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生有生的好死有死的好(东海随笔十五则)]
东海一枭(余樟法)
·请刘晓波、毕时圆及自由派诸君指正
·湖湘先生:略谈儒佛二殊途兼评东海先生“此是乾坤万有基!”一文(一枭附言)
·乾坤大德曰生生----关于“东海之道”答客难(二)
·《命运》(组诗)
·东海之道”的平等观
·《年关》
·东海之道”的平等观
·“我仅仅是个得道者”
·“善统治恶”还是“恶统治善”?----关于人性问题答客难
·为社会避凶,向理想趋吉!-----关于“群龙无首”答“渭水垂钓客”的质难
·道德圣凡有别,人格尊严无异
·《放不下》
·《只要刑法中还有煽动罪》
·请中共不要钻进我的裤裆来!
·維淵论熊十力:毒草生处,必有良药
·旧雨新朋休问讯,老枭产蛋正忙时
·为释迦牟尼一哭!
·若冰等:东海一枭《老母鸡》赏析
· 仅有自由主义是不够的
·《食人虎》
·扬起天下主义理想-----并与刘晓波君商榷
·赖立人:读东海一枭《老母鸡》
·老枭“之所以還活著,那是由於偶然”
·眼明始会识青天---关于佛学、熊十力等问题答金石流君
·野火:老枭,去弄一杆猎枪来吧!
·老狗:将阻碍赞誉视为有益(好文共赏,一枭荐)
·要谦虚,不要“虚谦”!
·不速之客偷访枭居,警耶匪耶扑朔迷离---请高手破案
·请高手破案
·《特殊尊重》
·陆文:试析一枭兄失窃案(妙文推荐)
·以儒为本旁通佛道,以中为体融摄西学
·《最后的夜晚》
·东海之道众口谈(辑二)
·雷雨:帮老枭辨析案情
·时间开始了(枭声重放)
·HuXiangXianSheng:我怕黑---与东海先生共勉
·信步而行都在道上------东海之道答客难(之八)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一)
·“东海之道”入门书
·管中窥豹狭又狭,海上钓鳌深复深!-----东海之道答客难(之九)
·穿越平凡:如果老枭落水了我才懒得施救
·顾万久:坚决炮轰东海一枭! 3/9/2007
·孔孟为主将,老释作参谋
·管党生:如果老枭落水了
·皮旦:《如果老枭落水了》
·《枭友憨豆说》
·祝贺张星水,感谢国务院
·热肠枭语重,下士笑声轻!----关于良知学超人学分别心大圆满法诸问题答客难(之十一)
·川江号子:枭声何时变奏?(一枭附言)
·借谈锡永上师金言为“海石之争”(东海一枭金石流)作结
·世间毁誉何足道 佛性光辉自千秋(湖湘先生答东海居士)
·戏论纷纭何足道,熊师光焰自千秋!
·老枭是个老不死:《如果老枭落水》同题诗展(一枭附言)
·关于利他主义的思考
·请三个秘书
·《独行客》
·維淵先生:“智造真境,悲以兼濟”!
·东海一枭郑重声明
·讲道理慎言诽谤,仰龙象略为遗憾
·赖立人:“东海之道”的又一种读法:读“东海之道”是危险的!(一枭附言)
·和易叶秋《抒怀一首》
·莫谓外道气焰高 佛门自有狮子吼(湖湘先生答东海居士)
·老枭收费,一个问题5000元!
·憨豆:如果老枭落水
·惯见野狐涎,唯盼狮子吼!
·弱智问题收费办法暂行规定
·我为锦涛铸法印!
·和老憨:自许华文第一人
·再和憨豆:人唯权利我唯心
·《我的情人,艳绝人间》
·声援力虹:是诗人就给我站出来!
·声援力虹:是诗人就给我站出来!
·东海楼头卧,湖湘眼底空!
·三和老憨:老枭没落,力虹先落水了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4)
·厚德最耐看,士当论志远-----关于儒家法印问题答客问(二)
·小王子: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一枭附言]
·对大陆佛门现状的批评
·批评诗人群体兼复刘晓波的批评
·观点偏颇,导向错误-----对不锈钢老鼠的反批评
·九曲澄:读东海一枭“力虹入狱,鸦雀有声,何似无声!--批评诗人群体兼复刘晓波的批评”口占以寄
·东海草堂大联示警
·为力虹,也为你们自己!----呼吁知识分子兼吁中共当局
· “东海之道”入门书(第二辑)
·苗人凤呼唤胡一刀
·冯楚:力虹,我要向您开炮!----赠东海一枭和吾同树
·与力虹站在一起---我的自由已气息奄奄!
· “统治者的心胸”是靠不住的!----关于言论自由复“订正”网友
·一代人豪自有真!----敬答张鹤慈老前辈
·有儒有民主,犹如插翅虎!
·代转芦笛一函,拜托“各位大侠”
·家宝君,我们为你造“温床”!
·见了魏老大,谁敢不低头!
·天下居然有芦笛这种垃圾!
·凡是美眉及上来娱乐的网友,请离我远点
·东海草堂答客难(毕时圆、凌楚风、Shenshyh、秦关段玖等)
·吾家自有大神通!
·《钉子》(外二首)
·zt司南指北:可怜的老枭啊!
·居下不居上,做尾不做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生有生的好死有死的好(东海随笔十五则)

