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朱欣欣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朱欣欣文集]->[中共意识形态的极端现代主义——兼评中宣部部长刘云山的讲话]
朱欣欣文集
·朱欣欣简历
·生命从自由表达开始——兼评电影《梦想阿根廷》
·我们共同的名字——《零八宪章》
·在非人国度谈普世价值
·谁是世上最牛“封口人”
·人权与爱国——观匈牙利电影《孩子的荣誉》
·评官方“粉刷匠”的言说—— 点评《“我们现在已经很富有了”——专访北京奥组委宣传部部长王惠》
·芳草无涯——读《思忆文丛——原上草》
·春天并不遥远—— 写在“布拉格之春”四十周年
·良知的力量—— 读索尔仁尼琴长篇小说《第一圈》
·构建“和谐”还是“合胁”
·没有旁观者的世界(旧作)
·宽广温暖的忧郁——倾听拉赫玛尼诺夫(旧作)
·以良知坚守诚信(旧作)
·死 婴 与 鲜 花(旧作)
·被 逼 胡 诌(旧作)
·宠物的生命是不是生命(旧作)
·走向法治还要付出多少代价(旧作)
·谎言与谣言(旧作)
·从两个总书记讲话的关键词看改革中的倒退
·“化危机为机遇”的根本靠什么?
·中共意识形态的极端现代主义——兼评中宣部部长刘云山的讲话
·“和平演变”与“不折腾”
·启动检验真理的实践由谁做主——兼评房宁《我国决不能搞西方的多党制》
·六月的第四天,我穿上白色
·六月的第四天,我穿上白色
·无人幸免的精神毒气室
·无人幸免的精神毒气室
·宣传部副部长之死:自杀还是他杀
·幻灭中的精神再生
·和中共国安人员共度“六四”二十周年
·党国“国庆” 石家庄桥东国保又要我“旅游”
·党国“国庆” 石家庄桥东国保又要我“旅游”
·软禁作品之三:一个被软禁者来到西柏坡
·软禁作品之二:诗三首
·软禁作品之一:一个公民对中共国保说“不”之后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二)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一)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六)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五)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七,全文完)
·记者访谈:关于四川地震中的学校豆腐渣2008年5月19日
·记者访谈:毒奶粉2008年10月13日
·记者访谈:河南內黃縣民警毆打農民杜學雷致死2008/10/14
·记者访谈:真正颠覆国家是中共自己 绝非谭作人
·记者访谈:刘翔退赛单纯还是预谋?政治奥运背景下无法避免质疑2008年8月22日
·记者访谈:又有教授被舉報 朱欣欣談告密文化2008-12-17
·记者访谈:邓玉娇事件燃起亿万网民怒火2009年5月20日
·记者访谈:习近平的话彰显党文化熏陶出一代的无知和蛮横2009年2月19日
·记者访谈:维权人士朱欣欣在中共"国庆"期间被要求"旅游"2009年9月14日
·记者访谈:异议人士被强制外出“旅游”
·记者访谈:中国国庆前受监控活动人士大声疾呼2009-09-13
·记者访谈:大陸民主人士談扁案判決案感受2009年9月14日
·记者访谈:中共教育体系钳制创新致学者与诺贝尔奖无缘2009年10月10日
·记者访谈:大陆学者:中共巨资书展是另类形式的欺骗2009年10月16日
·记者访谈:中共想用"神七"来挽救这个千疮百孔的大厦2008年10月5日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三)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四)
·记者访谈:中共极力屏蔽奥巴马访华普世价值言论
·记者访谈:2010年国家公务员录取比高达69比1
·用权利驯服权力
·递交抗议书 声援刘晓波
·记者访谈:中共整顿互联网 目的在于钳制资讯
·记者访谈:独立中文笔会新年祝福中国良知犯
·谷歌欲退出中国 各界反应强烈
·中国唯一女省长去职对于和谐是个缺憾
·刘晓波案二审第二天
·记者访谈:国家司法人员犯罪率远高于民众
·“被”的舆论与真的现实
·遇罗克、雷锋与毛泽东、斯大林
·像谷歌一样“逃离”中国
·记者访谈:大陆人士主动传播破网五剑客
·请温爷爷讲那过去的事情
·记者访谈:中国处理金正日秘访方式辨析
·记者访谈:大陸人士:中共利益集團是校園兇殺案的根源
·一位电台编辑和朋友与一九八九
·天津大学学生1989年5月19日在天安门广场的演讲
·那场屠杀为何在继续?
·从昨日的南非看中国
·中国自由民主运动的共同纲领
·记者访谈:父爱缺失成为当今中国家庭教育的普遍问题(一)
·大陆青年参考书目、影视和网站
·记者访谈:探讨中国学生成绩突出、想象力缺乏之现象(一)
·政改恐惧症与社会泥石流——写于中共建政61周年
·石家庄民主人士欢庆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记者访谈:朱欣欣等探讨中国大陆离婚率逐年递增现象(一)
·记者访谈:重庆维稳“扩招”警察 大量博士硕士站街巡警
·记者访谈:春晚「落花有意」民众「流水无情」
·记者访谈:学者解读“负面报导”:中共特色党文化
·记者访谈:中共歪曲埃及革命 学者:民众已会反看
·一位石家庄人在2月20日茉莉花到来时……
·朱欣欣作品更新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意识形态的极端现代主义——兼评中宣部部长刘云山的讲话

