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与上帝的距离 -------沙漠历险记]
陈维健文集
·胡锦涛的“形左实右”路线导致了薄熙 来事件
·平反“六四”真诚忏悔 走出政治改革第一步
·改革何不从中共分左右两党开始
·揭毛批毛是改革不可跨越的前提
·八十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到胡耀 邦墓祭奠为那般
·奚落嘲笑如何诋毁得了方励之与政治流亡人士
·胡温打薄复活了文革的政治模式
·打薄熙来的性质正在起着严重的变化
·薄熙来的刑事罪与毒胶囊的危害生命罪
·到底有多少个党中央?
·温总理十三亿人在等待着你回答陈光诚
·陈光诚事件以美国价值解决 中共的无奈与恼怒
·若大一个中国容 不下一个盲人
·薄熙来“翻案”石破天惊中国政情扑朔迷离
·“人民日报”论改革前后两重天
·周永康不倒 国难未已改革断无希望
·孔子学院一场海外文化闹剧
·“六四”不平反只有推翻共产党
·宽恕不能代替惩罚
·砍头也不回头的民运义士李旺阳
·砍头也不回头的民运义士李旺阳
·“薄王事件”使中国的政治不进反退
·刘洋飞天升太空冯建梅胎儿被逼堕地
· 让生命的河流入中国人的心窝
·墨尔本大会产生的墨尔本模式
·中国与俄罗斯结盟是自寻死路/
·大雨冲了北京城只因城官好面子
·北京水灾罢捐是对政府的一次信任公投
·启东事件的启示
201208/chenwj/2|恭友(一分钟小说)|1|2012年08月06日
201208/chenwj/3|恭友(一分钟小说)|1|2012年08月06日
·辽宁罢市挑战政府“黑打”
·看谷案审判可以了知“十八大”
·砸自己财产的“反日”抗议示威
·缅甸新闻开禁与中国媒体人抑郁身亡
·柴静演讲援藏女教师那只记录西藏30年的箱子
·香港反“洗脑”与中国送子女出国留学
·中日钓鱼岛冲突激化与习近平躲猫猫玩失踪
·中日之战文明的较量我们已经输了
·是谁让“反日”成为对同胞的暴行
·薄熙来所犯的罪是中共利益集团的共罪/陈维健
·大变局的前夜中共“十八大”何去何从?
·莫言为刘晓波一言抵得十万金/陈维健
·看中共为西哈努克送终“十八大”不必期待
·以温家财产曝光为契机全面公布中共要员家族财产
·“十八大”坚决不改 宁愿等死 绝不找死
·“吃饱了没事干”既是习的文化特色更是习的政治路线
·曼久嘎追拉(Majnu Ka Tilla)的祈祷声
·习近平正在延续中共的罪恶历史
·习近平以意淫方式推行民族复兴
·2013年文章
·新年伊始习李南北两记杀威棒/陈维健
·从南周事件展望未来之中国
·不得不说的纽西兰圣诞大餐华人之丑闻
·把权力关进笼子首先是把民众从笼子里解放出来
·灰霾从老天爷讨债 看欠债总是要还的
·天 哭地哀的访民“春晚”
·养虎成患朝鲜核爆中国无可奈何
·尼泊尔:从藏人的庇护所到受难营
·从台湾“二二八”想到“六四”
·“两会”已成“万年国会”
·小李新婚奇遇记
·左派右派齐声唱“社会主义制度就是好”
·死猪投江与死猪不怕开水烫
·中国梦何处梦 藏人自焚汉人也自焚
·习近平访俄中国恋苏旧情复发
·中国政治逆转回走毛的路线
·中美联合干掉金家政权正当时机
·“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罪恶与三位第一夫人
·波士顿爆炸彰显中国反美失败
·没有真相的新疆巴楚县恐怖事件
·善款挪用抚恤吝啬捐款人寒心
·赵红霞被起诉 习近平反腐露真相
·中国“枪手”入侵纽西兰
·琉球再议引火西藏再议
·习近平正在引领中国走向坟墓
·“六四”:枪声一响变偷为抢
·中美庄园会谈软实力碰到软钉子/陈维健
·厦门巴士纵火陈水总犯罪政府有罪
·“促进汉藏民间交流奖”得奖感言
·请倾听一下达赖喇嘛的声音再抗议
·庆祝达赖喇嘛生日遭枪击的诡异
·习近平誓做毛二世中国只有革命路一条
·逼迫胡佳 关押许志永温和道路无路可走
·从薄案看中共封建专制帝皇化
·天下围 城 保家卫国
·纽西兰“恒天然”奶粉污染应作如是观
·请中共宣布当年反独裁要民主是欺骗人民
·“环时”哪知“民运”鸿鹄之志
·审判薄熙来 抓小放大掩盖中共集团罪恶
·将军——你大胆地往前走呀!
· 开刀石油帮是否放过周永康?
·“两院”网络诽谤释法非法之法
·判薄熙来罪 举薄熙来旗 开习近平时代
·杀了小贩夏俊峰枪杀了人间正义成就中国革命
·革命形势呼出牢底的革命首领王炳章
·习近平祭父又颂毛首鼠二端
·女职员投怀送抱奥克兰市长包上了中国二奶
·为“新快报”二根穷骨头精神鼓 与呼
·天安门恐怖袭击背后的中共民族政策
·“三中会会”算了吧!不要再相信共产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与上帝的距离 -------沙漠历险记

