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中国文字狱的谱系]
曾节明文集
·邓小平路线是中共伪法统的底线
· 图说孤帆越洋投奔自由之中国民运第一人——覃夕权的故事
·万润南们到老都没搞懂红旗为何能打到今天
· 去国前的最后一天
·中共垮台的时间表暨垮台方式
·徐文立先生印象记
·孤帆越洋的偷渡者覃夕权
·为陈泱潮前辈恪守民运人士民族底线而击节赞叹!
·中国反对派人士不入外籍天经地义
·一定的民族主义立场,是反对派人士所必需的立场
·计生、严打、六四、流氓资本主义:邓小平多重元凶罪责不容开脱!
·由于“邓计生”,中国已难逃分疆裂土的厄运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所谓的“邓左派”,根本子虚乌有
·“邓南巡”对中共国权贵资本主义化的作用不容低估
· “占中”是中国民主化决战
· 从另类角度解读“占中”
· 时局观察:金家王朝崩溃,变天暂未到来
· 香港“占中”必胜,黑社会打压火上浇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港民加油!“占中”关键战役,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
·势不容退,“占中”关键战役,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
·没有“占中”式“违法”的施压,就不会有和平抗争的胜利
·歪解“占中”和芦苇身段,再曝内奸本色
·“占中”已到决胜时刻:丢拿妈,顶硬上!
· “占中”形势分析:假和谈诱降未遂,中共暨其港奸代理下一步意欲何为?
·香港先行民主起来的条件和时机都已充分
·秋天,归宿之美
·由支撑专制政权的三要件看中共国寿数
· 技术和尚武精神的双双退化,导致中国历史上两次被蛮族征服
·习近平不可指望,散播虚假希望是中共阴险伎俩
·民运事业不是维稳事业,应理直气壮搞乱中共的统治 
· 习近平的特色是盲目自信
·盲目自信蛮干,习近平港、台双败内外交困
·中共专制下民主化“渐进的道路”根本子虚乌有
·评香港“占中”运动的失与得
·事实愈发清晰:乌克兰政府以战机击落了马航MH17!
·时局观察:经济制裁和石油大战,正强力制造中俄轴心
·共产极权崛起的真实原因,暨今天在中国的演变
·历史惊人相似:习近平全力打造红朝宗社党
· “计划生育”必然导致“计划养老”
·切割令计划保不住胡锦涛
· “计划生育”必然导致“计划养老”
·美国经济强劲复苏,反衬出中共即将垮台的前景
·终于想通了:当年胡平为什么一定要打倒王炳章
· 中共即将垮台的一个明显征兆
·青海草原上跨越民族藩篱的永恒歌声
·羊年忆三毛,又由此想到柴玲和江青
·一个疯子的报应
· 曙光隐现:姑娘的心愿遮没了塔山的“英雄”
· “六四”转折关头的赵紫阳清白,但是无功有过
·海外政协会议的实质暨新形势下中国民运的对策
· 幼苗即将成树
·共产党国家国民逃奔西方,是为“出头”吗?
·搞民运既要用“正”,也要用“奇”
·西方对纳粹罪行和共产罪行的双重标准态度,暨其对中国的危害
·中共耍流氓的新特点是“挂羊头卖狗肉”,而非“卷旗不缴枪”
·习近平高举马列毛,是在拼命彰显政权非法性
·中国民主化的最佳出路是回归中华民国正途
·马克思主义的精髓是民主选举吗?
·共产浩劫真是列宁违反马克思主义造成的吗?
· 马克思主义的真正价值所在
·马克思主义究竟为什么残暴?
·第四条道路
·习近平治下政变是迟早的事
·时局观察:讨伐“庆亲王”是习近平对曾庆红动手的信号
·简化汉字中的中国危难信息
·暗杀以逞的普京,身后必蹈斯大林的覆辙
·放、收柴静反映出什么?
·蒋介石丢失大陆的首要原因:一个迄今遭忽视的大错
·中共亡于习近平任上,越来越有可能
·蒋介石丢失大陆的首要原因:一个迄今遭忽视的大错
·习近平的“反腐”大清洗很有可能成功
·习近平的“反腐”大清洗很有可能成功
·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命性和运势
· 中共的命性和运势
·经济繁荣遮不住李光耀的独夫民贼本质
·习近平“反腐”的实质和前途
· 李光耀与蒋介石的比较
·中道即正道——解读徐文立(之一)
·中道即正道:解读徐文立(之二)
·高官寡头为什么迄今不敢打出自由民主的旗帜对抗习近平?
