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郭国汀:质疑东海一枭良知大法(东海附言)]
东海一枭(余樟法)
·《自由派的致命缺点》
·关于李庄案
·《东海老人:律师的正义》
·浅析自由主义的不足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重发旧作勉励薄熙来先生
·《儒家的自由》
·儒家与自由主义的互补
·防火防盗防老贼
·良知散论,李泽厚,一切的前提等(东海随笔三则)
·让东海大悦的发言
·《宽容:政治家的应然,儒家的必然》
·薄熙来“如其仁,如其仁”
·知识小论
·《“呱呱叫”“叫”得不错但不确》
·《德与智---韩寒可以为我作证》
·《大智慧》
·中国式的政教合一(东海随笔)
·《明善复初儒友说得好》
·陈明批判
·憾李白误我,请江泽民恕我
·《仁者无敌与“我没有敌人”》
·z再世关羽:“中国人起来,杀光你们身边的儒教徒!”(东海附言)
·为《孟子译注》指瑕
·《鲁迅的伪深刻》
·《如何对待恶少(恶老)的骚扰》
·《来自台湾的官腔》
·《大盗不死,圣人不止》
·《够了!曲解刘晓波的人们》
·《录洪哲胜真言,供刘晓波参考》
·儒家不可以身殉物,颜回不会“以身殉书”
·《儒佛道好在骨子里,基督教病在根子上》
·《略复徐水良》
·奇文共赏:杀死余樟法是天经地义的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东海随笔:《东邪不如北丐南帝》等
·《为徐水良等“一封信”签署者哀》
· 《上帝信仰: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基教难改正,儒家真大圆》
·东海随笔:《当今儒门两大异端》
·东海拜年二绝
·东海辞牛迎虎第一文:儒家三统以及回家的路
·从赵本山的小品想起
·仁爱有序,本心无限
·三寸铁笔,一片苦心---面对异端怎么办
·神州何处觅尊严?儒指小示温总理(东海随笔)
·知识的重要性和局限性(东海随笔)
·真实最重要,真诚最明哲
·三种社会型态,一个政治规律
·何妨不己知?唯患不知人
·马克思说,陈光标说(东海随笔)
·重翻旧作有感,自警三绝
·《东海碎语一束》
·快餐何足入琼筵----重翻旧作有感
·讲道理
·《对当局唯一的请求》
·提醒温家宝总理
·异端论----兼给“马克思主义儒家”一个建议
·向奥斯特洛夫斯基学习
·良知大法(新稿)
·齐家浅论
·一个公民关于财产公示制度的思考和建议
·请注意规则文明等
·《坚定自家立场,广汲诸家精华》
·与随意网友商榷
·就差那么一点点-----儒佛辨异
·戏改旧作一首自勉
·略答高等华人port先生
·用前韵答范一統诗友
·“不容”然后见君子-----与刘东超先生商榷
·警惕“西方中心主义”的错误导向
·东海随笔:恢复传统的格局(外三篇)
·儒家关于“十四无记”的标准答案
·把反儒派的嚣张气焰打下来!
·驳刘绪贻教授
·忽然想到-----给中央的几个小建议
·沿着温家宝总理的思路……
·《“洋卫兵”及“神卫兵”!》
·特别欢迎有实力的“思想攻伐”----小答刘东超先生
·《当仁不让于师》
·狭隘道德癖
·孔子圆融无间,刘军宁认识有误
·关于儒家思想与人权标准
·个体最好的家,人类最佳的选择---兼驳邵建《新儒家做不了救世主》
·怕只怕委曲了手中这支英雄笔
·提醒:多交有益之友,莫与下流者谋
·冒充东海何时休
·要自由,不要自由主义
·思想之旅,儒学之旅--粤游散记
·京德:真理的追求者----参观“京德的博客”的留言
·神游大别山桃花源
·道本难言絮絮言
·仅有牺牲精神是不够的---汪精卫一生三大误
·写怀示友人
·驳刘军宁先生
·从李春长案说起
·黄福荣先生的幸福和光荣
·良知主义十八定律
·儒家的“寸土不让”与“王道坦荡”
·关于《大良知学》电子版撤旧换新的说明
·中西合璧,以儒为体----儒家与自由主义关系初论
·儒家民主的随想---兼与蒋庆先生商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郭国汀:质疑东海一枭良知大法(东海附言)

