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牦牛与藏文化]
藏人主张
·写在藏人频繁自焚时
·藏汉交流及关注西藏局势
·中国无法避免阿拉伯之春
·雪域血红自由火
·西藏为何压不下去?
·世界对中共已深切愤怒与失望
·从藏人的反抗看中共的绝望
·未知死,焉知生?
·《一个藏族党员的公开信》
·懸在各民族頭上的一把刀
·西藏发生两起藏人自焚事件
·藏学家罗伯特谈藏人自焚
·青海军警向藏人开枪 一死二伤
·独立是争来的,不是恩赐
·噶伦赤巴洛桑森格博士在西藏抗暴起义五十三周年纪念集会上的讲话
·三名藏人在聯合國總部對面絕食抗議已進入了第21天
·阿坝和北京同一天发生燃身抗议
·潘秘书长担忧绝食藏人及西藏发生第28起燃身抗议
·生与死的震撼!—悼念撕开黑暗的殉道者
·西藏路在何方?
·澳驻华大使拟前往西藏调查藏人自焚事件
·当前藏区紧张局势的历史渊源
·联合国官员承诺派特使前往西藏
·自焚不是终点站
·印度警方在胡锦涛到访前围捕藏人
·一位国内青年有关西藏问题的对话
·流亡藏人谈连串自焚事件
·西藏政治领袖日本之行取得成果
·“2000名藏人自焚之时……”
·三十颗流星划过
·胡锦涛谋杀班禅大师内幕
·藏人自焚为何发生在西藏周边省区
·藏人焚身抗议事件增之第38起
·悉尼召開自由在烈火中
·亡者的政治生命
·国际西藏论战开幕
·罗伯特谈西藏问题与焚身抗议
·虫草、藏药与西藏的全球化
·中共证实两名藏人在拉萨焚身抗议
·西藏若干问题的思考
·藏人焚身抗议在急剧增长
·拉萨局势紧张抓人数百
·人身体里流淌的是鲜血,不是汽油
·美议员批政府对西藏问题软弱
·青海天峻县九名僧人被捕
·图伯特话题
·藏人焚身抗议升至第44起
·自焚不是絕望是政治訴求
·又两名藏人焚身抗议
·希望北京新领导人更善待西藏
·甘孜一藏女示威遭拘捕
·噶伦赤巴洛桑森格访澳期间同各界华人举行会晤
·高僧和侄女又焚身逝世
·再次发生藏人焚身抗议事件
·西藏伊斯兰教徒迎接达赖喇嘛
·四川阿坝18岁喇嘛自焚身亡
·藏人自焚后吁全球向中国施压
·藏区加大采矿威胁藏民生存
·藏人除了自焚别无选择
·藏人在四川甘孜单独抗议遭殴打
·又两藏人焚身抗议
·藏人又焚身抗议中共当局
·雪梨孔子学院拟发表反达赖演说遭在澳藏人炮轰
·西藏同步出现焚身和示威游行
·四川阿坝又传一藏人焚身抗议
·美国严肃关注新一波藏人自焚事件
·藏僧传播自焚消息被判刑七年
·敘利亞屠殺與西藏屠殺
·藏人焚身尼姑拘捕
·日本不做第二個“西藏”
·西藏流亡政府声明关注藏人自焚
·顿珠旺青荣获特別獎
·藏区再有多名藏人被捕
·正义火焰燃在悉尼
·不要与全体藏人为敌
·胡温离开前还杀藏人
·敦促国际社会成立西藏问题接触小组
·青海艺人索楚西热被捕失踪
·中国将西藏变成巨型监狱
·青海尖扎一藏人自焚未遂被捕
·2012西藏問題國際研討會
·藏人对习近平抱有期待不切实际
·青海玉树藏区又有一名藏人自焚抗议
·藏人自焚当局加强安全控制
·藏人博客写手自焚抗议
·国际社会为何在西藏问题上不敢得罪北京?
·甘肃合作市一藏人桑杰嘉措自焚身亡
·青海尖扎自焚未遂者遇害
·甘肃又一藏人自焚死亡
·今天,如果你生为一个藏人
·再发生藏人自焚抗议事件
·一名藏人在名寺附近自焚身亡
·西藏行见闻
·甘肃本周第四名藏人自焚身亡
·藏人自焚上周出现高峰
·联合国促中国当局尊重藏人权利
·同一天5名藏人焚身抗议
·《送别》祭雪域英灵
·新西兰举办藏汉文化交流会
·我对当代藏史研究的若干心得与思考
·谈论十八大期间的藏人自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牦牛与藏文化

