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若舟散文诗组章:歌海行吟(东海老人荐赏)]
东海一枭(余樟法)
·敬郭泉、训胡温
·小偈答九公
·推荐玉峰山人之联
·心物一元理至真,儒家智慧海般深----答黄河清先生
·笔耕别有千秋梦,棒喝谁知一寸丹
·敬佩萧大侠大仁大义,打击刘晓波又稳又狠
·不识自由真面目,只缘身在专制中!
·不可嘴封无理者,何妨尿撒老枭头
·和易叶秋《咏梅》诗
·嘲学界
·江婴老获首届中国自由文化奖诗歌奖遥贺(外八联)
·东海老人:命运(七首)
·调梁泉兄(联)
·z荆楚:性善、性恶皆为伪命题——兼与东海一枭商榷
·补裂待圆东海梦,援枭何必新华门!
·自题联
·自题并答谢九公慰勉(联)
·迷性反儒休近我,亲仁重道始成人
·为何自由知识分子很难交成挚友?
·答谢九公(联二)
·你们为什么那么蠢笨困苦?
·答谢九公(修正稿)
·千年悍贼原无愧,一代狂奴自有真
·联贺盛雪诗集《觅雪魂》出版(外一联)
·嘲知识分子
·笔尖流出声声泪,月下淘来字字金
·不管谁把桃子摘,都值得把桃树栽!
·避人好比新娘子,消夜常凭老白干
·以东海述古之道,解囚徒空前之困
·西山花鸟三春盛,东海风涛万古雄
·《我是来领你们回家的》(外三首)
· 首任网选大总统辞呈
· 首任网选大总统辞呈
·新文明从民主开始, 大仁义向儒家回归
·网选总统辞呈
·《泪洒今宵》(外三首)
·东海海外大发,老枭笼中开贺
·《大发之年》(外三首)
·“《自由圣火》2007写作奖”获奖感言
·东海老人:答网友(三首)
·《不要误会》
·重申东海客约,谢绝世俗打扰
·黄河清:有枭声喋恶(散曲)
·烈虎难囚遭鼠忌,狂龙失水被虾嘲
·我为中华修大道---简复一位网络故人
·网友赠诗集萃(之16)
·四言小诗谁解得?
·民运困境的内在要因简析
·最高经典是枭文
· 为胡紫微女士作
·东海一枭:为胡紫微女士作
·这个时代不值一毛(小诗五首)
·千古一圣汪精卫!(枭声重发为熊焱)
·考考你的眼力
·关于汪精卫,小偈答熊焱
·小偈答熊兄(二)
·仰天羡枭,不如俯而求己
·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东海大印》(组诗)
·汪精卫案翻不得!(修正稿)
·儒家的爱怎么做(修正稿)
·老枭不孤独,汪精卫不孤独
·理欠中庸要反思
·zt与老枭共勉,我也是汪精卫的粉丝
·东海一枭:《让我们有风度地对抗》(外六首)
·不懂中庸不大人
·请有关部门不要骚扰毕时圆!
·答鲁凡、方应看、“科学民主”诸网民
·没想刺激毕时圆,不是在乎张鹤慈
·九曲澄:一枭“汪精卫案翻不得”文读后(一枭附言)
·“杨帆门”有感(小偈三首)
·尚未成人休近我---略复某君并附《拒客启事》
·我们去哪里安身立命?逍遥山寨!(小调查)
·《写给反对派》
·聪明人与智慧人的区别
·《逍遥山寨》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一、二)
·论心小偈(答熊焱君)
·偶感写怀二偈
·缺德无内力,不义非健康---民运困境反思兼答客难系列之三
·《请不要对我太好》
·儒家三法印(修正稿)
·东海一枭:《修道一号》
·推荐《民国奇女子陈璧君》并为作者纠偏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三)
·小调查:你对儒家的基本态度
·《回家的路》
·不论中共戓民运,品卑德劣皆应杀
·东海对各家各派的基本态度
·《东方之枭》
·为胡佳一辩
·我能造个新中国
·国内对老枭放松一点点了!
·《中国猪》
·士心一立胜金刚!
· 尽心尽性尽人事,知命知天知古今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人人潜具大神通
·我开了春天还会远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若舟散文诗组章:歌海行吟(东海老人荐赏)

   若舟散文诗组章:歌海行吟(东海老人荐赏)
   作者:若舟
   
   一个神秘的族群
   

   黑衣、黑裤,黑头巾。
   石案、石凳、石磨、石舂、石缸……
   黑石山中抠出一块块巴掌大的黄金土。
   在石头缝里种下金黄色的玉米粒。
   喝着玉米粥,捧着玉米酒。
   苦唱山歌乐跳舞。
   来到那坡,走进这片西南边陲的黑石山中,我睁大的眼睛,被他们的乐观和真诚一次次灼痛。
   他们至今仍然生活在几乎与世隔绝的石山之中。他们不得不近族近亲结婚繁衍生息。他们的个子普遍矮小,行动却异常敏捷。
   相传五百多年前,他们的祖先为了躲避官家的追杀,整个族群逃窜落荒到这片黑石山中。
   一个五万多人的族群,他们的名字叫:黑衣壮。
   信息爆炸的今天,他们依然与黑石山为伴,以黑衣、黑裤、黑头巾为美。依然经受着黑色的磨难,演绎着黑色的传奇。
   
