教制度在西藏形成也已经有四百多年的历史根据可尋。
   
   在世传世
   
    就此对在世传世这个人们不太熟悉的概念作一番简单的解释,至于什么是在世传世,至尊达赖喇嘛在2008年访问美国纽约洲时,在10月15这天,为正在纽约嘎利森学院里举行研讨交流会的五百多名北美西藏留学生发表演说时,第一次把在世传世这个概念和达赖喇嘛的转世相联系地做了一番解释,达赖喇嘛解释道:西藏历史中曾经出现过的在世传世指的是当一名喇嘛达到一定的高龄时,他自己还没有圆寂之前,是他自己亲自指定某个人为他的在世传世的形式西藏佛教上称此为在世传世,在世传世是为了上一世没有完成的功業继续去圆满完成而根据需要出现的宗教制度。
   
    正因為是在西藏历史中出现过,所以我们不难找几个实例来看看。菩萨在普渡众生之事时化現成各种化身去完成,菩薩在普渡眾生之事時根据需要轉世化身的過程有渐次式和同时式两种狀態。西藏康区有个尼玛派的寺院叫做噶托赫寺院,它的子寺希青寺院的主持喇嘛称希青麻堆朱古(麻堆朱古是藏语,即在世传世) ,这位喇嘛是一位具有很多转世的大喇嘛,认定希青麻堆朱古的第一世转世化身时就是希青喇嘛还没有圆寂时他本人指定一小孩为他的在世传世之灵童,所以,之后的歷代希青喇嘛就称之为希青麻堆朱古。
   
    西藏普遍认可的在世传世是第七世达赖喇嘛格桑嘉措,第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访问中原的路途中圆寂的消息对外传出后,就立即寻访和认定了第七世达赖喇嘛,但是,根据史书中的记载,事实上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在西藏三区之一的安多青海湖一带以达贺布喇嘛的化名下繼續普渡众生,为此第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还没有圆寂在世时第七世达赖喇嘛格桑嘉措不但降生而且已经认定为第六世达赖喇嘛的轉世化身,西藏佛教中这种现象叫做属于同时式的在世传世。
   
    至于认定在世传世的方法有喇嘛本人认定和其他喇嘛代替认定法,第七世达赖喇嘛格桑嘉措是按照第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的有记法即预示来确认的。比如,第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的詩歌中的“洁白无瑕的仙鹤,请把翅膀借给我,不是飞到远方去,只到理唐就回来。” 这首詩歌里预示第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的转世灵童将降生在理唐 (理唐是地名,现在的四川省甘孜州的理唐县) 地区,根据有记法于1708年第七世达赖喇嘛格桑嘉措在理唐降生并认定。依据<<东噶藏学大词典>>第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于1748年圆寂﹐那年第七世达赖喇嘛格桑嘉措已经都38岁。
   
    這是歷史也是事實﹐凡是尊重历史事实,對西藏佛教有一點認識的人士都會认同这个事实的,至於全體西藏民眾而言﹐第七世达赖喇嘛格桑嘉措是依據西藏傳統的轉世化身尋認制度里以在世传世的認定法产生的转世化身之說會百信而不疑。
   
    另外,西藏历史中大学者达臘拿图也出现过三个转世化身,三个转世化身分别是第一世喀喀杰赞丹巴;更青嘉木样夏巴和捷囊王。根据记载,这三个转世化身也是依据有记法以同时式的形式认定的,为此,從另一种说法來講便是在世传世,这一点可谓是无可置疑。
   
   法王的权限
   
    佛祖释迦牟尼言:“比丘僧和智者们,如是炼剪磨之金,仔细考量我所言,汲取而非供奉物” 。正如所言,律藏,论藏,经藏即三藏中的律藏是以目录的形式制定的所以要想改变其内容除非佛祖亲临不可,而其余二藏只要不违背佛祖的本意,根据时局的需要和原因大多数人们认同的喇嘛或学者都有权增减删改。特别是佛祖释迦牟尼创始的佛教正在面临空前的灾难,以及继承佛祖传承的西藏人正处在存亡交际的时刻,世人公认为佛教法王的至尊达赖喇嘛本着时局的需要和各种原因有权改写也一定会改写其内容,如果,达赖喇嘛的未来转世化身以在世转世的方式来认定的话,也只能说是继承传统以外根本不是什么新的创举。
   
