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西方朔:为文怀沙先生说几句公道话(东海附言)]
东海一枭(余樟法)
·胡适的高明和肤浅
·天地有正气
·儒家宪政纲要(最新订正稿)
·九十光阴尚有几?----中共九十诞辰献言
·唱红实为倡黑,有错而且有罪
·从张二江的幸运说起
·迷人红十字,吃人黑狮子
·汪洋不负责任,政府不务正业---关于蛋糕问题
·万世罪人毛泽东(东海随笔八篇)
·儒家思想与小农经济---澄清一个普遍的误会
·论跪族社会
·全民性丑陋,畜生化生存---兼为中国指一条明路
·好主义与坏主义---兼论言论自由
·论毛泽东的文化修养
·“全民性丑陋”与“满街皆圣人”
·给薄督一点忠告,为重庆献上三策
·东海微言集(10)
·王道霸道与暴政杂谈
·儒家的道德底线,东海的基本要求
·腐败的官场,腐烂的心灵,腐朽的政权---中国现状探因及结局预测
·物质主义与道德主义
·东海微言集(11)
·中华奇石我为王----石王铭
·儒家信仰与良知特征—兼论忠德
·东海微言集(12)
·温家宝坐上第一把交椅也不行(东海随笔八篇)
·东海微言集(13)
·东海微博,欢迎参观、指教和争鸣
·东海“两个凡是”,讨教天下英雄
·东海微言集(23)
·为什么中国政治转型特别难?
·儒家共识和中华愿景
·东海讲儒:主题“仁者寿——关于道德与寿命之关系”
·论革命(4月25日周日晚网络讲稿和问答)
·伟大的帝王师
·驳资中筠的“五四”观
·君主制之思---兼论统一的模式和善恶的传染性
·秦法家的下场—兼论“恶必蠢”定律
·一生低首拜阳明
·【代发通告】“弘道基金”发起辞、章程、捐赠指南
·秦朝之亡:仁义不施,攻守势异
·东海辟毛言论小集
·人道政为大
·前辈不可见,古道邈难寻
·算历史旧帐,向日本索赔
·yyy中国的出路
·理想不是罪恶的挡箭牌
·万方有罪,罪在中央
·大同理想和共产主义
·“双盲”龙应台
·正淘汰、逆淘汰和偏统论
·关于计生的思考
·反动就要挨打
·清算五四
·人性和仁爱
·知识群体要忏悔
·东海推荐:应正视国际共运失败马列主义破产的严酷现实
·新启蒙运动
·平民主义批判
·政治必须立足正义
·说说五四吧
·善恶报应论
·道德和命运的关系
·个人主义、集体主义和仁本主义
·我是中国亡命徒
·真正的三代表和民族魂
·文化决定论—兼论中华宪政
·介绍周太王故事,谨供戴将军参考
·今日微博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杀人手段救人心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劣人论
·独尊儒术和言论自由
·从男尊女卑说起
·中国化就是儒家化
·两种成功
·东海推荐:应正视国际共运失败马列主义破产的严酷现实
·与余英时先生商榷:真理的力量和儒家的自信
·新礼制对民主制的三重超越—答刘路
·吴钩一段话三大错
·也谈儒家的认信准则
·今日微博2015。4.15
·为朱熹洗冤
·欢迎问难
·中华君子树,松柏和甘棠
·儒学让人强大
·反动就要挨打
·中国知识群体:最丑陋的时代最丑陋的人
·尊重言论权是儒家的优良传统
·知识群体要忏悔
·颂圣与颂贼
·极权政治的文化背景和社会底盘
·马唯然:一个通灵者的诗生活(附东海荐语)
·庶民有堕落的权利(微集)
·为什么好人没好报?
·三民主义批判
·今日微博:如果天祐中国,必然天祐习王
·人和制度
·今日微言(2015-5-24)
·略答寒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方朔:为文怀沙先生说几句公道话(东海附言)

   西方朔:为文怀沙先生说几句公道话(东海附言)

   东海附言:李辉文出,一片哗然,网江湖上更是充斥看对文怀沙先生质疑、批判、嘲弄和漫骂,很多人无线上纲,甚至矛头转向国学。西方朔此文比较客观公允,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代表东海的看法,特予转荐。(对西方朔文也不尽认同,例如,其文尾“文先生虽然风流,天生爱女人,但爱国、爱文学的情怀,却也是真挚热烈的。”说文先生爱女人真挚热烈,我信;爱国先须爱民,文先生爱民爱国的情怀如何,是否真挚热烈,我不了解,只能说:不知道。)东海老人2009-2-23

