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仁全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曾仁全文集]->[《我们向谁控诉?》第六章:欲盖弥彰的财产清算]
曾仁全文集
·还原历史面目的《谁是新中国》
·纵容“黄货”泛滥毒害青少年
·强权体制下没有丑闻
·令江泽民难堪的奥运会工程「瘦身」
·杨建利回国与袁红冰出国
·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1)
·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2)
·邓小平制造了中国虚假的经济神话
·公安局长神气的原因何在?
·金牌与金钱及其它
·“蹊跷”死亡的农民迟文滨案与赵燕的诉讼
·物价飞涨、工人农民遭殃
·戏谑民主的「村选」
·有感于节俭办国庆
·江泽民留给胡温什麽?
·有感于为宋祖英出场改变纪念活动
·胡温暗批江泽民腐败治国
·胡温暗批江泽民时代腐败治国
·污染愈来愈严重的文化资源(1)
·为何无人劝谏江泽民留任
·走进死胡同的中国税制改革
·谁的“十一黄金周”?
·民愿与民怨
·印尼的民主与实践
·历史给了胡温政改的契机
·管中窥豹的希拉克
·污染愈来愈严重的文化资源(2)
·新暴力浪潮与杨建利的非暴力思想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1)
·中国七大荒唐
·「以人为本」口号掩饰下的矿难
·官员们过「鬼节」
·美国大选对中国人的示范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3)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4)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3)
·鲍威尔与“美国精神”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5)
·维护执政地位要靠民主宪政
·失败的中国殡葬制度
·擦粉的文凭与狗皮膏药
·师涛,你笑傲江湖
·寻求合作出版长篇政治小说「硕鼠乐土」
·欲哭无泪是矿难
·反对李登辉访日的叫嚣有什麽意义?
·白色恐怖笼罩的冬季
·中国雏妓知多少
·反腐倡廉的雷声又响了
·敢于向暴政说不的人
·杨振宁回大陆是图谋不轨
·官员们与我议《九评》
·李敖靠“骂声”赢得中共欢喜
·胡温政改契机-给赵紫阳正名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2)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4)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5)
·李仁:胡温体制的危机
·江泽民留下的顽疾中国(上)
·江泽民留下的顽疾中国(下)
·原来官吏们有那么多“好玩”的去处
·从王安石到赵紫阳
·大陆公众知识分子的歧途
·紫阳,您永远活在人民心中
·江泽民时代豆腐渣工程逐渐坍塌
·新春的歌
·矿难与原罪
·天方夜谭的“和谐社会”
·调查女学生网上卖淫现象
·中东民主的里程碑--伊拉克大选顺利完成令中共谎言不攻自破
·钻出石头夹缝的董特首
·中共吃人的教育体制
·第二个萨达姆挑战极限
·火车脱轨是豆腐渣工程坍塌的继续
·期盼新的联合国人权机构诞生
·将腐败之手伸向美国的张恩照
·传遍大陆网络的《中国七大荒唐》(上)
·传遍大陆网络的《中国七大荒唐》(下)
·能源危机与熵增现象(1)
·能源危机与熵增现象(2)
·能源危机与熵增现象(3)
·连战与胡锦涛——好尴尬的握手
·连战与胡锦涛——好尴尬的握手
·“五四精神”与师涛
·任不寐: 逃命吧,不可回头看!序曾仁全政治小说《硕鼠乐土》
·吴仪是向日本说“不”吗?
