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浅谈西藏的"在世转世"]
藏人主张
·如何西藏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取得了巨大成就?
·西藏问题能否打开中国民主化大门?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一)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二)
·透过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三)
·北京對流亡藏人的政策
·展望“后达赖喇嘛时期”
·初谈西藏流亡民主
·中国面对的西藏问题
·简述西藏女作家
·存亡在手,何去自重!
·中国为何未随经济发展而民主化
·读“‘加班禅’的走向”
·多视角追踪观察西藏经济发展现况
·我为何说热比娅女士比达赖喇嘛更具远见?
·追蹤西藏GDP增長的真相
·初论“集中同化”政策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
·印中想划定边界必先解决西藏问题
·订单揭穿了人权神话
·展望「後達賴喇嘛時期」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旧文重发)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达赖喇嘛访阿鲁纳恰尔邦与北京的机会
·阿沛去了却给世人留下了什么?
·中印正在推动"西藏问题国际化"
·北京倒帮了藏人的忙
·布达拉壁画面临被裂破的危险
·探索藏中和谈的突破点(旧文重发)
·国际棋局中的藏中赌博(连载一)
·扶藏压台扶台压藏
·第九次藏中赌博出笼
·揭开藏中谈判的历史面目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西藏文化及其现状
·透视“告别计划分配”
·西藏文人面临危机
·西藏儿童与北京在对峙
·“达赖喇嘛中道”导读
·藏汉文化交流源远流长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深度透视藏人自焚」自序
·
东赛短评
·短评“温家宝称可提高与达赖喇嘛对话层次”
·西藏地震令人担忧
·短评“藏中第八轮接触”
·台湾梦是否已实现?——短评阿扁拘押。
·达萨会晤惊醒万年专政梦
·08西藏十件大事
·百依百顺不如反咬一口
·短评重庆哨兵被枪杀
·短评“达赖喇嘛印象”
·藏文喜马拉雅字体博客怎么了?
·短评“日内瓦全球藏中大会”
·短评“嚴家琪先生的讲话”
·短评王宁致达赖喇嘛的信
·短评西藏流亡政府代表前往中国
·短评西藏学生示威与领导开除
·本主持人家乡鼠疫疫情已造成3人死亡
·短评“达赖喇嘛放言退休”
·为何益多揭露胡温意图?
·话说西藏疑虑重重!
·短评中共版焚身抗议视频
·马航失踪可能是一起绑架勒索案
·海南州带头挑起虎皮舞
东赛书评
·五千年一本书
·寻找藏魂与超越尘世
·台湾前总统评袁红冰的新书
·走出困惑唤回国魂
·撬開生命哲學之門的金錘
·评《被囚禁的台湾》一书
·探寻唯美令铁佛心碎
·激情托起的彩虹
平措汪杰自传连载(汉译)
·一位藏族革命家(连载一)
·平旺在巴塘的童年(连载二)
·平旺舅舅桑頓珠的政变(连载三)
·平旺在学校的生活(连载四)
·平旺在策划革命(连载五)
·平汪回到康区(连载六)
·平汪去拉萨(连载七)
·平汪与印度共产党(连载八)
·平汪与起义前夜(连载九)
·平汪逃往西藏(连载十)
·平汪从拉萨到云南(连载十一)
·平汪再回巴塘(连载十二)
·平汪谈《十七条协议》(连载十三)
·平汪再赴拉萨(连载十四)
·平汪与解放军在拉萨(连载十五)
·平汪处于多事之年(连载十六)
·平汪谈北京插曲(连载十七)
·平汪谈(西藏)开始改革(连载十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浅谈西藏的"在世转世"

牧人:浅谈在世转世
   (首发稿)
   
   
   文章摘要: 转世化身有两种过程﹐即渐次式和同时式。渐次式是指前世圆寂后其转世化身逐渐依次降生的过程﹔同时式是指同时出现几个或多个转世化身的过程。

   
   
