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汪洋“腾笼换鸟”的四大荒谬 ]
曾节明文集
·台湾乱象反思:中国最适宜采用虚位元首制宪政政体
·肯定康有为,重鉴百年史
·曾节明:宗教信仰为什么比非宗教信仰更具有道德影响力?
·曾节明:中共已显露三分其党的亡党之象
·请防备胡锦涛的政工新手段
·美国对中共的“和平演变”为何至今难奏寸功?
·赵承熙枪击惨案的启示:当今世界需要救世救心的软力量
·曾节明:为什么中国特别需要自由文化运动?
·只有宗教才能拯救人类于自我毁灭——简述去宗教化的历史危害及当前流毒
·民主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转型的最佳选择
·关于中国民主党的前途
·曾节明:美国对外政策的历史教训
·建设宪政民主制度不一定需要仿效美国政体
·必须根本否定“经济发展必然导致政治民主”的谬论
·中国专制社会的主要精神维护者是儒家而非法家
·儒家阻碍自由民主化的两大重要性质
·祸害中国的祸根不在“左”、“右”,而在专制独裁
·邓小平的流毒和对中国的贻害比毛泽东更深远
·为什么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道路行不通?
·警惕中共胡中央进一步侵害人权的试点图谋
·中国民众和维权人士都亟需进行自由民主基础理念二次启蒙
·赫鲁晓夫和邓小平到底谁更聪明?
·曾节明: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二)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三)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六)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七)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八)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九)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一)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二)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三)
·无条件“和平改变”比暴力革命更加“不惜代价”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xxx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为仇恨辩:对专制的仇恨可以成为救国救民的巨大动力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六)
·警世训:除非被枪指着脑袋,否则当今的中共寡头们绝不会让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探索(一)
·曾节明:中国已不具备重建君主立宪制的条件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三)
·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诉周案”早已不是希望的标识
·感触(十八):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一
·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二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四)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五)
·曾节明:未来中国政体的再思索(六)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七)
·兼论中国受迫害群体当前抗争的最佳策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考(八)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示弱当中藏杀机,台海局势空前险恶
·就荆楚被抓一事正告中共桂林市“国保”警察
·自由俄国之殇
·自由俄国之殇
·时局分析:警惕中共制造分裂台湾的刺杀事件
·依照中共宪法维权之路是一条死路
·中国即将面临的命运及对策
·“延边人民防空动员”消息的障眼法
·地方独立是瓦解中共政权的最后途径
·俄国民主倒退溯源
·汪洋新政能走多远?
·北京奥运的“泡汤”前景
·演艺人杯葛奥运为何效应大?
·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由江泽民的衰病看中国政局的走向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国家主席要借国难“崛起”
·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布什为何对中共软弱卑琐?
·中共主动寻求与达赖喇嘛和谈的真实用意及前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汪洋“腾笼换鸟”的四大荒谬

   曾节明:汪洋“腾笼换鸟”的四大荒谬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随着珠三角企业倒闭潮的愈演愈烈,温家宝和胡锦涛亲信汪洋争斗近期公开化:两个月来,针对温家宝救助珠三角中小企业的指示,汪洋公开唱反调,放话:决不救“绝不盲目拯救落后生产力”、“腾笼换鸟”要坚决云云1;汪洋不仅这样说,也早已这样做了。
   

    汪洋与温家宝之争,事实上是如何对待民营企业之争,因为中国的民营企业绝大部分是中小企业,对中小企业该不该救助的问题,就是对民营企业该不该救助的问题。
   
    汪洋“腾笼换鸟”的主要理由是:广东目前倒闭和陷入困境中的中小企业多半是纺织、五金、陶瓷建材等传统劳力密集、高耗能产业,这些占了广东25%的土地资源,但只贡献8%的生产总值2,因此,这些企业属于“落后生产力”,它们的倒闭是大好事,是“广东产业升级的机会”。汪洋的“腾笼换鸟”,就是要把赖在广东这个笼子里的这些“落后的鸟”清理干净,换上先进的大鸟。
   
    汪洋的看法貌似有理,实际上荒谬绝伦:
   
