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力挺郭路生的根据是否成立?]
自立博客
·四九年与五七年的悖论与构成
·平反土改 !
·柏林墙没有全倒!
·《08宪章》一周年批判----兼议《七七宪章》和"党内民主"
·获麟绝笔,吾道不穷——读钱穆论中国知识分子
·神秘主义的是非——一榷哈维尔
·一榷哈维尔
·李南央的逻辑不成立(修正本)
·从佛朗哥的是是非非说开去
·关于正统道统课题的商榷
·zt英國憲章運動
·彼中国不是此中国----对于《孟德斯鸠与中国模式》一文的批驳
·改革已死,期宪也亡
·读钱穆论中国知识分子(续)
·元佑党人犹有种,平泉树石已无根
·思想利用权力的条件——续析王力雄先生
·思想利用权力的条件(补正稿)
·好、坏资本主义的勾结和博弈
·zz2009年十大后改革人物
·郑异凡:“诺民克拉图拉”
·宪政源流谫论
·谬论:“民主的专制”?
·ZT瓦文萨回忆二十年前波兰事件
·谬论:“民主的专制”
·重庆的事情没啥不好说!
·zt悼羅海星
·还学文 加缪与萨特论战
·胡政之论中国之命运
·胡政之的大论政
·胡政之的大论政
·革命源流谫论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没有敌人”是政教不分的荒唐说法
·"没有敌人"是政教不分的荒唐说法
·ZT郑义评刘晓波
·五毛问题简论
·論敵人
·论敌人
·论敌人(修正稿)
·“我没有敌人”的语义错误
·一个悬案有待梳理
·“中国因之做什么都行”ZT
·纠正张成觉误读
·纠正张成觉误读
·纠正张成觉误读
·ZT遇罗锦:刘晓波是“和谐大使”
·zt斯宾格勒《西方的没落》在中国的传播
·也说俄国05年起义之教训
·遇羅克用生命揭示了什麼?
·苏联、中国模式之同归路
·苏联、中国模式之同归路
·甘地在提问
·zt王若望批刘晓波
·立像废史,复哀后人——关于卞仲耘塑像的思索
·立像废史,复哀后人——关于卞仲耘塑像的思索
·水浒和无敌
·水浒和无敌
·德雷夫斯案件百年启发/2006年旧作补发
·读哈维尔致胡萨克的信
·讀哈維爾致胡薩克的信
·辛亥革命几问
·ZT郑飞 :柏克《美洲三书》读书笔记
·读施本格勒全译《西方的没落》
·读施本格勒全译续
·西方衰落了吗?(完整版)
·文革“二次发动论”之批判
·刘华式简历两则
·民主、自由——與劉軍寧商榷
·富世康是天堂吗?——斥台湾学人彭思舟
·美国革命的意义
·斥台湾学人彭思舟
·柴玲式迷思
·赫爾岑的困惑——關于《往事與隨想》的隨想
·美国革命的意义
·zt犹太人迪斯雷利
·米氏波兰观不适应中国
·米尼齐克又错了!
·ZT何清涟谈米奇尼克......
·谈米奇尼克两篇(更正稿)
·ZT仲維光︰
·读《红轮》(上)
·读《红轮》(下)
·米奇尼克如何解釋槍斃齊奧塞斯庫!
·ZT張敏:追究卞仲耘慘案真兇
·套娃等四首
·诗:战争
·从黄海演习看中美对立结构之演变
·2010年的8.18
·2010年的8.18(补充版)
·诗:桌布
·诗:桌布
·敬挽谢韬联
·读索尔仁尼琴《红轮》
·读龙应台《大江大海》
·诗:渡河曲
·还是王芸生一个人保钓 ?!
·崔說胡“精闢”溫“民主”析
·偽自由談“老三篇”
·zz张三一言批判崔卫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力挺郭路生的根据是否成立?

   朗钧:力挺郭路生的根据是否成立?

   

   

   元旦期间,在网上阅读了关于郭路生及其诗歌的争论文章。

   郭路生其人其诗在当今的中国大陆已经被神化。据说教育部曾考虑把《相信未来》写入中学教科书,后来被一群老先生挡了驾,理由不是政治的原因,是讲《相信未来》的文字和叙述方式有问题,进入教科书可能误人子弟。

   如何看待中国地面上的事情?积60年的经验,一般而言,要这样想问题可能不会事后懊悔,就是:凡是成为凡是的东西一般都是靠不住的。所以有人出来说一两句“No”,应该是一件好事。