   作者 : 牧人,
   
   
   發表時間:2/7/2009《自由圣火》(首发)
   
    轉世化身及其認定過程
   
    今天,根扎于雪域西藏,梢齐于喜马拉雅,枝展于五湖四海的无上佛祖释迦牟尼所创始的佛教,以最具科学性,利益他人的宗教性质为人们赖以生存和繁衍生息的地球能够获得可持续性的和平与发展而贡献和正在贡献其所能及的博大之力。在佛教传入西藏的历史过程中,讲说法旨,辩论经义和擅长著作的盖世智者群的苦读研习,以及重于修行的乞化者在实践中的應用以及創新派的不断更新的结果,寻访和认定延续贤者之生世的转世化身的宗教制度在雪域高原开花结果后,这个新的创举给西藏佛教注入了无限的力量,从此成为最亮丽,独一无二的西藏佛教中的转世制度。
   
    转世化身是三种佛身即法身、报身、化身之一,转世化身是指觉醒圆满者使自己二障清静,智慧圆满后,佛为了救度世间众生,随三界六道之不同状况和需要而所现之身。菩萨要完成某种不净之事时,四净皆有的菩萨按照需要化為不净之態显现的化身之色身,因此通常人们称此为转世化身。
   
    寻认转世化身制度是在1284年,当嘎玛巴让邛多杰五岁那年被成道者奥坚巴仁青白认定为嘎玛巴巴喜的转世灵童,這便是西藏佛教史上第一個轉世化身﹐自此雪域高原形成寻认转世灵童的制度。转世灵童这一概念确实是在那个时期才在西藏诞生,不过化身这个概念很早以前就有,比如颂赞干布是观世音菩萨的化身之说等等。
   
    以未淨之身而出現的轉世化身有他的需要之處。在<<現觀庄嚴論>>里﹐“直至輪迴不空盡﹐示現方便饒有情﹐隨願受生利化機﹐佛之化身續慧命。” 其大意是菩薩在為眾生做事時生死輪迴沒有結束之前轉世化身也一個接一個永遠輪迴不止。
   
    轉世化身有兩種過程﹐即漸次式和同時式。漸次式是指前世圓寂後其轉世化身逐渐依次降生的過程﹔同時式是指同時出現幾個或多個轉世化身的過程。
   
    就此需要說明的一點是﹐中國的詞典里把西藏的喇嘛翻譯成‘活佛’ ﹐這是對喇嘛這一概念的錯誤的理解和認識﹐轉世喇嘛指的是前一世喇嘛的轉世化身﹐而非活生生的的佛。喇嘛在西藏語里有上師﹑上人﹑恩人之意﹐就其有恩說﹐亦可以稱父母。
   
    西藏佛教中的轉世喇嘛大多數為漸次式﹐因此漸次式較為平常﹐而同時式卻相比之下比較特殊﹐比如﹐至尊戈登朱巴和法王嘉木樣屬同時式的轉世化身。晨秀仁波切特别为达赖喇嘛的历代转世编写的祷告中,把至尊戈登朱巴和法王嘉木样也列入达赖喇嘛的历代转世里,至于为何把法王嘉木样列入达赖喇嘛的历代转世﹐晨秀仁波切的特别说明中道﹕“把至尊戈登朱巴和法王嘉木样列入达赖喇嘛的历代转世中是按照达赖喇嘛本尊的意愿而列入的。” 众所周知,第一世达赖喇嘛是至尊戈登朱巴,这是无可置疑的事实,但是至尊戈登朱巴和法王嘉木样是同一个时期皆为宗喀巴大師的徒弟,为此,西藏佛教中把这种同一个时期降生的化身称之为同时式转世化身,即使那个时期西藏佛教中还没有形成在世转世这个概念,不过可以推测的是在世转世便是同时式的内部分化。依次推理在世转世的宗教制度在西藏形成也已经有四百多年的历史根据可尋。
   
