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与上帝的距离 -------沙漠历险记]
陈维健文集
·狼真的来了!中共之分崩离
·从周永康案变质看习近平的政治大清洗
·习近平视“朋友圈”如虎与人民为敌
·习近平判高瑜也判 了自己的政治死
·孙立平教授的权贵利益集团与警
·王健林的商业帝国与中共权
·感谢《纽时》感谢报导习家财富的英雄傅才德
·习近平带领中国重回“中苏友好”时代
·王岐山习近平这只大老虎你敢打吗
·庆安枪案中的“公民行动
·纪念“六四”后继有
·香港阻击中共倒行逆施的政改方案成
·反腐趋于基层打压民间自由派更为严
· 习近平欲平反“六四”
·我心中的尊者达赖喇嘛---祝尊者八十大
·股市崩盘习组长使出杀手锏枪杆子托
·习组长不是以法治国的推手而是杀
·从令计划的五项罪看习近平之厚
·习近平与十字军一场注定失败的战
·中国将成为习家天下包子
·血统论是习政权最后的理论防线
·天津大爆炸习组长应负政治与领导责任
·从天津大爆炸看习政权对付危局的能
·中共反法西斯 胜利阅兵实是习特勒法西斯阅兵
·拒绝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就是拒绝与藏族和平共
·到底是谁迫害了那个藏族孩子
·大阅兵前中共高层到底发生了什么 ?
·难民潮 欧洲可歌可泣的“自杀性”爱
·希拉莉为习近平访美“画龙点睛
·官逼民反的柳州连环大爆
·习近平访美后果严重无法面对党
·国民党玩完了
·纽西兰“全黑队”感动球迷的瞬
·“习马会”后两岸关系将会更远
·缅甸民主胜利但要警惕新的独
·巴黎遭袭击中国愤青幸灾乐祸又起
·中国为何在国际反恐问题上扭捏作
·中共权贵与西方资本的丑陋交
·从谷开来杀人减刑看习的以法治国
·2016年
·绝不能让我们的国家再回到文革黑暗的时代
·民进党执政与“九二共识”\陈维健
·民进党执政与“九二共识”
·中共对台民主从假导弹到假军演
·从国民党的一位高层干部看国民党惨败与未来
·高棉的微笑与血色的高棉
·面向太平洋的新台湾人—2016台湾观选(之二)
·旺角小贩事件中共为何演义为分离暴动
·梁警官案与华人的民族情绪
·王毅“遵宪”论中共对台政策重大改变
·党媒姓党习近平把自己推到火山口上
·台北——他乡遇故知
·中纪委反对绝对忠诚称颂犯上直言
·为习“挖坑”者习近平自己也!
·习近平会作毛泽东式的检讨吗?
·中共西藏政策“活佛”也成大买卖
·王岐山中纪委讲话胡说八道
·这次中共权贵财富曝光影响不寻常
·李克强以柔克刚 习李威望此消彼长
·“红歌秀”习近平核心当不成要想当舵手了
·习李争相考察院校为哪般
·雷洋之死与中国的中资阶级
·纪念“文革”最重要的是不让文革重演
·不谈“九二共识”地不动山不摇
·军队国家化与郭徐二位军委副主席
·是谁给了警察施暴的权力
·周恩来“同志” 读蔡咏梅的《周恩来的秘密感情世界》
·习粉栽脏中宣部,中纪委为刘云山卸黑锅
·林荣基战胜恐惧披露真相大英雄也!
·乌坎风云又起世上最奇特的反贪与贪官
·令计划没计划,令完成已完成
·中共真的在乎南海吗?
·太平岛不会沉没台湾有可能沦陷
·长歌当哭的《炎黄春秋》
·“认罪”只能上高贵者更高贵让卑劣者更卑劣
·傅园慧里约奥运中国队的闪光点
·从江泽民九十大寿想到的
·富凶极恶 天怒人怨的杭州G-20
·大转折—“澳洲价值守护联盟”抗毛音乐会胜利(深度报导)
·习近平走过的扶贫路与杨改兰一家因贫自绝的路
·最后的抢劫
·蔡英文是民主社会对抗中共专制的女强人
·民主是中国唯一的出路
·强盗要立法保护私产了!
·撒币政府也是汉奸卖国政府
·习核心是习皇帝的跳板
·贾敬龙怒杀乡官大风起于青萍之末
·说说川普靠不靠谱
·彭明与“中国联邦临时政府”
·中共拿川普还真没办法
·纽西兰的小国大气
·到了还民主台湾一个公道的时候了!
·2017年世界大势反共为势
·2017年文章
·新年的第一声枪响
·《玫瑰坝》一部当代中国农村的诗史
·中产阶级已在围城之中
·有感于川普的总统就职典礼
·缺失普世价值之下的中美较量
· 郭文贵这一枪打在了中南海 打在了总书记身上
· 郭文贵这一枪打在了中南海 打在了总书记身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与上帝的距离 -------沙漠历险记

