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中国文字狱的谱系]
曾节明文集
·中共主动寻求与达赖喇嘛和谈的真实用意及前瞻
·贺卫方和《炎黄春秋》现象是不是中共国政治进步的标识?
·改良派的失策是戊戌变法失败的主要原因
·大地震惊现中共高层的两条路线
·大地震震散了中共的如意算盘
·曾节明:八九民运是中国迄今唯一一次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评胡锦涛慰问四川拒下火车事件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
·自取灭亡的辱官愚民秀
·“愤青”的概念及愤青问题的严重性
·当代愤青与中国以往仇外民族主义群体的区别
·保钓”运动是不同于愤青运动的爱国运动
·中国大乱仇杀的先兆——简评瓮安事件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我对自由文化运动奖项获奖人选的推荐及点评
·转移术:把中国社会推向“全民经济人”的另一极端
·后毛时代中共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三)
·GDP愚民洗脑术
·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中共“计生”政策对年轻一代的另类摧残
·奥运安保暴露中共军管保权的图谋
·为什么专制政权注定祸国殃民?
·没有政治自由作保障的社会自由朝不保夕
·高规格追悼华国锋象征着什么?
·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
·科学决不能用来指导社会
·毒奶粉是有专制特色的中国畸形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
·痴迷于无可救药的当权者误己误人误国
·对抗市场就是对抗上帝
·陈云,红色法西斯政权最阴险狡诈的卫道师
·我们反共,究竟应该反对共产党什么?
·理直气壮高举革命旗帜的时代已经来临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的大中华民族主义两岸政策刚好落进中共的圈套
·马英九的两岸政策远比“台独”路线更不利于台湾安全
·罔顾程序的歪风邪气是民运之大害
·杨佳复仇为什么是正义的?在什么情况下可取?
·杨佳遇害的沉痛启示
·小布什是民主党大胜的头号功臣
·马英九的真面目
·反专制启蒙的最佳对象
·刘晓波的可贵精神和自我超越
·论中国反对派激进派与温和派的关系
·泰国动乱的启示
·中国文字狱的谱系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曾节明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满清和中共统治者选拔官吏为何都重能轻守?
·没有"粉碎四人帮",中国后来会怎样?
·新加坡:假冒宪政的专制王朝
·胡时代的胡闹、胡混与“忽悠”
·崩溃从足球开始
·新加坡的反腐模式中共国为何学不来?
·胡锦涛的“防微杜渐”治国及其前途
·“防微杜渐”是逼民造反的找死折腾
·近平“三不”讲话的性质和影响
· 对镜演戏的胡、温“反腐”新折腾
·“法祖”与亡党
·中、俄再次同处历史拐点
·中共政权的极权性质因为“改革开放”改变了吗?
·神圣寓于平凡,人类的救主在教堂之外
·胡锦涛悄然回归“以阶级斗争为纲”治国
·曾节明:八九民运在中国失败的另类原因
·重操“抓纲治国”政治,胡锦涛逼迫党校反党
·排斥白崇禧是蒋介石丢失大陆的人事原因
·为什么共产极权在中国和东亚最为顽固?
· 李宗仁的公馆与故居
·儒家传统是中共专制生命力特别强的重要原因
·  匪夷所思的“十三”
·白崇禧故居寻访记
·李宇宙遭无限期关押,全家处境艰难,亟待援救
· 一场改变美国政权的血腥暗杀  
·中国最怕的不是革命,而是溃乱
·林大军:李宇宙参加民运是真心实意的
·援助彭明的最好方式就是广为传阅《民主工程》
·纪念“六四”20周年全球公民行活动泰国部分拉开序幕(图]
·邓玉娇案凸显胡记中共政权垮台之兆
·声明:中共专制大敌当前,请有关异议人士以大局为重
·援救被抓的在泰异议人士的紧急行动已经全面展开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前海南高自联主席忆“六四”(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林大军:达赖喇嘛能够而且应该成为中国民运的精神领袖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修正稿)
·邓玉娇案暴露中共体制内失控趋向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中共国警察为何一再沦为抢尸犯?
