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苏中杰们的思想狭隘]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于秦始皇
·歧视微论
·可悲的朱学勤
·可悲的朱学勤
·官府应是真理府---小驳刘军宁
·《论语点睛》:伯夷叔齐不念旧恶
·丛林法则微论
·今日微言(善良是善良者的通行证,罪恶是罪恶者的墓志铭)
·《韩非子批判》前言
·最需要启蒙的是“启蒙派”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今日微言(反儒是最严重的反华,弘儒是最切实的爱国)
·习近平思想微论
·习近平思想微论
·巴黎公社,民粹政治的标本
·朝鲜微论
·儒生修养微论
·纠正钱穆先生的一点偏见
· “红儒”方克立
·今日微言(驱邪辟恶尊天命,无愧民间第一儒)
·仁与爱
·正确对待劣质人
·新疆微论
·新疆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今日微言(给某些知识分子一个建议)
·今日微言(君子临危如临大考)
·王岐山微论
·王岐山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战争须分义不义,厨子且莫和稀泥
·无后微论
·小人之诚,不如无诚
·反腐微论
·我的判断就是道德的终审,历史的铁判!
·今日微言(攘外必先安内,安内必先清党)
·民主不容主义化
·今日微言(五大坏书三大敌)
·太极和无极(微论)
·护身符微论
·护身符微论
·利己主义微论
·教育和私塾微论
·《二十四孝》非孝,《诚论》欠诚
·朝鲜微论
·今日微言(向儒者兴,顺儒者昌,逆儒者亡)
·旧作新发:习近平与毛泽东的重大区别
·辟毛是最重要的辟邪(微集)
·今日微言(请把圣经、圣训、圣战之名还给我)
·中共七派略说及中国未来预测
·今日微言(坚持三不主义,做一个正常人和中国人)
·今日微言(狮子吼,无畏说,百兽闻之皆脑裂)
·团结微论
·今日微言(若是儒家圣王,必将大开杀戒)
·《论语点睛》之:自讼
·私塾和淑女(微言)
· zt从“读经”到“学儒”,私塾教育渐入佳境
·信仰和崇拜微论
·东海推荐:现代私塾教育之我见
·孔府微论
·姜义华批判
·今日微言(反儒派只有三条路:成仙,成佛,变鬼)
·圣贤与盗贼(微集)
·儒佛道微论
·勉习近平先生(选自《儒门狮子吼》)
·圣诞节感言
·德性与言论之关系
·“六大门派”杂论(一)
·吴元士:论“仁本主义”对当今中国的十大现实意义
·今日微言(健康的人格是人生最重要的根基)
·福山的问题
·关于《圣诞节感言》答客难
·仁本主义微论
·立品图书九月新书:余东海《儒门狮子吼》
·鬼神论
·今日微言(那年花好月正圆)
·“行同伦”微论
·与吴光先生的一点同异
·日本属我儒家圈
·余东海《儒门狮子吼》目录
·今日微言(一切都是命运最好的安排)
·这几年看过的电视剧(微集)
·今日微言(要做人间真好事,先学《儒家大智慧》)
·《论语点睛》之:学习的重要性
·马知批判(微论)
·今日微言(东海在,儒家在,中国就有希望)
·反自由的道路无法通达自由的理想
·今日微言(仁本确然无敌,儒术本应独尊)
·许石林的伪深刻
·【罗辉】遥接夫子之道,以开时代之新——余东海《论语点睛》读后
·仁本无敌,仁道救国(微论)
·最坏的阶段,最好的时代
·天下事皆吾家事
·关于“女子无才便是德”
·关于“女子无才便是德”
·十九大报告之我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苏中杰们的思想狭隘

   苏中杰们的思想狭隘

   苏中杰《中国有多少个“派”?》一文,对“儒家派”的评论,充满了歪解误会以及诛心之论、矛盾之言,这一点有一定儒学修养不难看出,姑不论。其文还典型地表现了苏中杰一类的民主派目光之浅陋和思想之狭隘,表现了他们唯我独民主、唯我独正确、唯我独领时代和文化之风骚的自以为是的心态。

   例如,将前毛派、后毛派、“自由派”笼统地划为专制派,就太粗暴。至少,应该在专制派前面加上某些定语,比如“不完全的”。前毛派“对腐败深恶痛绝”的情怀和“彻底消灭贫富差别和社会不公”的追求、后毛派“反对对国家权力有危害的腐败”的行为、“自由派”“反对计划经济”、实行市场经济的举措等,在一定程度上对中囯的民主化都不乏推动作用。

   -----以上还是从“派”的层面讲的。在个人层面,且不说儒家,且不说前毛派、后毛派、“自由派”等派,便是权贵派中,理解、向往及通过各自的方式追求民主者大有人者。

   将儒家派与前毛派、后毛派、“自由派”和权贵派统统排斥在外的民主派,纯洁是纯洁了,奈自我孤立何。纯之又纯之后,还成“派”么,能剩下几个“分子”?我看,到了最后,苏中杰本人都经得起纯洁化的考验。一些民主人士也是将与自己某些意见、立场不一致者斥为专制派的。例如,虽都属民主派,渐进与激进、改良与革命之间,往往水火不容。

   将儒家划归专制派,更是纯属黑白颠倒,敌友不分!苏中杰曰:

   “这一派的人员构成,主要是故纸堆里的研究者和文化视野只在圣贤书之内的追求者。特别是前者,总想着自己的主张能被采用,以实现“帝王师”之梦。”这是追究动机了。问题是,苏中杰前面说过儒家派“什么思想吃香,就往什么思想上靠”,儒家派喜欢往民主自由上“靠”。那么,“总想着自己的主张能被采用”,就等于总想着民主自由的主张能被采用,这样一来,儒家派与民主派岂非殊途同归?

   如果说儒家总想着民主自由的主张能被采用,为了“实现‘帝王师’之梦”,这个“帝王师”与古代不带双引号的帝王师性质就不同了(在民主时代,“帝王师”不就等于总统府顾问之类头衔有何大异?)。就算这个“动机”是真的,也没错呀?

   苏中杰一面说“民主派则认为,只要你同意建立民主制度,别的都好说”,一面又将儒家派与权贵派一起划为专制派。可见,只要文化立场不一致,既使政治立场一致、崇尚民主一致,也并不“好说”,并不被他们认可的。

   苏中杰说什么“这一派在教育上,主张尊孔读经,学习圣贤;在政治上,主张明君圣主,忠臣良民。这是中国和谐、世界和谐的唯一出路。”尽是混扯。君主时代尊君,民主时代尊民,正是儒家之大礼。有几个真儒家会在民主时代逆时而动地“主张明君圣主”?

   顺便指出,“孔子一票抵平民一万票”的主张是蒋庆的,不是新儒派的。新儒家的共识是,在制度上学习西方,汲收民主自由的精髓。熊十力牟宗三徐复观等绝大部分新儒家天上有知,不可能认同“孔子一票抵平民一万票”的主张,这种主张在目前儒家群体中也是响应寥寥,东海儒家更是坚决反对!

   另外,因为民主派中不少人对儒家的看法和态度与苏中杰相同或相近,江湖上不少人亦为苏文喝彩者,故标题中有“苏中杰们”之称。2009-2-14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