    其一,汪洋的“腾笼换鸟”是以追求高科技的名义拿人不当人——不顾外省农民工的死活:因“腾笼换鸟”政策而大批失业的农民工,因没有福利和救济而被逐出广东,返回老家,成为其家乡省份的剩余劳动力,这些人中的许多人因为多年在外务工,农业谋生技能已经荒疏,因而陷入极大的困苦当中;另一方面,由于“腾笼换鸟”具有变相嫁祸于外省的作用,外省也对回流的务工者采取排斥态度,这就使得被逐出广东的农民工沦为特别悲苦的一群。显然,汪洋的政策是对农民工的彻底抛弃,这对多年来以自己的廉价血汗培育了广东经济繁荣的外省农民工来说,非常的不公平、不人道。
   
    其二,汪洋只看到中小企业GDP贡献率低,却没有看到中小企业五分之一的农民工就业率、民营企业的竞争给广东经济腾飞和社会活力;汪洋只看到广东沦为全国农民工的“集市”,只看到农民工给广东带来的“负担”,却没有看到全国农民工以廉价血汗为广东创造的惊人财富,汪洋更看不到广东经济体与全国经济体的有机整体关系,广东经济的繁荣和持续发展,离不开与其他省份的互惠互利。广东本身资源和人才匮乏,但沿海且紧邻香港,其当前最大的优势是充沛和和廉价的劳动力,汪洋拒绝“负担”全国的农民工的做法,是搞垮广东的经济的做法。
   
    其三,汪洋“腾笼换鸟”的时机选择根本不当。因为“腾笼换鸟”是需要下本钱、付代价的,它需要一个好的经济底子来承载“换鸟”的阵痛,真要“腾笼换鸟”,早该在数年前广东经济状况全盛的时候进行;汪洋却选择在广东经济大衰退的当头进行,这不啻是蛮干。在全球经济大萧条的冲击下,以出口经济为主的广东企业哀鸿遍野,这个时候厉行“腾笼换鸟”,除了把“鸟”换死、除了加速加速把经济搞垮,还能有什么作用?汪洋难道有本事在经济崩溃的废墟上,实现“产业的更新换代”?
   
    汪洋这个时候实行“腾笼换鸟”,就象给一个元气大伤、脉象微弱的病人做大手术,病人没有病死,反倒给做死了。
   
    其四,由于过于绝对化,全盘否定劳动密集型企业,汪洋的“腾笼换鸟”是大跃进式的“一刀切”。人不可能除了高科技的东西之外,就不再需要其他,因为人的需求的多样性,劳动密集型企业与高科技企业不仅可以共生,而且有着互补的关系,因此,任何一个国家乃至一个地区,都不能清一色只有高科技产业。产业的结构应该怎么配置,主要应该有市场来决定和调节,汪洋却从主观愿望出发,以行政手段消灭落后企业,以图“全部升级”,这种违背共生之道的做法必然适得其反,造成更大的扭曲。
   
    汪洋的写手以“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为论调吹捧“腾笼换鸟”。实际上,“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这句俗语逻辑上是经不起推敲的:丢掉旧的东西并不是获得新东西的必要条件,旧的去掉了,新的就一定会来吗?比方说,你把家里的旧电视、旧冰箱丢掉,新电视、新冰箱就会自动进屋?最多只能说,丢掉旧东西最多能增加获取新东西的欲望。
   
    “产业更新换代”是要条件的,并不是赶走劳动密集型企业、高新技术的企业就会自动来。在当前广东人才、知识产权保护、体制透明度、政府廉洁度等等根本不行情况下,“腾笼”之后岂能换得来“好鸟”?
   
    虽然理由似是而非、站不住脚,体制内外反对和质疑的声音广泛,汪洋的“腾笼换鸟”政策仍然在胡锦涛的支持下强行实施,温家宝的正确意见遭到排斥。
   
    这就突出地反映出:当今中共国,权力的中心依旧是真理的中心,什么是“落后生产力”?由汪洋说了算、胡锦涛说了算;汪洋腾笼换鸟的最高依据,是胡锦涛的“科学发展观”,什么样的发展才算“科学”的发展?当然由胡锦涛说了算。
   
    这是一种没有任何修错能力的决策机制,这是一种没有任何修错能力的体制,胡锦涛当权的剩余四年,中共将在“科学发展”的名义下,继续祸国殃民。
   
        曾节明 成稿于二〇〇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上午   
   
   注1:汪洋文章:《金融危机给广东上了生动一课》,见十二月十日人民日报;
   注2:多维新闻网2008年12月24日评论:《温家宝与汪洋之争:中国“科学发展”的两难困境》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