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左派是逼迫中共“改旗易帜”的急先锋]
曾节明文集
·中、朝再次同时迫近改朝换代的新拐点
·时局观察:周永康、张成泽余党可能挑起不测剧变
·中美两国的运势完全相反
·《推背图》第四十四象并非预言习近平
·国、共两党的本质区别:决定了习近平成不了大陆蒋经国
·邦无道,子孙弃之!——儿子眼中的中美差异
·对习近平“圣人”的赞誉,不宜出自反对派之口
·甲午年元旦再论中共习近平当局的可塑性
·中国共产党专制的另一种可能演变——变身军阀独裁专制
·中国的两种前途以及反对派的分化趋向
·“甲申以后无中国”——甲申三百七十年再祭
·甲申三百七十年再悟:李自成败于战略、军事大错,而非腐败
· 时局观察:习十年集权改良充满变数,身后中国必陷变乱
·习近平成败取决于中日战争
·时局观察:习近平以收黄页岛模式进逼,日本被逼至墙角
·时局观察:中共之垮台,当在江泽民死后
· “粉碎四人帮”属左派内讧,不是右派政变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潘汉年被关到死的真正原因——兼论毛泽东强过周恩来的地方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由名字看天命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历史循环是天道:兴衰由天定,报应显善恶
·昆明“3.1”恐袭惨案映照出中南海民族政策之巨蠢
·对昆明“3.1”惨案的反思
·时局观察:克里米亚局势将震憾全世界
·痛惜MH370飞机上的239条鲜活的生命
·回教恐怖势力已成为中国的心腹大患
·MH370事件之评说暴露人类常见的思维误区
· 克里米亚已成为西方道义形象的滑铁卢
·俄罗斯强势崛起,中共国行将谢幕
·中共统治的最大帮扶者是美国,而不是俄国
·由俄国的强势论中国战略外交调整
·明清末帝的最后语录
·中国的头号战略大敌是日本而非俄国
·俄国收取克里米亚有利于中国民主化
· 雨夜重温《特权论》,方悟王有才转变的原因
·归途偶感:终老于美国也是一种境界
·僵硬亲美抗俄铸大错——蒋介石丢失大陆的新反思
·远隔重洋,清明祭祖悼英杰
·中共红朝的胡姓奇缘
·台湾真正的祸害在绿营而非蓝营
·马英九应汲取马士英的教训
·民族矛盾的本质是阶级矛盾吗?
·又由此想到徐水良
·后金是“组织”包办婚姻的“大成先师”
·奥巴马两线出击战略大错,大战风险进一步升高
·毛共定都北平类同满清,中国今后必然迁都
·国际观察:普京张弛之道堪比斯大林,东亚风暴即将来临
·由朱棣迁都北平的大错说起——北京已无久都之势
· 静夜读史悟道:从多尔衮到周恩来,报应毫厘不爽
·时局观察:中共政治危机暂未来临,经济崩溃和外战将先期而至
·支持美国共和党是最不坏的选择
·泰王普密蓬是摧残泰国宪政民主的老贼和元凶
·满清的“尊孔”和中共的“尊儒”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六四”岂需“平反”?血债必须偿还!
·《特权论》问世四十年,奇书蕴含“六四”和“革命”两大预见
·既主张革命,要求“平反”就属倒错多余
· “六四”教训必须汲取,但解读切忌上纲上限!
· 尼亚加拉大瀑布游记
·习近平“反腐风暴”的实质和后果
·国际观察:马航MH17航班失事腾起的巨大疑云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议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定》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天命不可违:今后中国大陆兼并台湾的大趋势
·汉族人应该是古埃及人的后裔和传人
·覃夕权的真实故事暨对桂林国安的忠告
·邓小平路线是中共伪法统的底线
· 图说孤帆越洋投奔自由之中国民运第一人——覃夕权的故事
·万润南们到老都没搞懂红旗为何能打到今天
· 去国前的最后一天
·中共垮台的时间表暨垮台方式
·徐文立先生印象记
·孤帆越洋的偷渡者覃夕权
·为陈泱潮前辈恪守民运人士民族底线而击节赞叹!