    一个手揽大权又缺乏民意基础的专制者,在遭遇社会、经济危机时通常有两种选择:一是向民众妥协,部分让权,或还政于民,使社会和平地向民主化转型(捷克天鹅绒革命、波兰民主化等东欧国家转型);二是以危机为名,强化专制,更紧地独揽权力:或导致新独裁威胁世界和平(纳粹德国和日本军国主义崛起),或社会发展停滞(苏联勃列日涅夫时期),或造成社会动乱(拉美国家曾经的独裁复辟和罗马尼亚的齐奥塞斯库倒台)。从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情况看,中共自以为还有可利用的资本,所以选择了后者,虽然在民生方面采取了一些表面措施。

   危机四伏的2009年是中共建政60周年,也是“六四”天安门大屠杀20周年、西单民主墙被取缔30周年、西藏暴动及达赖流亡50周年、五四运动90周年、法国大革命220周年……为此,处于后极权时代合法性危机的中共,坚持谎言加暴力的一贯手段,为维持自身利益的“稳定”,除了部署高压力量,同时强化意识形态控制。2008年2月25日召开中央宣传文化单位负责人座谈会,今年1月4日召开全国宣传部长会议,1月6日召开全国对外宣传工作会议……中宣部部长刘云山在2008年2月25日座谈会上的讲话《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开创宣传思想文化工作的新局面》,是胡锦涛2008年12月18日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大会讲话精神在中共意识形态方针上的具体体现,从这篇讲话可以看出,历史和现实也一再证明:中共意识形态极端现代主义的思维定势不变,它所产生的永远是恶之花、罪之果,不但社会发展不会健康持久,中华民族的精神也难以整体提升,更遑论文化的真正繁荣。

   所谓“极端现代主义”,是文艺复兴、启蒙运动以来,由于信仰的衰落和缺失,理性的解放,加之工业革命及现代科技的发展,国家权力对社会的控制手段增强,官僚机构越来越多地依靠专业人士,导致对人的理性过度推崇和狂妄滥用。耶鲁大学詹姆斯。C.斯科特教授在《国家的视角》一书中谈到极端现代主义者时指出:“不论在左派或右派中都可以发现他们,他们的共同点是特别希望使用国家的权力为人民的工作习惯、生活方式、道德行为、世界观带来巨大的、乌托邦式的变化。”20世纪人类的一系列巨大悲剧达到了极端现代主义的极致。就世界范围来说,民主化就是人类告别极端现代主义的过程,放弃人类乌托邦的现实企图和自我理性的傲慢,承认人性的局限,尊重人类的普世价值,谦卑地顺服至高的公义和自然规律。但是在局部地区或具体项目上,人类的狂妄还顽固地猖獗,继续制造着灾难。

