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西文集
[主页]->[大家]->[陈西文集]->[李大立:民主对于中国不是异物--读陈西"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有感]
陈西文集
·用选票之善驯化枪杆子之恶——陈西北京杭州行(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用选票取代中共的枪杆子
·“89、64”——中华民族一次驯兽的失败史
·人权捍卫者手册(驯兽师手册)
·驯化公权力:到公安派出所维权
·美国之声:贵州民主党批评官方参政党为花瓶
思想与政论话语
·我爱我的祖国,我害怕我的国家
·一个狱中民运分子的自白
·为了人的尊严,我们继续抗争!
·社会主义国家:没有尊严的生命
·蒲鲁东的先见之明
·“11字提案”:官员谈稳定者以国贼论罪
·“自由威胁论”还是“权力威胁论”
·我有两个家
·最值得人人欢庆的节日
·程序比正义更重要 在民主沙龙上的发言
·奉劝共产党人认罪/陈西
·呼唤警察执法与国际接轨
·人类社会最大的金矿就是挖掘“自由”\陈西
·尊重与礼貌的辨析
·论公开性——给陕西民主党人的一封信
·教堂的窘迫与办公楼的气派
·真理的向度
·你可以举办奥运 我有权点评奥运——在贵阳民主沙龙活动上
·断送共产党命运的不是腐败
·中国知识分子的终结
·后极权时代的公民与维权 ——采访贵州人权研讨会主持人陈西/刘飞跃
·狱中的呐喊——“救救孩子!”
·从《约伯记》与许霆案来看文化的社会塑造
·民主社会的开启者——反对派人士——答朱厚泽先生
·《零八宪章》与方法论--给公安的讲解
·贵阳文化讲坛讨论:农村土地所有权问题
·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
公民意识与立场
·贵州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3号)
· "六四"改变了我 也将改变中国
·思想是无法被没收的--访贵州人权研讨会联系人申有连
·“公民揭短运动”的建议书
·就"世界人权日"在中国贵州被定性为"非法"一事的声明
·“六四”抗暴回顾——“贵州爱国民主联合会”的成立
·民主宪政,贵在争取
·为了“三个公民”——答共产党公安
·《物权法》——反共产的法律【贵阳民主沙龙星期五时政大家谈】
·关注3 月25 日香港特首选举
·贵阳见证“六 . 四”
·我是民主党人
·防止对手在博弈之中犯罪
·一位福建偷渡客的信——用脚投票
·沦陷的上海——中共的玩物
·“信仰的力量”——永远的法轮功
·退党声明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与当地公安对话
·给不受制约的国家权力设立界限的人们
·在国保机关为《民主论坛》辩护
·法治社会的拦路虎“敌情”
·拍案而起,参加绝食
·署名准则:给杭州市公安局的证词
·促使中国贵州贵阳市成为“瑞士日内瓦第二”《建议书》
·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国庆节
·陈西:在贵阳民主沙龙第31次的主题演讲:人类以人权立世 国家以人权立国
·自由亚洲电台:贵阳城管将配“谈判专家” 提高处置突发事件能力
·我“被剥夺政治权利”期满的思考
·贵州纪念“六四”21周年进行曲
·7.1外宣办高调亮相 应对信仰危机退党大潮
·贵州人权研讨会呼吁全民选举
人物春秋
·两位伟大的自由民主斗士——林牧与里根
·以拓展人权来缅怀包老
·李元龙案终审挖出“新罪状”——在天安门广场焚烧国旗
·杨建利博士的“中国之痛”
·大义凛然的吕耿松先生与一封“慰问信”
·揭穿中共的花瓶选举 我给孙文广教授当义工
·在一个诗人遇到匪的国家——读力虹上诉状
·活得永垂不朽的人:张胜凯
·推荐杨天水为2006年度 “自由精神奖”候选人联名信
·魏京生第二届民主斗士奖致谢词
·与俞壮士同行挑战专制权威
·一场法治与人治的搏斗 记李元龙案庭审特色
·山东出“响马”也出好汉
·走近夜狼──李元龙
· 06号独羁室
·还我高律师的尊严和自由/陈西
·向郭飞熊、周志荣、林牧致敬\陈西
·当代诗魂“五老抗”黄翔——写在“民主墙”诞生28周年之际
·罪与罚无边的人治国家:评郭起真、李元龙案\陈西
·“国际人权周”思念严正学君\陈西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
·希望之声:中国社会需要贾甲的精神
·贵州人权研讨会悼念“改良派部长”朱厚泽先生
民主实践与时事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第二号)
·中国民主党致中国共产党的公开信
·假设瓮安是一个国家
·惊动了中共公安部的贵州人权活动
·公安部强迫我们抵制奥运
·网路悼念“六四” 海内外两百多人聚会
·贵州陈西悼64被扣 派出所:上级命令
·贵州公民陈西被押回家中软禁,陈西向当局提出严正抗议
·"民间瓮安真相调查小组"成员受监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大立:民主对于中国不是异物--读陈西"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有感

