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与上帝的距离 -------沙漠历险记]
陈维健文集
·和平崛起还是武力崛起
·民主自由社会的死角
·逼人杀人的“和谐社会”
·绝望的等死者
·无知者面对抗战历史纪念日
·旷世之丑的中国高校
·天下无耻者莫如台湾李敖
·十月里的一首歌
·祭孔的闹剧
·病急乱投医的胡锦涛
·恐吓不倒的滴血啼鹃
·造飞船不如造飞机
·中国现代文人植物化
·美国黑人罗莎.帕克斯和中国的民工孙志刚
·呼唤文化复兴 呼唤民主革命
·刘宾雁--良心的流亡者
·胡锦涛不访国矿访外矿
·胡温政权图穷匕首见
·西方民主社会对中国的人道冷漠
·推倒中共政权是成本最小的社会变革
·马英九对中共民主如是说
2006年文章
·新年的阳光下致中国报人
·新年从爆炸开始
·没有民主和公正哪来的和谐社会
·恐怖的中国铁路春运看执政为民
·面对面向中共说“不”的时代来临
·胡锦涛春节扭秧歌
·宗教的最高原则慈悲和宽容
·陈水扁的急独和马英九的缓统
·缺失人文的天堂
·台海无危机
·苦难者的急迫和小康者的缓进
·当屠夫还在行凶时 毋庸奢谈宽恕
·杀富慰贫还是杀富济富
·小马哥是那个戮穿皇帝新衣勇敢的小孩
·八荣八耻和不荣不耻
·没有了脾气的中国对日关系
·人民的好总理
·胡锦涛到美国上朝
·一帽不如一帽的访美
·光明的总理和黑夜的盲人
·阿扁有种向美国说不
·文革中国人心中永远的噩梦
·“六四”沉淀后的反省
·中共改革已死 左转路线失败
·腐败是中共维持政权的最后招数
·坚持改革就是坚持腐败
·一个政党和一个盲人的较量
·向北京奥运说“不”!
·为自由而失去自由的战士朱虞夫
·教育产业化导致教育的欺诈
·人头税和暂住证
·青藏铁路划剖了西藏的胸膛
·中共的后台金家的导弹
·千古永恒的佛天慈地---西藏的现状和未来
·中国的改革不妨看一下左邻右舍
·从阿扁喊退党扁嫂喊离婚看台湾的民主
·布什面对中国劳工的冷血谎言
·民族主义是绑架民众的元凶
·党决不能指挥枪
·文明的抗争和暴力的镇压
·共产党的宗教战争
·从陈、高两位维权人士被抓看中共政权的黑社会化
·国在山河破,天府成龟田
·疯狂的高尔夫球场
·(温家宝)拒绝民主的宣言
·去世三十年老毛阴魂不散
·莫将人民当敌人
·江文选腐败的交易
·倒扁-民主社会的民主运动
·生命之河成死亡之水
·中共反腐斗争与腐败无关
·人文奥运美丽的谎言
·在政治正确下的金家核弹
·冰山封不住的谎言(评藏人被射杀)
·冰山上的雪莲 德协麦朵──西藏逃亡者的证词之一
·雪山雄鹰才旦加-西藏逃亡者的证词之二
·山穷水尽洞庭湖
·刘建超是哪家的发言人?
·大陆人士投奔台湾的悲剧
·从南水北调看中共朝令夕改
·不爱人权爱狗权
·丑陋的中国公费旅游遭遇廉洁的外国政府
·肩扛道义 笔讲道理--评胡平新书《数人头好过砍人头》
·天下无道遂使清官遭灭门
·北京人权展无人权
·胡锦涛为何下令禁止杀狗
·中国圣诞节里的无耻无聊无畏
2007年文章
·民主是个好东西之叶公好龙
·教育产业化和就地正法
·党国无道 天下已乱蜀更乱
·中国政府对官员荒唐的警告
·大国崛起和新殖民思想
·情系曼久嘎追拉
·中共对台的底线就是没有底线
·马英九民主时代的悲剧英雄
·胡锦涛听克林顿老婆的话
·一个思想超越者的悲情和佛心
·境外媒体自由采访背后的故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与上帝的距离 -------沙漠历险记

   
   
   清晨,我们从拉斯维加斯出发,经胡佛水坝去世界著名的七大奇观之一的“大峡谷”。这次去大峡谷是新辟的地区,印地安人保护区域,属于瓦拉派部落。据报,在被称为蝙蝠岩的万丈深谷之上,建造了一个伸出峡谷的玻璃看台,英文名字叫SKYWILK,离底部的科罗拉多河有四千英尺,这条北美第二大河看上去尤如一条蜿蜒的细绳,这是在自然奇迹上所创造的人类奇迹。而这一奇迹是由一位拉斯维加斯的华商出资建造的。所以这次陪中国来的哥姐们去大峡谷,无所顾忌地选择了这里。
   
