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崖文
[主页]->[百家争鸣]->[崖文]->[伯夷叔齊餓死於首陽山]
崖文
·我失驕楊君失柳
·評袁偉時2007年8月11日在长江商学院的报告一文
·評袁偉時2002年9月25日在南京大学历史系的报告一文
·易中天說曹操是可愛的奸雄
·回應袁伟时梁燕城关于近代中国的对话
·伯夷叔齊餓死於首陽山
·評一九一五年周恩來之伯夷叔齐饿于首阳山论
·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
·魏武揮鞭
·評殷海光人生的意義最後一段的夢
·公用事業應否以黑社會方式追數
·給電盈一封公開信
·我在共產黨內七十年曾志自述的基督徒
·評阿嘉活佛有關中國宗教自由研討會的講話
·評達賴喇嘛不可能策動暴亂
·評阿嘉活佛促使漢藏兩族和解
·評阿嘉活佛之中國佛教危機嚴重
·說李嘉誠
·憶九龍寨城
·天下興亡匹夫有責
·聽湘女 宋祖英一曲我失驕楊君失柳有感
·說釣魚台島嶼(尖閣群島)
·怎樣計算追索退還律師費
·評零八憲章
·讀曾憲梓撰文紀念鄧小平對中華民族奉献澤潤深遠有感
·讀民事訴訟中的各個階段一本小冊子
·說香港暴動的老左派
·評 香港律師會 會長 王桂壎律師 在2011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上的演辭
·再評 香港律師會會長 王桂壎律師在2011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上的演詞
·祭母文
·任何不合資格人士
·說陶傑論中國政治妻妾問題
·說唐唐選特首
·南禪七日
·公開讉責女騙徒朱蕭菊圓律師
·公開朱蕭菊圓律師索取訟費的法庭命令
·請香港律師會代支訟費
·公開 徐伯鳴 陳鴻遠 劉永強律師行 追索訟費的法庭命令
·請 香港律師會 代支六萬元訟費
·說牙患
·覆 傅慧敏律師有關跟進 朱蕭菊圓律師一案
·覆 呂毅丹律師有關代支付六萬元律師費
·香港律帥會的三封回信
·公開請 監誓人 莫玄熾律師 監證 陳鑑清律師回應問題
·律師行所有文件必需要有正楷姓名
·說中國之文化一詞
·公開莫玄熾律師行的覆信
·公開評莫玄熾律師行的覆信
·請徐伯鳴資深律師監證陳鑑清律師回應問題
·簡批鄭和下西洋是一個被無限誇大的傳說
·說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林孟達於2012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演辭(中文譯本)
·再說 韩愈 夷齊颂
·試譯說 韩愈 夷齊颂
·說 曾焯文博士之廣
·蕭若元說歌功頌德全因迂腐的中國文化
·請網上行遵守商業道德
·正蕭若元說伯夷叔齊之誤
·公開請 徐伯鳴 陳鴻遠 劉永強律師行提供律師的姓名
·評 蕭若元回應網友追求夢想的討論
·再說曾焯文博士的廣
·公開禁止香港律師對陳鑑清律師監誓
·談古德明說中共的伯夷叔齊
·同性戀者實不能結婚
·社會的本
·批 毛賊 沁園春 雪
·說安倍晉三祭奠靖國神社的戰犯
·中國古代酷刑
·說 陶傑說性
·說葉曼
·說唐樓
·說藞苴(喇渣)
·說公民抗命
·說 陳方安生
·日相 安倍晋三 紀念戰犯
·說學子罷課
·順民
·余英時撐抗爭 讀書人要站出來
·牙周炎
·說學童佔街為真普選
·絕食
·評 吳惠芳裁判官說毒奶粉是國恥
·禁止民主党張貼徽號傳單
·從今不罵毛澤
·評 鄭恩寵 儒學不是法治沃土
·說美國同性戀合法化
·說 陶傑國民教育課外讀物一文
·評 美國最高法院關於同性婚姻的判決
·公開專函通告全港律師禁止為被告人律師監誓
·遊日本國之関西
·說 鄧偉棕之未來属於年輕人
·說香港全民退休保障
·評 為何民主制度總是在華人社會失敗
·評 陳雲 沒錢的去台湾 有錢的去日本
·評 陳雲 重造封建再立共和 中國的文化建國
·評 陳雲 香港遺民與箕子精神
·評 陳雲復漢邦與中國從香港城邦論寫到香港遺民論
·評 陳雲 官用簡体殘字 毒我香港城邦
·公開請香港律師會將律師除名
·公開第2次請香港律師會將律師除名
·說共產党(黨)
·批陶傑頸喉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伯夷叔齊餓死於首陽山


伯夷叔齊餓死於首陽山


湘西黃碩雄 2007年12月26日


在網頁上看到有關「夷齊餓死於首陽山」的文章,內容似是恭維伯夷、叔齊;其實不但懷疑兄弟二人「義不食周粟…」行為的正確性,並存有一種輕蔑的態度。


約在五、六歲時,我在九龍寨城 樂育學校讀書,女校長教讀古文,就讀過「伯夷列傳」這篇文章,那個時候就連故事都聽不懂。


「伯夷列傳」出自《史記》中七十篇列傳的第一篇,乃敍述商、周之間伯夷、叔齊兩兄弟讓位逃隱,不食周粟,餓死於首陽山。司馬遷夾敍夾議借古發了一些感慨。讀起來依然令人感觸良多…。


