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国际社会对以巴冲突的新态度]
徐水良文集
·这样吧,陈尔晋:你赶快回天堂,去向上帝要你的身份证明,好吗?
·有没有敌人的讨论(2月10日)
·没有敌人的刘晓波论敌人和战争
·胡平为自己的对立面背书
·怎样对付中共庞大的特务线人队伍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11)
·网络革命宣言、按语和评论
·高智晟生死去向之谜并按语
·“海外民运”和一部分国内民运真黑
·没有敌人派的两个错误前提
·无敌论者种族主义及亲中共仇人民和两面派性格要不得
·黑白颠倒的世界—海外民运
·答国凯兄和周亚辉先生:
·驳胡平《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一点补充再驳胡平文章
·转贴吴庸先生优秀文章
·经典笑话——“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胡平笑话和牛乐吼笑话
·反对洋迷信土迷信(从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说起)
·为我的理论做个广告
·客观事物、概念、用语、理性和迷信等等
·答孙丰老哥并纠正西方语言学家一个根本错误
·要了解意识科学可以从此文入手
·民主社会没有某派专政
·答孙丰:究竟概念在先还是判断在先?
·什么叫扫荡派?什么叫保皇派?
·有没有敌人是客观存在,不是主观设定
·无敌派的一个重要逻辑错误
·关于意识科学的一个说明
·转贴Leebai:再说几句仇恨和敌人-简单低级的道理
·徐水良驳王希哲胡平等
·对胡平文章的讨论(2010-3-9)
·转贴王若望先生批评刘晓波文章
·王希哲投靠共产党阵营自供状
·驳何永全先生
·无敌论者真会胡诌
·我们与无敌派属于敌对阵营(近日有没有敌人争论)
·理解民运真相的两个关键
·刘宾雁、刘刚谈刘晓波逸事
·中国失业率超过美国大萧条时期
·ZT一比吓一跳:中外税收与福利对比
·有敌无敌反复无常的没有敌人派
·我们对不同的人不同的狱中表现的态度
·目前两种思想、两条道路的斗争
·几句话简驳驳胡平草虾说法
·胡平《维权与民运》评点
·谁使民运变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的枯萎瓶花
·政治革命的绝对必须和相对必须
·张三一言徐水良与杨光等争论
·讲个简单的道理
·自由、人权、平等、民主、法治和宪政
·言论自由是“第一自由”吗?
·答张健——再谈言论自由不是第一自由
·谈一点人类自由体系的基本知识
·讲一点自由民主和宪政的最基本知识
·讲一点人类自由体系的最基本知识
·不存在不民主的又“当之无愧的宪政”
·怎样看待教师农民等集体下跪事件
·在中共压力下挺住或屈服问题
·关于民主党临委会一事的说明
·答胡安宁两则:撒谎成瘾和虚虚实实
·现在不可能建立民运统一战线
·写给上海公安国保(两则)
·谴责郭台铭、抵制富士康
·郭台铭应该受谴责
·徐水良与洪哲胜关于富士康问题的争论
·富士康消息、传闻和评论(5月27日)
·中共开始封杀富士康信息
·驳扬光、洪哲胜
·富士康信息和评论(5月29日)
·富士康消息和评论(5月30日编)
·富士康跳楼事件和近来罢工浪潮
·中国人逻辑思维能力低下吗?
·支持张三一言评点韩一村
·温和与激进相互转换的一个普遍性规律
·关于民主党组党的几件事(答王希哲胡安宁)
·21世纪建国纲要(重发稿)
·高耀洁女士说得非常对,就是要实行正当防卫
·反对派圈子水平竟然还不如你?——再答韩一村
·又驳韩一村
·关于粤语保卫战的讨论
·你们称精英,真精英要羞愧得跳河了
·是制度问题而不是讲不讲道理的道德问题
·对茅老文章第一节谈点不同意见
·为批评茅老文章答张健
·反共还是反暴民——答茅老、驳扬光
·驳洪哲胜
·张三一言和徐水良驳许知远《暴力的诱惑》
·再谈反暴政还是反暴民?
·关于民意问题的讨论(2)
·出口转内销的信息和波兰道路
·关于革命和暴力问题的再讨论
·支持粤语保卫战但不能攻击任何一种语言是奴化语言
·也谈米尼奇克顺利成行中国的原因
·令人作呕的崇官迷官心理
·简评波洛狄特斯基《語言會塑造思維嗎?》一文
·简评斯坦福大学心理学教授波洛狄特斯基《语言会塑造思维吗?》
·反对抓特务的人才是特殊材料制成的
·究竟是谁掌控共产党
·重发旧文揭乔姆斯基虚假光环
·驳杨支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际社会对以巴冲突的新态度

关于以巴冲突

   徐水良:国际社会对以巴冲突的新态度

   王超华:巴以冲突:军事对立,政治和解,还是社会重建?