   穿过胡佛水坝大约一个小时以后,我们离开了93号高速公路。走上了美国单车道的乡间公路,在高速公路上肆意放马的车速,一下子缓慢了下来。二旁的村庄渐渐地从车后退去,路旁的景致变得荒凉起来,远方的路面消失在原野的地平线上,没有尽头的路上只有我们一辆车孤独地行施着。突然车上的GBS卫星定位器发出了嘟嘟的声音,告诉我们已经错过了转弯的道,让我们调头进入一条碎石铺就的小路。小路没有任何的交通指标,我们下意识地感到GBS出了问题,但是经过重新定位后,GBS依然指向这条小路,我们想大约是要我们从小路就近绕到大路上去吧。这个GBS曾经带着我兄弟一家走了差不多整个美国,都没有出过差错。所以虽然犹豫不决,还是走上了这条沙漠上的碎石路。

   
   进入小路后,路越走越显得狭窄,碎石渐渐成了沙子,但是景色却是越发地迷人,起伏的沙丘上是巨大的仙人掌,仙人球,剑麻和没有叶子叫不出名的树,枯倒的树杆被沙漠蒸发得这乘下一张躯壳,稍稍碰一下,就成了碎片,在冬日的阳光下,晶莹的沙漠与沙地植物构筑出荒凉的景致,由于没有风,荒原显得极其安静,只有偶尔听到一阵鸟的啼声,声音凄凉而有恐怖,此时你会看到几只黑色的巨大的乌鸦,从干枯的灌木丛中飞起,带起一阵灰沙,在空中扬起,然后又慢慢地沉落,于是一切又回到了平静。这种景致有一种难以言说的荒凉之美。我们停下车来,打开车门让双脚在松软的沙地上踩踏一下,让身体去触摸一下荒原,呼吸一下干燥的空气。我们从地上捧起一把温热的沙土,让它在指间滑落,拣几块混在沙子中的透明的石块,攀折一片仙人掌,甚至想把它放在嘴里,尝一尝这沙漠中唯一能让人果腹的植物,据说墨西哥人能把它做成一道美味佳肴,它让我们感到虽是沙漠,但依然有着它的生机。我们的相机不停地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这是我们有史以来和沙漠有着那样的亲情。当我们登上车,准备赶路时没有意识到,危险正在一点一点地向我们逼近。
   
   在无垠的沙原中,车终于开到难以辨别路面的旷原上,我们下了车四处寻找路的踪影,让我们欣慰的是在不远处找到了几道车痕。我们上车向车痕处开去,没有几米车就陷在了沙土里了。车上人全都下来推车,发动机发出轰鸣,轮子空转了几下,车冲了出去,我们发出一片欢呼。但是此时我们还以会这是偶然的下陷,前面的车痕让我们丧失了判断,其实这辆车痕应该是一辆沙漠越野车,而我们则是一辆普通旅行车,虽然是三点五排量,六个缸的“大道奇”,这种车曾跟着美军驰骋在二战的战场上,但是我们的车还是又一次地陷了进去。这一次我们化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有能给它推出来,而是越陷越深,二只车轮象是在沙地里刨食物的野兽,二只蹄子拼命地往沙地深处刨,结果连整个车子的底盘也搁在了沙丘上,二只车轮空转着,声音到是十分地轻快。看着搁浅在沙漠上的车子,活象是浮在死海上失去动力的船,我们感到问题严重了。看看太阳还在头顶上,是中午时分,我们还有足够的时间把它弄出来,毕竟我们离开路面不远,近在咫尺。我们拿出了千斤顶,拨开了沙土,把车子顶起来,然后在沙丘中拣了一些石头,把它铺在车轮下,我们要在车道上筑起一段石子路面把车开出去。我们很有信心地做着这样的事,而且对自己能有这样沙漠历险感到一种莫名的兴奋。路终于铺好了,发动了车把脚踏在油门上,信心十足地踩了下去,车猛地窜了一下,向前冲去,可是仅仅一米的路车又陷下去了。我们发现铺在车轮下的石头,统统被轮子打进了沙中。我们相信这样的事故,是缘于我们的基础不够牢固,于是我们重新把车顶起来,重新铺路,这一次要把路铺得结实一点。在沙漠中寻找石块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身边的石块已经没有了,不得不跑到更远地地方去拣石块,工作量也随着增加,又时为了要挖出一块石头,不得不用手指刨出很深的沙土才能把石块拿出来,手指甲全是沙土,夹着沙渗出了血,不过我们已经忘掉了手指出血的疼痛。因为太阳在逐渐偏西,当太阳下山四周漆黑时,我们就走不出荒原要在这里过夜了。沙漠的夜是既恐怖又寒冷,我们似乎已经在感受这样的恐惧,但是我们每一次努力,都只是让车往前移动一米。太阳已经不在炙热了,身上的衬衣贴着汗水,已经感到了凉意。也许只能弃车离开沙漠,在天黑以前走到公路,搭一辆过路车把我们送到附近的小镇上过夜。但公路上我们能碰到车吗,自从离开高速公路以后,好象没有看到一辆车,想到这里一种恐惧袭上心来。就在此时,听到有踩在沙地上悉悉索索的脚步声,我们一阵紧张,这荒原上如何会有人呢。会不会是荒原上的野兽,就在紧张之时,我们看到了二个人影,我们知道有救了。
   