   
   
   
   若非觉得有原则性分歧,或会误导民众,笔者不喜争论。前几天有人逐条批驳拙作「条条大路通罗马」,认为实现中国民主化只有一条道路、一种可能(若非神仙岂可预卜未来?)笔者觉得不值一哂,不予置评。可是,今天(2月19日)在《民主中国》上读到陈西先生的大作《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惊讶之余,却不得不站出来说几句。
   陈先生大作的中心意思是:一,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如果中国实践了民主,那一定是一种偶然,绝不是必然。二,自然法则规定了「弱肉强食」的定律,自然规律趋向的不是民主,而是专制,民主国家随时有可能会退到专制的王国。三,民主从创造性来,唯有创造论精神才有可能帮助我们……胜利到达彼岸。(以上全部引自陈先生原文--笔者注)笔者不敢苟同,理由如下,请教于广大读者:

   一,陈先生得出结论之一,是因为:「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所谓异物,就是说中国的常态是专制,而不是民主。」「看看中国的五千年文字史,哪里有过民主制的记载?哪里有过民主的萌芽?咱们中国的历史完全是一部专制史。」「民主是西方的产物,不是中国的特产,民主属于欧美。」
   这里有几个问题:
   1,中国社会如同世界社会一样都是不断发展的,用不断变化发展的观点,而不是静止孤立的观点看历史,就不存在什么「常态」和「异物(态)」。西方国家特别是欧洲国家也曾经过漫长的奴隶制(神权)、封建制(王权)才演变成民主制(民权),如果照陈先生的说法,他们在实现民主政制之前,岂不是专制为「常态」?民主为「异物(态)」?那为什么人家能够改变常态,实现「异物(态)」,而中国人却不能?仅仅是因为中国专制社会的历史比他们长,就不能实现民主吗?
   2,陈先生说「民主是西方的产物……如果中国实践了民主,那一定是一种偶然,绝不是必然。」这和中共说民主不适合中国国情,我们不能照搬西方民主有何两样?虽然陈先生根据的是中国历史,中共根据的是「中国国情」,结论都一样:只有西方人可以享受民主,中国人不可以享受民主。中共一直借口说中国地域广、人口多、文化低、经济差而拒不实行民主,就差没有说不敢说中国五千年专制统治,不可一日无皇,陈先生却不经意地做了中共的传声筒。或许陈先生的本意不是如此,但陈文客观上所起的作用确实如此,这是不可不引起警惕的。
   3,陈先生说「看看中国的五千年文字史,哪里有过民主制的记载?哪里有过民主的萌芽?」与中国历史不符。近百年来,随着世界民主的发展,中国也出现了几次「民主的萌芽」。一是清末颁行「钦定宪法大纲」、设立资政院咨议局、推行地方自治、改革官制、公布「宪法十九信条」宣布实行君主立宪。二是中华民国成立, 1912年3月即颁布「中华民国临时宪法」,各省选举省议会,联合推举总统和参议院。其后1928年国民政府统一中国,1931年颁布「中华民国训政时期约法」。三是抗战胜利后,1946年1月召开了包括共产党在内的政治协商会议,成立了「宪草审议委员会」,由国共双方共同举荐民社党张君励主持起草「中华民国宪法草案」,保留三民主义基本原则,建民治民享民有民主共和国。只因中共在军队编制问题、政府名额问题、解放区问题等上提出许多不合理不民主的要求,蓄意发动内战夺权而流产。所有这些尽管距离现今西方民主制度还有相当距离,但他们不仅是「民主的萌芽」,而且还是中国有史以来几次民主宪政的尝试和实践,可惜都被错过了。
   4,民主自由到底是西方的专利,还是普世价值?随着现代文明的飞跃发展,网络通讯无远弗届,在全世界全中国人民心目中早已有了答案,连温家宝都不得不承认。之不过中共讲一套做一套,一面在国外高唱民主普世价值,一面在国内又倚靠武力强行压制,或垄断传媒欺骗民众而已。在这种时候,陈先生居然还说「民主是西方的产物,不是中国的特产,民主属于欧美。」简直是匪夷所思。事实上东方已经有很多民主国家,亚洲就有日本、南韩、印度、泰国、马来西亚……甚至不丹、外蒙古等数十国;就算陈先生所说的中国人中,台湾已经率先实现了民主化,难道这也是「一种偶然,绝不是必然」?
   二,陈先生结论之二所谓「自然法则规定了「弱肉强食」的定律,自然规律趋向的不是民主,而是专制。」更成问题。
