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仁全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曾仁全文集]->[《我们向谁控诉?》第七章 没有竞争对手的拍卖]
曾仁全文集
·端午节「感怀」
·温家宝应弃治标策略
·村 官 任 免 记
·不该处理的“废品”
·选 贤
·旷 世 奇 珠
·做戏无法请个菩萨
·香港和大陆:公民与臣民的区别
·解读李金华的「审计清单」
·特权管制下的中国「市场经济」
·香港,挡不住的民主洪流
·蒋彦永是真正的共产党员
·税务机构改革 朱熔基政策败笔之一
·独感:淡化春节
·用垃圾文化巩固专政
·贴近大陆民衆的海外四大媒体
·钟祥市司法黑在哪里?
·还原历史面目的《谁是新中国》
·纵容“黄货”泛滥毒害青少年
·强权体制下没有丑闻
·令江泽民难堪的奥运会工程「瘦身」
·杨建利回国与袁红冰出国
·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1)
·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2)
·邓小平制造了中国虚假的经济神话
·公安局长神气的原因何在?
·金牌与金钱及其它
·“蹊跷”死亡的农民迟文滨案与赵燕的诉讼
·物价飞涨、工人农民遭殃
·戏谑民主的「村选」
·有感于节俭办国庆
·江泽民留给胡温什麽?
·有感于为宋祖英出场改变纪念活动
·胡温暗批江泽民腐败治国
·胡温暗批江泽民时代腐败治国
·污染愈来愈严重的文化资源(1)
·为何无人劝谏江泽民留任
·走进死胡同的中国税制改革
·谁的“十一黄金周”?
·民愿与民怨
·印尼的民主与实践
·历史给了胡温政改的契机
·管中窥豹的希拉克
·污染愈来愈严重的文化资源(2)
·新暴力浪潮与杨建利的非暴力思想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1)
·中国七大荒唐
·「以人为本」口号掩饰下的矿难
·官员们过「鬼节」
·美国大选对中国人的示范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3)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4)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3)
·鲍威尔与“美国精神”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5)
·维护执政地位要靠民主宪政
·失败的中国殡葬制度
·擦粉的文凭与狗皮膏药
·师涛,你笑傲江湖
·寻求合作出版长篇政治小说「硕鼠乐土」
·欲哭无泪是矿难
·反对李登辉访日的叫嚣有什麽意义?
·白色恐怖笼罩的冬季
·中国雏妓知多少
·反腐倡廉的雷声又响了
·敢于向暴政说不的人
·杨振宁回大陆是图谋不轨
·官员们与我议《九评》
·李敖靠“骂声”赢得中共欢喜
·胡温政改契机-给赵紫阳正名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2)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4)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5)
·李仁:胡温体制的危机
·江泽民留下的顽疾中国(上)
·江泽民留下的顽疾中国(下)
·原来官吏们有那么多“好玩”的去处
·从王安石到赵紫阳
·大陆公众知识分子的歧途
·紫阳,您永远活在人民心中
·江泽民时代豆腐渣工程逐渐坍塌
·新春的歌
·矿难与原罪
·天方夜谭的“和谐社会”
·调查女学生网上卖淫现象
·中东民主的里程碑--伊拉克大选顺利完成令中共谎言不攻自破
·钻出石头夹缝的董特首
·中共吃人的教育体制
·第二个萨达姆挑战极限
·火车脱轨是豆腐渣工程坍塌的继续
·期盼新的联合国人权机构诞生
·将腐败之手伸向美国的张恩照
·传遍大陆网络的《中国七大荒唐》(上)
·传遍大陆网络的《中国七大荒唐》(下)
·能源危机与熵增现象(1)
·能源危机与熵增现象(2)
·能源危机与熵增现象(3)
·连战与胡锦涛——好尴尬的握手
·连战与胡锦涛——好尴尬的握手
·“五四精神”与师涛
·任不寐: 逃命吧,不可回头看!序曾仁全政治小说《硕鼠乐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向谁控诉?》第七章 没有竞争对手的拍卖