· 东北经济的加速滑坡,充分暴露了“邓计生”的无比荒谬性
·中共不可能真学新加坡模式
·中国的症结是专制,习式反腐只会使专制更高效,更彻底
·东北“人少致贫”的事实,充分暴露了“邓计生”的无比荒谬性
·计划生育理论的根本谬误
·计生维护者巨谬之一:混淆资源和财富的概念
·以减少人口数量的方式来提高人口素质,是南辕北辙
·世间不存在不侵犯人权的“计划生育”
·计划生育的所谓资源和环保依凭,根本站不住脚
·只需三项政策,可让清明上河图式繁荣在中国全面再现
·解读徐文立(之三):徐文立体察儒家安邦思想的不足之处
·解读徐文立(之四):徐文立对中国明清政治解读的偏差
·解读徐文立(之五):徐文立对满清“尊儒”的误读
·解读徐文立(之六):徐文立对满清“经济成就”的误读
·“邓计生”已导致中国新生儿缺陷率世界第一
·中国二十年内的大趋势
·兴衰成败天注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文字狱的谱系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曾节明:中国文字狱的谱系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所谓“文字狱”,就是国家政权机关(朝廷、官府)大规模地、制度性地迫害言论、文字作者或传播、发行者的暴政。文字狱是极端专制的结果,是反文明、反人类暴政登峰造极的表现。

   秦朝之前的中华历史,并无文字狱传统。那个时期中国一直是诸侯分封政体,根本没有强大的专制,所以即使如周厉王“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的暴政,仅仅限于周王的领地范围,不算是一次文字狱。
   中华历史来说,有史可查的的第一次大规模的文字狱是秦始皇的“焚书坑儒”。秦始皇残酷镇压儒家信徒,下令焚毁除医书和占卜的书以外所有的书,等于是群体灭绝和文化灭绝,就如同现今“伟光正”揭批法轮功、销毁“非法出版物”。由于秦国消灭了别的诸侯国,建立了专制大一统体制,文字狱有了施行的条件,所以秦始皇的这个“始作俑”起了很坏的影响。
   由于秦始皇以“焚书坑儒”而骂名昭彰于史,因此后世的君主便很顾忌,引以为戒,虽然一直有因为不中听的话、字而杀人者,但都没有形成意在扼杀思想、摧残文化的文字狱。
   从秦始皇死到满清之前,以言治罪搞的最猛的是“以猛治国”的朱元璋。朱元璋因为自己出生微贱,早年历史很不“光彩”,因而对文人特别疑神疑鬼、心黑手辣,以至于连写贺表歌颂他“光天之下,以身作则”的马屁精都被他杀了,因为朱三麻子居然看出:“光天之下”就是讽刺他当过和尚,光着颗锃亮的大光头站在街上要饭;“以身作则”就是“以身作贼”,讽刺他当年参加红巾军、落草为寇。但朱元璋以文字杀人、治罪,很大程度上出自其个人自卑变态心理,而没有形成制度性的迫害,朱元璋一死,明朝的以言治罪就基本消失了。
   但是到了清朝就不同了。清朝的建立者女真—满洲人,当时属于中华文明的化外之民—东北亚通古斯族群,这个外来政权在中国大乱、青黄不接之际乘虚而入,在三千万到六千万汉人及其他“南蛮”的尸体上建立了清朝。
   自己恶贯满盈,罪恶滔天,被后世子民知道得多了可不得了,这会影响到“稳定”和“长治久安”。怎么办呢?满清统治者就把秦始皇的“焚书坑儒”发扬光大。
   清朝的文字狱从顺治二年僧人函可“藏书案”1开始,到1799年乾隆帝死去才退潮,直至1905年“《苏报》案2”后,才最终结束。文字狱的罪恶,几乎贯穿整个清朝统治时期,其高潮历时154年,跨越顺治、康熙、雍正、乾隆四朝,占了整个清朝统治的一半还多。
   满清对思想言论者的迫害,是典型的制度性的迫害。《大清律》中设有残酷苛刻的以言治罪的条款:不仅言论者、作者本人要治罪,作序者、出钱刊印者、刻书者和看过此书未首告者统统也要治罪,仅戴名世一案,牵连族人、门生、朋友及其亲属三百余人,其中有平日与他论文的尚书、御史等京官32人3。清朝顺治时期,还在中国历史上第一次设立了文字、言论检察官,在钳制舆论上做到了“专人专项负责”。
   秦始皇的“焚书坑儒”是最出名的,但实际上满清文字狱的残酷程度远远在“焚书坑儒”之上:秦始皇只坑了四百六十个儒,秦朝也只统治了十五年,清朝在两百六十多年中制造了160多起文字狱,残杀数万人以上。仅庄廷珑一案,就有三百多人被杀,十八人被凌迟4。