   鲁克:揭开UNRWA的真面目: 看联合国是如何支持哈马斯的

   

[短评]国际社会对以巴冲突的新态度

徐水良

2009-1-25

   下面发表的两篇文章,(王超华:巴以冲突:军事对立,政治和解,还是社会重建?鲁克:揭开UNRWA的真面目: 看联合国是如何支持哈马斯的),反映了在以巴冲突问题上的两种对立观点。

   二十世纪,是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民族解放左倾思潮泛滥的一个世纪。左倾思潮和左倾分子,到处支持所谓的被压迫民族和被压迫人民,包括到处支持恐怖主义活动。其中包括支持伊斯兰恐怖活动,支持在巴勒斯坦的恐怖活动。因此,一旦发生巴以冲突和以色列与阿拉伯及伊斯兰世界的冲突,全世界左派立刻在世界各地组织声势浩大的抗议活动,抗议以色列,支持阿拉伯,联合国和国际社会也都是这样,一边倒抗议以色列,支持阿拉伯,留下美国和西方少数国家犹犹豫豫地支持并保护以色列。

   但进入二十一世纪,从美国911事件开始,全世界全人类反恐怖主义的斗争,逐步成为国际社会的一个重要主题。从这个角度观察巴以冲突、巴勒斯坦问题和伊斯兰恐怖主义问题,逐步有了全新的观点和见解。人们越来越理解以色列的处境,越来越反感恐怖主义。到这一次以巴冲突,国际舆论不再是一面倒抗议以色列、支持巴勒斯坦及哈马斯。反对和支持已进入势均力敌的状况。

   虽然,国际社会从左倾思潮旧思维完全走出来,还有一个过程,还需要时间和条件。但是,毫无疑问,全世界对以巴冲突、以阿冲突问题的观点和见解,今后将会进一步变化。

   

巴以冲突:军事对立,政治和解,还是社会重建?

王超华

     [附蔡峻文字摘要:如果我无权开枪,我还有权愤怒]

   §§ 说明(2009年1月23日)

   这篇文字从写作读报小记开始,本想就巴以冲突的历史和现状做点讨论,不料拖延时日,每天新战况不断升级,竟然无从着手,好像总要先翻译介绍当天报纸的信息才行,结果就无限期拖下来了。这期间,在上海作家陈村主持的"小众菜园"讨论版看到蔡峻的发言,摘摘拣拣转到自己博客上一部分,并加了一个不算短的按语。按语最后,提出希拉莉•克林顿接任美国国务卿以后,有希望借鉴她夫婿当年斡旋北爱尔兰和平进程的经验。贴出刚一天,就看到奥巴马任命当年克林顿政府的北爱特使、前参议员乔治•米绍尔(George Mitchell)为中东特使的消息,与自己的预测颇有相合之处。目前加沙已经停火,巴以冲突前景尚难预料,暂且把这几部分文字合在一起发出来,算是告一段落。特此说明。

   §§ 读报小记:我们在阳光下,他们在战火中(2008年12月31日)

   2008年12月27日星期六,当地时间上午十一时,以色列向巴勒斯坦人聚居的加沙走廊发动大规模空袭并封锁加沙海陆边境。三天下来,巴勒斯坦方面报告的死亡人数已超过三百,伤者近千。即使是联合国相对保守的统计数字,也不得不承认已有约六十位妇孺死于以色列战火。

   这几天,南加州天气晴好,阳光灿烂,冬季仍然怒放的三叶堇红花和蓬蓬绿树中,夹杂着秋色斑斓的枫叶,别是一番景色。可是《洛杉矶时报》三天来的报道,却总有一股犹带琵琶半遮面的味道。