·残缺思想的施罗德
·沉甸甸的“六一儿童节”
·透析聂树斌和佘祥林两冤案
·相信库恩,还是相信任不寐? ——评《江泽民和他的十五年》
·疯狂的高考又来了
·毛泽东到台湾“一展风采” 蒋介石何日回大陆“观光”
·赵紫阳时代的悲剧与一部沉寂十六年的学术著作
·《硕鼠乐土》第一部《祥龙风云》选载(1)
·《硕鼠乐土》第一部《祥龙风云》(2)
·《硕鼠乐土》第一部《祥龙风云》(3)
·温家宝赞《乡村八记》与真实的农村
·审计漏洞越堵越大
·风蚀残年的政党——写在中共建党84周年
·硕鼠乐土》第一部问世(上)
·《硕鼠乐土》第一部问世(下)
·任权 : 您的面孔为何如此狰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向谁控诉?》第六章:欲盖弥彰的财产清算

钟祥市法院于二00一年三月二十日宣布钟航公司进入破产程序,但是,依照程序应该介入的清算组却迟迟没有进驻,其原因是市交通局指定的清算组组长邓某中途打“退堂鼓”,由此,僵持了较长时间,市交通局才确定副局长彭某为清算组长。由彭某带领的十人“清算组”于二00一年五月底才进驻钟航公司。
   “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
   这期间的决策人周志明,已经得到有关上层领导的大力支持,水上船民们对他的工作用“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进行概括。这“一个中心”既是:以赚钱为中心,“两个基本点”即是:以破产为基本点,以水运形势复苏后跑船做生意为基本点。
   据船民们反映,二00一年元月以后,水运形势一派大好,磷矿石产销两旺,借助水运形势好转的强劲东风,公司管理者从外欠单位收回过去的一部分老欠帐(由于矿石走俏,卖方市场变成买方市场,不付款不予装货,逼迫过去的欠款单位还帐装货)。
   决策者卖船的钱及收回的欠款用到哪里去了呢?据船民们讲,他们除拿出少量的资金交职工的养老金外,大量的资金“去向不明”。

   职工的工资可以半年多不发,职工的医药费可以几个月不给,但是,接待“清算组”可不敢马虎,不仅派小车请来送往,而且食宿大多在高档次的市宾馆、市交通局宾馆里面。周志明一面与清算组形影不离地“核查帐目”,一面对火爆的水运工作进行摇控指挥;另一方面,他不失时机地组织各种力量阻挠、干预船民们的上访。
   告状五状士的陈华忠说:“在水运形势如此好的情况下,交通局授予周志明经营的大权,那是没有风险的坐享其成,谁掌握了这个主动权,谁就有了资本,有资金来源。所以,周志明靠这个主动权建立了更大的关系网,这也是我们维权一次次惨痛失败的又一个原因。”
   “周志明用这个委托经营的主动权每年获取得数百万元的运输营业收入,从二00一年到二00二年的两年时间里,航运公司的运输收入在一千三百万元左右,在当时没有负担的情况下(只发在职职工的工资),只有盈利不会亏损,二00四年,我们告状告到北京后,他组织人员突击改帐,将二00一年和二00二年的收入支出帐目全改了——将盈利改为亏损。是找哪些人改帐我们都清楚。”
   “‘委托经营’期间,除了发给在职职工的工资外,大部份资金都用在跑关系上了。与上层建立了很多的特殊关系,我们告不倒他,是因为我们的力量太薄弱了,我们告到哪里,他们就用金钱搭桥送到哪里,要说是他们的‘金钱外交’所形成的网络太强大了,毋宁说有一些官员在金钱面前太容易被‘打倒’了……”
   周志明“委托经营”赚了多少钱?现在不得而知,因为,航运公司在二00二年底的财务报表上都显示为“亏损”,甩掉了近千名职工的包袱、如此好的运输形势下会亏损?船民们自然是说不清道不明,同时,两年时间里,没有哪一级组织对他们的财务状态进行如实认真地审计。
   但是,有一件事情是说明问题的:在他的大管家、财务科长彭某因病去世后,留下了一大批私存的收支条据,这些收支条据的金额达几十万元的支出没有入帐,至此,他对外公布“财务亏损”的说词也就不攻自破了。杨良明等人核对了这些条据后痛心疾首地说:这些,都是周志明等人将盈利改成亏损的证据。
   没有职工参加的清算组
   二00一年六月五日,钟航公司办公大楼二楼会议室里座无虚席,进驻航运公司的清算组成员彭某、陈某及航管站陈某等人坐在上首,主席台下方及会议室外面都站满了钟航公司的职工。会议由市法院的陈某主持。
   会议的主要内容是清算组将要进行资产清算的通报,彭某强调了清算组的纪律与要求,这些纪律与要求,都与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紧密相联。他讲的头头是道。讲完后,陈某介绍了清算组的工作程序:一切都按程序执行,并要求职工们对他们的清算工作放心。
   领导们讲完后,杨良明突然站起来说:依照破产法的规定,资产清算应该有职工代表参加,这次航运公司的清算工作,应该考虑职工代表参加清算,请清算组考虑职工们的意见。
   他的话音刚落,航管站的陈某就站起来说:"不需要。我们的清算工作都将严格按法律程序办,难道你们不相信我们吗?"