·中国反对派人士不入外籍天经地义
·一定的民族主义立场,是反对派人士所必需的立场
·计生、严打、六四、流氓资本主义:邓小平多重元凶罪责不容开脱!
·由于“邓计生”,中国已难逃分疆裂土的厄运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所谓的“邓左派”,根本子虚乌有
·“邓南巡”对中共国权贵资本主义化的作用不容低估
· “占中”是中国民主化决战
· 从另类角度解读“占中”
· 时局观察:金家王朝崩溃,变天暂未到来
· 香港“占中”必胜,黑社会打压火上浇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港民加油!“占中”关键战役,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
·势不容退,“占中”关键战役,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
·没有“占中”式“违法”的施压,就不会有和平抗争的胜利
·歪解“占中”和芦苇身段,再曝内奸本色
·“占中”已到决胜时刻:丢拿妈,顶硬上!
· “占中”形势分析:假和谈诱降未遂,中共暨其港奸代理下一步意欲何为?
·香港先行民主起来的条件和时机都已充分
·秋天,归宿之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左派是逼迫中共“改旗易帜”的急先锋

曾节明:左派是逼迫中共“改旗易帜”的急先锋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發表時間:1/26/2009
   左派,在国际上惯常指比较强调维护劳工和穷人利益的政治派别,与马克思主义并不相干(马克思主义在西方世界属于非常边缘的异端);在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左派与右派并无本质区别,两者都认同和维护宪政民主,两者的区别通常在于:左派主张政府对经济更多的干预、政府在政策上更多地照顾穷人;而右派主张“小政府,大社会”,强调自由竞争。

   中共国的左派,则是指信奉马列毛斯主义的政治派别,他们既与崇尚自由民主的中国右派本质不同、水火不容,也根本上有别于国际上的左派;中共国左派高举维护穷人利益的幌子,实际其诉求与维护穷人的利益并不相干。主要由于对“文革”看法不同,当今的中共国左派分为老左派和新左派两大阵营:
   老左派奉毛泽东思想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正统、高度评价文革、全盘否定中共1978年之后的路线…老左派不仅容不得政治改革派,甚至连邓式跛脚经济改良都不能容忍,他们视邓小平为中共的头号“叛徒”、为中国和平演变的总后台。
   新左派奉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原理为真理、高度评价毛共的“建国”和“社会主义改造”,但对文革持否定态度、全面否定1992年之后的中共权贵私有化路线…相比老左派,新左派阶级斗争色彩较淡、国家主义色彩突出、国际争霸意识强烈,他们对1992年后中共当权派大力发展的“外向型经济”深恶痛绝,把江泽民、朱镕基斥为汉奸买办。
   但无论老左还是新左,都共同地反对中国宪政民主转型、都共同地反对市场经济、都共同地敌视体制内外自由派:他们曾经把赵紫阳当作美帝国主义和平演变的总代理、现在把温家宝视为“赵紫阳余孽”、把王沪宁斥为潜伏在党内的美国特务、把刘晓波、刘军宁、贺卫方、袁伟时、茅于轼、焦国标、徐友渔、曹思源等自由派知识分子统统打成“美帝国主义走狗”、“西方反华势力的工具”。
   由于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中共当权派继续以马列主义为意识形态正统,至今仍然高度评价毛泽东,中共坚持“挂羊头,卖狗肉”的做法,使思想观念符合中共意识形态正统的中共国左派,三十年来一直据有对自由派(右派)的话语权优势和结社、集会的优势。