   1,陈先生这里所说的「自然法则」本身就含意不清,不知指的是「自然界演变的规律」还是「人类社会自然发展(而非人为强行改变)的规律」?若果是前者,因为动物只有求生的本能,而没有人类独有的思想,所以才有自然界的「弱肉强食」,但又谈何「自然规律趋向的不是民主,而是专制」?若果是后者,对人类而言,「弱肉强食」的时代早已过去,人类已经进入「天赋人权,人生来平等」共识的年代,进入了「普世关怀」的年代,世界越来越变得像一个大家庭,一方有难,八方支持(只有毛共及其后继人才会热衷战争,才有脸面去炫耀中国人杀中国人的内战),就算对动物,人类也早已抛弃了「弱肉强食」,转而保护动物。
   2,那么「人类社会自然发展的规律」到底是民主还是专制?历史早已给出了答案。民主国家从无到有,根据「自由之家」在台北发表的「2009年世界自由度」报告:全世界193个国家有89个国家属于自由体制,占所有国家的46%,不自由的国家有42个,占的比例是22%;部分自由的国家有62个,占32%。怎么能说「自然规律趋向的不是民主,而是专制」?!民主自由已经人心所向,大势所趋,已经形成不可逆转的世界潮流,陈先生却说「民主国家随时有可能会退到专制的王国。」真是闻所未闻!笔者在美国居住多年,相信若果询问美国人是否担心美国会回到一两百年前的农奴社会,恐怕别人会笑你杞人忧天。特别是今天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黑奴的后代成了第一夫人,陈先生这样说是否对美国及民主国家缺乏了解?
   3,笔者揣测陈先生的原意可能想说:商场如战场,人的本性都是自私的,引伸到政坛,则都想掌握权力当独裁者。这就错了!很可能是陈先生用大陆的观点去看资本主义的商场和民主国家的政坛。资本主义的商业竞争是建基于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上,和中国大陆权贵资本主义完全不同,在公平竞争中取胜只说明其商业智慧和运作成功,不等于自私贪婪,丰厚的利润是社会对优胜者的回报。况且越是发达的社会,越是富有的人越具公益心;说到了政坛则与陈先生所想象的相去更远,民主国家由于有定期的选举,执政合法性来源于人民,已经没有任何政党和个人有独裁专制的非分之想,即使有,也没有实现的政治环境。所以陈先生所说的「自然规律趋向的不是民主,而是专制」完全解释不通。
   三,陈先生结论之三「民主从创造性来,唯有创造论精神才有可能帮助我们……
   胜利到达彼岸」强调「我们中国能实现民主吗?这就要问我们有没有创造性精神!我们中国能建成民主制国家吗?这就要看我们有没有创造力。」用「创造性」、「创造力」作为中国实现民主化的条件,显得牵强附会。查中文辞典,「创造」一词的解释是「首次制造或者建立新的事物」。民主社会在西方已经存在数百年,民主制度已经被实践证明行之有效,别人在前面试验成功了,我们在后面照搬就是了,还谈何「创造」?陈先生解释说:「这创造力表现为大无畏的反抗、抗争、抵制、像信仰者那样锲而不舍的争取实现与承担的精神!」这不叫「创造」,这叫「团结面奋斗」。
   四,或许陈先生「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如果中国实践了民主,那一定是一种偶然,绝不是必然。」
   意思是想表达「中国没有民主的传统,民主不会主动到来,要实现民主必须付出巨大的努力」(可是,民主对谁都是从无到有,谁有民主传统?)这种观点本身没有大错,但是表达的方法完全错了。不知其它读者有何感觉?起码笔者产生了以上的疑问。面对着全世界汹涌澎湃的民主浪潮,中国人民日益高涨的民主呼声,中共正扭尽六壬负隅顽抗,我们千万不要自觉或不自觉地充当了他的应声虫,损害了中国的民主事业,这是我们大家都应该警惕的。
   总言之,笔者持相反的观点,我认为民主对任何国家任何民族,包括我们中国在内都是必然,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绝非偶然。笔者认为中国人和别的民族相比,没有任何理由被认为不配享有民主。虽然我们国家专制主义的历史比别人长,受专制主义的毒害比别人深,特别是中共给几代人灌输了太多的专制狼奶,但是不等于说我们不可以努力赶上。只要我们努力启蒙,全民觉醒,就和全世界其它国家民族一样,民主是必然的,不可能对我们「只是偶然」,美国前国务卿赖斯说得好:「我不相信中国永远是一个例外。」
   
   
   写于09年2月19日-20日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点击数: 更新时间:2/22/2009 7:30:23
   
   
   (纽约)李大立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