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东海老人:人人可以成圣!]
东海一枭(余樟法)
·破戒草之二十一:爱国主义反思
·枭鸣天下之七十:再说共产主义就是好--兼答票友
·枭鸣天下之六十三:又为斯民哭“欧阳”
·枭鸣天下之七十三:谁劫持了希望,谁劫持了中国?
·枭鸣天下之七一:耻辱啊中国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九:说英雄谁是英雄
·枭鸣天下之八十二: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枭鸣天下之七十六:以施罗德为镜
·枭鸣天下之八十六:是谁“炒红”了东海一枭?
·枭鸣天下之八十八: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枭鸣天下之八十九:幸福的奴隶
·枭鸣天下之八十五:谎言之国
·枭鸣天下之九十一:古代的高薪养廉政策
·枭鸣天下之七十八:要追就追心上人,要说就说心中话
·枭鸣天下之九十四:特权剥削几时休
·枭鸣天下之九十五:谁教公仆成公害?
·枭鸣天下之九十六:道德何辜?革命无罪
·枭鸣天下之九O:女人与政治
·枭鸣天下之九十九:血染的历史
【诗】
·鹰之歌
·东海一枭词一束
·网友酬唱集(之三)
·老枭的诗
·赠网友(并序)
·天涯追日(诗四首)
·在命运之上(组诗)
·逍遥 等诗歌
·放歌
·一曲两弹(组诗)
·重建诗的尊严
·伪诗三种----关于当代诗词的思考之二
·辞宴告白 (诗)
·师友酬唱集之二
·笑忆
·心灵的锋刃(诗二首)
【一枭网评】
·移居杭州寄呈海内外师友
·反腐秀 ---写给中纪委
·嬉皮笑脸答芦奸
·又到莫谈国事时
·答客问之一
·答客问之二
·自我小结兼推销----罢网告白之三
·欲凭媒介觅知音
·民主不是飞来峰---复陈亦兄
·围城
·专家一开口,老枭就发笑
·从摩罗说起 报复坏郭靖
·从伊沙说起
·驾驶员和乘客
·诗石对话乐无俦
·清谈与清议------驳谈古《闲话清谈客》
·不锈钢老鼠之歌
·肉食何人为国谋
·随想录之一:男人、女人、性
·噩耗传来心欲碎,老成谢去泪难禁----痛悼陈政老
·人生大美是沧桑----陈政老酬唱诗萃
·求同存异,精诚团结
·奴隶与奴才
·东海一枭答客问之四
·我与妃子的故事
·党老爷巧言惑世,吴大人空话蒙人
·中国乌鸦一般黑
·朝三暮四耍群狙
·防民若贼为哪般?——谁剥夺了我们的知情权
·雅量漫谈
·留不得,留得也应无益——与胡锦涛先生谈心之二
·从来家贼最难防——与胡锦涛总书记谈心之三
·抓纲治国
·桃花影落飞神剑
·魏京生,好样的!
·爬虫张海迪
·飞花摘叶出重围
·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依旧人民是贱民
·谁教公仆成公害?
·“通天巨骗”我先知
·上界神仙之乐
·“秀”满中华假大空
·不与穷人交朋友
·不与官人交朋友
·给胡锦涛的两记耳光!
·不与富人交朋友
·巧言令色必有鬼
·猪狗般的幸福
·多保留一个"无赖国家"的好处
·自杀的民族
·宜将剩勇追穷寇
·堕落的联合国
·男人之哭
·无耻的科奴
·新闻改革为先导──关于政治改革的建言
·中国人非人!
·王八蛋代表!
·打江山坐江山──兼为彭丽媛改歌词
·怕你抓我 怕你不抓我
·向江泽民、曾庆红先生道歉
·我控诉!
·狼作羊鸣欲何为?
·撒谎成性的政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老人:人人可以成圣!

   东海老人:人人可以成圣!

   一倪生栋《在历史中散步》一文中有这么一段话:

   “针对杜维明先生《为儒学发展不懈陈辞》(《读书》1995年第十期),在《读书》杂志(1996年第二期)就有人出来唱反调,文中指出,“中国的儒学,在近一百多年的文化较劲中,处于弱势文化的地位,这并不是它不够气魄,内容不够包含现代化的步伐。他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认为人人可以成圣。”该文进一步说,“纵观夫子的一生,他十五有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不逾矩,七十从心所欲。”我想,到了“从心所欲”阶段,就算修成正果,达到圣人的境界了。我们别小看这个“从心所欲”的圣人境界,儒学的致命弱点就在这一点上。他没有基督教最高的神的约束。当这个儒学达到“质诸鬼神而无疑,而世以侯圣人而不惑”的知天知人境界以后,如果他心术不正,他什么事也做不出来?并且他要做的时候,谁也拦不住他。我们的孔圣人当然也看到了这个致命的弱点,但他提出根治这个弊病的良方很脆弱,即“克己复礼”,“行已有耻”,完全靠个人自行检点来约束自己的行为。这个措施在中国行施了几千年。有时行得通(遇到所谓的“开明皇帝”),有时行不通。但终究行不通。在这段署名“德国Schwangau黄鹤升”先生的这段精辟的对中国儒学的解剖分析中,我们不难看出从孔圣人到中国儒学的终结。”