   詹姆斯将产生极端现代主义的灾难归结为四个因素的致命结合:一是对自然和社会的管理制度即重塑社会的国家简单化,二是极端现代化意识形态即强烈而固执的自信,三是独裁主义的国家,四是缺乏制衡和抵制力量的、软弱的公民社会。从以上的观点来看,中国30年来的有限进步,就是中共放松控制后经济和社会产生的能量所致,社会的整体性和复杂性,要求全方位改革开放的进一步协调互动,但是,作为影响经济、社会发展的政治和思想文化领域,依然受制于中共意识形态,体现了中共本质上没有放弃极端现代主义思维,与上世纪八十年代短暂的宽松相比,中共在意识形态方面明显倒退,一时畸形的经济增长反而使其极端现代主义得到了强化。

   自我神化是一切独裁者的一贯伎俩,虽然中共已不再赤裸裸地搞个人崇拜,但取而代之的是“党崇拜”,中共压制宗教信仰自由,宣扬无神论,就是为了把自己摆在取代上帝的全能位置,让人们的精神无所皈依,只能被中共的意识形态所摆布。所以,尽管中共历史上罪恶累累,现实中腐败专横,刘云山在定义伪宗教的“党文化”主旋律时,还是厚颜无耻地将“共产党好”排在第一位,将“人民群众好、伟大祖国好”排在最后两位。在文化宏观管理体制上,依然将中共凌驾于法律之上,“党委领导、政府管理、行业自律、企事业单位依法运营”。如果可能的话,利令智昏的中共敢踩在上帝的头上,对上帝颐指气使。

   既然自己是神圣万能的,当然就要听我的。中共宣称自己是唯物主义者,讲实事求是,但纵观历史,中共却是唯意志主义者,其无视传统、改天换地的狂妄所造成的历史性悲剧,不仅毁灭了巨大的物质财富,更惨重的是让中华民族付出了几代人的精神和肉体代价,内伤至今难愈。现在,中共不得不顺服和利用市场经济,可是在思想文化上还视民众为群氓,把独霸权柄的自己同时当作真理的化身,提出自制的所谓“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自以为是地对民众进行精神控制,殊不知中共愚蠢的封锁压制只能适得其反,民众的主体意识已经觉醒,中共的谎言只能用来自我欺骗。刘云山的讲话说:“当今时代,谁的传播手段先进,传播能力强,谁的文化理念和价值观念就能更广泛地流传,谁就能更有力地影响世界。”就像1955年毛泽东要求新华社把地球管起来的妄想一样,独裁者都拒绝多元,企图一统天下,包括人脑,可他们不知,真正具有穿透力的是体现人类普世价值的正义之光,而不是用先进的宣传机器重复千万遍的华丽谎言。

   唯意志主义者以我为中心,专制者为了便于掌控,不希望存在复杂多样、看似模糊无序的自在空间,一切要尽可能地清晰,一目了然。在思想文化上专制者同样如此,将民众看作是被利用的材料和工具,否定其自主性,所以专制者眼里的思想文化图景,是由简化的、可利用的因素组成的,以此为依据所制定的官方计划同样体现了僵化的教条思维,这就是为什么与其他领域的官员一样,刘云山的讲话同样堆满了以数字为基础的词汇:两个标志,一个显示,两个只有,两个100年,一面旗帜、一条道路、一个理论体系,四个历史性转变,二为,双百,四个一批,三讲,五个一工程,四位一体总体布局……专制者不能容许的民众自主空间,在思想文化上也不能容忍异己,在刘云山的讲话里充斥了“统一”、“引导”、“掌握”、“赢得”、“争夺”、“占领”等专断词语。中国当下的思想文化空间只不过比毛泽东时期扩大了一些,依然是“鸟笼文化”,远没有达到正常的自然自在状态,甚至无法和二十多年前的胡(耀邦)赵(紫阳)时期相比。在这种状态下,希望产生精品力作真是缘木求鱼,中外文化经典哪一个是在官方意志的产物?刘云山所称的“精品力作”只能是“党文化”、伪文化垃圾的私货。