『…伯夷、叔齊,孤竹君之二子也。父欲立叔齊;及父卒,叔齊讓伯夷,伯夷曰:「父命也。」遂逃去;叔齊亦不肯立而逃之,國人立其中子。於是伯夷、叔齊聞西伯昌善養老,盍往歸焉。及至,西伯卒;武王載木主,號為文王,東伐紂。伯夷、叔齊叩馬而諫曰:「父死不葬,爰及干戈,可謂孝乎?以臣弒君,可謂仁乎?」左右欲兵之,太公曰:「此義人也。」扶而去之。武王已平殷亂,天下宗周,而伯夷、叔齊恥之,義不食周粟,隱於首陽山,采薇而食之。及餓且死,作歌,其辭曰:「登彼西山兮,采其薇矣。以暴易暴兮,不知其非矣‧神農、虞、夏,忽焉沒兮,我安適歸矣!于嗟徂兮,命之衰矣!」遂餓死於首陽山。…』


現今所見多引魯迅語言以奚落伯夷、叔齊…。魯迅作為一個「霸道文化的文學家」沒有指出問題的癥結,提出自己的見解,卻盡極「挖苦」能事;從外看是蠱惑人心,從內看是嘲諷自己。魯迅在生時,人所不齒,去世後物以類聚,同聲相應,得到「無產階級偉大革命導師」欣賞有嘉…,附「牛尾1」而名益顯。完全可以理解倘若魯迅生在「文革」時代,能不是毒草,不是牛鬼蛇神…嗎?看看巴金、老舍、曹禺…有那一個不是明證!


魯迅完全不理解古代從宗法社會發展的倫理道德觀。「父死不葬,爰及干戈,可謂孝乎?以臣弒君,可謂仁乎?」「以臣弒君」相等於「以子弒父」,這是一個家庭問題而不是敵我矛盾的軍事問題;「孝」是盡心盡力,「仁」是相處能否合情合理。三千多年後,在毛澤東激烈的「階級鬥爭」年代,主張與父母畫清界線「大義滅親」。魯迅的見解當然正確,以伯夷、叔齊的見解反而錯誤,歷史有這樣發展的「邏輯辯證法」嗎!隨著近二百年來對醫學、生物學、化學…都有認識,今天很難理解當時「代父受刑、受戮是愚孝」,徇葬、徇國、徇道…是愚忠。用現代人的語言「愛心爆棚」…。在香港有這樣的故事,夫婦生育了一個患有「地中海貧血症」的兒子,母親並無半點怨言,卻愛之有加…;亦有夫婦生育了一個弱智兒子,母親照顧兒子,餵食、洗身、穿衣、清潔…終日無間十多年2,視兒子的痛苦如同身受,這是「愚慈」?按照「唯物論」這些孩子都應該送去「人道毀滅」乾脆利落不應遺在人間。如果能夠從「納國家於倫理化」一種「親情」的理解,就不會“古之愚夫”,“固守灭亡的事物而不变。”亦無所謂野有婦人謂之曰:“子義不食周粟,此亦周之草木也”而相譏。


固然,「普天之下莫非皇土…」;然而「皇權」受命於「天」。薇3是「天」所賜之物,採薇而食,何恥之有。


「登彼西山兮,採其薇矣。以暴易暴兮,不知其非矣。神農、虞、夏忽焉沒兮,我安適歸矣?於嗟徂兮,命之衰矣!」


魯迅的譯文並不正確。「神農、虞、夏忽焉沒兮…」,全句涵意是神農、虞、夏「王道」正面文化就這樣湮沒了嗎?我能夠安適地視死如歸嗎?感情到達極至而「忘我」…。看魯迅「以子弒父」比作強盜;站在普通人來說「以暴易暴」都是一樁無可奈何和迫不得已的事件,魯迅卻看成「強盜來代強盜呀…。」這不正是霸道文化的鼓動者嗎?據說魯迅兄弟二人都有「親日」之嫌,或者食的都是山珍海味,不感到羞恥嗎?惻隱之心人皆有之,能夠與一個「愚慈」比論嗎?