   
   
   清晨,我们从拉斯维加斯出发,经胡佛水坝去世界著名的七大奇观之一的“大峡谷”。这次去大峡谷是新辟的地区,印地安人保护区域,属于瓦拉派部落。据报,在被称为蝙蝠岩的万丈深谷之上,建造了一个伸出峡谷的玻璃看台,英文名字叫SKYWILK,离底部的科罗拉多河有四千英尺,这条北美第二大河看上去尤如一条蜿蜒的细绳,这是在自然奇迹上所创造的人类奇迹。而这一奇迹是由一位拉斯维加斯的华商出资建造的。所以这次陪中国来的哥姐们去大峡谷,无所顾忌地选择了这里。
   
   穿过胡佛水坝大约一个小时以后,我们离开了93号高速公路。走上了美国单车道的乡间公路,在高速公路上肆意放马的车速,一下子缓慢了下来。二旁的村庄渐渐地从车后退去,路旁的景致变得荒凉起来,远方的路面消失在原野的地平线上,没有尽头的路上只有我们一辆车孤独地行施着。突然车上的GBS卫星定位器发出了嘟嘟的声音,告诉我们已经错过了转弯的道,让我们调头进入一条碎石铺就的小路。小路没有任何的交通指标,我们下意识地感到GBS出了问题,但是经过重新定位后,GBS依然指向这条小路,我们想大约是要我们从小路就近绕到大路上去吧。这个GBS曾经带着我兄弟一家走了差不多整个美国,都没有出过差错。所以虽然犹豫不决,还是走上了这条沙漠上的碎石路。

   
   进入小路后,路越走越显得狭窄,碎石渐渐成了沙子,但是景色却是越发地迷人,起伏的沙丘上是巨大的仙人掌,仙人球,剑麻和没有叶子叫不出名的树,枯倒的树杆被沙漠蒸发得这乘下一张躯壳,稍稍碰一下,就成了碎片,在冬日的阳光下,晶莹的沙漠与沙地植物构筑出荒凉的景致,由于没有风,荒原显得极其安静,只有偶尔听到一阵鸟的啼声,声音凄凉而有恐怖,此时你会看到几只黑色的巨大的乌鸦,从干枯的灌木丛中飞起,带起一阵灰沙,在空中扬起,然后又慢慢地沉落,于是一切又回到了平静。这种景致有一种难以言说的荒凉之美。我们停下车来,打开车门让双脚在松软的沙地上踩踏一下,让身体去触摸一下荒原,呼吸一下干燥的空气。我们从地上捧起一把温热的沙土,让它在指间滑落,拣几块混在沙子中的透明的石块,攀折一片仙人掌,甚至想把它放在嘴里,尝一尝这沙漠中唯一能让人果腹的植物,据说墨西哥人能把它做成一道美味佳肴,它让我们感到虽是沙漠,但依然有着它的生机。我们的相机不停地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这是我们有史以来和沙漠有着那样的亲情。当我们登上车,准备赶路时没有意识到,危险正在一点一点地向我们逼近。
   
