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曾节明文集
·中国男足国家队一比五输给泰国青年队反映出什么?
·朝鲜问题中南海十年交锋史
·波兰节记事
·时局观察:习式改革同崩溃赛跑,胡锦涛欲提前搞垮习近平
·习式改革(增加对芦笛等人谬论的驳斥)
·中国的民主化同样需要强有力的领袖
·新世纪中国改天换地的领袖出自何方?何时出现?
·中国社民党声明:声援秦永敏
·生育权何所谓“看得太重”?——与曲明路商榷
·退出高寒伪“社民连线”的声明
·“社民连线”王、高之争的实质和教训
·“十八大”后胡锦涛架空习近平的基本规划和部署
·闭门造车、取媚权贵的伪自由书
·与草庵居士通话有感
·美国独立战争英国战败的战略原因
·胡锦涛暗立太子,胡海峰志在诸侯
·走投无路,习近平或重走毛泽东“群众监督”路线
· 曾成杰案再次暴露出: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而非薄熙来
·去纽约市开会旅记
·在美国找工作的一个片段
·李克强的专制市场化经济新政,是街头运动的催化剂
·李克强的市场化新政将提前引爆总危机
·审判薄熙来的前因后果
·审判薄熙来是习近平失败的开端
·进步或继续倒退,庭审薄熙来是中国拐点的风向标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中共当局公诉薄熙来的声明
·夏日随感:爱与美的共同之根
·中国的大势和中国社民党的救国基本方略
·关于民运的新思维
·习近平会有多大作为?谜底已经提前揭开
·薄熙来在法庭上的强势表现必产生重大影响
·庭审薄熙来的希望和失望
·小唐老师的回忆
·习近平的血性,比不上秦桧的孙女
· 百年轮回:由历史的惊人相似看中共国的天命
·“八九”难再现,红朝随清朝——兼谈检验真假政改的试金石
·薄案落幕,习、李新政治僵尸登场
·论个人独立和精神创造的关系
·由习近平的义和拳攻势看中南海前景
· 日本的目的是搞垮中国,而决不会帮助中国民主化
·决定国际关系的是国家利益,而非意识形态
·这个消息令多尔衮悔恨得在地狱里打滚
·民族素质高低并不能改变国际事务中国家利益至上准则
·已经迫近的中国“计生”大灾难,祸害将远超过毛泽东祸国
· “计生”才是“粗鄙的、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
·中共主导下倒错的中俄关系及其前景
·德国是中国地缘政治的最大盟友
·对伪儒假先知张国堂的新批判
·中朝关系简析
·韩国是中国在东亚的潜在最大盟友 
·中医和西医各有短长且具互补性
·习近平的极权式反腐改良在把中国推向割据
·习近平对日本强闯演习区的示弱,加快了钓鱼岛中日开战的时间表
·因偏执而生的愚蠢——简析理工科生对文科的歧视现象
·时局观察:“三中”全会确立超越胡温的维稳基调
·由习近平其人之相,看中共国的气数
·需不良破坏民运的一贯伎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习近平“改革”的实质及可能后果
· 英国民族的有道和无道
·中、朝再次同时迫近改朝换代的新拐点
·时局观察:周永康、张成泽余党可能挑起不测剧变
·中美两国的运势完全相反
·《推背图》第四十四象并非预言习近平
·国、共两党的本质区别:决定了习近平成不了大陆蒋经国
·邦无道,子孙弃之!——儿子眼中的中美差异
·对习近平“圣人”的赞誉,不宜出自反对派之口
·甲午年元旦再论中共习近平当局的可塑性
·中国共产党专制的另一种可能演变——变身军阀独裁专制
·中国的两种前途以及反对派的分化趋向
·“甲申以后无中国”——甲申三百七十年再祭
·甲申三百七十年再悟:李自成败于战略、军事大错,而非腐败
· 时局观察:习十年集权改良充满变数,身后中国必陷变乱
·习近平成败取决于中日战争
·时局观察:习近平以收黄页岛模式进逼,日本被逼至墙角
·时局观察:中共之垮台,当在江泽民死后
· “粉碎四人帮”属左派内讧,不是右派政变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潘汉年被关到死的真正原因——兼论毛泽东强过周恩来的地方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由名字看天命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历史循环是天道:兴衰由天定,报应显善恶
·昆明“3.1”恐袭惨案映照出中南海民族政策之巨蠢
·对昆明“3.1”惨案的反思
·时局观察:克里米亚局势将震憾全世界
·痛惜MH370飞机上的239条鲜活的生命
·回教恐怖势力已成为中国的心腹大患
·MH370事件之评说暴露人类常见的思维误区
· 克里米亚已成为西方道义形象的滑铁卢
·俄罗斯强势崛起,中共国行将谢幕
·中共统治的最大帮扶者是美国,而不是俄国
·由俄国的强势论中国战略外交调整
·明清末帝的最后语录
·中国的头号战略大敌是日本而非俄国
·俄国收取克里米亚有利于中国民主化
· 雨夜重温《特权论》,方悟王有才转变的原因
·归途偶感:终老于美国也是一种境界
·僵硬亲美抗俄铸大错——蒋介石丢失大陆的新反思
·远隔重洋,清明祭祖悼英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民主论坛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满清王朝著称于史的真实东西,除了文字狱和民族压迫,就是它的腐
   败无能:满清是一个贪官(和珅)比皇帝还富的朝代;满清是中国历