    与其相反更加可笑的是,称宗教为毒的而且号称无神论的中国共产党的眼里西藏喇嘛的转世化身却红的发紫,去年还专门为西藏喇嘛的转世制度特意制定了所谓的《藏传佛教转世制度管理办法》的法规,还有西藏的所有转世喇嘛都必须得到党的批准后颁发什么叫做“活佛证”的东西才能成为党和政府认可的喇嘛,如此滑稽的强制性的制度和手段在不断地使西藏的传统佛教文化推向和正在推向灭绝的边缘。
   
    其实,众所周知,西藏喇嘛的转世化身的认定并非像选拔机关单位的领导干部,即使是制定领导也得最起码要看看资历,能力和经验什么的,不可以随便制定,而喇嘛的转世化身有它宗教层面上的特殊性,形式上是寻访认定某个小孩为某某喇嘛的转世化身,但在宗教意义上有它的独特和神秘的一面。有它专门的制度和规律,这些制度和规律都是不可以取消或任意改变的宗教仪式,是脱离与意识形态的,只要是有信仰的人都能体会到其中深沉的一面和根本不是有无皆可的宗教意义上的含义。
   
    中国政府声称西藏喇嘛转世灵童的认定权在于中央为名经常以最霸道的态度进行着粗暴的干涉,比如中共当局不顾严重伤害西藏人民和全世界的佛教的感情,把达赖喇嘛认定的第十一世班禅格登切吉尼玛六岁那年扣押以后,至今几年里无人知其下落,而把另一个叫尖参诺布的小男孩认定为十一世班禅喇嘛,可是让中国领导人感到羞愧的是,所有西藏人都把中国当局认定的班禅喇嘛叫做“假班禅”或“甲米班禅”即汉人的班禅。其实尖参诺布本人同样是受害者。
   
    中国当局制造真假两个班禅,以及颁布法规等的举措都是为了达到两个目的,其一是继续履行清朝时期的“以夷制夷”的政策办法的同时从根基上破坏西藏的佛教制度;其二是当十四世达赖喇嘛圆寂后同样和班禅喇嘛一样制造真假两个达赖喇嘛,进一步破坏和挖掘西藏佛教的核心力量。还有中国当局错误地认为,如果可能的话,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都控制在中央手里,到时就不愁治理不好西藏,西藏问题也就跟着消失。试图以制定法律的方法来约束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以及西藏其他喇嘛的转世认定权,可是今天的中国社会是全球公认的有法律而无法治,有宪法而无宪政的政治现实。本着这个愿望中国当局苦苦盼望达赖喇嘛早日圆寂,但是达赖喇嘛还非常健康而且尽力相当充沛,达赖喇嘛曾经预示他要活到113岁,根据当今医疗科学的不断发展和进步看来有这个可能。问题是共产党还能顶得住40年吗?
   
    中国当局一直激烈抨击达赖喇嘛就未来转世之事所做出的设想,达赖喇嘛在回应记者的追问时所做出的未来的达赖喇嘛可能产生于西藏佛教传统中的在世转世;或是降生为女性;也可能以选举的方式产生等假设性的回答,中国政府却把这些假设性的回答当成是真的,小题大做,无中生有,一而再再而三地撰文抨击,并高呼“认定未来达赖喇嘛的转世灵童的全权在于中央,达赖喇嘛所设想的众多选择都是违背藏传佛教的传统的,西藏人民是不会接受的。”中国政府所表现出的紧张举措恰恰暴露了此地无银三百两式的掩盖事实的流氓手段和,隔壁王二不曾偷式的原形毕露的可笑之举。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