郭国汀:质疑东海一枭良知大法(东海附言) 质疑东海一枭良知大法 郭国汀

    今天抽空一阅东海君之《良知大法》,客观地说,东海兄用精甚多,该文涉及面甚广,论及诸多哲学论题。总体上言,文中多少能反映东海有关宇宙本体论的主要论点,有些论点清晰,但也有不少含糊不清。由于我并非此行家更非专家,只能提出一些问题供东海兄参考。全文存在主要问题如下:概念含混不清,例如:心与物,物质与意识或精神相混淆;良知的概念何指不确定;论点太多,论据不充分,形式逻辑不周延,论证不清,质言之,该文犯了论文之大忌:论题太大,导致内容繁多以致客观上无法充分详尽论证,这也是国人论文的通病,因而似乎缺乏说服力。为便于结合上下文理解,我的问题以双括号黑体字放在原文当中,东海兄若有空不妨指教。 2008年12月21日凌晨 上篇 一、心物一元 。这里的良知,指的是宇宙本体亦即生命本性,那是一种具有普遍性与“特殊性”的事实存在,非心非物、亦心亦物、心物一元(此处之心与物又何指?)。它不是意识与物质(唯物论与唯心论亦即精神与物质是宇宙中最基本的两大要素,既非物质也非意识那岂非什么也不是?),不是感官可以把 握的自然事实,无法从自然科学的知性范畴去推演(自然科学主要是能量化精确实验实证而非社会科学的推演),只能通过内在体验来肯定(一万个人会有一万种体验,没有公认的标准),故非心非物;它能够“生”天“生”地“生”万物“生”人类、“生”出宇宙万物与 人类的肉体身意识来(亦即无中生有的神密东西,神是也),可见它兼具意识与物质的性质(与前述之“它不是意识与物质”自相矛盾),故亦心亦物。

    也就是说,良知不是宇宙万物和肉体生命,但它潜藏着宇宙万物和肉体生命的种子,良知不是意识心,但它潜藏着意识心的种子,机綠成熟,就可以“生”出宇宙万物与人类肉体与意识来(能够生出宇宙万物的宇宙本体,却又无法解释清楚的万能者,唯上帝造物主耳,东海兄独创出“良知”造万物说似乎有点牵强附会?)。

    就本体言,心物浑沦为一(同一文中概念必须同一,心与物与物质与意识(精神)并非同一概念,似有概念混乱之虞?),就现象言,心物不二而又有别:物质与意识都是现象,同“出”于一体(东海似说物质与意识都出自良知? 其实物质与精神在哲学层面实质上是一回事,物质在一定条件下可以变精神,反之亦然),但两者表现形式不同。好有一比:干、枝、叶、花都从 一粒果核里萌生,同“出”于一体,但形式各异。种子不是干枝叶花而又兼具干枝叶花的性质。以果核喻本体、干枝叶喻物质、花喻识心,就容易明白了(由此处可见东海将心与物,等同于意识与物质,然而在物质与精神之上者实乃上帝是也,只不过,东海将上帝置换成良知罢了)。

    这个本体本性,借用唯识学的名相讲,它能藏、执藏、所藏一应俱全,三千大千世界一切种子都在里面(所谓“种子”,指—切精神的、物质的信息)[自然世界是由106种元素组成,每种物质元素性质由组成该元素的电子层数和最外层电子数决定其金属与非金属,温度压强的不同决定了其固态气态液态,而且一切元素皆呈等比级数规律性变化;有些元素有天然的超强记忆力:如硅元素;有些元素则有天然的生命力;有些则是天生的懒汉,有些则是活跃分子,这一切均取决于元素本身的最外层电子数与电子层数;各种不同元素在不同温度压强物理化学生物条件下化合分解产生万事万物]佛教称这个“东西”为阿赖耶识。阿赖耶意译即“藏”,无法不含,无事不摄,是名藏识,是一切事物得以保持的自性和本源(这是哲学或宗教的解释而非自然科学的实证)。关于阿赖耶识的能藏、执藏、所藏功 能,冯学成居士的解释颇为通透。他说:

    二、大光明佛 。这个法身佛,相当于东海儒家的良知,可以方便称为良知佛(良知成了法身佛或良知佛)。

    不同的是,佛教认为宇宙人生万法是由于无明烦恼而有,而东海儒家强调,人类一切文明成果,物质的丰富、经济的繁荣、制度的进步、政治的昌明、科技 的发达,都是良知的光芒、佛果的芬芳(既然良知佛生长于中国,那么人类一切文明成果制度政治科技都应当首先在中国发杨光大才是,为何由西方文明占尽一切先机?),也就是“无相大光明”的作用和显化。如果说无明是根本,无相大光明则是根本的根本。无相大光明就是本体本性、就是良知佛呀。

    人人皆是良知佛,此乃至真之理、至实之谛,区别在于觉不觉悟、觉悟到什么程度和境界(那么人人都是潜在的生万物的种子了?因为,良知佛即是良知即是生一切万物的始祖本体本性)。只要对良知大法信得及、解得透、行得深,便能一超证入、立地成佛。

    答曰:良知既是个个各有又是人人共有,而且是宇宙万物共同拥有(良知生人,还是人生良知? 人人各有共有万物共同拥有的良知是同等的还是多层级的?标准何在?如何量化?如何实证?)。熊师曰:“天地万物共有之生命,即是其各各能有之生命;天地万物各各能有之生命,即是其共有之生命。奇哉,谓其是一,则一即是多,谓其是多,则多即是一,谈理至此,无可复问矣。”(《乾坤衍》)。