   在世传世
   
    就此对在世传世这个人们不太熟悉的概念作一番简单的解释,至于什么是在世传世,至尊达赖喇嘛在2008年访问美国纽约洲时,在10月15这天,为正在纽约嘎利森学院里举行研讨交流会的五百多名北美西藏留学生发表演说时,第一次把在世传世这个概念和达赖喇嘛的转世相联系地做了一番解释,达赖喇嘛解释道:西藏历史中曾经出现过的在世传世指的是当一名喇嘛达到一定的高龄时,他自己还没有圆寂之前,是他自己亲自指定某个人为他的在世传世的形式西藏佛教上称此为在世传世,在世传世是为了上一世没有完成的功業继续去圆满完成而根据需要出现的宗教制度。
   
    正因為是在西藏历史中出现过,所以我们不难找几个实例来看看。菩萨在普渡众生之事时化現成各种化身去完成,菩薩在普渡眾生之事時根据需要轉世化身的過程有渐次式和同时式两种狀態。西藏康区有个尼玛派的寺院叫做噶托赫寺院,它的子寺希青寺院的主持喇嘛称希青麻堆朱古(麻堆朱古是藏语,即在世传世) ,这位喇嘛是一位具有很多转世的大喇嘛,认定希青麻堆朱古的第一世转世化身时就是希青喇嘛还没有圆寂时他本人指定一小孩为他的在世传世之灵童,所以,之后的歷代希青喇嘛就称之为希青麻堆朱古。
   
    西藏普遍认可的在世传世是第七世达赖喇嘛格桑嘉措,第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访问中原的路途中圆寂的消息对外传出后,就立即寻访和认定了第七世达赖喇嘛,但是,根据史书中的记载,事实上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在西藏三区之一的安多青海湖一带以达贺布喇嘛的化名下繼續普渡众生,为此第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还没有圆寂在世时第七世达赖喇嘛格桑嘉措不但降生而且已经认定为第六世达赖喇嘛的轉世化身,西藏佛教中这种现象叫做属于同时式的在世传世。
   
    至于认定在世传世的方法有喇嘛本人认定和其他喇嘛代替认定法,第七世达赖喇嘛格桑嘉措是按照第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的有记法即预示来确认的。比如,第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的詩歌中的“洁白无瑕的仙鹤,请把翅膀借给我,不是飞到远方去,只到理唐就回来。” 这首詩歌里预示第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的转世灵童将降生在理唐 (理唐是地名,现在的四川省甘孜州的理唐县) 地区,根据有记法于1708年第七世达赖喇嘛格桑嘉措在理唐降生并认定。依据<<东噶藏学大词典>>第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于1748年圆寂﹐那年第七世达赖喇嘛格桑嘉措已经都38岁。
   
    這是歷史也是事實﹐凡是尊重历史事实,對西藏佛教有一點認識的人士都會认同这个事实的,至於全體西藏民眾而言﹐第七世达赖喇嘛格桑嘉措是依據西藏傳統的轉世化身尋認制度里以在世传世的認定法产生的转世化身之說會百信而不疑。
   
    另外,西藏历史中大学者达臘拿图也出现过三个转世化身,三个转世化身分别是第一世喀喀杰赞丹巴;更青嘉木样夏巴和捷囊王。根据记载,这三个转世化身也是依据有记法以同时式的形式认定的,为此,從另一种说法來講便是在世传世,这一点可谓是无可置疑。
   
   法王的权限
   
    佛祖释迦牟尼言:“比丘僧和智者们,如是炼剪磨之金,仔细考量我所言,汲取而非供奉物” 。正如所言,律藏,论藏,经藏即三藏中的律藏是以目录的形式制定的所以要想改变其内容除非佛祖亲临不可,而其余二藏只要不违背佛祖的本意,根据时局的需要和原因大多数人们认同的喇嘛或学者都有权增减删改。特别是佛祖释迦牟尼创始的佛教正在面临空前的灾难,以及继承佛祖传承的西藏人正处在存亡交际的时刻,世人公认为佛教法王的至尊达赖喇嘛本着时局的需要和各种原因有权改写也一定会改写其内容,如果,达赖喇嘛的未来转世化身以在世转世的方式来认定的话,也只能说是继承传统以外根本不是什么新的创举。
   