   比以往历朝历代更绝的是,除了杀人和禁书,满清统治者采取抽、删、改、毁多管齐下的手法,把自己的入关征服史乃至整部晚明史歪曲成一本糊涂帐5。这些做法,对文化的保存、反思造成了极大的破坏。
   自己是侵略者,是外族征服者,这些,满清统治者内心十分清楚(始终比广大汉人清楚),正因为此,满清政权就要忌讳、掩盖、扭曲、贬低一切华夏政权抗击外来侵略的历史;就要忌讳、掩盖、扭曲、贬低蒙恬、李广、岳飞、文天祥等人事;就要摧残中华文化,编撰《四库全书》,抽、删、改、毁包括孔孟的某些言论在内的一切存有华夏民族精神、缺乏奴性的古书;在一切文章中严禁“胡”、“狄”、“夷”、“虏”、“戎”和“中华”、“中国”等字眼......6此种种做法,就是要蒙骗愚弄广大被征服的老百姓,挖空心思掩盖其外来征服者殖民统治的不合法性。
   清朝的文字狱,大大加深了中华民族的奴性和愚昧,极大地扼杀了中国社会的活力,造成了中国200年的大愚昧、大停滞乃至大倒退,直接引发了绵延至今的近现代的百年屈辱、苦难。
   满清之后,中共政权制造文字狱更上一层楼,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因其“专政”本性,中共自然是搞文字狱的天才,其迫害思想犯的刑法虽然没有满清的残忍,但打击面更大、手法更绝。
   中共在“在野”时期就有了文字狱。
   早在其在野作乱的山大王“革命”时期,中共就大杀大整异议人士:“江西肃反”、“延安整风”,异议分子当然不能免。王实味自以为可以做善意批评共产党的鲁迅第二,谁知仅因为一篇《野百合花》,就被“伟光正”砍掉了脑袋。中共文字狱之灾,连中共自己的高级理论家李达都不能幸免:马列专家李达,只因直谏痛陈毛泽东“大跃进”的反马列“唯心主义”性质,惹得龙颜震怒,被毛皇帝活活整死。甚至身居高层、又有斯大林作靠山的邪教理论权威王明,也因文章言论类犯毛皇帝之大忌,而不得不逃亡苏联做寓公。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
    比起山大王时代的中共,满清在关外稍微文明些,但入关后就不同了,刚刚拿下南京,满清就迫不及待的掀起文字狱,拿僧人函可开刀;与之相似,毛泽东一站稳脚跟,就将“胡风反革命集团”打倒,株连甚众;祭出“公安六条”,对“传播谣言”者杀无赦,杀戮甚多;又大批电影“武训传”,株连甚众。毛始皇还觉得满清式文字狱效率不高,干脆不等“右派”冒头就先行引诱,主动出击、先发制人、“引蛇出洞”,以“阳谋”之术一举打倒“右派”百万以上,创造了史无前例的文字狱的辉煌。但是“我党”的本性,决定了它永不满足于整人的成绩,自文革始,又发明了一种新的文字狱形式,“集体表态”、“人人过关”,你要是“不老实”,要么当众捉“奸”、查祖宗三代;要么秋后算帐,总之没你好果子吃。
   比起满清的文字狱,这一手法绝就绝在你:既没有说话的自由,也没有不说话的自由;比起满清的文字狱,中共的文字狱的更阴毒之处是“改造思想”,让无辜的人真觉得自己十恶不赦;比起满清的文字狱,中共的文字狱更恶劣之处在于:满清可以没有文字狱而更好的存在(仁政或君主立宪);而文字狱是却是中共的命根子,少了文字狱,中共赖以为生的欺骗和罪行就要曝光,中共就要解体、就要死亡,所以只要中共不垮台,文字狱就会永远存在。
   综而言之,满清文字狱和中共文字狱的性质是相同的、恶果是相似的:都是极端专制的体现,都大大加深了中华民族的愚昧。不同的是,整肃思想犯,满清喜欢手起刀落,更加直接、残忍;中共则喜欢“治病救人”,更加隐晦、彻底;满清的文字狱的恶劣程度取决于皇帝个人的影响,容易废止,中共的文字狱却有与生俱来的的体制性顽固,非中共垮台不能废止。
   满清、中共的文字狱,各自在中华黑暗史上抹下了最浓重的一笔。
   曾节明 于二〇〇九年一月十日星期六中午
   注1 : 杨权:《南明遗民僧函可"私携逆书"案述析》,首发《学术研究》;
   注2:维基百科:苏报案;
   注3、4、6:王彬:《禁书•文字狱》,工人出版社1992年第一版;
   注5:指清廷歪曲编撰《明史》,以及乾隆帝施行的“四库全书”编撰工程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此文于2009年01月20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