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儒家欢迎异议,真理欢迎争鸣]
东海一枭(余樟法)
·二论儒文化和马主义
·正能量和正教育---并自荐一书
·西儒卢梭
·今日微言(奚晓明、余英时、女权主义等)
·今日微言(嘿嘿嘿)
·今日微言(琅琊榜、周期律、国民党等)
·今日微言(抗美援朝是大罪)
·今日微言(中华宪政救中国)
·zt【罗辉】要盟,神不听!
·【罗辉】略论《仁本主义辩证法》之尊和卑的统一
·【罗辉】阅读《仁本主义世界观》也谈物质和意识关系问题
·今日微言(只要反儒,就是邪派)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药方、朱学勤的眼光等)
·今日微言(给国民党的改革建议等)
·今日微博(八字真言三自信)
·启蒙西方(微集)
·今日微言(习马会、孔子像、白毛女等)
·今日微言(中华文明绝于何时等)
·今日微言(彻底去毛的呼吁等)
·习王革命
·关注巴黎
·今日微博(习近平已超越胡耀邦等等)
·今日微言(丧家犬、胡耀邦等)
·今日微言(圈子、庄子、孔圣堂)
·今日微言(桑兰、牟宗三等)
·今日微言(郭沫若、冯友兰、杨大妈等)
·这种人就应该被打死!
·今日微言(敬告反儒派,警告罪恶者)
·社会主义必是邪路(今日微言)
·三本论
·反废死微论
·反废死微论
·今日微言(看中国)
·伪自由派
·关于习王连任的呼吁
·胡适批判(微集)
·李世民实在话,魏征想当然
·讨伐中国教育
· 主权在民论
·今日微言(弟子规诸葛亮教育部等)
·儒家的人道主义
·主权问题答客难(一)
·哀毛粉
·主权问题答客难(二)
·主权问题答客难(三)
·激辩:主权在民?(2015-12-23)
·主权问题答客难(四、一锤定音)
·主权问题答客难(五、期待共识)
·新浪焉能封东海
·两大愚蠢:反对自由主义和反对儒家
·今日微言(通儒、真谛、帝王师)
·胡兰成,精致的小人儿
·今日微言(拜毛即贼,崇毛必败)
·批判精神和态度
·今日微博(儒家最佳,毛氏至恶)
·今日微言(子婴是否能救秦)
·商鞅主义批判
·商鞅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去毛化)
·嬴政统一天下也是大罪
·对江泽民先生道一声感谢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之二)
·不怕你利用,怕你不利用
·今日微言(关于利用)
·今日微言(台湾及黄安)
·今日微言(独尊)
·爱国贼好恶心
·多发言少发言(微集)
·做好人(微集)
·做好人(微集二)
·去毛化(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集)
·中国的出路
·关于台湾(微集)
·物化(微集)
·历史眼(微集)
·关于主义(微集)
·君忠于民论(微集)
·怎样对我就是怎样对你自己
·z辛庄师范的第一本内部教材
·关于修宪(微集)
·儒家反对政教合一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杂谈)
·关于暴政和中国(微集)
·五恶(微集)
·今日微言(哀中国)
·今日微言(君子党)
·今日微言(击蒙、去毛、哀中国等)
·今日微言(哀教育,哀物奴,哀共官)
·今日微言(内斗、教养、习学等)
·今日微言(任志强、反儒派等)
·今日微言(哀中国、看世界等)
·今日微言(何谓反党,何谓政治正确)
·今日微言)(关于仁本主义)
·今日微言(有了社会主义就没有民主)
·今日微言(民主、极权和儒家等)
·今日微言(只有儒家才能救民主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儒家欢迎异议,真理欢迎争鸣

   儒家欢迎异议,真理欢迎争鸣

   有人指责东海“不允许别人也议论你所崇尚的儒家思想”,不是误言就是造谣。东海儒家从来没有“不允许别人议论”,相反,对别人的议论和批评持十分欢迎的态度,经常转发批评东海、批评大良知学与良知信仰的文章。我常会对别人的错误知见、对不合理、不恰当、不中肯的批评进行回批,这与不允许别人议论是两回事。

   真理不怕光明,真理就是光明,真理充满自信,故真理不怕争鸣,不怕批评,不仅不怕,而且欢迎。真理越争越明。只有邪知邪见伪道伪理,只有狭隘低弱乃至反动黑暗罪恶的东西才是不自信、怕异议、怕见光的。

   对于无知误解误批,如理如实地给以澄清,则是文化责任感使然,是弘道解惑的必然。至于有意歪曲、恶意咒骂,于真理何伤,于真人何伤?“伤害的反而是歪曲咒骂者自已啊。这类声音不值得挂怀,这类人士则值得怜悯。唯有对言论自由的侵犯和剥夺,才能对真理造成“伤害”,但这种“伤害”终究是暂时性、局部性的。真理一旦发现,就会不断发光,就象太阳一旦上升,不可能永被乌云遮蔽。

   害怕批评、害怕异议、害怕争鸣、害怕言论自由及科学进步的,需要武力或强制力才能维持的,绝不是真理。在现代社会,违背“以言论对治言论”的文明原则对批评异议进行各种形式的封杀及迫害者,绝不是真儒家,也绝不是文明的人、文明的组织(包括政权及信仰团体)。一些基徒热衷于删批评之帖、封异议之口,正好暴露他们的不自信、不真实、不文明。

   亚当斯密在《道德情操论》中写道:“高尚和美好的艺术创作,比如诗歌等,只有具备了极高的鉴赏力才能对其加以品鉴。任何不恰当的批评对于创作者来说都会造成极大的伤害,这种强烈的情感刺激往往远远大于赞美带给他们的快乐体验。但对一个数学家而言,别人的评价往往不会对他产生很大的影响,因为他们对自己发现的真理和规律充满了信心,因此对别人的批评也能泰然处之。”

   比起数学家,得道者特别是真儒者更是“对自己发现的真理和规律充满了信心”,根本不会在乎别人的看法,不会在意别人的批评和反对。如果“因为别人的赞同而深感欣慰,因为别人的反对而感到痛苦”,绝对与个人无关。那是为真理得到尊重和赞同而感到欣慰,或者为理之不明、道之不行而忧,为世人无知、天下无道而忧!2009-2-8东海老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