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金融海啸提出的新课题]
徐水良文集
1975年第一次入狱到民主墙时期部分稿件
·第一次入狱时狱中文章:关于阶级、国家等若干问题
·关于同一性和斗争性等问题
早期文稿(三)
1981-1991年第二次入狱部分狱中稿件
·1981年狱中文章:批判“四个坚持”
·关于文艺的几个简要问题
·论自由和自由化问题
·关于经济发展速度问题――驳邓小平的“宏伟蓝图”
·材料两份
·短论数则
·89民运前最早上书:徐水良《建议书》
·社会主义新观念的核心是什么?
1991年第二次入狱十年刑满出狱到1998年3月出国前,南京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一)经济唯物主义即所谓历史唯物主义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二)实践唯物主义即所谓辩证唯物主义
·两点建议
·人权原则是人类最基本的共同准则
·忧思和探索
·一国两制和香港范例
·中国人,多一点骨气!
·通信摘录:关于儒学及其它
·当代世界面临的三大历史任务
·民主取决于什么?
·自由、民主和绝对性问题
·对马克思主义及其实践唯物主义的批判
·邓小平的历史地位问题
·马克思主义的历史祸害作用
·中国改革简纲
·就建立独立工会问题的意见和呼吁(并澄清某些错误观念)
·关注农民问题
·徐水良就农民问题致人大及政府
·变革之路
1998年,美国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亚衣:访中国民运老战士徐水良
·在纽约朋友欢迎会上的讲话
·新人文主义或人本主义——介绍一种新的理论
·我的理念
·与郭罗基先生的一场辩论——按语
·与郭罗基先生商榷
·利权和权力
·怎样总结历史教训?
·两个公式
·中国大陆农民问题的严重性
·中国的“精英”
·“高薪养廉”的破产
·中国大陆对农民的歧视
·中国民主党.创党面面观
·中国民主党建党的意义
·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声明
1999年,美国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未来中国的发展战略
·必须认真批判马克思主义
·组党条件问题的误区
·民运人士前途问题的误区
·认定改良比革命损失小的误区
·就林海案判决书驳中共当局
·民主最终仍然是手段,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两极化和中间势力
·值得注意的新动向
·捍卫法轮功人权是基本原则,不是权宜策略
·邪教不是罪
2000年,美国
·加强民运的情报工作
·中国民运中的革命和改良
·关于“权利”、“利权”和“法权”的争论
·为革命呐喊
·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的对立
2001年,美国
·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民主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
·真假爱国主义
·致美国人民
·杂论十一则
·中国民运情报组情报综合
·关于赖昌星案的四个文件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声明
·答国内朋友来信:
·给贵州朋友的信
2002年,美国
·再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金融海啸提出的新课题

——再谈书生误国问题

徐水良

2009-1-17

   九十年来,当代中国的问题,如果从思想领域概括,就是马列主义和自由主义两种教条主义误国的问题,也就是马列主义和自由主义两类知识精英,中国人称为“书生”的误国问题。中共建政以后和改革开放以来,这两种教条往往成为社会、成为许多人顽固的错误常识。万润南先生借称赞08宪章,称赞“回归常识”,我的看法恰恰相反。中国的问题很复杂,绝对不可能靠回归常识的办法来解决。回归常识,至多是“拨乱反正”,而不是改革。只有正确的常识问题被人搞乱的情况下,才能靠回归常识的办法来解决。相反,由于马列主义自由主义两大教条,不同程度上变成社会顽固的错误常识,在这种现实情况下,回归常识往往就是回归错误。凡方向正确的改革的每一步,几乎都是在对教条常识的突破中取得。过去三十年改革开放每个正确一步,都是对马列主义教条常识的突破;今后改革走要上正路,几乎每一步,也都要在突破自由主义的常识中取得。

   所以,对于我们,突破许多错误的常识,研究现实提出的新课题,特别重要。

   学渊兄批评《书生误国》一文说:中国“绝没有‘书生误国’、‘清谈误国’”的问题。这种绝对化的思维和绝对化的说法,显然是受那些理论教条的影响,因为过去的教条、习惯和常识,都是国家统治者误国,资本家误国;而知识精英总是被人们吹捧,很少有人认为有知识精英误国的问题,也即书生误国的问题。

   但是,对过去的理论教条、对那些并不总是正确的习惯和常识加以绝对化肯定,以及绝对化的思维方式和结论本身,显然都是不可取的。

   即使在自由民主的美国,也存在知识精英(中国人称为书生)误国的问题,更不用说在中国了。

   这次席卷世界的金融海啸,就是知识精英,主要是经济精英(经济精英也包括经济学家)误国,CEO误国。它把一个全新课题,即知识精英阶层误国的问题,提上研究日程。

   长久以来,笔者一直研究未来社会走向人本社会,包括未来经济走向混合经济,人本经济,或者人本混合经济的问题。但由于对一些世界性难题,主要是公共公有化领域的效率和社会公正问题,包括国家和政府领域、环境保护领域、公共医疗和教育领域,公有企、事业领域、涉及社会公共利益的重要企事业,工会和政党组织等领域,以及私人领域私人企事业中的社会公正问题,没有令自己满意的答案,所以一直不能动笔。

   这次席卷全球的金融海啸,又提出这个全新的课题,需要我们去加以研究。

   本文的开头,我已经说了,九十年来,当代中国的问题,如果从思想领域概括,就是马列主义和自由主义两种教条误国的问题,也就是马列主义和自由主义两类知识精英误国的问题。因此,即使在过去,由于知识阶层在社会思想方面的特殊的统治和领导地位,也存在他们误国的问题。

   而随着人类社会走逐步向信息社会,信息的作用,越来越重要,因而知识精英的作用,也越来越重要。他们越来越取代原来物质社会的物质占有者,例如原来资本社会的资本家阶级的地位,而越来越成为社会实际的统治力量。

   造成这次全球金融海啸的,不是传统的资本家阶级,不是政府统治者,而是以CEO为主的知识精英,经济精英。名义上,他们不是企业主,不是资产所有者,不是决策者,他们只是被雇佣的执行者。但实际上,他们成了完全的决策者,和很大程度上的实际所有者。他们利用自己的知识、信息和实际执行中对经营权的把持,违背他们的雇主,即所有者——股东的利益,为自己谋取私利,终于制造了这次震撼全球经济的金融风暴。

   在过去许多年中,他们在股票市场,基金市场,期货市场,石油市场,贵金属和金属市场,房屋市场,金融及衍生商品市场,保险市场,等等等等,投机倒把,哄抬或打压市价,操控市场,兴风作浪。他们受到社会对知识精英阶层的尊敬和授权,却没有受到社会对他们应有的监督,最后,终于制造造成了失控、海啸和崩溃。

   而且,由于金融海啸事关全社会巨大的公共利益,国家和社会不得不承担和解决他们造成的恶果。这些知识精英获取了自己的利益,却把责任丢给国家和社会。

   在中国,由于一党专制的专制制度,没有言论自由,国家和一部分知识精英垄断和把持了话语权,自由主义者和主流经济学家制造了一系列谬论,来为特权官僚的大抢劫大掠夺保驾护航,这种赤裸裸的知识精英误国行为,结合从国际上传入CEO经济精英的新的现代精英式误国行为,知识精英的误国,也即书生误国的问题,只会比美国更加严重,而绝不会比美国轻微。

   毫无疑问,经过这次金融风暴,民主社会必然会制定一系列法律,来监督和限制知识精英侵犯社会利益的问题。但是,在这些法律没有制定实施以前,我们只能从知识精英社会道德责任的角度,来谈论知识精英的误国问题。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