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呱呱叫不简单、彭定鼎不实在等(东海随笔六则)]
东海一枭(余樟法)
·噩耗传来心欲碎,老成谢去泪难禁----痛悼陈政老
·人生大美是沧桑----陈政老酬唱诗萃
·求同存异,精诚团结
·奴隶与奴才
·东海一枭答客问之四
·我与妃子的故事
·党老爷巧言惑世,吴大人空话蒙人
·中国乌鸦一般黑
·朝三暮四耍群狙
·防民若贼为哪般?——谁剥夺了我们的知情权
·雅量漫谈
·留不得,留得也应无益——与胡锦涛先生谈心之二
·从来家贼最难防——与胡锦涛总书记谈心之三
·抓纲治国
·桃花影落飞神剑
·魏京生,好样的!
·爬虫张海迪
·飞花摘叶出重围
·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依旧人民是贱民
·谁教公仆成公害?
·“通天巨骗”我先知
·上界神仙之乐
·“秀”满中华假大空
·不与穷人交朋友
·不与官人交朋友
·给胡锦涛的两记耳光!
·不与富人交朋友
·巧言令色必有鬼
·猪狗般的幸福
·多保留一个"无赖国家"的好处
·自杀的民族
·宜将剩勇追穷寇
·堕落的联合国
·男人之哭
·无耻的科奴
·新闻改革为先导──关于政治改革的建言
·中国人非人!
·王八蛋代表!
·打江山坐江山──兼为彭丽媛改歌词
·怕你抓我 怕你不抓我
·向江泽民、曾庆红先生道歉
·我控诉!
·狼作羊鸣欲何为?
·撒谎成性的政权
·弱智中国
·骗子的土壤
·山雨欲来风满楼---危险正在逼近!
·漫谈美国及其它
·呼吁胡哥大赦天下
·讨人民日报檄
·为孙大午鼓与呼
·中国人不是猪!──兼驳陈必红(又名“数学”)
·强烈要求领导干部公开家庭财产!
·枭鸣天下之三二九:“东海一枭网站”祭
·直击中国系列之:窝囊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沉默中国---有感于《南方周末》再遭强奸
·直击中国系列之:冷漠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弱智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戏子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谎言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谎言中国(二)
·直击中国系列之:妾妇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流氓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小小中国
·民主不是洋人专用品──反击芦笛系列第一招:隔山打牛
·天上地下,唯我民主──反击芦笛系列之二
·愿推枭心置芦腹──反击芦笛系列之三
·人民十亿尽幽囚
·“所有的天鹅都是白的”?——反击芦笛系列之四
·出门一笑大江横
·男儿一恸鬼神愁
·“六四”、温家宝及其它
·对国安部门的一点恳求
·维权人士李圣龙
·勒马回缰归去来-----戒网启事
·君主专制与党主专制
·请封我网站的鹰爪孙站出来!
·数千年“古董”,半小时“院长”
·腹底有牛吹不得,铁拳密网在前头!
·感谢社科院,还击宣传部
·把残剰的温情和爱心一点一点聚集起来-----兼为杨春光同道募捐
·相濡以沫度艰危
·东海有真人
·希望工程,朝阳事业,英雄集团,光荣使命---------团结起来,为弘扬传统艺术、振兴中华文化而努力
·为中国测命
·癌变社会的小小切片:透视张青帝
·透视张青帝
·国人的变脸妙术
·一言惊醒梦中人
·还我师涛,还我自由!
·向英雄致敬,请胡哥成全!
·忠告共产党-----并以此文抗议警方迫害独立中文笔会杨天水同道!
·【一枭网评】“多情”的黑手!
·岁暮偶成,并向震旦社区各版主、居民及海内外同道拜年
·【一枭网评】中国公安不公、司法不法的又一铁证
·抒愤。时震旦文化网被封
·向小安子借胆
·吐你们一口浓痰!
·拜年祝辞:让我们都来做鸡吧
·【一枭网评】芦笛快逃,x色恐怖又来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呱呱叫不简单、彭定鼎不实在等(东海随笔六则)

    呱呱叫不简单、彭定鼎不实在等(东海随笔六则)

   《此人不简单》呱呱叫,不知何许人也,一付知道有关“内幕”、很有来头的样子,常遭自由中国论坛时政评论上广大“评论员”的冷嘲怒骂。今见其在枭文《养成真道德,做好大文章---勉励中共领导人及中华文化人兼自勉》后,呱呱叫道:

   “好文!!!读这样的文字,能够听到隐隐风雷之声,这大概就是孟子说得“浩然之气”。能够把这样的“气”化为文字,非深悟儒家之道不可得也。佩服。”

   能读出枭文中的风雷之声、浩然之气,此人不简单,至少悟性相当高。特录此备案。2009-2-25

   《请勿相侮》一友人宴请北京来的教育系统朋友,恳我作陪闲聊。客人以大师相称,友人则添油加薪,我笑道:当今多少鸡鸣犬吠之徒,不是自封大师就是被大师。你们称我大师,非尊我、实相辱也。他们这才口下留情。