“帕累托改进”理论认为,一部分人财富可以增加,可是其他人财富不能减少。“帕累托改进”,一个基本原则就是公平一定放在前头。但是,钟航公司破产拍卖,改写了“帕累托改进”理论。
   
   清算组不顾广大船民们的指责,没有纠正资产清算过程不公平、不公正,人为“压价”、瞒报等做法,而是草率地进入“拍卖程序”。清算组宣布,对钟航公司进行整体拍卖。
   
   在此之前,船民们还抱有一丝幻想:公司决策者们在大会小会上口口声声说:“我们申请破产是为水上人民办件好事,对外真破,对内假破,在清算时尽量少报一点,多隐一点,把好处留给水上人民”!

   
   当清算组宣布拍卖的消息传出后,船民们醒悟了:原来,对内也是“真破”!先骗了国家,逃避了银行、税收等债务,再来骗我们船民们。
   李书林上书市法院党委
   也就是在清算组公布“清算清单”之后,清算组宣布对外拍卖的前夕,原钟航公司副经理、总支委员李书林上书钟祥市法院党委,要求停止不合法的侵权行为。
   
   李书林在信中谈了五点意见:第一、钟祥市航运公司是民营企业,是一九五六年互助组转为合作化时,将船民们的船只折价入股给合作社,船民们摇橹背纤发展壮大起来的,七十年代只是把本金退给了船民们,没有分红,也没有分利息,这些红利就是现在的航运公司,钟航公司是船民们的航运公司,首先没有经过职代会讨论,市交通局没有权力宣布破产,市里的领导也无权宣布破产。
   
   第二,钟航公司破产程序是在交通局先打报告、市长批示后才通报航运公司的职工,而不是先由职工讨论通过、再上报市交通局。先由领导定调子进行破产的做法,不符合法律程序。
   
   第三,钟航公司决策者们在水运形势复苏后寻求破产之路,并大肆卖船,这是不负责任的行为,决策人有不可推泄的责任。
   
   第四、法院宣布破产后,钟航公司的全部资产应该冻结,经营活动应该停止。但是,原公司决策人周志明没有经过广大职工的同意,在市交通局的批示下实行“委托经营”,且“委托经营”期间的帐目不透明。即使委托经营,也要履行法律手续,运输行为如何管理?亏损了怎么办?盈利了怎么办?交通部门应该在尊重职工意见的前提下,与当事人签订法律文书,明确责任。但是,交通局没有这样做。
   
   第五、资产及债务反映不实,扩大债务缩小资产。钟航公司在二000年五月前统计的固定资产原值二千一百多万元,累计折旧一千二百多万元,折旧后净值还有八百多万元,不是周志明等人所公布的原值一千一百多万元,折旧后还有三百多万元的说法,而外债也没有他们所说的那么多,这种说法是不负责任的,“资不抵债”的观点站不住脚,不明让职工信服。
   
   李书林的信寄给钟祥市法院党委后,如石沉大海,李书林没有得到法院的答复。
   
   
   
   (插图:原航运公司副经理李书林近照)
   领导行踪飘忽不定
   从二00一年八月中旬资产清算报告公布后,一直到十月中旬近两个月时间里,钟航公司办公室里几乎看不到周志明的身影,他的行踪飘浮不定,只有他的几个最亲近的人每天跟在他的身后转,而将班子中的半数人排斥在外,机关干部职工都不知道他在忙碌些什么。自从二00一年三月份进入破产程序以来,他这个党总支书记很少组织党员学习,党组织活动一度处于瘫痪状态。有一位姓肖的女青年是预备党员,到了八月份是转正期,机关支部书记兼办公室主任的魏国华无法将支部成员召集到一起,为了不耽误这个女青年按期转正,他只好“闭门造车”写报告及转正审核材料。等到总支成员某一个人来了,顺便签个字了事,算是“集体讨论通过”。
   