有說「周武王不用暴力,任其自然,纣王的为君之道会有所改变吗?如果武王恪守君臣之道,不以下犯上,推翻昏庸无道的殷商王朝,纣王的肉池酒林还会让多少他的臣民们死于非命呢?」筆者認為這一點罪既不在伯夷、叔齊,亦無傷於伯夷、叔齊,亦不表示夷、齊支持暴政…。又說「即使纣王再无德无能,他们也绝不会有叛逆之心;即使武王有多么德才兼备,他们也不会归附到一个反叛者的麾下。」這種見解似乎義正詞嚴…。但筆者認為,在「以暴易暴」上,作為伯夷、叔齊在自己的身分地位…或者說是他的「命」上盡了「以臣弒君,可謂仁乎!」應盡的責任;對於「紂王的能和德…」就是另一個問題。即如,一個醫生治病救人不會計較「好人」還是「壞人」而施治,實在於能否盡心盡力。一個僱傭兵何嘗能不為自己的身份而盡義務…。孟子就說:「聞誅一夫(紂),未聞弒君。」在中國五千年文明史中的帝王,一如桀、紂之徒「立壞心腸」不竟少數,所見乃皇族養尊處優,缺乏識見…,而有「無米,何不食肉糜!」武王「載木主」動機在報父仇,或對紂王的「暴」有誇張渲染。如果說書生「迂腐」,但「以暴易暴」確不可取。現在美國說不排除首先使用「核武」;屢屢出兵他國「以暴易暴」…,後果可想而知。無論如何「霸道文化」不能鼓勵。一本《毛語錄》「有心為惡」卻是「反面文化」的鐵證。


魯迅說“被壓迫者即使沒有報復的毒心,也決無被報復的恐懼,止有明明暗暗,吸血吃肉的凶手或其幫閑們,這才贈人以‘犯而勿校’或‘勿念舊惡’的格言。”


聖人認為即使在一個「動盪」的年代,亦止有「王道文化」才能救世…。孔子說「以德報德,以直報怨。」孟子說「…君之視臣如草芥,則臣視君如寇讎。」聖人深明「有壓迫就有反抗」的道理,亦因為聖人深明這個道理,所以不鼓動「鬥爭」,鬥爭的結果是「冤冤相報」汝虞我詐;而以「直」報怨,用今天的語言來說,就是通過正確的「法律」手段解決,不能快刀斬亂麻,公道自在人心,聖人感到人心是向上的,絕不氣餒。事實上一個有「感情」的倫理化社會亦無所謂「以冤報冤」;今天人與人的生活空間拉近,感情卻「涼薄」,但依然沒有抛離一份「情理」的主要因素。魯迅並沒有參加「鬥爭」,但鼓動別人「報復」,是背後用刀殺人的殺人者…。「君子不念舊惡」,舊惡已經冰釋,因何還要記念;聖人不但講「恕」,還要「忠恕」。魯迅講「犯而要校(計較、仿傚)」,試問有沒有想想別人何以要犯?何以不先改善自己。日寇殺害中國平民,他日中國富強又同樣要殺害日本平民?這就教壞了學生。魯迅死得早,否則紅衛兵必然將之揪鬥,砸得稀巴爛。固然「水根本不可能洗淨已經被污染的耳朵」,但「鬥爭」卻能解決人的仇恨?這不正是自我羞辱!


毛澤東也反對伯夷的行為:“唐朝的韓愈寫過《伯夷頌》,頌的是一個對自己國家的人民不負責任,開小差逃跑,又反對武王領導的當時的人民解放戰爭,頗有些‘民主個人主義’思想的伯夷,那是頌錯了。”(《別了,司徒雷登》)


香港有一班毛共「愛國者」,其中有前大公報編輯李某目覩「六四」屠殺,說沒有監督好「黨」,愧對廣大勞動人民,毅然退隱…;照毛主席的解釋是「開小差逃跑」。亦有一位教育家吳某及諸君子目覩三十年的「難民潮」,目覩土製炸彈炸死無辜者…,亦有等曾參與一九六七年香港左派暴動;七老八十的今天卻依然是「人大代表」,似乎沒有這類愛國者香港即將沈淪…,當政者把香港未來的希望交給這些行將入木者。周恩來總理曾經為暴力事件向英政府道歉,為此派傳單而入獄的曾某,今天堂而皇之欣然受命當上高官;相信國內這類曾經鬥爭過自己的同志,今日位居權貴者大不乏人…;據說頗有一類還去了美國,反罵自己的「祖國」又繼續領取養老金。用這種「負責任」和「無恥」的行為來諷刺伯夷、叔齊「在君臣之道的窠臼里,拘泥于固有伦理。」難怪歷史學家司馬遷感慨系之…。


道德並無所謂「小農思維模式」、封建模式、資本模式、共產模式…。德者得也;得道得理,放諸四海而準。孔子說「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照雷鋒同志的共產主義模式,己所不欲可以施於「資產階級」而不能施於「無產階級」。照美國資本主義模式,己所不欲可以施於「無產階級」而不能施於「資產階級」。換言之,「資產階級」不能犯我,我可以犯「資產階級」…;也就是毛澤東所說「過去資產階級壓迫無產階級,現在無產階級反過來壓迫資產階級」;究竟這是一個甚麼公平、公正,沒有剝削的社會,又何來「有更深远、更广阔的思想空间!」中國人在中國文化的熏陶下四海一家,越五千年…;反面文化的「階級鬥爭」百年而毀,能不為鑑。


嗚呼!哲人日已遠,古道照顏色。


註:


1.西班牙鬥牛牛士的牛。魯迅附牛尾,名、行兩相宜。


2.現在香港已有弱能人士扶導中心。


3.母親說「薇」可能是枸杞子葉一類野菜。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