   周日是第一天,虽然不便直接为以色列叫好,却在报道巴勒斯坦平民死伤的同时,迫不及待地发表专稿,强调以色列接受2006年夏天攻击黎巴嫩真主教计划不周的教训,这回只设立了有限目标,力求速战速决。不料没两天,以色列自己公开声称,这次是对哈玛斯的全面战争,完全没有迅速停手的意向。加沙清真寺普遍遭受攻击、加沙大学成为炮火目标,死伤人数不断上升,但《洛杉矶时报》仍要摆出"公正不倚"的面孔,在报道加沙战火灾害的同时,用几乎相同篇幅的文字和图片报道了哈玛斯坚持向以色列境内发射火箭炮,造成五人死伤的消息。与此同时,整整半版的问答,只字未提今年秋天巴以停火协议,最早是因以色列在11月4日(美国大选日)攻击埃及加沙边境地下隧道并击毙六名哈玛斯人员而破裂,仍然保持各打五十大板的表面平衡姿态。读者来信栏里,也是为以色列背书、攻击哈玛斯是恐怖组织的声音占主导。

   元旦前日,报道哈玛斯火箭炮射程达到以色列境内28英里的消息时,《洛杉矶时报》更在数据上误导读者,声称这意味着百分之十以上的以色列人口都在哈玛斯炮火的直接威胁下,好像哈玛斯可以沿加沙和以色列边界不间断地设置射程达以色列境内28英里的火箭炮似的——这完全是歪曲事实。

   这样的舆论氛围,让我想起2006年夏天在康乃迪格州小住时的印象。那一次以色列对黎巴嫩的攻击,军事上既无成效,政治上也大大失分;国际固然批评不断,国内同样怨声载道,包括刚入伍的新兵,有手机却没有足够饮水,被送进火炉般高温的战场,很快就在后方家长中引起骚动。战事刚起时,我们当然还不知道这些细节。可是黎巴嫩城市居民区被毁,市民遇难,在电视画面上终归是有目共睹,而 CNN的第一反应却永远是为以色列找借口,过了几乎整整一周,才开始调整口径。

   美国主流媒体在巴以冲突中一边倒的倾向,是中东问题的一个大症结,通常情况下都比以色列自己的主流媒体更偏激。美国主流政界也好不到哪里去。希拉莉•克林顿决定竞选纽约州参议员后,第一个决定性的动作就是在长岛犹太人政经大佬基地表态支持以色列。今年奥巴马竞选总统,再步后尘,居然公开声称耶路撒冷就应该"完全"无条件地属于以色列犹太人,比以色列自己的官方立场都要强硬。颇为反讽的是,即将卸任的黑人女国务卿赖斯,今年在极力促成以色列和哈玛斯停火协议中,反倒更倾向于向哈玛斯做出让步。毕竟是没有紧迫的政治利益在前面诱惑了,才能稍微跳出为以色列背书的老框框。

   比较而言,英国媒体无分左右,在这方面都要相对客观一些。《经济学人》和《金融时报》都对加沙遭到封锁非常不以为然。《经济学人》是周刊,上周四出刊时以色列还没开始这次轰炸,但已经在批评埃及配合以色列、全面封锁加沙的政策。《金融时报》本周已连续三天批评以色列的军事行动,特别明确地指出,是以色列在十一月初首先破坏停火协议。

   §§ 读报略记(2009年1月7日)

   自从以色列向加沙发动攻击,各大报就经常刊登各种图示,特别是加沙和以色列的地图。这些图示也相当有名堂。《洛杉矶时报》每天刊登地图的时候,加沙地带都是一片淡色,甚至没有特别加重加沙市的标志,却以爆炸型的红点标出以色列南部境内每一个据以色列军方宣称遭到哈玛斯火箭炮袭击的地点,天天如此,拖延了一个星期以上,加沙伤亡数字不断攀升之后,才开始用红色标出加沙境内遭受以色列炮火袭击的部分地点,即使这样,仍然不是遭到以色列轰炸的全部目标,更没有全面展示以色列的军火布置。

   与此对照,《金融时报》刊登的地图包括了以色列从海陆空三方的进军路线,动用的兵力和加沙受到的全面封锁(特别是美国媒体羞羞答答不愿言及的海上封锁),分别用飞机、坦克、军舰图形表示,而且用跟《洛杉矶时报》一样的爆炸型小圈标注加沙境内遭到轰炸的地点,哈玛斯火箭炮目标则用小三角表示,力量对比和人员伤亡的基本状况,一目了然。这可是倾向资本主义自由市场舆论的老资格重量级出版物,跟什么政治正确的后现代左派没多大纠葛。

