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中国迷局:蒙回藏为何想分裂]
藏人主张
·台湾将是下一个西藏
·解密中共对台策略
·五都选举综述
·国际自由行动联盟宪章
·纵论中共和台湾前景
·中共的全球扩张战略
·中共扩张的谋略概要
·哲学与人性的悲剧
·袁紅冰警世巨著問世!
·劉珊珊事件的四大問題
·美国前司法部长狱中探视陈水扁
·正在逼近的中國大變局
·序言:探監陳水扁
·中共囚禁台灣戰略的形成
·台灣三 . 一九槍擊案真相
·曾建元:人生如蜜
·李登輝日本國會議員會館演講(全文)
·中国海外民运和中共当局团结在洪秀柱周围
·袁教授和柯市长对决台湾定位
·有心人士向台湾政界寄送《决战2016》
·理想主義的火苗仍未熄滅
·『兩岸一家親』相關問題辯經會
·反腐膠著進退失據出路何在?
·臺灣新公民運動的衝擊與影響
·時政巨作 《台灣生死書》 出版消息
·诚挚邀请《 台灣生死書》新書發表會
·蔡英文登《時代》封面
·人間正道是滄桑:我看法院的巨塔
·《中華民國祭》新書發表會
·“獨立與壓制--大選後台灣與中國關係展望”演讲通告
·大一统的迷思何解?
·趙家開年面臨股市氫彈內憂外患
·袁教授新書發表會全程錄影連結
·李酉潭教授对《中华民国祭》发布会致詞
·周子瑜宣告“一个中国”寿终正寝
·
·邱榮舉教授谈《中华民国祭》
·妖西(劉敬文) 先生谈《中华民国祭》
·夏明教授谈《中华民国祭》
·中共終於承認最大風險己經來臨
·袁紅冰教授在台北台中專題演講
·郭寶勝先生谈《中华民国祭》
·缅怀十世班禅大师蒙难27周年
·大崩潰宿命開始對國民黨作最後的詛咒
·台北國際書展袁教授專題演講讀者問答部分
·保护记者委员会声援新学派作家周洛
·《中華民國祭》第二章第一節摘登
·祭海龍
·中国财政危机
·隨“民國風”飄搖的是否是真實的血淚
·袁教授台北國際書展專題演講
·台北國際書展袁教授專題演講
·袁教授在三民书局的演讲稿
·臺灣正面臨大轉型
·袁教授讀者問答部分逐字稿
·袁紅冰新書《中華民國祭》目錄
·《中華民國祭》新書發表會邀請函
·《中華民國祭》序曲
·袁紅冰教授新書序曲
·承認九二共識無異政治自殺
·袁红冰教授谈新书《中华民国祭》
·从陈水扁案难得特赦看台湾法治
·台湾如被中共征服将是中国民主化的重大挫败
·由臺灣看香港獨立與自決風潮
·避免「中華民國」被中共消失
·蔡英文520總統就職演講全文提前十天大曝光!
·中共提高西藏军区等级引印媒关注
·關於自主代撰《讓自由台灣成為壯麗的國家》的說明
·台湾首任女总统就职演说全文
台湾大劫难
·人類的危機與台灣的大劫難
·共產中國─不是你理解的中國
·中共謀台最高政治戰略
·中共对台的政治統戰
·中共对台經濟統戰
·中共对台的文化與社會統戰
·當前中共外交戰略的重點
·「軍事攻台預案」與統一後對台灣的處置
·台灣的政治現狀
·台灣的絕望【《台灣大劫難》連載】
·台灣的希望【《台灣大劫難》連載】
·「軍事攻台預案」與統一後對台灣的處置
·台灣的政治現狀
·結束語:台灣,你要作自由人【《台灣大劫難》連載】
·從《我是歌手》看華人世界流行文化的交盪與影響
·王张会,台湾与狼共舞?
·「捍衛民主120小時」行動聲明
·別讓自由台灣淪為今日西藏
·連署挺學生一起救台灣
·台湾抗议两岸服贸协议记
·学者谈论台湾学运
·服贸协议:中台一体化的最后铺路石
·《被囚禁的台灣》長出太陽花學運網路影劇國際化
·前副总统为救出前总统而即将绝食
·前台湾副总统吕秀莲绝食救扁
·中共將再逼台灣簽協議
·馬政府加入亞投行的三個嚴重錯
·建台灣共和國捍衛自由
·欢迎参加袁红冰教授新书发布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迷局:蒙回藏为何想分裂