    另外,说宇宙万物共同拥有良知,毋宁说是良知执持、拥有人与万物。人与万物都存在于良知这一大光明藏里(良知又成了“大光明藏”了)。

    三、绝大气派 。真正证到良知佛果,自然能“生”出那种从心所欲不逾矩的大自在和“丈夫自有冲天志,不向如来行处行”的大气派。那时,自心就是最高标准、最大“规律”(自心即是最大规律?自然规律乃永恒不变周而复始无穷无尽重复无限的运动,可以预见准确无误;“自心”是人类的自心还是个体的自心?是中国人的自心还是西方人的自心? 如果的个体的自心,一万个人会有一万个绝不雷同的自心!),不用也不会再被任何人牵着鼻子走。世间一切清规戒律算什么,甚至释氏算什么,孔子算什么,东海又算得了什么, 从心率性地行去就是“道”(道是道家语境里是宇宙最高范畴,相当于造物主上帝,在东海兄则是可以从心率性的?),纵习染未尽,小过难免,大方向、大方面绝对错不了。

    而尽心尽力地宣传这一至高真理,让越来越多的人消除对儒家的各种思想误会,树立良知信仰,找到生命归宿,则是世出世间的绝大功德,造福苍生,造福社会,造福自已(汝如何论证良知就是至高真理?通篇大话太多,细致论证欠缺太多)。用不着我鼓励,真正证到了、致得了良知的儒者,一定会那么做,也自然会富有“宣传”的能力和辩才。

   

    我一再强调,东海儒生在“讲道理”时要真气不要客气,甚至还要他们适当“狂”一点,先做豪杰再为圣贤(无知者无畏,谦虚谨慎是美德,尽管不妨在适当的时刻狂一把,但山外有山,天外有天,一味狂妄不已好象并不好)。大良知学如能够导出几个大儒大德来,与东海一起讲学传道,争取早日儒化中华化成天下,那功德、福德可就大了。

    四、空花妄想 。道,说简单非常简单,用儒家话说,两个字:良知;一个字:仁。说高深又高深莫测,所有儒典加上佛经道藏,也只说出了一点皮毛(“良知”等于道等于仁,高深的良知则所有儒典加上佛经道藏也仅说出了一点皮毛?!东海君想必是唯一撑握此“良知”者,那东海岂不成了比上帝还上帝的造物主了?牛皮吹得也未免太大了点吧?)。说准说确了,也不过指月之指而已,何况很多经典说偏说差了。对于中下之士,不论真如佛性还是良知仁性,要理解证悟进去,比登天还难。

    关于我“宇宙本体非心非物、亦心亦物、心物一元”(译成标准哲学概念乃是:宇宙本体既不是精神也不是物质,既是精神也是物质,精神与物质互通互变;辩证法?还是诡辩论?)的论断,对此有个台湾心学家如是回应:

    “宇宙本体就是独立存在的绝对的‘心’” 这句就大错。广宇悠宙之间,绝对没有这么一个“独立存在的绝对”的本体或“心”(汝又如何证实或汝已经论证绝对不存在此绝对本体或心?)。空花妄想而已,自欺欺人罢了。

    本体本心统摄意识与物质,离开众生意识心就无本心可言,故它不是“独立存在”的;离开肉体和万物也无本心、本体可言,故它不是“绝对”的。古人云:理一分殊。本体是理一,万物是分殊。分殊不碍理一,理一深入分殊,本体怎能是“独立存在的绝对的”?(本体乃造物主之另类表述,既能造物当然也能毁物,被造者是由造物主决定的,因此被造者的灭亡并不必然导致造物主的消灭;上帝造人说乃上帝用泥土按上帝的形象造人,人死后化为尘土回归自然。因此,本心本体并不以被造物的肉体或万物的存在为前提,宇宙世界毁灭人类灭绝几度轮回,唯规律永存,唯道永恒,唯上帝永在)。

   

    近有名家说“东海一枭的理论里也没有彼岸世界”,不对。在东海儒家,彼岸世界与此岸世界、超验世界与现实世界根本不可分,对于东海儒家来说,没有离开此岸的彼岸存在,离开彼岸也就没有了此岸,“两岸”不仅相通,而且圆融一体、一体同仁。(那么汝之彼岸世界何指?如何抵达?超验世界又如何与现实世界不分?仅“圆融一体、一体同仁”八个字就论证了一切?)一念彻悟,彼岸就在此岸,就在当下。

    此众无枝叶,唯有诸贞实。这两句偈文引自《法华经》。据《法华经》中记载,世尊应舍利弗之请而为大众说甚深难解不思议法,会中有比丘、比丘尼、优婆寒、优 婆夷等五千余人退席而去,世尊默然而不制止。他认为如是增上慢人,不堪信受甚深法义,退席离去是好事,就如同淘汰了闲枝叶而只留下果实一样。(五千人退席,说明其人演讲枯燥乏味至极,若听众仅剩下三两人并非好事,至少表明演讲者不识时务不看透对象不分青红皂白乱讲一通,没有繁盛技叶果实又如何可能香甜?果实需能量供应,叶绿素主要来自大阳能经物理化学变化而成的生化能,因此没有绿叶即没有果实。)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