   事实上,欧洲大陆和阿拉伯世界以及广大穆斯林国家对这次以色列攻击加沙的愤怒,首先来自以色列对加沙的封锁,其中就包括对新闻资讯的封锁。以色列这次开战以来,BBC 的基调一直倾向以色列,但当他们记者要求进入加沙采访的请求被以色列军方拒绝以后,至少也开始抱怨以色列的新闻封锁。《金融时报》摆出高姿态,根本没提新闻封锁这回事,直接采用了在加沙坚持人道援助工作的当地人士传出来的报道。

   只有《洛杉矶时报》之类的美国媒体,才会连篇累牍引用以色列军方作为自己的主要(如果不是唯一的)信息来源,在整整一个星期内,都没有做出任何追求新闻中立的姿态,没有任何关于阿拉伯世界的报道。说"没有任何",也不准确,其实有一篇,只不过就这一篇,还是在为以色列军方背书,大标题就针对伊朗,直指伊朗是哈玛斯的后台。只是在中间引用中东专家的分析时,轻描淡写地提到,伊朗认为,以色列这次攻击加沙在阿拉伯世界引起了普遍公愤,那伊朗这个判断并没有错。阿拉伯世界的反应就是这么不值钱,这么没有新闻价值,唯一值得报道的,是提醒美国读者对伊朗保持警惕。但凡问题牵涉到巴以冲突,《洛杉矶时报》看上去和小布什的副总统切尼几乎没有多大区别。我看美国读者倒真的要注意了,看来以色列要把美国拖入一场对伊朗的新战争,可能不会太困难呢。

   §§ 停火了(2009年1月20日)

   给奥巴马就职典礼留面子,以色列终于在加沙停火并撤军了。与此同时,以色列的宣传攻势未曾稍减。自己打到人家地方去,摧毁政府大楼,还说哈玛斯利用平民和居民区做人体盾牌,自己不得已才造成平民伤亡。难道人家的政府大楼必须建在荒无人烟的隔离区吗?毕竟哈玛斯是民选上台的政治组织。至于说炸到联合国的学校和仓库,更是没有道理。这十来天,《洛杉矶时报》终于开始报道加沙内部的创伤和巴勒斯坦人的灾难。即使如此,仍然不忘时时提及哈玛斯作为恐怖组织的一面,以及哈玛斯尚未改变反对以色列建国的立场,等等,暗示读者未来和谈如果出现困难,哈玛斯仍然要承担主要责任,而以色列对加沙的长期封锁,特别是哈玛斯民选获胜以后更加严重的封锁,还是没有见诸文字。不妨再拿《金融时报》做比较。还在以色列正式停火撤军之前,《金融时报》已经在社评版头条发表评论,主张未来的巴以和谈必须要包括哈玛斯,而且在专版报道中,给出简明扼要的哈玛斯简史。

   最为反讽的是,现在正是奥斯卡颁奖季节,以色列开战之前,一部反映1982年以色列攻击黎巴嫩南部巴勒斯坦难民营造成大屠杀的动画"纪录片"正在热播,因为表现了以色列人的自我反省而大受好评。结果,现实高于艺术,正在进行时的屠杀,让银幕上不愿露出真面目而只能以动画示人的那些以色列良心自省的代表黯然失色。

   如果说战争是政治的继续,以色列对巴勒斯坦的政治又表现在哪里呢?除了军事攻击就是军事封锁,如果不是借助美国,就完全没有任何政治和外交途径可资利用;而美国的政客又有向以色列一边倒的长久传统,等于是彻底关闭了面对巴勒斯坦人民的政治外交大门。巴以冲突,如果套用小布什在"911"以后对阿富汗发动战争的反恐逻辑(其实那个逻辑更多地借用了以色列的惯例言说),那至少小布什和北约还要考虑如何重建阿富汗政权和社会,而以色列由于有美国这个大靠山,从来拒绝考虑自己对巴勒斯坦社会其实负有政治责任。巴勒斯坦"人民"在以色列政府言说中,从来不能独立承担"人"的概念,更不必说"公民"的概念了。以色列从1967年开始占领加沙,到2005年才从加沙撤军,却从来没考虑过承担对加沙社会和人民的非军事责任,乐得逃避"殖民主义"的标签,却不肯放松一丝一毫军事上的直接控制和经济政治上的间接控制。为什么阿拉伯世界那么同情巴勒斯坦人民,那么痛恨以色列?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以色列在巴勒斯坦社会和人民心目中种下的,除了仇恨没有别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