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陈西:《贵阳文化讲坛》讨论:农村土地所有权问题]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
·徐文立夫妇五千公里加拿大感恩之旅
·国内著名异议人士、中国民主党四川筹委会主要发起人刘贤斌先生今天获释//刚刚和刘贤斌通了电话,他请我问候流亡海外的朋友们—徐文立
·徐文立《人類正常社會秩序概論》2008年11月15日香港出版
·徐文立专题讲座 开启民运的启蒙教育
·徐文立:中国《零八宪章》是二十一世纪的《七七宪章》
·杨宪宏「焦点访谈」访徐文立先生
·《天安门通讯》第4期专访徐文立
·高洪明说明:吕洪来从来不是中国民主党人
·查建国:厘清几个认识,团结往前走
·徐文立:我从来没有发展过吕洪来为中国民主党秘密党员的郑重说明
·徐文立:吕洪来的要害是希望通过“香港模式”招降全体中国反对运动
·徐文立祝贺《中国民主论坛(纽约)》正式开展活动
·刘世遵:本不愿说,又不得不说——与吕洪来先生小谈
·秦永敏十年被剥夺春节探视权//徐文立:请关注、营救依然系狱的1979民主墙时期著名民主斗士、中国民主党主要领导人秦永敏
·北京警方警告查建国:08宪章违宪、违反刑法
·查建国、高洪明:停止镇压,才是政治体制改革路线图的第一步
·查建国:在中国大陆组建新政党的意义
·徐文立:强烈抗议中共非法判处王荣清先生/王荣清一定顶得住,曙光就在不远
·查建国:奧巴马就职典礼,犹如民主教育课
·徐文立:(2005年9月2日)谁更像这块土地上的主人/陕西的农民写了一篇 “新的土地宣言”
·陈西:《贵阳文化讲坛》讨论:农村土地所有权问题
·查建国、高洪明:风雨同舟任重道远,新春之际,向您和您的家人及您身边的我们的同志致敬!
·查建国:大年初一思念还在狱中的难友
·查建国、高洪明:纪念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成立十周年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一大”的两段YOU-TUBE——郑在勤制作
·查建国、高洪明:欢迎“四君子”之一的杨子立3月12日出狱
·湖南省民主党负责人谢长发被起诉/刘建安
·查建国:“绝不搞多党轮流执政”是违宪言论
·查建国:坚持非暴力原则的四点理由
·中国大陆查建国等23位政治犯、思想犯呼吁:非暴力,讲真话
·查建国(北京时间)23日晚8时出狱后首度被抄家和行政传唤12小时
·北京异议人士高洪明先生被抄家传唤/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将高度关注事态的发展,并抗议北京市公安局对高洪明先生的非法突袭和骚扰
·中国民主党创建人之一朱虞夫将于5月17日再次出狱
·中國民主黨四川成員李卓(作)被釋放/回到四川家中的李卓(作)问所有朋友们好!
·徐文立:2009年5月5日拜会达赖喇嘛尊者时的即席感言
·查建国:救灾与“六四”之间的联想
·雄鹰(李作)出狱前后二封通信
·中共警方今天开始对刘世遵先生实行两辆警车,4-6名警察的24小时跟踪监视
·国内中国民主党人纪念八九六四
·杭州民主党人士戚惠民病危急需医疗费救助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密切关注:石首民众心齐不怕死,武警增援装甲车出动“平乱”/石首市多人被抓,民众期待真相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法国党部支持湖北省石首人民抗暴的声明
·徐文立:刘晓波道德勇气,千古留名;中共现已命如薄纸,危如覆亡前的满清王朝;我们强烈抗议中共对刘晓波的任何政治迫害
·中国民主党(广西)筹委会:强烈抗议中共当局逮捕北京名作家“刘晓波”先生!
·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正式成立公告
·查建国:换套新思维新模式才是解决类似"7.5"事件之道
·查建国:我对"7•5"事件分析的思路及观点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评论:中国共产党再次“折腾”中国民主党人——中国民主党湖南领导人谢长发一审被重判十三年
·查建国、高洪明:对中国政府重判谢长发的声明
·总部祝贺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美西党部工作会议顺利召开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祝贺日本民主党暨鸠山由纪夫在大选中获胜
·查建国:从阻止我看京剧谈起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党员身份入党手续和党费管理的说明(临时)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党员入党申请及誓词(临时)
·中国民主党章程(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第一次党员代表大会于二00七年六月四日表决通过)
·《美國之音》報導:民運人士呼籲兩岸簽署和平協定
·袁文瑞逝世讣告/国内外同道沉痛悼念袁文瑞先生/亲属致谢
·台湾中央电台采访徐文立、钱达、孔识仁的现场录音纪录的整理
·一本诡异的书
·中国民主党的性质、纲领、组织原则和战略、策略讨论(1)
·中国民主党的性质、纲领、组织原则和战略、策略讨论反馈(1)
·广西中国民主党人李志友一家三口逃亡到了泰国
·孔識仁:中國民主黨為什麼切入臺灣問題?
·中国民主党的性质、纲领、组织原则和战略、策略讨论反馈(1-2)
·中国民主党的性质、纲领、组织原则和战略、策略讨论反馈(1-3)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关于冯正虎先生争取回国权的声明和呼吁
·孔识仁:与王军涛商榷(一)——关于所谓“中国民主党的整合”的问题
·孔识仁:与王军涛商榷(二)——关于中国民主党的“统一陷阱”的揭示
·王希哲:王军涛搞厚黑权谋勾当还能理直气壮
·徐文立:得两位挚友,今死足矣
·读任老的信而感慨和深思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公告(2009年12月1日)
·王策:祝贺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补充公告(2009年12月2日)
·中國民主黨全國聯合總部致王策主席感謝信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关于与“纽约朋友”的新民主党关系的指导意见
·三党团结动员,声援冯正虎争取回国权利活动的决议
·孔识仁:民运领导人组团考察台湾地方选举心得多(一)
·汪兆钧:中国人应当学会对话,学会谈判——大政治、大智慧、大策略
·《中外邸报》(1)
·《中外邸報》(2)
·《中外邸報》(3)
·曾节明:流亡民运民主党人泰国纪念“零八宪章”运动周年
·钱达:从「和平在望」到「和平在握」——我参加推动「和平协议」公开信的经过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严厉谴责中共当局圣诞前夕非法审判刘晓波博士的声明(中国时间2009年12月22日)
·为审刘晓波北京警方昼夜监控查建国和高洪明的住宅
·中国民主党法国党部、美国旧金山党部强烈抗议中共对刘晓波博士的审判
·高洪明:耶稣基督来到中国引领我们
·高洪明、胡石根、查建国、杨子立、梁强、华颇、赵枫生、王林海、刘建新、贾建英关于抗议以言治罪刘晓波先生的声明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强烈抗议中共当局重判刘晓波博士的声明
·王平渊:中国政治格局的“有效突破”
·2009年12月29日,中国民主党美东党部以《从刘晓波郭泉谢长发等案件看中共独裁专制本质》为主题召开党员大会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有关临时条款、领导机构和组成人员的公告(2010年1月1日)
·中国民主党美西党部元旦举行抗议活动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今日正式发布《中国民主党党员手册(试行)》
·徐文立:中国大势
·孔识仁:中国民运的前景和战略——读徐文立《中国大势》而作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对美国总统奥巴马会见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声明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旅泰党部举办春节聚餐联谊会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对中共政府全面打压中国大陆网络新闻和言论自由的声明
·《正宪运动宣言》草案——中国民主党2010年国民第一提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西:《贵阳文化讲坛》讨论:农村土地所有权问题