生有生的好死有死的好(东海随笔十五则)

   《居字儒解》净瓶《居字禅解》曰:

   居,一个尸,加一个古。尸就是我们的身体,虚云法师‘参话头拖死尸是谁?”;古就是古道,即儒道释三教。居,一个古道撑起一个身体,就是要以古道立身,才能安居乐业,才是立身之道。

   说得好。补充一下,古,有“天”之义,《周书•周祝》:天为古;又有久远、古老之义,《玉篇》:古,久也。久,可以指永久存在的东西。所以,对儒家来说,古,即良知本性,古道,即天道、仁道、良知之道。这是生命根本、永远的栖居。没了这一“古”,就是丧了心,人就成了行尸。

   这一“古”人人皆具,所谓没了丧了,是指本心受到严重遮蔽的情况,仿佛阴雨天,太阳虽在,如同丧灭。2009-2-3

   《儒家的斗争》在枭文《美国神话渐破灭,蒙昧主义尚残遗》后,“实在是高”网友跟道:

   周虽旧邦,其命维新。回归传统,重温儒家,首先要学的就是儒家的维新,儒家的入世,儒家的斗争。与权力斗,与不公平斗,与不人性斗,与一切不合理斗争,新儒家当如此。

   说得好。不过,“与权力斗”应为“与特权斗”才更准确。另外,斗争不是唯一的手段,更不是目的。儒家通过斗争,是要达到内致良知外致良制的目的。当今儒家的事业和使命,就是更新制度、文明政治、文化中华。“阐旧邦以辅新命,余平生志事盖在斯矣。”(冯友兰《康有为"公车上书"书后》)2009-2-2

   

   《神叨叨的言论》有东海之友问:

   佛经中提过,常修行4神足,可以延长寿命1劫。又,几十年前法国的柏克森博士曾见过大迦叶尊者,并且著作《博士界的辩论》这本书,来记载这件盛事,此书在台湾曾经流通过。上述两个事实说明了什么问题?

   东海老人答:“上述两个”都不是事实。“常修行4神足,可以延长寿命1劫”云云,说明佛教常流于空想、幻想,这类神叨叨的言论,正是东海研佛半世最终不敢皈依的原因;“柏克森博士曾见过大迦叶尊者”则说明法国与中国一样,也有学术骗子而且是博士级的。

   又有人说:大迦葉尊者住世直到彌勒佛降臨才入滅,這是被寫入《增一阿含部》正典中的内容。古代的法顯法師去印度和斯里蘭卡取經的時候,也在印度遇到了大迦葉尊者”

   东海老人再答:大迦葉尊者的肉身绝对不可能住世直到彌勒佛降臨才入滅,写入哪里都没用。这种内容写入《增一阿含部》,只能说明这部正典不够严肃实在。法顯法師不是被骗就是骗人。2009-2-1

   《生有生的好死有死的好》发现很多人对未来有一种很深的不安全感乃至焦虑感,而这种“感”又主要集中在金钱、物质上,怕贫贱怕磨难怕无名怕失败。真可谓:一年三百六十日,不在愁中即怕中。其实这些愁和怕,多属情感和能量的浪费。

   还有一种更加深刻的焦虑或恐惧:死亡。死亡确实比较可怕也值得一怕,不过人总有一死,无常总是要到来的,怕之无益。我有一首诗叫《随缘》:

   富有富的好贫有贫的好贵有贵的好贱有贱的好顺利有顺利的好磨难有磨难的好成名有成名的好无名有无名的好生有生的好死有死的好

   富、贵、顺利、成名、生的好,容易理解,贫、贱、磨难、无名有什么好,好在哪儿,一般人不容易理解,尤其是死,何好之有?但对于“道上人物”而言,生固可乐死亦可喜,确然如此(当然,这里的死,是自然之死,或者为义而死,可不是自己觅死。可以死,可以不死,死伤勇,死不义)。

   对于道家和儒家,死亡是一种安息。“夫大块载我以行,劳我以生,佚我以老,息我以死。故善吾生者,乃所以善吾死也。”(《大宗师》)张载曰:“富贵福泽,将厚吾之生也。贫贱忧戚,庸玉汝于成也。存,吾顺事,没,吾宁也。”又曰:“道德性命是长在不死之物也,己身则死,此则长在。”对于佛家及良知信仰者而言,死就是新生,是另一期生命的开始。

   知道的人有福了。2009-2-1

   《以直报怨恰恰好》老子和基督教都主张“以德报怨”。《老子》第四十九章里,老子说:善者,吾善之;不善者,吾亦善之,德善。” 基督教圣经上说的,你打我左脸,我再送上右脸。佛教更是强调忍辱,正如净瓶网友所言:

   “佛陀经常教诲弟子不可以报复,即使受到激怒也要随时随地修习忍辱。佛陀赞叹那些尽管有能力报复,但忍辱并且原谅他人辱骂的人,在《法句经故事集》中,佛陀多次受到他人严厉的批评、辱骂和攻击,但佛陀仍忍辱如常。忍辱不是脆弱或失败的表现,而是伟人坚定信念的表征。”

   但“忍”也不应过度。对于小辱小怨,不妨报之以德,但一味强调“以德报怨”,将它绝对化,则很容易混淆、颠倒是非标准,从而丧失道德激励,助长恶者嚣张,以致正义不得伸张,社会陷入混乱。故儒家认为,小辱宜忍,小怨宜忍,大仇、公仇(相对私仇而言)必以直道相报---以示世法不可坏也。以直报怨的主张最为合情合理恰恰好。直,直道、正道,朱熹说:“于其所怨者,爱憎取舍,一以至公而无私,所谓直也。” 2009-2-1

   

   《不义故生忧,不仁故生怖》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这是一句佛家经文(出自唐代义净法师译的《佛说妙色王因缘经》),说人的忧愁恐惧皆由爱欲而起,若灭爱绝欲,就没有了忧愁也没有了恐惧。

   此言有一定道理,但不准确。儒家认为,人的忧愁恐惧皆由小我而起,若克己复礼、成就大仁,就没有了忧愁也没有了恐惧。东海曰:不义故生忧,不仁故生怖;若证得良知,无忧亦无怖。

   勇者一般也是没有恐惧的,为什么不说“不勇故生怖”呢?因为仁者必有勇,仁者之勇才是一种大勇,才能真正的无怖。2009-1-31

   《奴隶翻身得解放》jiang898曰:

   “能够适当理解别人的欲望、掌控自己的欲望,还真可以‘奴隶翻身得解放!’”

   说得好。对于欲望,世人往往过于放纵,不能适当掌控,身为心役而心为欲役。佛徒及准佛徒则过于苛刻,对自己“掌控”太死,对别人也不能够理解,其实都是作了欲望的奴隶。2009-1-31

   《擅代某教授更正》儒家重行为,也重居心。时时处处注意自己的居心,将去恶扬善的功夫贯彻落实于自己的“意念”之中,正是致良知的重要法门;一念不善,在所必禁,正是知行合一的体现。弟子问“知行合一”,王阳明先生曰:

    “此须识我立言宗旨。今人学问,只因知、行分作两件,故有一念发动,虽是不善,然却未曾行,便不去禁止。我今说个知行合一,正要人晓得一念发动处,便即是行了;发动处有不善,就将这不善的念克倒了,须要彻根彻底,不使那一念不善潜伏在胸中──此是我立言宗旨。”(《传习录》)

   四川一位教授对王阳明这段话的意思作了完全相反的解释。他说:

   “…继而,觉察到‘一念发动’若是不善的,‘便不去禁止’,即是说,你‘晓得’的那‘不善的念头’也不必刻意去压抑、制止它,你只需如是地看着它,‘然却未曾行’,即不作任何评判,不作任何谴责,那不善的念头自然会‘克倒’了,良知自然会呈现出来”。(徐湘霖:《从“觉知”看阳明心学的内观功夫》)。

   “有一念发动,虽是不善,然却未曾行,便不去禁止。” 这是“知、行分作两件”的表现,是阳明批评的对象。阳明教导:“发动处有不善,就将这不善的念克倒了,须要彻根彻底,不使那一念不善潜伏在胸中”。对于不善的念头,当然要“去压抑、制止它”。刚开始,功夫不熟,有些“刻意”也是正常的,岂能“不作任何评判,不作任何谴责”?