中国迷局:蒙回藏为何想分裂
   
   
   王柯
    

   
   2009年1月19日
   
    进入80年代后期以后,中国的民族问题出现了一个新的局面:在南方地区,民族问题的内容已经不再超出经济的层次;而在西藏自治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以及内蒙古自治区中,分裂主义势力却逐渐抬头<1>。民族问题有许多种表现,但其最激烈的表现,不外乎要求打破现有国家体制,独自建立民族国家的分裂主义思想和运动。因此,人们推测:西藏和新疆地区的分裂主义运动,将会成为21世纪中困扰中国的最大难题之一。
   
     许多外国学者在谈及中国之所以存在分裂主义思想和运动时,都将其归罪于所谓根深蒂固、至今仍在作怪的 “华夷思想”(sinocentrism),即汉民族歧视周边民族的思想。其实这种说法,既无视了中国分裂主义发生的历史背景,也无助于理解中国民族问题的性质<2>。因为从时间上来看,所谓“华夷思想”(且不论此词是否恰当),并非近代以来的现象,而是一种历史的存在;从空间上来看,即使存在歧视其他民族的“中华思想”,其对象当然也就不仅限于个别地区的个别非汉民族。但是,中国近代以来的分裂主义思想和运动,既不是起源于人民共和国时代,也不是发生在中国所有的少数民族地区<3>。
   
     1911年的外蒙古独立运动,开近代中国边疆民族中分裂主义运动之先声。可是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历史上曾经多次举行大规模起义的南方的少数民族,自这个时期起却不再出现分裂主义的倾向。进入中华人民共和国时代之后,无论是南方或者北方的少数民族,都受到了50年以上的民族平等、民族团结和民族自治的教育;同时,中国政府还向西藏、新疆和内蒙古地区投入了比起南方的少数民族地区来不知要多出多少倍的财政援助;然而结果却是:西藏、新疆和内蒙古地区的分裂主义思想和运动时隐时现,始终威胁着中国的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为什么90年前,内蒙古、西藏、新疆地区开始发生分裂主义思想和运动?为什么90年间,西藏、新疆和内蒙古地区的分裂主义思想和运动一直不肯销声匿迹?很明显,要想深刻理解近代以来中国民族问题的性质,至少应该回溯中国90年间走过的历程,而作一种历史的反思。
   
     1、近代中国社会的转型与分裂主义的发生
     90年前的1911年,是给中国社会带来发生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的一年,然而也是开始发生中国近代分裂主义思想和运动的一年。这一年的11月8日(旧历10月10日),清王朝的库伦办事大臣三多,接到署名四盟王公喇嘛的一封呈书,内称:“现闻内地各省,相继独立。革命党人,已带兵取道张家口来库,希图扰乱蒙疆。我喀尔喀四部蒙众,受大清恩惠二百余年,不忍坐视。我佛哲布尊巴呼图克图,已传檄征调四盟骑兵四千名,进京保护大清皇帝。请即日按照人数,发给粮饷枪械,以便起行。是否照准,限本日三小时内,明白批示。”<4>因为外蒙古的王公已于一年前开始暗中交接俄国势力筹划独立,这封提出原本不可能兑现之条件的呈书,目的不过是为了制造一个宣布独立的环境。当天晚上7时,三多再接哲布尊巴呼图克图宣布外蒙古独立的通告:“我蒙古自康熙年间,隶入版图,所受历朝恩遇,不为不厚。……今内地各省,既皆相继独立,脱离满洲。我蒙古为保护土地宗教起见,亦应宣布独立,以期完全。……库伦地方,已无需用中国官吏之处,自应全数驱逐,以杜后患。”<5>可以看出,鼓吹蒙古独立的人们实际上区分了清王朝与“中国”。也就是说,他们认为:蒙古是清王朝版图的一部分却不是中国的领土,蒙古人是清王朝的臣民却不愿意成为中国的国民,既然辛亥革命爆发,蒙古也就应该独立。  
   