   主讲:陈西

   主持:全林志

   记录:申有连

   时间:2009-01-09下午

   地点:贵阳市河滨公园红房子

   

   ------------------------------------------------------------

   

   全:今天的话题是农民的问题,我曾经当过农民,大家对农村土地的归属权很关心,现在就由陈西来讲。

   

   陈:各位朋友:大家好!

   

   我讲的是“三农问题”,是关于农村土地所有权的问题。分四点来讲:

   

   一、序幕;

   二、问题的关键是地权归属;

   三、规模化经营与地权归属;

   四、《零八宪章》为农民说话。

   

   一、序幕

   

   序幕中讲到:我们必须明白,中国仍然是农业国。中国的农民人口比例非常庞大,(占75%左右,韩国是15%,美国是5%)对社会的走向事关重大。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农民问题解决得好,农民是良民;农民问题解决得糟,农民变成流民。中国的历代王朝都毁于流民之手。

   “流民”这个称呼古来有之。李自成的农民起义军就被统治阶级污蔑为“流贼”。今天没有“流民”这一称谓,但另一个称谓我们耳熟能详:“盲流”。其实,“盲流”和“流民”有血缘关系,或者干脆就是一回事。流民越多,对社会就越具破坏性。

   

   另一方面,农村涌现大量的土地维权事件,大量的农民土地被强夺。关心国家大事首先是要关心农民问题。

   