   我平时极少过目当代中国学者的文章,只因这位教授的文章与东海文章同收入《原道》第十五辑,偶尔闲翻,看到这段,为免误导,代作更正。2009-1-30

   《自我“伤心”》在佛坛枭文《惭东海多福,祝儒家万岁!》后,有人跟帖:

    “班房翘首乞盼,阎罗望眼欲穿,苦等就是不来,急急齐诣大士.班房痛心也,"妄人福忒多!"阎罗疾首哉,"妄人命太长!"大士忙安慰,"非是妄人多福与万岁,实是罪孽尚未造完,汝等稍待片刻,马上进班房,见阎王,谁说他多福与命长!"班房喜,阎罗笑,齐叫到:别看你今天笑得欢,想得将来拉清单,有帐咱们秋后算,秋后算!"”

   幸灾乐祸之意,扑面而来。如净瓶所斥:骂人不带脏字,忒刁毒。于东海何伤?自我“伤心”耳。学佛学成这个样子,可怜可悲之至。录此以警我儒者。

   自爱自利乃人性之常,儒家鼓励自利,但有个底线:自爱不许嫉人恨人,自利不许损人害人,否则,轻则不道德,重则违法律,而嫉人恨人损人害人,实是不自爱的表现,终究是自损自害。怀嫉心妒念,见不得他人好,也是一种居心不良,容易自我“伤心”。2009-1-30

   《良知的自然功能》所谓“知善知恶是良知”,知善知恶,就是良知的功用。阳明曰:

   “知是心之本体。心自然会知。见父自然知孝,见兄自然知弟,见孺子入井,自然知恻隐。此便是良知。不假外求。若良知之发,更无私意障碍。即所谓‘充其恻隐之心。而仁不可胜用矣’。然在常人不能无私意障碍。所以须用致知格物之功,胜私复理。即心之良知更无障碍,得以充塞流行。便是致其知。知致则意诚。”(《传习录》)

   引申而言,良知不被“私意障碍”时,见贤者自然知敬,见民意自然知重,见良制自然知求,见专制特权腐败自然知反,见社会不平政治不明自然知愤,见民众受苦自然知恻隐,见东海有老人自然知亲近…。否则,就是良知受到了遮蔽,须要通过致良知的功夫,恢复良知的自然功能。2009-1-31

   《喜逢知己》古调虽自爱,今人多不弹。诗词对联,老古董了,懂得欣赏者多乎哉不多也,但终归还是有人能赏的。山庄楹联社超级版主味道江南转帖了东海老人的联语集萃加转者按曰:

   “东海一枭,其为人为学,天然一股霸气;用字引章,看似信手,细品则奥妙无穷,一改当时靡靡格调,便比之古圣狂生,亦不遑多让,小可读之,骨骼见长。遂惶恐转来山庄,不敢易一字…”云云。

   不无遗憾的是,此君仍未能透过文字之霸气而解悟更深处东海之一片仁心也。2009-1-30

   《买椟还珠》近有多人要认我为师,学诗,对国学、儒学则没兴趣。其实,旧体诗的格律之类技艺是很容易掌握的,诗之思想境界的提升则大不易,功夫在诗外。只想学诗的人,肯定学不好诗,对儒学没兴趣的人,思想境界也肯定高不上去。而且,在东海这里,诗小技耳,是载道用的。只学诗而不学道,岂非买椟还珠?2009-1-27

   《自惭东海多福,虔祝吾民万福!》余哥出马,难事不难,当年求财财至、求才才成、求名名来、求友友众、求天天应、所求常得。后来反上梁山,福气远不如从前,但也常逢凶化吉遇难呈祥,至今连拘留所都无缘一进,更别说坐牢什么的,与一些“反”派人士相比,可谓福大命大。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