   《为文怀沙先生说几句公道话》 西方朔 我1954年休学养病时,就读过文怀沙先生的《屈原九歌今绎》、《屈原离骚今绎》。应该还有一本《屈原九章今绎》,可当时所在小镇的那家书店里只有前两种,所以印象很深刻:浅米黄色的封面,至今不忘。在楚辞领域,文怀沙先生可算是一位专家,决不是什么“高中教师的水平”,但也算不上是大专家(如游国恩、姜亮夫先生),准确地说,他是一位有才情的普及楚辞的专家。加上一本《屈原招魂今绎》,近年又重印出版了,因为有怀旧心理,当年的书早已灰飞烟灭,所以特地再买一套收藏,以为少年阅读之纪念。初读他的“今绎”,那是55年前的事了,可见文先生当时的国学水平也不简单,应该承认,他是狠下过一番功夫的。比其文先生来,余秋雨之流真算个屁,在各种妄人乱称“大师”的今天,说一句文怀沙是“大师”,算是捧场,还不算太离谱,不值得大加挞伐。严格讲,他当然不是大师,梁任公、章太炎、黄季刚、陈寅恪才是,这个标准他自己知道。

    说他“猥亵、奸污妇女十余人”,这条罪名,我是决不信的。为什么?因为在那个“无产阶级专政”的年代,不要说“十余人” ,有一两个,就被判死刑,被杀的决不少见。可是文怀沙年轻时为人风流,在文化界也是有些名的,他自己也不赖帐 。在抗战胜利前,众多文化人聚集重庆,他和女演员当然有过绯闻,这也不用讳言。但1949年后, “猥亵、奸污妇女十余人”,他又怎么敢?虽然《西厢记》说是“色胆天来大”,可他是个文人,当真不要命了?我听说,他是让一位高干先生戴上了绿帽,也就是让那位高干的安娜 卡列尼娜爱上了他,他这才遭殃了,被送了劳动教养,而不是劳改!所以按照社会发展的逻辑和当时的社会氛围,我认为,1949年以后,他的风流事和 1949年前一样,也是男欢女爱,只顾浪漫、两厢情愿的,即使才子吹牛,哄得佳人失守,也决不会是强迫,否则不但没情调,不送他劳改才怪 !难道法律和专政是吃素的?再说,强迫,也不是他这等才子干的事!由于文怀沙先生不是迂夫子,不是只在学问上用功,一条道走到黑的纯粹学者,所以他老是要闹出点绯闻来,总会有女性会爱上他。

    按照西方的标准和中国古代的标准,而不是“解放后”的标准,我们可以肯定说,文怀沙先生是“为梅花领取风流罪”,什么罪也不能成立。“猥亵、奸污” 就是当时含混杀人的罪名之一,要以这个标准论人、治国,今天的影视歌演员、大小官员大概有十分之九要杀头、劳改、劳教去。即使老百姓也得抓他一两个亿,还有漏网的 。而按照今天世界上更为人道的标准,即不把个人的性问题政治化、社会化(国内如今正在往这个方向走,何况民不告,官不理),只要不存在“强迫”,那就不存在什么犯罪。尽管本人在这里决无希望大家都向文先生看齐的意思,我想这一点不至于产生误解。

    文怀沙老先生在文革前吃的那些苦,足够抵偿了他的风流罪过(比他风流得多的歌德、雨果、拜伦、普希金,可是“逍遥法外” 了)。在今天,不管文怀沙先生是90岁,还是100岁,他既没有骗钱,也没有强迫他的女读者和他上床,媒体对他的吹嘘有些过头,那是媒体的错。对这样一位老人,我们难道不能多一点同情和悲悯之心吗 ?李辉先生也是,你也不是道学家,对他何必那么刻薄呢?他是坏人吗?我认为他是一位有才情,博学多闻,但也有缺点的文学家。青史留名,将来少不得还要写他一笔。后人才不管他为人是不是“风流”,否则李白、杜牧、白居易、欧阳修、辛弃疾、文天祥,都不要活了!相反,将来的人对于一个人追随四人帮,如今不但不认账,还要继续说谎作恶,倒是不会轻易放过的,必须考证明白,还其本来面目。

    怀沙,是屈原作品《九章》中的篇名之一,文先生虽然风流,天生爱女人,但爱国、爱文学的情怀,却也是真挚热烈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