    与其相反更加可笑的是,称宗教为毒的而且号称无神论的中国共产党的眼里西藏喇嘛的转世化身却红的发紫,去年还专门为西藏喇嘛的转世制度特意制定了所谓的《藏传佛教转世制度管理办法》的法规,还有西藏的所有转世喇嘛都必须得到党的批准后颁发什么叫做“活佛证”的东西才能成为党和政府认可的喇嘛,如此滑稽的强制性的制度和手段在不断地使西藏的传统佛教文化推向和正在推向灭绝的边缘。
   
    其实,众所周知,西藏喇嘛的转世化身的认定并非像选拔机关单位的领导干部,即使是制定领导也得最起码要看看资历,能力和经验什么的,不可以随便制定,而喇嘛的转世化身有它宗教层面上的特殊性,形式上是寻访认定某个小孩为某某喇嘛的转世化身,但在宗教意义上有它的独特和神秘的一面。有它专门的制度和规律,这些制度和规律都是不可以取消或任意改变的宗教仪式,是脱离与意识形态的,只要是有信仰的人都能体会到其中深沉的一面和根本不是有无皆可的宗教意义上的含义。
   
    中国政府声称西藏喇嘛转世灵童的认定权在于中央为名经常以最霸道的态度进行着粗暴的干涉,比如中共当局不顾严重伤害西藏人民和全世界的佛教的感情,把达赖喇嘛认定的第十一世班禅格登切吉尼玛六岁那年扣押以后,至今几年里无人知其下落,而把另一个叫尖参诺布的小男孩认定为十一世班禅喇嘛,可是让中国领导人感到羞愧的是,所有西藏人都把中国当局认定的班禅喇嘛叫做“假班禅”或“甲米班禅”即汉人的班禅。其实尖参诺布本人同样是受害者。
   
    中国当局制造真假两个班禅,以及颁布法规等的举措都是为了达到两个目的,其一是继续履行清朝时期的“以夷制夷”的政策办法的同时从根基上破坏西藏的佛教制度;其二是当十四世达赖喇嘛圆寂后同样和班禅喇嘛一样制造真假两个达赖喇嘛,进一步破坏和挖掘西藏佛教的核心力量。还有中国当局错误地认为,如果可能的话,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都控制在中央手里,到时就不愁治理不好西藏,西藏问题也就跟着消失。试图以制定法律的方法来约束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以及西藏其他喇嘛的转世认定权,可是今天的中国社会是全球公认的有法律而无法治,有宪法而无宪政的政治现实。本着这个愿望中国当局苦苦盼望达赖喇嘛早日圆寂,但是达赖喇嘛还非常健康而且尽力相当充沛,达赖喇嘛曾经预示他要活到113岁,根据当今医疗科学的不断发展和进步看来有这个可能。问题是共产党还能顶得住40年吗?
   
    中国当局一直激烈抨击达赖喇嘛就未来转世之事所做出的设想,达赖喇嘛在回应记者的追问时所做出的未来的达赖喇嘛可能产生于西藏佛教传统中的在世转世;或是降生为女性;也可能以选举的方式产生等假设性的回答,中国政府却把这些假设性的回答当成是真的,小题大做,无中生有,一而再再而三地撰文抨击,并高呼“认定未来达赖喇嘛的转世灵童的全权在于中央,达赖喇嘛所设想的众多选择都是违背藏传佛教的传统的,西藏人民是不会接受的。”中国政府所表现出的紧张举措恰恰暴露了此地无银三百两式的掩盖事实的流氓手段和,隔壁王二不曾偷式的原形毕露的可笑之举。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