   
   
   清晨,我们从拉斯维加斯出发,经胡佛水坝去世界著名的七大奇观之一的“大峡谷”。这次去大峡谷是新辟的地区,印地安人保护区域,属于瓦拉派部落。据报,在被称为蝙蝠岩的万丈深谷之上,建造了一个伸出峡谷的玻璃看台,英文名字叫SKYWILK,离底部的科罗拉多河有四千英尺,这条北美第二大河看上去尤如一条蜿蜒的细绳,这是在自然奇迹上所创造的人类奇迹。而这一奇迹是由一位拉斯维加斯的华商出资建造的。所以这次陪中国来的哥姐们去大峡谷,无所顾忌地选择了这里。
   
   穿过胡佛水坝大约一个小时以后,我们离开了93号高速公路。走上了美国单车道的乡间公路,在高速公路上肆意放马的车速,一下子缓慢了下来。二旁的村庄渐渐地从车后退去,路旁的景致变得荒凉起来,远方的路面消失在原野的地平线上,没有尽头的路上只有我们一辆车孤独地行施着。突然车上的GBS卫星定位器发出了嘟嘟的声音,告诉我们已经错过了转弯的道,让我们调头进入一条碎石铺就的小路。小路没有任何的交通指标,我们下意识地感到GBS出了问题,但是经过重新定位后,GBS依然指向这条小路,我们想大约是要我们从小路就近绕到大路上去吧。这个GBS曾经带着我兄弟一家走了差不多整个美国,都没有出过差错。所以虽然犹豫不决,还是走上了这条沙漠上的碎石路。

   
   进入小路后,路越走越显得狭窄,碎石渐渐成了沙子,但是景色却是越发地迷人,起伏的沙丘上是巨大的仙人掌,仙人球,剑麻和没有叶子叫不出名的树,枯倒的树杆被沙漠蒸发得这乘下一张躯壳,稍稍碰一下,就成了碎片,在冬日的阳光下,晶莹的沙漠与沙地植物构筑出荒凉的景致,由于没有风,荒原显得极其安静,只有偶尔听到一阵鸟的啼声,声音凄凉而有恐怖,此时你会看到几只黑色的巨大的乌鸦,从干枯的灌木丛中飞起,带起一阵灰沙,在空中扬起,然后又慢慢地沉落,于是一切又回到了平静。这种景致有一种难以言说的荒凉之美。我们停下车来,打开车门让双脚在松软的沙地上踩踏一下,让身体去触摸一下荒原,呼吸一下干燥的空气。我们从地上捧起一把温热的沙土,让它在指间滑落,拣几块混在沙子中的透明的石块,攀折一片仙人掌,甚至想把它放在嘴里,尝一尝这沙漠中唯一能让人果腹的植物,据说墨西哥人能把它做成一道美味佳肴,它让我们感到虽是沙漠,但依然有着它的生机。我们的相机不停地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这是我们有史以来和沙漠有着那样的亲情。当我们登上车,准备赶路时没有意识到,危险正在一点一点地向我们逼近。
   
   在无垠的沙原中,车终于开到难以辨别路面的旷原上,我们下了车四处寻找路的踪影,让我们欣慰的是在不远处找到了几道车痕。我们上车向车痕处开去,没有几米车就陷在了沙土里了。车上人全都下来推车,发动机发出轰鸣,轮子空转了几下,车冲了出去,我们发出一片欢呼。但是此时我们还以会这是偶然的下陷,前面的车痕让我们丧失了判断,其实这辆车痕应该是一辆沙漠越野车,而我们则是一辆普通旅行车,虽然是三点五排量,六个缸的“大道奇”,这种车曾跟着美军驰骋在二战的战场上,但是我们的车还是又一次地陷了进去。这一次我们化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有能给它推出来,而是越陷越深,二只车轮象是在沙地里刨食物的野兽,二只蹄子拼命地往沙地深处刨,结果连整个车子的底盘也搁在了沙丘上,二只车轮空转着,声音到是十分地轻快。看着搁浅在沙漠上的车子,活象是浮在死海上失去动力的船,我们感到问题严重了。看看太阳还在头顶上,是中午时分,我们还有足够的时间把它弄出来,毕竟我们离开路面不远,近在咫尺。我们拿出了千斤顶,拨开了沙土,把车子顶起来,然后在沙丘中拣了一些石头,把它铺在车轮下,我们要在车道上筑起一段石子路面把车开出去。我们很有信心地做着这样的事,而且对自己能有这样沙漠历险感到一种莫名的兴奋。路终于铺好了,发动了车把脚踏在油门上,信心十足地踩了下去,车猛地窜了一下,向前冲去,可是仅仅一米的路车又陷下去了。我们发现铺在车轮下的石头,统统被轮子打进了沙中。我们相信这样的事故,是缘于我们的基础不够牢固,于是我们重新把车顶起来,重新铺路,这一次要把路铺得结实一点。在沙漠中寻找石块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身边的石块已经没有了,不得不跑到更远地地方去拣石块,工作量也随着增加,又时为了要挖出一块石头,不得不用手指刨出很深的沙土才能把石块拿出来,手指甲全是沙土,夹着沙渗出了血,不过我们已经忘掉了手指出血的疼痛。因为太阳在逐渐偏西,当太阳下山四周漆黑时,我们就走不出荒原要在这里过夜了。沙漠的夜是既恐怖又寒冷,我们似乎已经在感受这样的恐惧,但是我们每一次努力,都只是让车往前移动一米。太阳已经不在炙热了,身上的衬衣贴着汗水,已经感到了凉意。也许只能弃车离开沙漠,在天黑以前走到公路,搭一辆过路车把我们送到附近的小镇上过夜。但公路上我们能碰到车吗,自从离开高速公路以后,好象没有看到一辆车,想到这里一种恐惧袭上心来。就在此时,听到有踩在沙地上悉悉索索的脚步声,我们一阵紧张,这荒原上如何会有人呢。会不会是荒原上的野兽,就在紧张之时,我们看到了二个人影,我们知道有救了。
   