   从副经理到一般职工,除了深深地忧患意识之外,对公司的何去何从一无所知,前途未卜。因此,公司机关的一切正常工作秩序被打乱了,职工们在焦急地等待的同时,工作纪律都不如从前了。周志明显示他的经理独特的权威性。在八月二十五日机关全体工作人员的会议上,对工作纪律,只是硬梆梆甩下两句话:第一,机关人员上班迟到十五分钟以上,发现一次,下岗!第二,安排的工作不愿意做,下岗!(摘自会议记录)
   
   职工代表郑顺贵:“我们对拍卖一点征兆都没有,因为清算组说,即使要卖掉航运公司,也是要整体拍卖,但我们职工都知道,要整体拍卖,航运公司谁也一次性拿不出来那么多钱,包括周志明本人。因为没有任何一个人有七百多万元。”
   
   “我们当时想:交通局及法院最后会考虑集体租赁或是破产重组,因为包袱已甩掉了,这更利于‘轻装上阵’,我们职工也有个盼头了。但没想到,他们最后昧着良心独吞了……”
   “不对外拍卖”
   二00一年三月资产清算过程中,清算组向债权人发送了资产清算报告,钟航公司向过去有业务往来的客户相继发送了“告知书”,八月中旬资产清算公告后,有些客户就知道钟航公司要破产拍卖了。
   
   在这期间,先后有襄凡、武汉等地十多家生意人找上门来,他们希望参加拍卖,买到钟航公司船舶,但清算组口径一致地说:“不对外拍卖。”
   
   原公司办公室主任、机关支部书记魏国华:“有一天,一个襄樊来的中年人找到公司办公室,向我们打听航运公司拍卖情况,希望买到钟航公司的船舶,我做不了主,就把这个中年人引到清算组办公室。”
   
   “来到清算组办公室,中年人说明来意后,要求买几艘船舶,清算组的人就介绍说:‘只搞整体拍卖,不单独卖船’,当中年人进一步问情况时,他们又解释说:不卖给外地人。”
   
   “现在想来,他们这个‘不卖给外地人’的说辞是一个阴谋,如果只局限于卖‘内部人’,那么,公司的几千船民都是穷光蛋,哪里拿得出数百万元呢?正象有些船民们后来气愤地指责的:别说是七百一十五万元‘拍卖’给了周志明,就是三百万元也没有一个水上的职工买得起,因为他们开始就规定:向拍卖行交三十万元的定金才能参加拍卖。”
   没有竞买人的拍卖会
   一切都在无声无息地操作中,水上船民们在焦急地盼望、等待的时候,清算组发布消息说:钟航公司在二00一年十月二十五日进行拍卖。
   
   第一次拍卖会,船民们的反映都很平静,因为他们知道,清算组的观点很明确:不对外拍卖。而对内拍卖的话,公司从经理到职工,没有一个人能拿出近千万元的资金出来。这样一来,那就会象老河口航运公司的结局:集体承包租赁或是集体入股购买、共同承担风险。这个结局是船民们满意的答案——他们将都有一口饭吃。因此,他们对拍卖会都不感到紧张。
   
   二00一年十月二十五日,已抵押给劳动保险局、又租用两层进行办公的钟航公司办公大楼上挂着巨大的横幅,横幅上写着:钟祥市航运公司现场拍卖会。从四面八方赶来的船民们将二楼的会议室围了个水泄不通,走廊里都站满了人。会议室上方坐着清算组的成员,另外,还有拍卖行的经理杨某等人。会议由法院的陈庭长主持。
   
   会议室下方的固定椅子上坐着钟航公司的干部职工,整个会场不仅没有外地人,而且没有外单位的人参加。会议秩序井然,陈庭长讲了拍卖的纪律及法律依据。拍卖公司的杨某郑重其事地宣布拍卖的具体要求及程序。
   