   极端现代主义者为了证明自身的英明神圣,一方面否定传统、篡改历史。所谓“旧社会”、“解放前”、“新中国”、“三年自然灾害”等党话词汇,就是中共通过语言的潜移默化作用,扭曲人们的历史观,控制人们思维意识和语言表达的途径之一。但是极端现代主义者却对自己的历史,根据需要不断篡改、美化,同时炫耀自己的历史遗迹,像宗教的圣迹一样供人们崇拜,以过去而不是现在证明其权力的合法性。所谓“红色旅游”就是中共伪宗教的形式之一。另一方面,在否定过去的同时,特别注重未来,将民众的视线吸引到对“宏伟蓝图”的展望上,不断变换形式地向民众许愿,“美好的明天”、“明天比蜜甜”、“辉煌的未来”……让民众为了虚幻的希望而忍受现实的牺牲,放弃自我,跟从救世主。刘云山的讲话无视现实发展的复杂性,一厢情愿地预言“两个100年”——中共成立100年和“新中国”100年,不但霸占现实还想垄断未来,以此自我安慰,通过独断的话语权从心理上压制民众结束一党专制的希望,这两个“百年”无疑痴人说梦,首先不信的恐怕就是那些对中共体制感受最深、充满末世心态的中共官员。

   思想文化作为人的精神的体现,与大自然相比更复杂更丰富,也更需要宽松自主的环境,中共采取的文化专制主义,与它的过去相比仅仅是程度的变化,如果说大陆文化艺术过去是形式刻板的单一,现在则是形式丰富的单一,如刘云山讲话主张的“弘扬主旋律,提倡多样化”,陈丹青先生批评当代文艺是“空前繁荣的荒凉”。文化只要被当作权势的工具,加以统一,就永远没有真正的文化。当年,开明的中共总书记胡耀邦在担任中宣部长的时候就说:“当宣传部长可能有个窍门,思想问题、理论问题,靠少数人干恐怕困难。意识形态的事,靠少数人裁决、指挥,不行。” 那时是中宣部的“鼎盛时期”,“最辉煌的日子”,“最有凝聚力、吸引力的瞬间”。中宣部被誉为“思想解放部”、“思想建设部”。

   如果说由于中共的控制和愚民教育,国人的整体思想水平在毛泽东的时代退化到儿童期的话,那么近三十年来,逐步恢复到了青春期的状态,开始有了自我意识,有了一定的怀疑、思考能力,虽然观念不够系统,达到精神成人尚待时日,但这一进程是无法逆转的。中宣部作为中共控制思想文化的工具必然会被历史所抛弃,中共在意识形态上极端现代主义的思维,只能像纳粹戈培尔一样成为历史的反面标本。

   延伸阅读

   《国家的视角——那些试图改善人类状况的项目是如何失败的》[美]詹姆斯·C·斯科特著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4年11月出版

   《胡耀邦出任中宣部长记略》(作者  郑仲兵)

   在线阅读http://hk.netsh.com/bbs/8029/html/tree_24479859.html

   《中国改革年代的政治斗争》第三章、第四章(杨继绳 著) 

   在线阅读http://www.360doc.com/content/080716/10/66479_1435881.html

   《中国改革年代的政治斗争》(杨继绳 著 香港ECP出版社2004年1月出版  修订版由香港大风出版社2006年2月出版  大陆版本名为《邓小平时代——中国改革开放二十年纪实》中央编译出版社2007年出版)

   修订版下载http://www.strongwind.com.hk/product/swp-yjs-gaige.aspx

                                                      

    2009年1月21日于石家庄望云楼

   作者为独立中文笔会会员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