   "难道你们不相信我们吗?"这句话似乎给船民们吃了定心丸:是呵,他们代表人民代表党,我们没有理由不相信!质朴、敦厚、单纯的船民们当时没有想得太多,因为他们当时还抱有真诚的期盼,这么多领导所代表的是党和政府的声音,不相信党和政府还去相信谁呢?
   “鉴定结论书”引起“大地震”
   由七八个部门组成的十多人清算组,实际上只有交通局及法院的四五人进行日常工作,其它人都很少到场。由于钟航公司的摊子大,面广、资产多,情况复杂,所以,清算起来有一定的难度。
   依照法律程序,应该是在七月九日拿出清算结果,但是,推迟到九月底才拿出来。这份资产估价结果--清算估价明细在航运公司办公楼台下面张榜公布后,一下子炸开了锅,引起钟航公司强烈反响。职工们纷纷议论"清单"里不实的现象。
   张榜公布的是钟祥市物价认证中心《关于钟祥市航运公司资产的价格鉴定结论书》。在已鉴定标价的物品中,有价格一元的开关,两元的脸盆,甚至于连每个锣丝丁都估算了价值。但是,价值两万多元的三百八十吨储油柜、价值五千元的八十马力发电机组、价值十余万元的三百零六床船驳专用油布、价值一万多元的共五台船舶专用罗经、价值五万元的共十三部高频电话、价值五万元、供拖轮上使用的二十一台冰箱都没有估算其价值,除此之外还有大量的土地都没有估价。依照船民们的估算,这些"未鉴定标的"的资产在一百万元以上。
   现年七十岁的老船长邹地新说:"我们当时看了清算组张贴的清单,肺都快气炸了,那是什么清算与估价呵?登出来的清单上,将不值钱的小东西诸如启子、钳子都记载上了,并且很认真地打了价,但是,许多资产及大部件都'漏'掉了,诸如掌握航行的五个磁铄金,一个几千元,都'漏'掉了?真是太可笑了,这些大部件怎么会漏掉?而一个启子、一个钳子怎么会漏不掉?这不是人为的是什么?"
   《鉴定结论书》(钟价认字〔2001〕107号)文件,是清算组委托"钟祥市物价局价格认证中心"进行鉴定的。这份《鉴定结论书》第(二)个大问题对于船泊价格鉴定过程进行了如下说明:
   船泊包括拖轮、驳船、泵船、钢质划子。
   1、 勘验情况:由于拖轮、驳船、钢质划子在评估作业期间仍在营业,评估人员无法对其进行实物勘验,故以委托方提供的有关资料为鉴定依据。对泵船,评估人员进行了实物勘验并填写了实物勘验记录。
   2、 资料收集:根据鉴定需要,取得相关政策规定。
   3、 鉴定方法:重置成本折扣法。
   原来,那些"大件",如船舶、拖轮、钢质划子是在"作业"过程中,评估人员"无法进行实物勘验",而是根据"委托方提供的有关资料为鉴定依据。"
   在《鉴定结论书》的第十个内容--"声明"中指出:"1、价格鉴定结论受结论书中已说明的限定条件限制;2、委托方提供资料的真实性由委托方负责。"这个"委托书"为什么要说明"委托方提供资料的真实性由委托方负责"?这种委托书是对谁责任?