   在无垠的沙原中,车终于开到难以辨别路面的旷原上,我们下了车四处寻找路的踪影,让我们欣慰的是在不远处找到了几道车痕。我们上车向车痕处开去,没有几米车就陷在了沙土里了。车上人全都下来推车,发动机发出轰鸣,轮子空转了几下,车冲了出去,我们发出一片欢呼。但是此时我们还以会这是偶然的下陷,前面的车痕让我们丧失了判断,其实这辆车痕应该是一辆沙漠越野车,而我们则是一辆普通旅行车,虽然是三点五排量,六个缸的“大道奇”,这种车曾跟着美军驰骋在二战的战场上,但是我们的车还是又一次地陷了进去。这一次我们化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有能给它推出来,而是越陷越深,二只车轮象是在沙地里刨食物的野兽,二只蹄子拼命地往沙地深处刨,结果连整个车子的底盘也搁在了沙丘上,二只车轮空转着,声音到是十分地轻快。看着搁浅在沙漠上的车子,活象是浮在死海上失去动力的船,我们感到问题严重了。看看太阳还在头顶上,是中午时分,我们还有足够的时间把它弄出来,毕竟我们离开路面不远,近在咫尺。我们拿出了千斤顶,拨开了沙土,把车子顶起来,然后在沙丘中拣了一些石头,把它铺在车轮下,我们要在车道上筑起一段石子路面把车开出去。我们很有信心地做着这样的事,而且对自己能有这样沙漠历险感到一种莫名的兴奋。路终于铺好了,发动了车把脚踏在油门上,信心十足地踩了下去,车猛地窜了一下,向前冲去,可是仅仅一米的路车又陷下去了。我们发现铺在车轮下的石头,统统被轮子打进了沙中。我们相信这样的事故,是缘于我们的基础不够牢固,于是我们重新把车顶起来,重新铺路,这一次要把路铺得结实一点。在沙漠中寻找石块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身边的石块已经没有了,不得不跑到更远地地方去拣石块,工作量也随着增加,又时为了要挖出一块石头,不得不用手指刨出很深的沙土才能把石块拿出来,手指甲全是沙土,夹着沙渗出了血,不过我们已经忘掉了手指出血的疼痛。因为太阳在逐渐偏西,当太阳下山四周漆黑时,我们就走不出荒原要在这里过夜了。沙漠的夜是既恐怖又寒冷,我们似乎已经在感受这样的恐惧,但是我们每一次努力,都只是让车往前移动一米。太阳已经不在炙热了,身上的衬衣贴着汗水,已经感到了凉意。也许只能弃车离开沙漠,在天黑以前走到公路,搭一辆过路车把我们送到附近的小镇上过夜。但公路上我们能碰到车吗,自从离开高速公路以后,好象没有看到一辆车,想到这里一种恐惧袭上心来。就在此时,听到有踩在沙地上悉悉索索的脚步声,我们一阵紧张,这荒原上如何会有人呢。会不会是荒原上的野兽,就在紧张之时,我们看到了二个人影,我们知道有救了。
   
   从灌木丛中出来的是一男一女两位白种老人,肤色被太阳熏得黑黝黝的,女的比男的年轻一些,穿着一件齐腰的背心,显出老人难有的优美身材,他们脸上透出安祥平和。他们手上拿着一把剪树枝的钳子,似乎把这沙漠当成了他们的后花园。他们没有因遇到我们感到吃惊,不等我们求救,已围转着车察看被陷的状况了。他们一边看,一边摇着头说:出不来了,出不来了。老头沉思了一下,问我们有没有手机。我们掏出手机,他接过去拨了几次号,都没有信号,看来这里已是没有信号的无人区了。看来老人是不用手机的,他们不知道在这里没有信号。老人说现在没有办法了,你们派一个人跟我们走,离这里不远的一个地方,有一个修车的人,他也许能帮上你们的忙,但现在有一点晚了,不知有无下班回去。我的兄弟跟着他们走了,一会儿就沙沙地消失在灌木丛中,我们的希望都放在他们逝去的背影上。他们走后我们重新把车用千金顶支起来,在下面铺上石头等着他们回来。
   
   在沙漠里太阳的光线就是时间的指针,看着太阳西斜,仿佛看到了挂钟上的指针在向下走去,沙漠树的侧影在渐渐地拉长。久久地,我们终于听到了汽车的声音,车来了是一辆白色拖斗车,车上跳下一个工装汉,二位老人也跟着回来了。那位穿着工装裤的汉子,看了一下我们的车,用脚在我们车的附近用脚在沙地里拖踏了几下说,试试吧,这里的沙很松,我的四轮驱动刚好在修,这辆车马力虽大但是二驱车,也很容易陷进去的。他说着把车倒了过来,扔出一条宽带拖绳,仰躺倒我们的车的下面,将绳子系好。他说你们听我喇叭声,我们二辆车同时启动。他坐到驾驶室发动了引擎。俩位老人在他系绳子的时候,拿着带来的铁锹把轮子下面的石头拨弄了一下,然后站在一旁,嘴中似乎在默念着什么。喇叭声清脆地在荒原上响了二下,二辆车同时轰鸣了起来,车轮在石头上打滑空转了几下,终于被带了出去,由于用力过猛,车又是倒着开的,在离开陷落的沙地时,车快速地冲出来险些撞到拖车上。老人和我们一起欢呼了起来,我们握着他们的手声声感谢。老人说应当感谢主,是主让我们来到这里帮助你们的。在汉子整理拖绳之时,老人跟他说,你带着他们上大路吧,天已晚了。
   
   车向前滚动了,我们拉开车窗再次摆手向俩位老人告别。路上我问起兄弟,俩位老人怎么会在荒沙原野中出现呢。他说在路上老人告诉他,他们原是住在拉斯维加斯的,搬到这里来,是会了过自然的生活,没有车,没有电话,没有电视,但这里离上帝却近了。我突然明白,今天我们能够获救,是上帝的旨意,是上帝派二位老人在此守望,救援迷途的羊群。我们不仅仅是迷路的旅客,更是在现代生活中迷路的羔羊,人类的智慧创造了现代生活,但离上帝的路却远了。前面的路开阔了起来,我们已经看到了大峡谷那巍峨山崖,夕阳下,天地连成一片。
   
与上帝的距离 -------沙漠历险记

   
与上帝的距离 -------沙漠历险记

   
   2009年2 月于拉斯维加斯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