   郭路生在文革中写下的那些东西,确实需要分辨一下它在当时的文化归属,这应该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仲维光先生和刘自立先生的文章对以《相信未来》诗为代表的郭诗提出了与中国官方媒体不同的评价和解释。他们的文章中 的论述论点论据是否完全成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提出的核心问题是:郭路生文革中的诗歌的文化归属。早在10年以前就已经有人提出过这个问题:红卫兵 诗人或者诗人红卫兵是也。

   剑中(拥郭者——贴者注)在短时间内连续写出三篇维护郭路生的文章。极力维护郭路生另人费解。其实维护也罢,反对也罢,关键要看文章的总体立论是否站得住脚。

   剑中文给人的印象是:没有读过,或者没有认真读过郭路生的拥趸们为郭路生出版的《食指卷》。这本《食指卷》虽然经过拥趸们精心编攥,作了大量的修饰和删改,但是还是基本再现了郭路生诗歌的原貌,所以如果读过该书。就会对仲、刘两位先生的观点有所赞同,即使不是全部。

   从剑中的文章看,他只是读了一些大陆媒体上刊登的有关郭路生的报道。例如《南方周末》的文章;崔卫平的文章等等。这 里顺便讲一下,崔卫平文革期间只是个的小孩子。对文革中北京城里红卫兵、联动的那些事情根本没有感觉。她采访郭路生是90年代中期的事情了。《诗神眷顾受 苦的人》是个标题除了显示了她本人的精神领域中尚存一些正义冲动之外,与郭路生诗歌的文革背景分析没有丝毫关系。

   现在罗列一下剑中文为吹捧郭路生的一些段落,并略作分析看看这些文字中的观点是否可以成立:

   (1)“文革前我就挨整,我已经看到这代人的命运了”

   郭路生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他文革前就挨整。可信吗?文革爆发时,郭路生是高一的学生。当时,虽然政治风声很紧,还没有听说会整到一个中学生的头上。何况郭路生是干部子弟,不属于黑五类,也不会因为出身不好而被歧视。

   这句话基本上可以不予理会。

   (2)“鱼儿跳出水面,落在冰块上,它的前途是死,和这个冰块一起消亡,但它却看不到冰块的消亡。”

   这是郭路生2001年5月对《南方周末》记者谈他的《鱼儿三部曲》,他对该诗的创作背景谈得很模糊。

   但是,早在80年代郭路生也在他的文章中谈到过他的《鱼儿三部曲》,当时他直言:“当时红卫兵运动受挫,大家心情都十分不好,这样的景象使我联想到在见不到阳光的冰层下,鱼儿是怎样生活的”《写作点滴》 引自《沉沦的圣殿》书。

   郭路生两次对《鱼儿三部曲》的背景述说有了明显的不同,一点也不糊涂,思路极为清晰。这其中的原由不必再多说。

   (3) “江青"相信未来,就是不相信现在"的评价,给郭路生带来了极大的精神压力,加上失恋的打击,以致后来不得不入院治疗。”

   剑中多次提到上面江青评价《相信未来》诗的事情。似乎果真如此就可以别人就不敢讲话了。

   这里有两个问题:

   首先,江青当年是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讲过这句话?文革研究30年,根本没有这方面的记载和披露。其次,即使当年江青说过这些化又当如何呢?莫非江青批评过的东西就一定是好东西吗?莫非剑中还想搞对江青的反向两个凡是?

   总之,前者可以定为不足为凭,后者应该叫做不足为训。

   (4) 剑中说“学生时代,郭路生就被加上"裴多菲俱乐部"的罪名,多次被抓受审,在学校里被划为"右派学生"”

   这又是剑中的无中生有。郭路生一生从来没有被抓被审过。文革中只有一次到公安局自首的记录:郭路生因为参与联动的活 动,后来联动被宣布为反革命组织,郭路生在家长的带领下去公安局自首,公安局问过情况后,认为情节较轻没有羁押。至于“右派学生”更是无稽之谈。57年反 右郭路生还是个小学生。

   (5)“遇罗克的烈士情结当然伟大,可为何非要将其与郭路生摆在对立的两极呢?”