   更为关键的是,《鉴定结论书》发布时间是二00一年九月二十六日,所有鉴定的"评估基准日"统一为二00一年三月九日,也就是说,"评估基准日"统一是在法院裁定破产的当天,而这个时间,不仅没有"物价价格认证中心"人员前往航运公司进行鉴定,而且,清算组还没有组建,这个公开的谎言说明了什么?
   据船民们讲,船舶的价格时间性很强,进入夏季以后,运输形势好转,是船舶交易的旺季;就象服装店冬季卖冬季的服装,夏季卖夏季的服装一样,如果冬季卖夏季的服装,夏季卖冬季的服装,肯定是卖不出好价钱。而"鉴定结论"把"评估基准日"确定为三月九日,而发文时间九月二十六日,前后相差近半年时间,显然,这是别有用心的,也是完全不负责任的。船民们认为,这种行为不仅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价格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破产法》、国家计委、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印发的《扣押、追缴、没收物品估价管理办法》等有关法律、法令,而且是清算组、物价认证中心与周志明共同公开欺骗国家、欺骗船民们的行为。
   估价船舶只是废铁的价额
   这种清算与估价,令船民们无法接受。船民们认为,他们的主要资产是船舶,船舶是他们大半辈子挣来的主要家当,而船泊(拖轮与驳船、泵船、钢质划子)的价位评估只是废铁的价格。
   《鉴定结论书》明细表第一页:4一002分节驳,载重四百八十八吨,评估价为一十二万六千八百八十元;3一016钢质分节驳,载重三百八十八吨,估价九万七千元;2一026钢质驳船,载重二百二十六吨,评估价为五万一千九百八十元。每吨平均估价为二百四十四元。
   二00四年十月,杨良明等五状士上访钟祥市、湖北省及北京有前部门,反映其中一个问题就是船舶低估、不合理的问题,市委常委、副市长颜某指示成立的"联合调查组"于二00四年十二月二十日的答复——《关于原航运公司杨良明等五人上访反映问题的调查报告》中,第三个标题第(二)个小标题是这样答复的:
   反映的船舶不合理低评问题。从钟祥港航所和多家从事废铁收购的经销商提供的资料和发票看,2001年破产清算当时,废铁回收单价820元/吨(如2001年7月20日市金属回收公司给襄樊钢铁厂价为820元/吨,并含运费)。航运公司44艘驳船和14艘拖轮共计自重4800吨,按当时废铁回收价可卖396.6万元,而评估价为650万元,远远高于废铁价格。上访人员用现在市场上的废铁价格和水运复苏后的船舶价格来衡量三年以前的市场船舶价格,是不合理的。
   
   (插图:正在作业的公司船厂里,工人面前一台七吨重的冲压机评估价仅为七百六十五元,依照当时每吨废铁的单价八百元计算,也可以卖到五千六百元的好价钱。)
   漏登财产被“杂草遮住了”
   钟祥市物价局价格认证中心物品估价鉴定结论书(钟价认字〔2001〕107号)《关于钟祥市航运公司资产的价格鉴定结论书》公布后,船民们反映了很多漏登、低估财产的问题。职工代表杨良明、仝照萍等人对清算组这种极端不负责任的行为进行了严厉地公开批评,但是,一直没有得到解决和纠正。
   
   二00四年十月,在杨良明等人上访反映了问题后,一份没有盖章的“联合调查组”调查报告对其中“漏登”问题是这样答复的。
   
   反映的漏登低评问题,上访人提供的《资产漏登明细表》认为,经市人民法院组织原航运公司破产清算组逐一复核、清理,委托钟祥市祥俊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对漏登的资产进行了评估。
   
   实际漏登、漏评18项,评估价134605元,其中,漏登机械设备121.505元,土地401.66平方(子弟学校),评估价1.31万元。主要原因:一是2001年清理时,船厂停产,工地上杂草丛生,遮住了一些物品,现重新生产,除去杂草后物品又呈现出来。二是有些物品是随时丢失,但又随时可以自制的。如铁凳子,漏登资产表上反映的是130个,现场有160个,无法说清楚是以前漏评的还是新公司又新添的。三是有些物品确实无价值,当时清理已成为废品。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