   但大师之称,却拒不胜拒。这不,一位儒友将《无相大光明——东海儒学》做成电子文本,开头就来这么一句:特别感谢东海大师提供手稿。这真令我哭笑不得。懒得一一“推辞”了,兹统一作个声明:今后凡以大师相称,视同侮辱。实在要与我客气或表示尊重,不妨称一声东海先生或老师吧(目前先生或老师这俩称呼似还没被败坏吧?呵呵)。2009-2-24

   《结论或教训》日前,一位好友要介绍一位诗人见面,经了解,拒之。幸蒙好友谅解,东海十分欣慰。以前,或拘于亲友情面,或因自己眼光有限,识人不精,把大量时间精力浪费在很多连见一面都不值得的人身上。不仅是身在江湖及商场时期,便是隐居(身隐而声不隐)十年来,也见过不少根本不值得一见的人物。

   历尽沧桑,得一结论或曰教训:凡反儒、反中华文化而极端者,不论何门何派何业,大多是为人不诚、居心不良、刻薄寡情、轻浮无根之人,不可教、不值得接触。偶有例外,极少数耳。

   以前常说,朋友的朋友就是朋友。其实不一定。亲朋故交本人可以例外,但朋友的朋友,也须遵守《东海客约》“约法三章”:凡违反我“两项基本道德原则”(不撒谎不为恶)者、凡信奉利己主义哲学而趋于极端者、凡反儒家而趋于极端者,一概谢绝打扰。思想商榷、文化批评通过各种媒体为宜,约见者须对“东海之道”(大良知学、仁本主义、良知信仰等)有基本了解。2009-2-24

   《对一位儒生如是说》儒是师道,自有尊严。中共只有逐步向我靠拢、最后弃马归儒才是正道。

   让不让我说话,是中共的事,说什么怎么说,是我的事。我盼望说话,但不会为了获得言论权而改变我的原则,而说违心的话。

   个人不妨受点委曲,儒家不能委曲;宁愿个人一生委曲,也不愿委曲儒家,委曲真理。所以我很倔的。否则与那些“大师”们无异了,也没东海儒家了。

   如没东海儒家,如天下滔滔都是小儒伪儒,万一中共有朝一日觉悟过来,想真尊儒都无儒可尊,岂不可悲?岂不糟糕?一笑。2009-2-23

   《“道德骄傲”的高尚》美好、真实、善良、先进、文明、智慧、道德的人,都会有一种强烈的自信自尊,特别是在面对丑陋、虚假、邪恶、落后、野蛮、愚痴、无耻的人物和事物时,会不由自主地显示、透露出一种优越感。

   这种自信自尊优越感,常被会误会为骄傲狂妄贡高我慢,一些自由人士称之为“道德骄傲”。

   其实,“道德骄傲”不是骄傲,至少不属于道德问题,其它财富骄傲、权力骄傲才是不道德的、低贱的。面对财富权力,面对丑陋、虚假、邪恶、落后、野蛮、下贱、愚痴、无耻,“道德骄傲”恰是一种高尚的表现。2009-1-23

   《说假话可耻》我多次指出,为人为文不诚,是当今知识分子最大的通病,自由派也不例外。例如下面这段话:

   “过去几个月里,我几次被邀请签名《零八宪章》。但是我拒绝了,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我不喜欢其中“请愿”的味道。我认为,经历了这么多年、这么多事件之后,人们不应当继续幻想任何专制政府自动放弃专制,推行民主。我当然赞同法治、自由、民主、捍卫人权等等价值观,但我认为实现这些美好价值的过程必然是政治斗争。只有通过改变民意(public opinion)才能造成政治变革的环境。简而言之,我赞成“观念战争”(war of ideas),用观念战胜观念。我并不认为呼吁美好价值有什么用处。想得到虎皮就得打老虎,去对老虎说虎皮多么好、老虎多么应该贡献虎皮的做法叫什么来着?对了,与虎谋皮!所以我几次(记不清几次了,至少两次)浮皮潦草地飞速浏览了《零八宪章》草案后婉拒了签名。”(彭定鼎:论《零八宪章》)

   且不说《零八宪章》并无“请愿”的味道,纵然有,这种“请愿”,也是自由主义题中应有之义,与作者主张的“政治斗争”、“观念战争”完全一致。作者在文章中也承认,“《零八宪章》的价值是普世的,是历史大势所趋,是符合当权者和被统治者的共同利益的。”

   而且,作者明确主张:“下一步该怎么办?我的看法很简单:1.继续进行观念的战争,让《零八宪章》的观念深入人心,切实塑造坚实的民意基础;2.与打手狗腿子坚决斗争,斩断他们的黑手;3.继续对最高当局施压,促进‘条件的成熟’,立即启动政治改革进程。”

   这三个“看法”实行起来,与作者所不屑的政治“请愿”何异?签名《零八宪章》,不正是对个人这三个“看法”的实践吗?可见,几次婉拒签名,是不是“因为害怕”,不敢妄断,但绝非“因为我不喜欢其中‘请愿’的味道”。这是显而易见的。

   签不签名,是个人自由,没有人会强迫不论什么原因不愿签名,都可以理解,什么原因,也可以不说。但是,如果要说,就应该说实话,不要把责任往《零八宪章》上推,象作者这么说,无异于对《零八宪章》众多签名者的侮辱!

   对《零八宪章》看法如何可以见仁见智,害怕签名可以理解,但不能说假话,不能以假话扬已贬他。2009-2-24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