   从灌木丛中出来的是一男一女两位白种老人,肤色被太阳熏得黑黝黝的,女的比男的年轻一些,穿着一件齐腰的背心,显出老人难有的优美身材,他们脸上透出安祥平和。他们手上拿着一把剪树枝的钳子,似乎把这沙漠当成了他们的后花园。他们没有因遇到我们感到吃惊,不等我们求救,已围转着车察看被陷的状况了。他们一边看,一边摇着头说:出不来了,出不来了。老头沉思了一下,问我们有没有手机。我们掏出手机,他接过去拨了几次号,都没有信号,看来这里已是没有信号的无人区了。看来老人是不用手机的,他们不知道在这里没有信号。老人说现在没有办法了,你们派一个人跟我们走,离这里不远的一个地方,有一个修车的人,他也许能帮上你们的忙,但现在有一点晚了,不知有无下班回去。我的兄弟跟着他们走了,一会儿就沙沙地消失在灌木丛中,我们的希望都放在他们逝去的背影上。他们走后我们重新把车用千金顶支起来,在下面铺上石头等着他们回来。
   
   在沙漠里太阳的光线就是时间的指针,看着太阳西斜,仿佛看到了挂钟上的指针在向下走去,沙漠树的侧影在渐渐地拉长。久久地,我们终于听到了汽车的声音,车来了是一辆白色拖斗车,车上跳下一个工装汉,二位老人也跟着回来了。那位穿着工装裤的汉子,看了一下我们的车,用脚在我们车的附近用脚在沙地里拖踏了几下说,试试吧,这里的沙很松,我的四轮驱动刚好在修,这辆车马力虽大但是二驱车,也很容易陷进去的。他说着把车倒了过来,扔出一条宽带拖绳,仰躺倒我们的车的下面,将绳子系好。他说你们听我喇叭声,我们二辆车同时启动。他坐到驾驶室发动了引擎。俩位老人在他系绳子的时候,拿着带来的铁锹把轮子下面的石头拨弄了一下,然后站在一旁,嘴中似乎在默念着什么。喇叭声清脆地在荒原上响了二下,二辆车同时轰鸣了起来,车轮在石头上打滑空转了几下,终于被带了出去,由于用力过猛,车又是倒着开的,在离开陷落的沙地时,车快速地冲出来险些撞到拖车上。老人和我们一起欢呼了起来,我们握着他们的手声声感谢。老人说应当感谢主,是主让我们来到这里帮助你们的。在汉子整理拖绳之时,老人跟他说,你带着他们上大路吧,天已晚了。
   
   车向前滚动了,我们拉开车窗再次摆手向俩位老人告别。路上我问起兄弟,俩位老人怎么会在荒沙原野中出现呢。他说在路上老人告诉他,他们原是住在拉斯维加斯的,搬到这里来,是会了过自然的生活,没有车,没有电话,没有电视,但这里离上帝却近了。我突然明白,今天我们能够获救,是上帝的旨意,是上帝派二位老人在此守望,救援迷途的羊群。我们不仅仅是迷路的旅客,更是在现代生活中迷路的羔羊,人类的智慧创造了现代生活,但离上帝的路却远了。前面的路开阔了起来,我们已经看到了大峡谷那巍峨山崖,夕阳下,天地连成一片。
   
与上帝的距离 -------沙漠历险记

   
与上帝的距离 -------沙漠历险记

   
   2009年2 月于拉斯维加斯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