   史上唯一一个卖官卖官制度化的朝代。
   
   但凡事都不应绝对化,超级腐败王朝满清,也出现过一段吏治清明的
   时期,那就是康熙时期和雍正时期。康熙帝统治时期,是清朝清官最
   多、风气最正的时期;雍正帝统治时期,则是官场纲纪最为严明、官
   吏最为兢兢业业时期。康熙、雍正时期吏治的清正廉明,得自于康熙
   帝和雍正帝成效斐然的治贪之道。
   
   治贪之道,首先在于选拔官吏的标准。关于用人,康熙帝认为“节操
   清廉,最为紧要”。他亲政之后,一反多尔衮和顺治帝藏污纳垢、唯
   我所用的粗放做法,以清廉作为选拔官吏首要标准;但另一方面,康
   熙帝又反对朱元璋的“以猛治国”,拒绝效法朱元璋采用剥皮等酷刑
   苛法惩治贪官的做法,而是以培养和褒扬清官为主。康熙帝认为:
   “宽仁”才是长久之道,治家治国都应当以“宽仁为本”,采用酷烈
   手段惩治贪官,是不能治本的消极防堵措施,治本之道是培养一种清
   廉的风气。
   
   因而,康熙帝玄烨在位时,非常注重对官吏道德品行的考察。他以经
   常出巡的方式倾听民间舆论,平时注意通过秘折等渠道了解各级官员
   的名声好坏、甚至多次采取微服私访的方式,调查了解官吏的品行。
   康熙帝在位期间六次南巡,每次都一路访察清官,并下令各地督抚举
   荐清廉;康熙帝特意命令文宣部门,大张旗鼓地宣传清官的事迹,传
   抄全国,意在让天下官员仿效。
   
   两江总督于成龙病逝时,康熙因他“清操始终一辙,非寻常廉吏可
   比,破格优恤,以为廉吏劝”,加赐太子太保,谥清端,降旨地方修
   建祠堂,并亲自书写“高行清粹”四字,制成楹联,赐予于的后人。
   〔1〕
   
   精明的康熙帝,深知清官容易为奸佞者诬陷谤毁,故从不轻惩,还立
   下了不准杀言官的规矩(这一规矩后来被乾隆帝破坏)。康熙朝“治
   行为畿辅第一”的彭鹏,因事多次受到革职处分,但康熙都改为降级
   留用,直到被降了12级,仍奉旨留任原官。〔2〕
   
   康熙帝还一反多尔衮、顺治帝严禁舆论议政的做法,鼓励民间为清官
   树碑立传,也容许百姓张贴大字报揭发贪官的劣行,以这种一正一反
   社会舆论对比,鼓励清官、贬斥贪官。〔3〕
   
   在玄烨的努力下,康熙朝成为满清清官最多、风气最正的时期。康熙
   时期,也是清朝国力最强盛、社会最具活力的时期。
   
                  ◆
   
   然而,雍正帝继位后,却完全反其父之道而行。胤祯一上台,就废弃
   了其父的用人路线。他的用人之道,处处与玄烨背道而驰:玄烨选拔
   官吏,以“节操清廉”为首要条件,而胤祯选拔官吏,“宁用操守平
   常的能吏,不用因循废事的清官”,〔4〕康熙帝通过舆论来鉴别官
   员的操守政绩,通过扶植、保护、褒扬清官而倡导一种廉正的官场风
   气,雍正帝则倚重能员、鄙薄清官,他漠视针对官吏的舆论,甚至偏
   激地认为“舆论全不可信”、“舆论皆称好者,想必是沽名邀誉、欺
   世奸诈者流”。〔5〕
   