   剑中说这样的话,第一触念是使人猜测剑中这个人的年龄,可是的确不好猜测。也许是年龄太小,确实对文革事件的感觉太 肤浅,尤其是对文革,对遇罗克和红卫兵的那场以杀人封口而结束的大辩论似乎一无所知。《出身论》和《对联》(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的对峙是遇 罗克只身一人与北京几万老红卫兵的对峙。既是思想的对峙也是人格的对峙,如果认认真真读过徐友渔徐晓编著的《遇罗克文集》,尤其是其中的《出身论》《联动 的骚乱说明了什么?》就不会提出上述荒唐的问题。

   “乾坤持重我头轻”和“相信未来”是遇罗克和郭路生同时期的作品,它们水火不容、格格不入的对立性如果都看不出来,读不明白不是可悲就是可怜。

   (6)“郭路生歌颂过《红旗渠》、也歌颂过红卫兵,但那个时代谁不曾歌颂过'党'、革命和毛呢?看一个诗人,要看他主要的作品和影响。”

   剑中应该好好看看郭路生的作品在文革中的影响

   剑中应该好好看看郭路生的拥趸们为了吹捧郭路生写下的反应真实情况的文字,这里只抄录一篇文章中的段落:

   A.“早在一九六六年底从北京发起乃至波及全国的红卫兵运动中,郭路生的诗才既已脱颖而出。在他参与写过的《献给第 三次世界大战的勇士们》这篇极富幻想与浪漫色彩的诗篇中,他就以其超人的想象力写出过这样的诗句:“我,带着中美大战留给我的断臂/你,带着祖国人民奖给 你的勋章/谩步在长安街的林荫大道上......他的一首《献给红卫兵战友》更是使他在北京的大中学红卫兵中诗名大震。”

   B.“在郭路生的《海洋三部曲》第三部“献给红卫兵战友”一诗中,对于这一部分所谓投身于“世界革命”的红卫兵他有过这样生动而悲怆的描述“:

   这夜,深远的天空中星光暗淡

   狂风在暗淡的大海里燃起了狼烟

   落了帆的小船啊,象是一匹颠狂的战马

   扬起的头颈上带着鲜血和勇敢

   它忽然跃进浪谷

   沉埋在无底深渊

   在哪儿,在哪儿啊

   我所期望的小船

   呜咽的风掀弄着滔天的浪

   精神的船只啊,划动着毅力的双浆

   这里已不再是递送微笑的沙龙

   我们已踏进流着鲜血的战场

   象秋风卷走一张枯叶

   命运的海洋啊,

   将把这条小船带向何方

   地狱呢,还是天堂....”

   C.“ 一九六七年十一月的一天,我和几个朋友在百无聊赖中到颐和园去闲逛。在石舫餐厅吃饭时,恰逢郭路生也和农大 附中的丁克白、姜克敏及石油附中的老贺(当时他们都是北京中学红卫兵的知名人物)等在我们的餐卓旁等候吃饭(等我们吃完饭占用我们的卓子)。我们当时互不 认识,但对于出身红五类的“老兵”(老红卫兵)的本能反感,我们恶作剧的吃完了饭也不让位。而它们叫劲似的偏要等到底。双方僵持着,一场恶战一触即发。”

   D.“在郭路生的《鱼群三部曲》这部成名之作中,他以形象的艺术的语言再现了红卫兵的起落沉浮并预示了红卫兵的未来 结局。在《鱼群三部曲》第三部的最后一节中诗人写道:“鱼儿死了,在晚上/黑夜里白花绽放/鱼儿死了,在月下/夜波闪烁着磷光”。这诗中浸透着一种黑色的 艳丽、一种欲哭无泪的悲哀。今天, 当我们这些从那时走过来的人重新温习它的时候,不是仍能感悟到那狼烟已尽、尸横遍野的死亡中的宁静吗!”

   《相信未来》诗的语境和《献给红卫兵战友》等直接表达红卫兵情感的语境确实不太一样。但是这丝毫不能说明《相信未来》表达了和红卫兵情感完全不同的另外一种情感。

   应该考虑和认同这样一种说法:

   《相信未来》诗是诗人献给红卫兵运动的挽歌;

   《献给红卫兵战友》)是献给红卫兵的情歌;

   《鱼儿三部曲》是献给红卫兵的哀歌。

   诗人红卫兵也罢,红卫兵诗人也罢。这三首诗是诗人食指的成名作,也是他曾经拥有挚切的红卫兵情感意识的见证。

   (7)“荣获2008《中国自由文化诗奖》,诚可谓实至名归,”

   剑中似乎认为获奖就是历史的结论,别人就不能再说话了。

   郭路生获奖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

   早在2001年4月郭路生就获得中宣部颁发的第三届人民文学奖诗歌奖。早就实至名归了。

   2008《中国自由文化诗奖》授给了郭路生。针对这一受奖,可以引起讨论的问题是:“中国自由文化诗奖”和“人民文 学奖诗歌奖的评奖”的标准怎么会在郭路生的诗歌中找到了交集。如果剑中能够将这个交集讲清楚到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无论如何,这件事在文学诗歌史上会成为 一个有趣的谈资,贻笑大方的是哪一个奖项呢?留给后人去评判吧。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