   牦牛与藏文化
   
   ——文/才让
   
   牦牛是青藏高原上特有的物种,体格健壮,适宜在高寒地带生存,又善跋涉,有“高原之舟”的美称。牦牛分为野牦牛和家养牦牛,而家养牦牛是从野牦牛驯化而来的,驯服并饲养野牦牛,是藏族先民的一大成就。现在野牦牛主要分布在藏北高原一带,而且自上一世纪八十年代以来,野牦牛的种群数量在减少,其活动的空间正在缩小。人类在高原上的频繁活动,早已威胁到了野牦牛的生存。高原野生动物中的霸主,已需要人类的关爱和保护。

   
   
牦牛与藏文化

   
   如果上推数千年,则牦牛应是高原上种群繁盛的动物。野公牦牛身形高大,长着硕大而锐利的双角,毛色发亮,高原上难有其它动物与它为敌。藏族的民间歌谣中,野牦牛是人们颂扬的动物之一,常以野牦牛来比喻英雄。与虎一样,野牦牛是英勇的象征,成为民间文化中的一种符号。
   
   古代的藏族也崇拜牦牛,或者可以说牦牛是藏族古代的图腾之一。汉代西羌部中有牦牛羌,显然是以图腾命名的羌部。吐蕃王族所在的部落被称为“六牦牛部”,说明同样是以牦牛为图腾的部落。吐蕃王族最为崇拜的山神——雅拉香波,被称为王族的保护神。据《莲花遗教》,当年莲花生大师降服吐蕃鬼神时,雅拉香波山神曾向莲花生大师挑战。为了恐吓莲花生,山神显出了原形,原来是只凶狠的白牦牛,它的身形高大,如同一座小山,鼻孔中喷出云雾,怒眼圆睁,抖动双角,极显威力。但是作为世间的神灵,其伎俩有限,最终被莲花生大师制伏,只好皈依佛门。藏文史籍中还有一则雅拉香波山神的神话,传说吐蕃的第八代赞普止贡被其属下罗昂杀害,两位王子逃难于外,王妃沦为牧马人,罗昂窃取了王位。有一天晚上王妃梦见雅拉香波山神前来与她交合,早上醒来时,见一只白牦牛从她身旁走了出去。后来,王妃生下一子,帮助王子复夺王位。这两则神话,表明吐蕃王族的保护神雅拉香波山神原是图腾神白牦牛,而且显示了图腾神对部落的保护功能。吐蕃部落在很长的一段时期内,保持着对白牦牛神的崇拜。随着佛教的传播,本土的神灵不断地被改造,逐渐失去了其原始的形态,成为不仅具有神性、人格,而且形体也从动物脱胎为类似于人的形体。像雅拉香波山神也成为地道的密宗护法神,只是其坐骑白牦牛,还仍保留着一丝原有的风貌。
   
   
牦牛与藏文化

   
   
   牦牛在藏族精神文化层面中的地位随时代而逐趋淡化,但他在人们生活中的重要性,自古依然,并没有发生大的变化。对于生活于高海拔地带的藏族牧民而言,牦牛浑身是宝,自不待言。而且在长期的饲养过程中,积累了丰富的生产经验。但是随着现代科技的传播,许多传统的、地方性的知识往往受到轻视或冷落,当代牦牛的退化或多或少也与此有关。一个传统的牧人,对他的畜群充满了情感,人和牲畜完全是有感应的,牧人、草原和畜群是完整的一体。现在却因城镇化、市场化的冲击,他们之间的关系正在被割裂,一种高原特有的游牧文化正从我们眼前消失。实在难以预料,牦牛的乳汁能否再次哺育藏文化。
   
   (才让,西北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籍贯青海化隆。主要作品:《如意宝树史》(译著 合作)、《藏传佛教信仰与民俗》、《藏域春秋》、《吐蕃史稿》等。)
   
   摘自http://mdcairang.tibetcul.com/22447.html#17355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