   尤其绝的是,对于清官,雍正帝不仅不予倡扬,还加以压制。他一反
   康熙帝的做法,禁止百姓挽留卸任官员和为他们建祠树碑,以根除官
   员“好名之风”。〔6〕
   
   因为重视舆论民情,康熙帝的“兴廉”措施比较公开化、透明化,而
   雍正帝的吏治手法则倾向于特务统治,在中央创立密摺告密制度,并
   且豢养特工队伍,对官僚进行跟踪、刺探、监控。
   
   康熙帝反对严刑苛法治官,不轻易惩治大臣;雍正帝则一改康熙的宽
   仁作风,追求吏治的“严明”,他大力整顿吏治,严格清查钱粮亏
   空,对查实的贪污官员严酷惩处,追回赃款,抄没家产,雍正帝的治
   贪之道,近似于朱元璋的“以猛治国”;为了消减贪污腐败的欲望和
   借口,雍正帝还别出心裁地搞出了“养廉制度”,他以“耗羡归公”
   为名,以贪官的赃款和所抄没的家产为基金,让官员按级别从中提取
   “养廉银”。雍正帝是中国历史上率先实施养廉制度的皇帝。
   
   虽然处处与康熙帝反其道而行,雍正治贪照样获得了卓著的成效。雍
   正朝的官吏普遍勤勉奉公,而行政效率比康熙时期犹有过之:雍正帝
   在位仅13年,迅速填补了国库亏空、还完成了军机处设立、摊丁入
   亩、废除贱籍等一系列重大改制措施、展开了对西南苗疆的“改土归
   流”(改间接统治为直接统治)。是雍正帝,而不是乾隆帝,延续了
   康熙帝开创的满清鼎盛局面。
   
                  ◆
   
   治贪之道,康熙帝、雍正帝截然相反,那么哪一种更加高明呢?
   
   应该说,比起雍正帝,康熙帝更能看到问题的根本:
   
   一个做官的人,到底是选择廉洁还是选择贪腐,与荣誉感大有关系。
   荣誉感,是人的一种强烈高级精神需求,获取荣誉欲望的满足感,要
   远比性欲等本能欲望的满足更深刻和持久;而当官,首先是一种国家
   赋予的莫大荣誉,人们追求高官,首先是追求这种地位带来的显赫荣
   誉;而且,能够金榜题名当官的人,多是家境较好的人家或清贫乐道
   的书香门第,他们一般发财欲望并不强烈,而获取名誉和地位的欲望
   很强烈。
   
   康熙重用、倡扬清官的做法,就是顺应为官者的强大荣誉需求的一种
   正向引导,能够起到根本性的作用;相比之下,雍正帝刑杀贪官的治
   贪之道,是一种以恐怖吓阻贪腐行为者的做法,尽管见效快,但无法
   达成对象自觉自律的目的,以严刑苛法的方式治贪,象张满的弓,不
   可能久张不驰,而稍有松懈,贪腐行为必然更加死灰复燃。因此,康
   熙帝倡扬清官的治贪之道,比起以刚猛肃贪的办法,更能治本、更能
   竟长久之功。
   
   康熙培养官场清正廉洁风气的做法,更是维持清明吏治的长久之计,
   因为风气是类似意识形态的东西,影响巨大、无所不在,清正廉洁的
   社会风气一旦形成,便成为一种整体环境的教化,人从小耳濡目染其
   中,就很容易成为一个清正廉洁的人。风气就如同气候,在适宜的气
   候下,肥沃的土壤自然能够长出优良的菜蔬瓜果。
   
   雍正帝对贪官“无情斗争,残酷打击”的手法,固然可以收到立竿见
   影的治贪效果,但是同时会早就大批冷血兽性的酷吏、形成残忍野蛮
   的官场和社会习气;雍正帝搞的告密制度和特务统治,更会助长猜忌
   告密之风、败坏社会道德。就如同杀人比盗窃更坏一样,酷吏比贪官
   更坏,雍正帝的治贪之道,虽然见效快,但长此以往,会造成一个狠
   毒残忍、激烈倾轧的官场,和一个告密成风、道德败坏的社会,这比
   单纯的贪污腐败更糟。
   