   从灌木丛中出来的是一男一女两位白种老人,肤色被太阳熏得黑黝黝的,女的比男的年轻一些,穿着一件齐腰的背心,显出老人难有的优美身材,他们脸上透出安祥平和。他们手上拿着一把剪树枝的钳子,似乎把这沙漠当成了他们的后花园。他们没有因遇到我们感到吃惊,不等我们求救,已围转着车察看被陷的状况了。他们一边看,一边摇着头说:出不来了,出不来了。老头沉思了一下,问我们有没有手机。我们掏出手机,他接过去拨了几次号,都没有信号,看来这里已是没有信号的无人区了。看来老人是不用手机的,他们不知道在这里没有信号。老人说现在没有办法了,你们派一个人跟我们走,离这里不远的一个地方,有一个修车的人,他也许能帮上你们的忙,但现在有一点晚了,不知有无下班回去。我的兄弟跟着他们走了,一会儿就沙沙地消失在灌木丛中,我们的希望都放在他们逝去的背影上。他们走后我们重新把车用千金顶支起来,在下面铺上石头等着他们回来。
   
   在沙漠里太阳的光线就是时间的指针,看着太阳西斜,仿佛看到了挂钟上的指针在向下走去,沙漠树的侧影在渐渐地拉长。久久地,我们终于听到了汽车的声音,车来了是一辆白色拖斗车,车上跳下一个工装汉,二位老人也跟着回来了。那位穿着工装裤的汉子,看了一下我们的车,用脚在我们车的附近用脚在沙地里拖踏了几下说,试试吧,这里的沙很松,我的四轮驱动刚好在修,这辆车马力虽大但是二驱车,也很容易陷进去的。他说着把车倒了过来,扔出一条宽带拖绳,仰躺倒我们的车的下面,将绳子系好。他说你们听我喇叭声,我们二辆车同时启动。他坐到驾驶室发动了引擎。俩位老人在他系绳子的时候,拿着带来的铁锹把轮子下面的石头拨弄了一下,然后站在一旁,嘴中似乎在默念着什么。喇叭声清脆地在荒原上响了二下,二辆车同时轰鸣了起来,车轮在石头上打滑空转了几下,终于被带了出去,由于用力过猛,车又是倒着开的,在离开陷落的沙地时,车快速地冲出来险些撞到拖车上。老人和我们一起欢呼了起来,我们握着他们的手声声感谢。老人说应当感谢主,是主让我们来到这里帮助你们的。在汉子整理拖绳之时,老人跟他说,你带着他们上大路吧,天已晚了。
   
   车向前滚动了,我们拉开车窗再次摆手向俩位老人告别。路上我问起兄弟,俩位老人怎么会在荒沙原野中出现呢。他说在路上老人告诉他,他们原是住在拉斯维加斯的,搬到这里来,是会了过自然的生活,没有车,没有电话,没有电视,但这里离上帝却近了。我突然明白,今天我们能够获救,是上帝的旨意,是上帝派二位老人在此守望,救援迷途的羊群。我们不仅仅是迷路的旅客,更是在现代生活中迷路的羔羊,人类的智慧创造了现代生活,但离上帝的路却远了。前面的路开阔了起来,我们已经看到了大峡谷那巍峨山崖,夕阳下,天地连成一片。
   
与上帝的距离 -------沙漠历险记

   
与上帝的距离 -------沙漠历险记

   
   2009年2 月于拉斯维加斯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