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信仰自由与言论自由]
东海一枭(余樟法)
·《南无圣火》
·这是刚收到的李作的材料
·回到九龙山
·“记取飞尘难到处”
·安得黄金千百万
·东海小语
·山居的日子(组诗)
·《囚》(三首)
·乱说话者戒----利己主义喂养出来的也是狼!
·《杭州有诗侠》
·欲开风气愿为师
·认识你自己
·欲育自由花好,先植文化根深
·儒耶合作一家春
·东海之道的特色
·住在哪里(外一首)
·关于儒家人道主义问题的函
·谁识道德力量大
·为什么参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东海小语(之42~44)
·最高指示:做一个好人《组诗》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博讯东海一枭专栏点击逾一千三百万
·写在杭州(诗一束)
·关注心灵灾难
·吾道应不丧,枭运何时通?
·《想起孙悟空》(外二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山居的日子(组诗)
·感谢精卫、wangson73二君
·无存: 《救救他们》
·《人畜兽》
·“本心与上帝,谁更伟大”(东海小语45、46、47、48)
·Melody网友:致
·《天梯》
·《答独立笔会王一梁》
·《温家宝,且慢仰望星空》
·我带来的是一个黄金时代(组诗)
·题黄河清著作《中国沒有明天》(外三首)
·为《民主论坛》小庆,为杨天水君大悲!
·写怀二绝
·向伪优雅唾一口痰!
·报复之心不可无
·“人生极乐是法乐”
·慎身修永:东海一枭(一枭附言)
· 给 庄 子
·我的自由,自由的我(组诗)
·“道岂鲜鱼忧烂却”等(东海小语49----52)
·仁之歌(儒家歌词,初稿)
·写给余杰、王一梁、欧阳小戎们
·我的忏悔和不悔!---对余杰内部批枭言论的公开答复
·《回声》(外三首)
·对枭诗的自捧和他捧
·《历史证明》(七首)
·天下第一美文(东海小语53---58)
·《圆满》
·《站起来》(外四首)
·《站起来》(外四首)
·你们迟早都要投入我的怀抱(组诗)
·《东海一枭不在了》
·《最后的警告》
·王公妙联贺新婚
·重申“两项基本原则”
·典故(六首)
·枭声重放: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如果没有这堆狗矢》
·伪类的存在价值
·《肉腰刀》
·王公云高七秩开一贺联
·《大法印》
·慎身修永:感受老枭(一枭附言)
·大音难和有人和(东海小语58----62)
·《如果我开讲》
·民运垃圾,亟宜扫荡
·《这个人承受了太多太多》
·纵号赤兔马,依然老鼠屎
·不是高调,而是底线
·《捧日》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网坛四害”东海一枭等(东海小语62----66)
·赤条条的我(组诗)
·《霹雳》
·中华不是无人而是无地(东海小语67----71)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答客难(修正稿)
·《最后一块高地》
·不识良知不成人
·向阉党开炮!
·阉党特征及相关说明
·“江婴”不着调(东海小语72----73)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此“江婴”非彼江婴(东海小语74----76)
·《克星》
·终于碰到高手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信仰自由与言论自由

   信仰自由与言论自由

   对于宗教,现代人有信的自由、不信的自由,还有批评的自由。正常的、如理如实的批评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信仰自由与言论自由都是现代政治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一些基督徒指责批评、异议者不尊重和侵犯他们的信仰自由,纯属混扯。

   对信仰自由的尊重主要是政治、法律层面的问题。只有政治权力以及武力才能构成对信仰自由的侵犯和剥夺,象历史上基督教会对异教徒进行迫害、清洗和屠杀,乃是这种侵犯和剥夺典型而极端的表现。

   正常的如理如实的批评并不构成对信仰自由的侵犯,不如理、不如实、非正常的批评,是否构成侵犯,要由法律裁决,一般情况下也不“构成”,因为言论自由保障的正是错误言论的自由。对错误的言论,可以根据“以言论对治言论”的原则进行批驳,但不能强行“封口”。例如,在一些公共论坛上,一些身为管理人员的基督徒利用“职权”一再删除“异教徒”摆事实,讲道理的帖子,这就构成了对言论自由的侵犯。

   对某些宗教进行合乎文明原则的正常而必要限制也不是对信仰自由的侵犯。例如,一九六三年,美国最高法院裁决,在公立学校制度内,阅读圣经是违法并违宪的,又立法在学校禁止祷告。这不能说美囯侵犯基督徒的信仰自由。

   圣严法师曾经指出:“中国基督徒中的若干人士,依旧喜欢针对着佛教,做多样性的论断与抨击,甚至到佛寺中散发传单,也有基督徒发出中国全面基督化的论调。其实这些人,既无诚意理解佛教,也未真正理解基督教,仅凭狂热的信心,形成一股排他扬己的气焰而已。”(《圣严法师谈基督》)

   “中国基督徒中的若干人士”对儒家何尝不是“做多样性的论断与抨击”?依照一些基督徒的逻辑,更属于“侵犯”了。其实,停留在言论层面对中华文化的论断与抨击及“发出中国全面基督化的论调”,乃基督徒的自由,并不违法(至于“到佛寺中散发传单”,只要得到该寺的许可,外人也无权干涉)。中华文化人可以也应该反驳一些基督徒的谬论,同时也要尊重并维护他们发表谬论的自由。2009-2-6东海老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