   雍正帝压制清官的“好名之风”,长期以往更会极大地败坏官场风
   气。雍正帝刻意压制清官扬名,无非是要压制独立人格,因为依靠自
   己品行获取民间荣誉,是一种独立于皇权的人格行为,这种人格独立
   的表现,是异族政权的统治者(特别是不自信的统治者)所特别戒惧
   的,雍正帝对清官名誉上的压制,流露出满清统治者对汉族士大夫精
   英阴暗鄙劣的猜忌心理。
   
   对清官名誉的压制,无疑会极大地挫伤清官的自尊心和荣誉感,使他
   们精神上孤立无援,容易变得心灰意冷,失去恪持道德操守的持久动
   力;对清官的“好名之风”的刻意打压,也使得敬慕清官的官、民寒
   心,优良的道德操守不能称颂于世,就会消灭道德砥砺的风气,使整
   个社会风气趋向平庸、媚俗:官吏失去了清官荣誉感的激励,社会又
   逐渐丧失培育清正廉明、刚正不阿的土壤,吏治和社会的全面败坏、
   堕落也就是时间问题。
   
   可见,雍正的治贪之道是非常短视的方法。康熙帝对贪官颇为宽大,
   康熙朝却清官众多,官风世风廉洁:张伯行、于成龙、陈瑸官、张鹏
   翮、施世纶、蔡世远、陈鹏年、郭琇、彭鹏等中高级官员,都以道德
   操守称颂于世,清官受到普遍尊崇和仿效,士大夫竞相以“清名”自
   矜,官员敢言敢谏,官场气氛活跃;雍正帝以恐怖手段刑杀贪官,却
   早就出一个酷吏横行、百官战兢噤声、了无个性的肃杀官场,雍正最
   宠信的鄂尔泰、李卫、田文镜,无不以刻毒狠辣著称,雍正朝的官吏
   廉洁奉公,多非出于本心,只是畏于严法不敢出格;雍正死后,随着
   乾隆帝治贪的松弛,吏治很快全面腐败。
   
   在康熙之后,雍正帝的吏治之道虽然暂时撑住了一个鼎盛的面子,但
   是同时埋下了全面衰败的祸根。
   
   当然,雍正帝治贪的那一套也有超越康熙帝的优点:雍正帝首创的养
   廉制度,给予惩治贪腐制度性的保障,从而使治贪政策的施行更具稳
   定性;康熙帝的兴廉方针,因为没有形成制度,容易随着皇帝的更换
   而改变,因人而废。
   
                  ◆
   
   其实,无论康熙的治贪之道还是雍正帝的治贪之道,都有很大的局限
   性,因为这都是依靠专制独裁的权力治贪,其成效受独裁者个人因素
   影响太大。康熙帝虽然要比雍正帝更能看到问题的根本,但康熙帝的
   兴廉之道,很大程度得依靠皇帝个人的智慧和性格。康熙帝玄烨英明
   干练、慧眼识人,而且品性也比清朝其他皇帝好,因此他能够准确地
   访察清官、了解官员的德行、他能够辨别良莠,任贤举能、他能够随
   机应变、把持恰当的火候、分寸和节奏,平衡和慑服各个派系,牢牢
   把握着引领官场的主动权……如果换了一个个人能力和品行差劲的皇
   帝,康熙帝的这种治贪办法就会施行不好;如果换了一个奸忠不辨、
   弱智颟顸的皇帝,如崇祯帝,则注定会搞得人妖颠倒,把兴廉之道搞
   成“兴贪之道”、“兴奸之道”。
   
   而且,康熙帝的这种治贪之道,会随着最高统治者精力的下降而成效
   减弱。康熙帝统治末年,因为衰老而疏于查考,官场风气有所退步。
   
   综上可知,人治的治贪是靠不住的;能够持久见效的治贪之道,只能
   是一种把培养道德正气和制度化的监督结合起来的治贪之道,历史证
   明:只有好的宗教才能培育持久的、优良的社会道德,只有三权分立
   的政治体制,才能够予权力以恒久的制衡和监督,因此,中国历代王
   朝都不可能持久的廉洁,持久的、廉洁的吏治局面,只有在一个重视
   宗教教化的、成熟的宪政民主社会才能够实现。
   
   (成稿于2009-01-04中午星期日)
   
   【附注】
   
   1、3、《康熙御制文集》三集卷六、卷三;
   2、户华为:《康雍二帝对清官的不同态度》《光明日报》首发;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