·杰克逊和“小沈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文字狱的谱系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曾节明:中国文字狱的谱系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所谓“文字狱”,就是国家政权机关(朝廷、官府)大规模地、制度性地迫害言论、文字作者或传播、发行者的暴政。文字狱是极端专制的结果,是反文明、反人类暴政登峰造极的表现。

   秦朝之前的中华历史,并无文字狱传统。那个时期中国一直是诸侯分封政体,根本没有强大的专制,所以即使如周厉王“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的暴政,仅仅限于周王的领地范围,不算是一次文字狱。
   中华历史来说,有史可查的的第一次大规模的文字狱是秦始皇的“焚书坑儒”。秦始皇残酷镇压儒家信徒,下令焚毁除医书和占卜的书以外所有的书,等于是群体灭绝和文化灭绝,就如同现今“伟光正”揭批法轮功、销毁“非法出版物”。由于秦国消灭了别的诸侯国,建立了专制大一统体制,文字狱有了施行的条件,所以秦始皇的这个“始作俑”起了很坏的影响。
   由于秦始皇以“焚书坑儒”而骂名昭彰于史,因此后世的君主便很顾忌,引以为戒,虽然一直有因为不中听的话、字而杀人者,但都没有形成意在扼杀思想、摧残文化的文字狱。
   从秦始皇死到满清之前,以言治罪搞的最猛的是“以猛治国”的朱元璋。朱元璋因为自己出生微贱,早年历史很不“光彩”,因而对文人特别疑神疑鬼、心黑手辣,以至于连写贺表歌颂他“光天之下,以身作则”的马屁精都被他杀了,因为朱三麻子居然看出:“光天之下”就是讽刺他当过和尚,光着颗锃亮的大光头站在街上要饭;“以身作则”就是“以身作贼”,讽刺他当年参加红巾军、落草为寇。但朱元璋以文字杀人、治罪,很大程度上出自其个人自卑变态心理,而没有形成制度性的迫害,朱元璋一死,明朝的以言治罪就基本消失了。
   但是到了清朝就不同了。清朝的建立者女真—满洲人,当时属于中华文明的化外之民—东北亚通古斯族群,这个外来政权在中国大乱、青黄不接之际乘虚而入,在三千万到六千万汉人及其他“南蛮”的尸体上建立了清朝。
   自己恶贯满盈,罪恶滔天,被后世子民知道得多了可不得了,这会影响到“稳定”和“长治久安”。怎么办呢?满清统治者就把秦始皇的“焚书坑儒”发扬光大。
   清朝的文字狱从顺治二年僧人函可“藏书案”1开始,到1799年乾隆帝死去才退潮,直至1905年“《苏报》案2”后,才最终结束。文字狱的罪恶,几乎贯穿整个清朝统治时期,其高潮历时154年,跨越顺治、康熙、雍正、乾隆四朝,占了整个清朝统治的一半还多。
   满清对思想言论者的迫害,是典型的制度性的迫害。《大清律》中设有残酷苛刻的以言治罪的条款:不仅言论者、作者本人要治罪,作序者、出钱刊印者、刻书者和看过此书未首告者统统也要治罪,仅戴名世一案,牵连族人、门生、朋友及其亲属三百余人,其中有平日与他论文的尚书、御史等京官32人3。清朝顺治时期,还在中国历史上第一次设立了文字、言论检察官,在钳制舆论上做到了“专人专项负责”。
   秦始皇的“焚书坑儒”是最出名的,但实际上满清文字狱的残酷程度远远在“焚书坑儒”之上:秦始皇只坑了四百六十个儒,秦朝也只统治了十五年,清朝在两百六十多年中制造了160多起文字狱,残杀数万人以上。仅庄廷珑一案,就有三百多人被杀,十八人被凌迟4。
   比以往历朝历代更绝的是,除了杀人和禁书,满清统治者采取抽、删、改、毁多管齐下的手法,把自己的入关征服史乃至整部晚明史歪曲成一本糊涂帐5。这些做法,对文化的保存、反思造成了极大的破坏。