   干栏木屋中的晚宴
   
   在干栏结构的木屋中,我们这些所谓文化人,被热情的黑衣壮兄弟视为上宾。
   这家主人是一村之长。憨厚的样子,真诚的话语,左一个领导,又一个领导。真诚之余,把家里唯一的老母鸡和唯一的小狗宰了。
   黑石山里的夜早早来临,热腾腾的酒席也已摆好。我们被盛情的请上席。肚皮有些饿了,老鸡汤和小狗肉的香味此时此刻胜过一切山珍海味。
   先陪我们喝酒的是一群男人们。他们最大的热情就是真诚,他们最大的真诚就是一大碗一大碗地将玉米酒喝下去。
   盛情之下,我们也只得真诚地把一大碗一大碗的玉米酒喝下去。
   酒过三巡,我已经醉了。此时上来一群唱着山歌捧着酒碗的姑娘。她们二比一的陪着我们一边唱歌一边喝酒。
   在我的心头,忽然闪过,“当年帝王们饮酒作乐,也不过如此”的念想。
   于是,我就敞开胸怀,把自己看作是幸福的酒桶,把一大碗一大碗的玉米酒往嘴里倒。
   这一晚,我彻底醉了,醉得没有记忆,更没有进村时那份隐隐的痛。
   多少年后,干栏木屋中的晚宴,依然历历在目,醉意盎然。
   
   收玉米的黑衣壮姑娘
   
   在这片日渐石漠化的土地上,能收获玉米,本身就是奇迹。
   尖锐黑色的石头,没过拼命往上窜的玉米杆。土地的极端贫瘠,每棵玉米杆只孤零零地挂一个苞谷。
   收玉米的黑衣壮姑娘,熟练地爬上石山的制高点。从上往下一棵一棵拔起往山下扔。
   这是我见过的最奇特的收获玉米的方法。两上黑衣壮姑娘,好像是俩姐妹。不时打着山歌,甩着头发,露出黑里透红的脸庞。眼睛乌黑发亮,仿佛石山中的泉眼,随时都会溢出春水来。
   假如城里娇嫩的小姐,走进这片黑石山,一定会碜得慌。因为那些黑色的山石像怪兽的牙齿一样锋利,仿佛准备随时把这里的一切吞噬。
   可黑衣壮姑娘一点不惧不怕,反倒像是她们自小生长的乐园,劳作得那般悠然、自在。
   她们每收获一个苞谷,都是那样地虔诚,好像在默默地感谢石山中的每一寸土地。是这些巴掌大的黄金般珍贵的土地养育着她们。一如母亲的怀抱。
   
   祭山神
   
   祭山神了!祭山神了!
   无论在路口,在村中,发现了从石山上滚下的大石头,必须赶紧从家中取来斗笠,轻轻盖在石头上。
   尔后,从缸中倒好一碗玉米酒,轻轻地洒在石头四周。四周围观的人都肃穆地站着,一如面对神灵。
   在黑衣壮人的心里,石山上滚下的大石头,亦是山神赐赠给山民的厚礼。定要在诚恳地祭过山神之后,这样硕大的石头,才可以派上用场,或凿成石缸,或开成石桌。
   祭山神了!祭山神了!这声音透出了山民对山神发自内心的敬畏和崇拜。
   千百年来,山民们就这样接受着山神的庇护和怜爱。在他们眼里,那个石山上腾起的太阳,亦是山神的威仪。那轮石坳里升起的月亮,亦是山神的慈祥。
   山民们享有的一切,都是山神赐予。当然也包括苦难与贫瘠。
   
   石门前,隆重的送行
   
   黑山石干垒的高高的石门,弥漫着无尽的沧桑气息。岁月仿佛还停留在远古时期。
   高高的黑石山作为背景,在远处默默地窥视、张望。
   石门前,身着黑衣黑裤黑头巾的村民,分两边排开,男女老少一百多人,几乎倾村出动,蔚为震撼。
   送行的村民手中都捧着酒杯,斟满的玉米酒,映出了他们的热情和真诚。
   我们这些文化人,此时此刻深感荣幸,也有无尽的隐痛。
   不知道,我们的文化考察究竟能给他们带来多少福祉。可我们,却获得了至高的尊重。
   一杯又一杯的玉米酒,凝聚了多少代黑衣壮人的希望和期许。我们含着眼泪一一饮下。
   最后,当我们看见两排黑色的手臂高高挥动的时候,眼中的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纵横满面。
   真诚的黑衣壮乡亲,再见了。
   坚韧的黑衣壮同胞,保重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