   具有戏剧性地是,拍卖会开始,竟然看不到一个竞买人,台上除了清算组的成员,就是拍卖行的人员,几百名老船民挤满了会议室,愣愣地瞧着主席台,再瞧瞧主席台下面的人群——都是一张张熟悉的面孔,他们开始议论起来,不相信在这些熟悉的面孔中,冒出几个“竞买人”。
   
   清算组成员正襟危坐,杨某讲了拍卖规则,强调《拍卖法》规定的标准,接着是竞标开始,标的七百六十四万元。
   
   船民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因为大多是退休老职工的缘故,有的愣头愣脑地问:“我们都可以买吗?”拍卖行的人介绍说:“都可以买,但要有资格认证,并要交三十万元的押金。”有的船民就说:“我们三万元都拿不出来,到哪儿拿三十万元出来?”拍卖行的人不答。船民们中间,不知谁说了一句:“我们先打欠条买下来行不行?”于是,引发一阵哄堂大笑。
   
   会议室里,职工们七嘴八舌地说开了。半个小时后,钟祥拍卖行的杨某宣布:这次的拍卖流产,以后拍卖另行通知。
   
   至此,严肃的《拍卖法》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嘲弄。船民后来才知道,这次所谓的拍卖会,是为了完成法律的有关程序,为下次“拍卖”给周志明打下基础,有了这次所谓的拍卖流产,“卖”给周志明才合理合法。
   一个竞买人的拍卖会
   第一次拍卖流产的当天,《钟祥报》第四版右下角一个不起眼的位置,刊登了一则“拍卖公告”:同时拍卖的有两个企业,除钟祥市航运公司拍卖外、还有钟祥市造纸厂,拍卖参考价百百六十余万元,标的展示时间为二00一年十月九日至二00一年十一月四日。拍卖公告要求:有意者请携带有效证件到拍卖行办公室缴(交)纳保证金三十万元办理报名手续。联系人马某、杨某,落款是荆门市拍卖行钟祥分行。时间二00一年十月二十五日。
   
   这个拍卖行是否合法暂且不谈,从操作第二次拍卖工作来看,其整个程序是一场令人啼笑皆非的闹剧。
   
   十一月五日这天,钟航公司办公楼里人山人海,而这些人堆里,几乎都是退休老职工,他们不是来“竞买”的,他们有的是为要药费而来。有的是从汉江河另一边的俐河口、转斗船厂赶来看热闹的老船民。
   
   拍卖会现场仍然是在二楼的会议室里,上首仍然坐着清算组成员及拍卖行的有关人员,台下是周志明及公司班子成员。除此之外,就只有钟航公司退休的老职工,年龄最小的都是六十多岁,年龄最大的逾八十岁。一个个神情庄重。
   
   第一次拍卖会的序幕又一次重演:交通局领导作指示,法院陈庭长强调纪律、提倡公开透明、解释拍卖程序;荆门拍卖行钟祥分行的杨经理讲解标的财产及基数:钟航公司整体标的七百六十四万元,包括淘汰、报废、折旧完毕或病残质的物品。
   
   只有一个人引人注目,那就是经理周志明,只有他一个人面前放着竞标的牌子,也就是说,只有他一人是“合法”的竞买人。
   
   在这一刻,职工们还蒙在鼓里,他们不知道这次拍卖会操作情况,更不知道这种拍卖只是一个幌子而已。
   
   拍卖行的杨某严肃认真地念了拍卖规则后,宣布拍卖标的七百六十四万元。
   
   没有人应标!会场一度冷场。老实巴交的老船民们面面相觑。他们跑了一辈子船,不知道这种拍卖程序所透析的玄机,因为他们都没有竞标的资格——没有交纳三十万元的保证金。
   
   周志明神情庄重地坐在下方的的竞拍位置上,不言不语,脸上没有笑容,也没有紧张的表情。因为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他是那种深藏不露的性格。这种深藏不露的性格正适合于现在官场环境的运作。小白脸上那双机警、深邃的眼睛,透视着狡黠与冷酷。几年的经理生涯,使他磨练得成熟、稳重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