   自己是侵略者,是外族征服者,这些,满清统治者内心十分清楚(始终比广大汉人清楚),正因为此,满清政权就要忌讳、掩盖、扭曲、贬低一切华夏政权抗击外来侵略的历史;就要忌讳、掩盖、扭曲、贬低蒙恬、李广、岳飞、文天祥等人事;就要摧残中华文化,编撰《四库全书》,抽、删、改、毁包括孔孟的某些言论在内的一切存有华夏民族精神、缺乏奴性的古书;在一切文章中严禁“胡”、“狄”、“夷”、“虏”、“戎”和“中华”、“中国”等字眼......6此种种做法,就是要蒙骗愚弄广大被征服的老百姓,挖空心思掩盖其外来征服者殖民统治的不合法性。
   清朝的文字狱,大大加深了中华民族的奴性和愚昧,极大地扼杀了中国社会的活力,造成了中国200年的大愚昧、大停滞乃至大倒退,直接引发了绵延至今的近现代的百年屈辱、苦难。
   满清之后,中共政权制造文字狱更上一层楼,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因其“专政”本性,中共自然是搞文字狱的天才,其迫害思想犯的刑法虽然没有满清的残忍,但打击面更大、手法更绝。
   中共在“在野”时期就有了文字狱。
   早在其在野作乱的山大王“革命”时期,中共就大杀大整异议人士:“江西肃反”、“延安整风”,异议分子当然不能免。王实味自以为可以做善意批评共产党的鲁迅第二,谁知仅因为一篇《野百合花》,就被“伟光正”砍掉了脑袋。中共文字狱之灾,连中共自己的高级理论家李达都不能幸免:马列专家李达,只因直谏痛陈毛泽东“大跃进”的反马列“唯心主义”性质,惹得龙颜震怒,被毛皇帝活活整死。甚至身居高层、又有斯大林作靠山的邪教理论权威王明,也因文章言论类犯毛皇帝之大忌,而不得不逃亡苏联做寓公。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
    比起山大王时代的中共,满清在关外稍微文明些,但入关后就不同了,刚刚拿下南京,满清就迫不及待的掀起文字狱,拿僧人函可开刀;与之相似,毛泽东一站稳脚跟,就将“胡风反革命集团”打倒,株连甚众;祭出“公安六条”,对“传播谣言”者杀无赦,杀戮甚多;又大批电影“武训传”,株连甚众。毛始皇还觉得满清式文字狱效率不高,干脆不等“右派”冒头就先行引诱,主动出击、先发制人、“引蛇出洞”,以“阳谋”之术一举打倒“右派”百万以上,创造了史无前例的文字狱的辉煌。但是“我党”的本性,决定了它永不满足于整人的成绩,自文革始,又发明了一种新的文字狱形式,“集体表态”、“人人过关”,你要是“不老实”,要么当众捉“奸”、查祖宗三代;要么秋后算帐,总之没你好果子吃。
   比起满清的文字狱,这一手法绝就绝在你:既没有说话的自由,也没有不说话的自由;比起满清的文字狱,中共的文字狱的更阴毒之处是“改造思想”,让无辜的人真觉得自己十恶不赦;比起满清的文字狱,中共的文字狱更恶劣之处在于:满清可以没有文字狱而更好的存在(仁政或君主立宪);而文字狱是却是中共的命根子,少了文字狱,中共赖以为生的欺骗和罪行就要曝光,中共就要解体、就要死亡,所以只要中共不垮台,文字狱就会永远存在。
   综而言之,满清文字狱和中共文字狱的性质是相同的、恶果是相似的:都是极端专制的体现,都大大加深了中华民族的愚昧。不同的是,整肃思想犯,满清喜欢手起刀落,更加直接、残忍;中共则喜欢“治病救人”,更加隐晦、彻底;满清的文字狱的恶劣程度取决于皇帝个人的影响,容易废止,中共的文字狱却有与生俱来的的体制性顽固,非中共垮台不能废止。
   满清、中共的文字狱,各自在中华黑暗史上抹下了最浓重的一笔。
   曾节明 于二〇〇九年一月十日星期六中午
   注1 : 杨权:《南明遗民僧函可"私携逆书"案述析》,首发《学术研究》;
   注2:维基百科:苏报案;
   注3、4、6:王彬:《禁书•文字狱》,工人出版社1992年第一版;
   注5:指清廷歪曲编撰《明史》,以及乾隆帝施行的“四库全书”编撰工程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此文于2009年01月20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