   倪生栋、黄鹤升差矣。因为人人本性相同,所以“人人可以成圣”,这不是什么“致命的弱点”,而是真理,是对生命本质的深度揭示和对人性尊严的高度张扬,体现了儒家的平等观。

   二黄鹤升谈到“从心所欲”的圣人境界时,将“不逾矩”三个字贪污了。孔子说“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从心所欲的心,是指本心、良知心。从本心所欲,循良知而行,当然不会逾矩,这个矩,包括法律和道德规范。

   到了“从心所欲不逾矩”、到了“质诸鬼神而无疑,而世以侯圣人而不惑”的知天知人境界,早已“克己复礼”“行已有耻”,怎么还会心术不正、胡作非为呢?熊十力师指出:

   “性真之流行,而为吾人一身之主者,便名本心。……本心者,内在固有之权度也。欲念萌时,权度自在。吾人如能保任此权度,则邪欲不得横流。譬如主人持权,群仆效命,群仆所为作,皆主人之为作也。欲从心而不逾矩,即欲成为性之欲,亦同此譬。千圣相传,内圣外王之道,其根极在此。尧舜执中,执此而已。孔门求仁,孟子求放心,求此而已。程子存天理,阳明致良知,致此存此而已。”(见《读经示要》,页587)

   三儒家也不是“完全靠个人自行检点来约束自己的行为”。儒家寓刑于礼,教化刑罚都在礼中,政治道德要落实在礼上,道德要制度化。“资质好的便化,不好底须立个制度,教人在里面,‘件件是礼’。”礼,乃一切礼仪典章、道德规范、法律制度的统称。

   对于境界不高、未能“自行检点来约束自己的行为”者,可诉诸于外在的社会道德规范,如果软性的道德规范不行,还有刚性的法律制度呢。

   儒家强调道之以德,齐之以礼。儒家的政与刑皆本之于德,为礼所摄,统归于礼。故政者礼之具,刑者礼之辅。儒家不尚刑,但不废刑,而是以刑辅教,刑罚与教化相辅相成方为德治。程颐说:

   “发下民之蒙,当明刑禁以示之,使之知畏,然后从而教导之。自古圣王为治,设刑罚以齐其众,明教化以善其俗,刑罚立而后教化行,虽圣人尚德而不尚刑,未尝偏废也。故为政之始,立法为先。治蒙之初,威之以刑者,所以说去其昏蒙之桎梏。……不去其昏蒙之桎梏,则善教无由而入。既以刑禁率之,虽使心未能喻,亦当畏威而从,不敢肆其昏蒙之欲,然后渐能知善道而革其非心,则可以移风易俗矣。苟专用刑以为治,则蒙虽畏而终不能发,苟免而无耻。”(《周易程氏传》)。“圣王为治,修刑罚以齐众,明教化以善治。刑罚立则教化行矣,教化行而刑措矣。虽曰尚德而不尚刑,顾岂偏废哉?”(《二程集-粹言》)

   人人本性相同而习性各异,对于修养有限、品德不高、本性不明者,需要法律制度道德规范的制约。至于古代的“礼”对皇帝的制约力度强不够,很多时侯和地方只能寄希望于皇帝的自律和开明,那是历史的局限和无奈。

   四人人可以成圣,并非人人已经成圣。圣严法师谈到佛性时说:

   佛性的平等,也只是基本理体的平等;众生的基本理体一律平等。但是,正像人权的平等,只是人与人的基本权利平等,不是把人的俊丑、高矮、男女、老幼、智慧、良莠等分别一律铲平,否则就是假平等而不是真平等。真平等是立足点上的平等,不是没有上下尊卑贤愚不肖之分的平等,而是基于同样立足点上而可自由发展的平等。佛教的众生皆有佛性,是从基本上着眼,不是从发展上着眼。佛教主张一切众生皆有佛性,并没有说众生就是究竟的佛。众生皆可成佛,是要使众生逐级上升之后成佛。由下级的转生为高级的,一一向上,再由人间的人身而进入解脱,达于成佛。(《法鼓文集--圣严法师谈基督》)

   人人良知仁性的平等,也是如此。2009-2-6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