   过去每年年初有个“中央一号文件”,共产党是懂得农民问题的重要性的。农民盼望着“中央一号文件”能给他们带来好的盼头,可是,年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总让他们的希望落空。于是,失望的农民在2007年12月发了声。黑龙江省富锦市东南岗村等72村四万农民自主宣布拥有土地所有权,并为此发了公告。其它地区,如陕西的农民也宣布拥有土地所有权。2008年10月,中共有个十七届三中全会,会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推进农村改革发展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决定》有很多几十年不变的漂亮话,有一些新词。譬如:农村农地流

   转。以及免除农业税等等。

   

   然而,我仍然认为,中共的农村政策再次让农民失望;其政策仍然不可能解决“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的问题。农民问题仍然是中国自古至今一直未能从根本上解决好的问题。

   

   二、问题的关键是地权归属

   

   这是制度层面的问题,也是农村问题关键之所在。中国社会主义的公有制规定土地属于国家所有。现在农村实行的是“土地集体所有制”,农民只有土地的使用权,实际上,土地所有权是虚置的。国家所有,集体所有,谁代表国家?谁代表集体?公有制是无法量化达到公正、公平、公开的效果的。

   

   土地产权落实不到具体的个人身上,土地产权的虚置,实际上,土地公有制大大增加了官员的权力,削弱了民间农民的权利。土地公有为政府创收,为政府与农民争利,为政府官员低价征地大开方便之门。

   这种地权制达不到“有恒产则有恒心”,农民富裕不起来,农民仍然很怕官府,民间力量无法对权力起到制约作用。

   

   象1999年新颁布的《土地管理法》,将土地审批权收归国务院和省两级政府,过去的“协议征地”变成了“公告征地”。所谓“公告征地”,即其一,由国土部门代表政府直接去征地,从此用地单位和农民不再见面;其二,政府和被征地农民集体之间也没有什么可协商的,政府就是把要征的耕地面积以及应该给予农民集体的补偿告知他们而已;其三,政府从农民手中征得土地后,与用地单位签订供地协议。从此,征地的过程,就变为地方政府以《土地管理法》为依据,

   从农民那里合法、强制地贱买土地的过程。由于农民无法参与,很多地方政府给予被征土地补偿时,只是把青苗和地上附着物补偿给农民,而把土地补偿费和安置补助费给村组集体,最后落到农民手上的很少。按照现行法律规定,征用农民的土地,最高只能以征地前三年该土地平均年产值的30倍补偿。这意味着不管这些土地今后何种用途,价值如何,征用时只能按照农村土地的原用途给予补偿。西部某省2000年~2003年全省建设用地平均每亩耕地补偿2.077万元,其

   中,公路一般为每亩0.6万元,铁路一般每亩0.82万元,其他项目一般为每亩3.5万元,经营性开发项目一般为每亩6.5万元。据多部门多渠道调查,土地补偿金分配结果仍然依国家得大头,集体得中头,个人得小头:一般是各级地方政府拿走50~60%,村组拿走30~45%,农民只得到5~10%。国家垄断着土地一级市场。征地时土地部门代表政府和国家,卖地时土地部门是商人,转手之间,迭获巨利。土地出让收入成为地方政府财政收入和公共投资的重要来源,土地买卖过程则隐藏着官员贪污受贿的广泛机会。

   

   这样的土地所有制和分配制度决定了农民永远的贫穷,农民永远的弱势。

   

   三、规模化经营与地权归属

   

   我们可以说改革的路已经死,农村改革亦是如此。用一句中听的话说:农村改革的政策已经用到了尽头。共产党的农村改革政策再不见根本解决农民的问题。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包产到户的小农模式虽然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但它是有局限性的。仅仅吃饱饭,要达到小康,要富裕是一个不易实现的阈限。不向集约化、专业化、商品化经济发展,仅靠一家一户的耕作,农业产量不可能再有大的提高。美国以经营一种产品为主的专业化农场己达农场总数的90%以上。据美国专家

   计算,仅此一项,使美国农产品大约增产40%,而成本降低50%~80%。把一家一户的小农业变成阡陌纵横土地成片的规模农业已是当务之急。

   

   是的,农村规模化经营对于农民致富是能取到至关重要的作用。然而,地权并不属于农民,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实质是“半截子改革”,农民得到的是半私有权,并没有得到完整土地产权。集约化、专业化、商品化经营必须在土地私有制的前提下,让农民从土地或入股、或买卖、或承租的过程中有先期享有实惠的可能,农民才能真正谈得到致富。

   

   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允许农民致富吗?