    边疆民族中开始发生分裂主义思想和运动与近代中国社会开始发生巨大变革,两件事连续发生,并不是时间上的巧合。正当清王朝开始全面崩溃之时,有一个思想家已经预见到:蒙古、新疆和西藏地区有人会以清王朝覆亡为借口,提出脱离中国的要求。他就是梁启超先生。1911年10月-11月,梁启超先生在《新中国建设之问题》中明确提出:“蒙、回、藏之内附,前此由于服本朝之声威,今兹仍训于本朝之名公,皇统既易,是否尚能维系,若其不能,中国有无危险?”清王朝的垮台之所以会引起蒙古、西藏和新疆地区民族中发生分裂主义思想和运动,原因在于清王朝统治中国的政治构造曾经具备“满族联合蒙、藏、回以牵制汉人”的性质。所以,当这种政治构造垮台之时,蒙、藏、回中便有人认为自己也应该与汉人脱离干系。
   
     清王朝是一个由满族建立起来的王朝。中国历史上的王朝由非汉民族建立的王朝,大都是以北方民族为主人公的王朝。这些王朝,最初都是在中华文明地域之外成立政权形式,因为在进入“中国”之后认识到无法用自己的传统方式统治“中国”,开始向中华王朝转化;然而由于它们进入“中国”的方式都是通过武力,造成了与“中国”民众之间的严重的民族隔阂或民族对立,这使得它不得不在以中华文明方式统治“中国”的同时,又都采用了以“民族”牵制“中国”的政策。其中最主要的内容,就是在实行民族等级制度的基础上,采用一种“多元式天下”的统治模式来建立王朝的政治构造和地域构造。<6>
   
     “多元式天下”的统治模式,就是将统治领域至少划分为华夏和本民族两个地域,分别采用不同的统治方式进行统治,比如辽朝划分南北两个统治领域,元朝保留岭北行省均属此例。“多元式天下”统治模式的思想,就是要保持一个没有受到中华文化熏陶的本民族的根据地,使之成为牵制“中国”的力量。因此,由非汉民族建立的王朝,事实上都同时具有着中华王朝与民族政权的双重性质,其最高统治者又都兼有中华王朝的皇帝与民族酋长的双重身份。“多元式天下”统治模式的具体政策大约有如下几点:
   
   首先是拒绝汉人进入民族地域,严格禁止中华文明在民族地域的传播。
   
   
   第二,不惜以牺牲本民族一部分人的生活幸福为代价,在本民族地域内强行保留传统的生产方式和社会构造。
   第三,从制度上拒绝汉人参与民族地域的管理。比如辽代的“南北面官制”。
   第四,通过一定制度,明示或暗示除定于中国地域的首都之外,民族地域内仍然存在着王朝的另一个政治中心。例如辽代有“四时捺钵”,元代有“二都制”。清王朝作为中国最后一个王朝,比起以前的非汉民族王朝来,更是最大程度地发挥了“多元式天下”统治模式中牵制中国的思想。
   
     清王朝实行了民族等级制度,规定中央和地方政府中的许多重要职位为只有满人才可以出任的“满缺”,并专门开设了促进满人致仕的科举考试。清王朝实行了民族隔离政策,建立起满洲封禁政策,不许汉人移住其王朝的“龙兴之地”。清王朝的八旗制度,虽然最初不是专为牵制汉人而设,但是在入关之后成为清王朝统治中国、牵制汉人最重要的力量这一点却是不容置疑。正因为如此,八旗制度不但一直没有被削弱,反而经过多次改造不断得到强化。八旗中虽然也有汉军八旗,但是因为八旗既是政治、军事组织,又是生产、生活组织,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社会,包括禁止旗人与非旗人之间的通婚等等,因此八旗制度实质上已具有民族集团的性质,致使很多旗人只知其籍贯在旗与否,而不知其民族为满为汉。
   