   2000年前后,在话语权上优越惯了的左派对“三个代表”公开猛烈批判,江泽民恼羞成怒之下,不惜采取“反党”措施来进行压制——偷偷摸摸地查封中共旗帜性党刊《中流》、《真理的追求》,首开查封正统党刊的中共党史纪录。
   胡锦涛上台后,出于中共硬党棍子的本性,一再抑右而兴左:胡锦涛严密封锁过滤一切“反动”网站和“自由化”言论,却对众多左派网站网开一面,乌有之乡、毛泽东旗帜网、南街村、当代国际共运、主人公论坛、新左人民资料馆等众多左派网站很少被封锁;左派文章、著作在大陆基本上能够公开发表、出版,右派在大陆发表文章、出版著作却备受限制,刘军宁、刘晓波、余杰、刘荻等人作品更被严禁发表和出版:党内自由派人士谢韬推崇民主社会主义的文章不能转载、不能上主流媒体;而批判谢韬的左派文章却可以上人民日报;胡锦涛铁腕打压民间自由派的任何聚会,却对左派聚会睁眼闭眼、半禁半就;纵容左派一再公开聚会,对贺卫方、茅于轼、刘军宁、曹思源、徐友渔等自由派知识分子进行大批判;自由派公众传讲活动多受限制,新左经济学家郎咸平却可以在国内四处煽情、大鸣大放、煽动民粹、抨击经改、鼓动仇富思潮、转移民众对真正祸根——专制统治的关注……
   最高领导人胡锦涛的支持,增大了左派对自由派的这些优势;而“六四”大屠杀之后,近二十年的掠夺式的权贵私有化改革,导致工、农等弱势群体完全边缘化、随着强迫拆迁、征地、强迫下岗、退休等“改革”措施变本加厉地实施,弱势群体没有人权的状况,赤裸裸地暴露无遗,社会积怨深重、矛盾尖锐,民众许多人、尤其是中老年人,因痛苦转而怀念计划经济年代较有保障的平均主义状况,而底层年轻人因为没有出路、缺少机会而曲解改革、憎恨改革,同时,他们又因为中共蒙蔽而没有自由民主概念常识,因而容易向往一种由国家强权主导的均贫富模式,成为新左的尚好新生胚芽…这些,都使得左派的理念在底层民众中获得了广泛的共鸣;这些,都加快了左派力量复兴的步伐。
   由于毛泽东的罪恶在大陆从来没受到真正的清算,左派的残枝余脉广泛、遗毒深厚,而自由派在八九年却受到彻底地摧折,因此左派的回潮要远比自由派来得容易。
   当今左派的盛况,是二十年来前所未有的:左派不仅拥有在改革中饱受伤害的广大草根群众基础、也有痛恨和嫉妒当权派腐败的的众多离退休干部、左派拥有一批颇具影响力的老革命前高干及知名知识分子,如魏巍、崔之元、左大培、韩德强、巩献田、杨帆、郎咸平等人,在中南海,左派甚至拥有最高领导人胡锦涛、及政治能量尚存的元老宋平、邓力群等人作靠山。左派的组织、刊物、网站在大陆阵容远较右派齐整,其在国内政治上的影响力也比右派更为突出:
   由于左派的狙击,中共当权派原拟在2005年出台的《物权法》被迫搁置两年之久、2003年左派发起了二十年来规模空前的纪念毛泽东诞辰110周年全国活动,今年又发起毛诞辰115周年的全国纪念活动,全国二十个省上演了崇毛纪念活动,一起韶山更出现十多万人的崇毛集会,在左派的影响下,中国民间对毛泽东的评价又重新趋于正面,许多“八零后”、“九零后”年轻人重又把毛泽东当作“伟人”、“民族英雄”。
   左派对“改革开放”的猛烈攻击,成功地使金融体制改革等剩余的经济改革自2005年开始陷入全面停顿;左派对自由派的猛烈批判,既打压了自由化思潮、误导了民众,更省去了中共当权派在意识形态破产情况下,亲自出面“左批右捧”的风险:胡锦涛一方面不准主流媒体转载谢韬、袁伟时、贺卫方等人的文章,另一方面纵容左派对谢韬等人进行大批判,是一种利用左派压制自由民主诉求的做法,躲在幕后的中共当权派,企图藉此既达到保专制的目的,又钓取“宽容”的美誉,以蒙骗外界对“胡锦涛政改”继续心存幻想。
   胡锦涛自以为纵容左派有利于党专制,实际上左派的复兴只会加速中共的垮台。为什么?因为,左派与中共当权派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
   左派不仅敌视宪政民主,也根本反对中共当权派至今坚持奉行的邓小平路线:老左派要求回到毛时代“一大二公”的社会;新左派接近陈云的“鸟笼经济”思想,要求重新扩张国有经济、重新树立国家权力在经济领域中的全面垄断地位、消灭外资、民营企业等“殖民”、“买办”经济。