   

   从社会主义理论和现实执政党的表现来看,是否定的。共产党已经成为一小撮权贵者的代表,农民是他们榨取和剥夺的对象。

   

   四、《零八宪章》为农民说话

   

   《零八宪章》“我们的基本主张”第14条重申:“财产保护:确立和保护私有财产权利,实行自由、开放的市场经济制度,保障创业自由,消除行政垄断;设立对最高民意机关负责的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合法有序地展开产权改革,明晰产权归属和责任者;开展新土地运动,推进土地私有化,切实保障公民尤其是农民的土地所有权。”

   宪章准确地读懂了农民问题,读懂了中国。

   

   因为,为世界文明做出了卓著贡献的古罗马《民法典》就建立在土地私有制制度上的。土地私有制是社会的基石之一。如果搬掉了这块基石,人的自由就会丧失,人们就失去了选择幸福生活的机会,社会就失掉了动力。土地私有化更重要的副作用是遏制公权力,给公权力设置边界。共产党的执政根本不考虑遏制公权力的问题。

   

   共产党鼓动农民“打土豪分田地”,到现在又制定《物权法》;从否认物产权,到又肯定物产权。从打倒了地主,现在又有了新的地主;消灭了资本家,现在又有了权贵资本家;转了一个大圈又回到了起点就可以证明。共产党在“瞎折腾”!共产党在“折腾”整个中华民族!

   

   而在“折腾”整个中华民族的命运中,农民是受“折腾”最惨重的。首先,共产党的阶级歧视一直在歧视农民,所谓的“工农联盟领导阶级”实质上是“打江山坐江山”,打倒地主争当地主的理论。从共产党在城乡之间设置了横亘于城市人与农村人不可逾越的鸿沟看到,让农民世世代代品尝到了受愚弄歧视的苦果。农民是国家最大的纳税群体,却不能象城市人一样享有重多的福利。1957年,国务院颁布《关于各单位从农村中选用临时工的规定》明确提出:“各单位一律不得私自从农村中招工和私自录用盲目流入城市的农民。”从此,“盲流”这一带有巨大侮辱性的称呼成为农民的耻辱和标记。农民在国家的注册表中,也不被看着有“工作”的人。

   

   是彻底解决农民问题的时候了!

   

   如《零八宪章》所言,整体的考虑农民问题。首先从土地所有权上,然后从国家政策上反哺农民,让农民成立自治组织,参与到国家的政治变革运动中来。

   

   (掌声┅┅)

   

   ☆莫建刚:

   

   陈西讲了中国农民的苦难,中国农民的苦难实际也是中国的苦难。我们的文化处于被党文化强奸和代替的状况,党文化边缘化农民,蹂躏农民,其实也蹂躏中国民众。农民的问题就是人权的问题,政治民主的问题。当年农民想耕地,土地被收归公社;想种自留地,要割资本主义尾巴。现在,农民仍然不是土地的主人,农民一直处于被剥夺,被欺压之中。中共以耕者有其田引诱农民打江山,打得了江山后,说“一切缴获要归公”就收回了田地。结果田产是归少数权势者所有。

   

   究竟是私有制更坏,还是公有制更恶?现在的历史已经证明。

   

   ☆张明珍:

   

   土地原来就是农民的,土地原来就是地主的。一直强调“耕者有其田”的意思也就是农民的土地被别人剥夺了。从共产党统治近60年的历史就可以看到,开始,农民是土地的主人;后来,共产党要农民加入互助组;参加高级社,再后是人民公社。农民失去了土地所有权被迫成为共产党的工具,或者说奴隶。自从农民失去了土地农民就没有好日子过了。我支持农村土地归农民私有。

   

   (掌声┅┅)

   

   ☆涂然:

   

   我不认为农民苦,我反对土地私有化。

   

   关于农民苦的问题,我最近在农村看到,那里的农民日子好过得很。他们地也不种,租给别人种。国家有农业补贴照拿,成天就是玩玩耍耍。现在农业税没有,他们可以有很大自由选择的空间。他们把土地租给条件更差地方的人种,自己解放出来了。

   

   土地私有化的问题。我国人口多,不可能私有。如果这点土地被现在的人私有了,以后的人怎么生活。土地是不可能再生的,大家都会为了点土地争斗,开展战争。为了土地而战,这是土地私有制引发的悲哀。专制制度就与土地私有有关。

   

   ☆吴玉琴:

   

   我反对土地私有会导致专制的说法。当今的一党专制就建立在公有制上的。仅仅因为土地私有会导致社会战乱,共产党就要实行公有制的国家专政,共产党就要剥夺农民的土地所有权。这样的逻辑推理是说服不了民众的。恰巧的事实是,今天农民的问题是被剥夺、被压迫的问题,是没有真实的选票的问题。

   

   我也当过农民,我也到农村考查过。农业税虽然取消了,农村的各种收费,农村的干部选举仍然让农民不堪负重。共产党把持了农村的一切利益,包括村官的选举。现在要当村官是要花钱才能选上的,花钱买来的官他要捞回来。这样的负担又转嫁落在了农民身上。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