     清王朝比其他非汉民族王朝高出一筹的地方,还在于它能够将“多元式天下”的统治模式运用到蒙古、新疆、西藏民族与汉族的关系上,以壮大牵制汉人的力量。在康雍乾三世,蒙古、西藏和新疆陆续进入清王朝的版图之中。从“新疆”的地名中就可以看出,清王朝认为这是她带来的新领土。然而,清王朝处理这三个地区的最基本思想是将它们看作是满族的领地而禁止汉人移居,将当地原住民看作是满族统治者的属民而禁止与汉人接触,甚至明文规定当地原住民不许学习汉文,严格禁止中华文明在这些地区的传播。
   
     在这些地区,清王朝采用了与统治汉人地区截然不同的政策,基本上保留了传统的社会制度,给当地原住民以相当大的自治权。清王朝有意制造了一种满与蒙古、藏、维吾尔是一个政治联盟的印象,当然这都是在与汉人相对的意义上。比如,它在颁发给当地首长的印上只刻上满文、蒙文、藏文与维吾尔文,而不刻汉文;朝见皇帝时的路线也要经过皇帝选定,尽量避开中原地区甚至所有汉人地区;皇帝接见蒙古、藏和维吾尔领袖的地方,最主要的不是首都北京,而是地处长城之外、蒙古地区内的承德,“接见”的目的是确认双方的政治关系,在很大程度上类似一种“会盟”。
   
     清王朝还就这三个有别于“中国”的特别地区建立起独自的法律体系,并在中央六部之外设立“理藩院”,专门处理有关这三个地区的事务;将西藏地区的最高长官“驻藏大臣”、新疆地区的最高长官“伊犁将军”等职务规定为“满缺”,将理藩院的所有职务规定为“满缺”或“蒙缺”。显然,清王朝制定这些政策的主要目的,并不是为了照顾当地的原住民,而是出于作为一个只有一百多万人口和三十万军队的民族如何统治中国的需要<7>。因为中华王朝在历史上屡屡遭受北方游牧集团的侵略,由清王朝建立的这一政治联盟无形中从心理上给了汉人以巨大的压力。清王朝设立下各种牵制汉人的繁杂的政策和制度,是它统治了中国近270年的结果,更是它能够统治了中国近270年的重要原因。
   
     可是,作为中国历史上的最后一个王朝,清王朝统治蒙古、西藏和新疆的思想和政策,阻止蒙、藏、维等边疆民族形成中国人和中国国家的意识。19世纪70年代以后,清王朝在一系列内忧外患下,逐渐放弃民族政权的性格,开始向纯粹的中华王朝过渡。然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加上在欧洲文明的扩张面前,对于周边民族来说中国已不再是唯一具有吸引力的文明中心。所以,直到清王朝灭亡,藏、维、蒙等民族,也没有具备中国人和中国国家的意识,而是在辛亥革命爆发之后立即出现分裂主义思想和运动。正是因为如此,中国的近代国家建设实际上从一开始就与西方国家不同:它必须回答应该如何消除边疆民族中的分裂主义倾向,或者说,它自身就必须是一种民族问题的对策。
   
     也正是因为如此,梁启超先生主张,在中国社会的政治体制发生翻天覆地的巨变中,只有导入将清王朝皇室作为一种政治“装饰品”的“虚君共和”,才能保持中国的统一。他公言:如果拒绝“虚君共和”,甚至是将上述的“虚君共和”改头换面,以属于汉人的孔子后裔为“虚君”,也会招致蒙古、新疆和西藏等边疆地区的民族中出现摆脱中国的呼声。回想20世纪中中国在民族问题上所经历的一系列磨难,不能不惊叹梁启超思想的过人之处。然而,历史没有选择梁启超,而是选择了孙中山。于是,梁启超先生的担忧也就不幸而言中。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