   但如今的中共当权派,已经几乎彻底变为官僚资产阶级:他们通过专制权力的寻租,与依附权贵的资本家集团紧密地结成一体,成为依附权贵资本家集团的后台老板和保护伞。
   因此,左派的诉求与中共官僚集团的利益是根本冲突的;左派对中共当权派集团的威胁,实际上比自由派更大:
   这是因为:无论毛左派和新左派,都不认同普世价值,他们共同地漠视自由、曲解人权、蔑视宽容、崇尚暴力、煽动仇富…他们一旦夺得实践其理念的权力,必然会予现今当权派以残酷打击、甚至危及其身家性命。
   左派的理念如果付诸实施,对包括官僚集团在内的中上社会阶层的冲击,将远比自由派理念实施来得大。经过三十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社会已基本上是一个私有制的社会、市场观念深入人心;以中国的社会现状,过渡到完善的市场经济社会要远比倒退回计划经济社会、“鸟笼经济”社会容易——只要承认权贵的既得利益、同时建立宪政的游戏新规则,就能够实现“自由化”的和平转型;而由现今的社会再退回公有制社会,就得对整个社会利益重新洗牌、再行“革命”,非得再次大杀一批有产阶级、再来一次公有化“改造”不可。
   对中共当权派集团而言,落在左派手里比落在自由派手里更惨,这是因为:
   自由派毕竟承认普世价值,承认当权者的人权,普遍有罪的中共当权派分子,只要没有严重的杀人罪行、只要不负隅顽抗,一般都不会受到追究。一旦自由派接掌政权,前当权者们失去的只是专制权力,人权得到保障,绝大多人还可以保有丰厚的既得利益、安享晚年;如果落到温和的自由派手里,有罪的前当权派分子则不仅可以保有既得利益,他们中许多人还可以保住官职,“咸与维新”。
   从历史上看,专制政权垮台后凡是自由派上台的国家,都没有发生残酷的清算:武昌起义后在各地夺权的立宪党人,并没有清算满族特权阶层;二月革命后上台的克伦斯基自由派,没有对沙皇家族和前沙皇官僚集团实施清算;叶利钦摧毁苏共后,并有清算勃列日涅夫时期有罪的苏共官僚,叶利钦甚至还很快赦免了发动十月暴乱企图推翻自己的前苏共官僚哈斯布拉托夫、鲁兹科伊等人;取代前东欧各国马列主义政党上台的宪政力量,都没有施行社会清算,仅仅追究了昂纳克等几个犯有反人类罪行的前最高领导人、以及少数负有开枪屠杀民众的军警成员;即便在动用内卫部队(相当于中共国武警)开屠杀示威民众导致数万人死亡的前罗马尼亚,新上台者也只是处死了下令杀人的齐奥塞斯库、惩处了一批杀人的军警指挥官而已,并没有实施大规模的清算。
   由于左派根本不认同“西方”的人权观念,中共当权者们要是落在左派手里,其凶险自然不可估量:左派反对的只是中共的经济路线,而对中共的一党专制体制几乎完全认同,左派认为:对“反动”分子、“汉奸”等异见者,应当实施专政;对“反动”、“汉奸”言论应该予以压制,他们对中共当权派坚持邓小平路线、对“右派”过于“手软”、对自己的一再排挤而深感愤慨和仇恨;在左派看来,现行当权派集团,除了胡锦涛等个别人外,都是一心要亡党、亡国的坏人:在老左派眼里,中共主流统治集团实属大逆不道的“修正主义叛徒集团”;在新左派眼里,中共主流统治集团则是不折不扣的特务汉奸买办集团。
   因此,一旦左派上台,运用共产党传统的专政手法来对付垮了台的前当权派,是自然而然的事,文革就是一个经典的例子。中共党内路线斗争,常常是“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由于不承认普世价值,共产党左派发起的路线斗争,要比内心多少有点认同自由民主价值的“修正主义当权派”更为残酷。因此,一旦落到左派的手里,当权派不仅失去特权和既得利益,遭清算的危险很大。
   中国左派,无论是老左派还是新左派,按国际标准都属极端左派,与共产党类似。历史证明:凡是极端左派上台的国家,几乎无不实施大规模的清算,以致血流成河: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