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强奸之事……╱短篇小说]
王先强著作
·習近平要打仗
·習近平在找死
·金正恩的「殘暴」和殘虐「」
·新疆的恐襲與香港的暴徒
·中共怎反安倍晋三參拜靖國神社
·製毒村與製毒國
·孤獨老人/散文
·中共于歲暮的特別關照
·戰爭開打,共軍必潰
·嘴邊的人民值幾錢
·軍隊不向民眾開槍
·赴死與砍人
·台灣人的驚覺
·習近平自己打自己嘴巴
·舉牌.聚眾.犯罪
·維人骨頭硬
·「果斷措施」怎「果斷」
·中共何以抓高瑜
·杭州餘杭區民眾抗暴
·抹黑博訊愚不可及
·習近平反恐
·中共反恐開新局
·淺談中共垮台前提
·香港人等着給人任宰
·誰最是反華力量
·香港争普选毅行第三天之拾零
·香港早晨街头小景
·香港6、22实体投票站投票拾零
·拿13
·拿13亿人与机槍坦克來吓人
·摄影:香港七、一争真普选游行盛况
·喜見香港民主運動踏入新階段
·香港警察變公安特警
·中共軍力比美國軍力
·周永康貪,習近平更貪
·習近平要怎樣依法治國
·災難只會降臨在平民百姓身上
·香港「保普选反占中大联盟」游行猎奇
·香港人佔中的勝與敗
·香港占中运动的黑布游行点滴
·香港街头特景1
·香港大、中学生罢课第五天和第一天
·香港大专生罢课第三个夜之点滴
·摄影:香港雨伞运动中的笑靥
· 雨伞运动中香港人的沉着和坚毅
·香港雨伞运动来到此一刻
·香港旺角清场前后
·摄影:占中——睡在街头
·摄影:香港金钟清场那一天的早上
·摄影:香港铜锣湾清场前的感人场面
·摄影:2015年香港人的愿望
·摄影:又见通街黄雨伞
·摄影:这一个香港人的羊年
·摄影:香港的年宵花市
·摄影:香港大澳水乡风光
·摄影:礼宾府里不一般的花
·摄影:香港西贡奇景
·摄影:且说香港连侬墙
·摄影:香港南天佛国
·摄影:香港天桥上下的人窝
·摄影:香港庙街风情
·摄影:走一回香港南丫岛
·王先强摄影:香港泛民反政改
·摄影:嘈杂、缭乱的香港旺角
·摄影:香港人游行纪念六四26周年
·摄影:香港政改表决前夕的游行
·王先强摄影:香港政改被立法会否决
·王先强摄影:香港人第26次点起的烛光
·摄影:香港长洲的神与坪洲的人
·摄影:争民主不辍的香港七、一大游行
·鬼扮神
·香港雨傘運動遺下的火種
·香港旺角「鸠呜团」主将──钱寳芬女士
·陳維健:讀王先強的《故國鄉土》
·馮明:勿忘土改至文革那年代──從王先強的《故國鄉土》說開去
·《歷歷在目》 1.第一次見死人
·《歷歷在目》2.跪在凌角鋒利的碎石片上
·《歷歷在目》3.天打五雷轟
·《歷歷在目》4.香蕉莖心與花蕊
·《歷歷在目》5.門板床
·《歷歷在目》6.一張棉胎
·《歷歷在目》7.小水牛
·《歷歷在目》8.荒山野嶺與八哥鳥
·《歷歷在目》9.大好人
·《歷歷在目》10.第一餐、也是最後一餐
·《歷歷在目》11.一塊年糕和一隻熟雞
·《歷歷在目》12.一張紙條與十塊錢
·《歷歷在目》13.一張相片
·《歷歷在目》14.牽手、拥抱
·《歷歷在目》15.初小時期的老師
·《歷歷在目》16.初中時期的老師
·《歷歷在目》17.挖墓
·《歷歷在目》18.緊急集合鐘聲
·《歷歷在目》19.分道揚鑣
·《歷歷在目》20.族兄
·《歷歷在目》21.第一份工作
·《歷歷在目》22.一斤蕃薯十塊錢
·《歷歷在目》23.與死人睡在一處
·《歷歷在目》24.不給我提升工薪
·《歷歷在目》25.真誠朋友
·《歷歷在目》26.品嚐到愛情滋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强奸之事……╱短篇小说

   天花板上一个省电灯泡发着惨白的光,照在小房间里,也是惨白惨白的……

   在那一张床上,一个赤裸的、粗壮的、脸上长着两块横肉的男人,正实实的擒着、压着一个女人,一下又一下的向女人下体强力冲刺;那个女人也全身赤裸,显得娇小嫩弱,线条分明却扭曲着,脸庞清秀却绷紧着,毫无招架之力……

   强奸,是在强奸!

   这发生在邻近深圳的一个小镇上,在一间民办的利民旅馆里。男的叫陈中光,三十多岁,土生土长,是一间制衣厂的保安组长;女的叫朱小姬,十八岁,来自湖南乡村,刚到制衣厂当女工。陈中光在这小镇上有点讲不清楚的势力,制衣厂有时都要借重他加以保护,所以他那个保安组长可不一般,土鳖称霸王,无法无天,厂里的女工就有好几个被他污辱过,也无人敢对他怎样。他看上了朱小姬,可朱小姬处处提防,并不给机会他下手。这晚上,女工领班罗娟对朱小姬显示关怀,邀约朱小姬外出逛街;盛意难却,朱小姬只好应约了。到了街上,罗娟带朱小姬到酒巴去饮酒;朱小姬觉得有点异常,只是浅斟即止。最终,罗娟拿了一杯饮品给朱小姬;朱小姬终不虞有诈,饮了。这一来,就出问题了:李小姬立时全身乏力,昏昏欲睡;此时虽知是饮品里有蹊跷,可也已无可奈何了。随着,罗娟强行搀扶李小姬到利民旅馆的这个房间里来;接着是罗娟避去,陈中光出现……

   陈中光得逞了。

   发泄兽欲之后,陈中光滑了下来,躺在一旁,问道:「爽快吗……」

   李小姬坐起身,要上洗手间……

   他以为她要逃走,一把翻起身,抓住她的头发,死命将她的头往床上撞,紧接着,他又爬到她的身上去,开始了第二轮的强奸。

   这一晚,折腾不止,他对她统共干了三次。

   第二天早上,李小姬摸寻了半天,才在床尾找到了她的裤衩,拿过来,用以抹擦又痛又湿的下部,好了再摊开来看,只见黏液混着血,沾了一大片,湿淋淋的,有碍穿着,便又将那湿污涂到床单上去,然后,才穿上还是湿润的裤衩,再穿上衣服。

   随后,陈中光语出恐吓,警告李小姬:不准将夜里发生的事告诉外人,更不准报官,否则,后果自负!八点多钟,李小姬才获准离开利民旅馆。

   走到街上,李小姬疲惫不堪,又满腔悲愤;她恨罗娟,更限陈中光,可不知该怎办?她对陈中光的厉害早略有所闻,知道他是个不简单的人物,好多人对他都退避三舍;他那声色俱厉的恐吓和警告,当然不会只是说说而已。那么,放过他,便宜他?可他是犯罪呀!她想起了政府,想起了公安,政府公安以人为本,为人民服务,决会惩治犯罪份子的。那个陈中光,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犯罪份子,怎么动不得他?政府公安都动不得他?想到此,她彷佛在迷失的山林里骤然间认清方向,找到出路了,心里一下子亮堂起来。她来了精神,昂首阔步的跨进即近的一间派出所,决意报官!

   派出所里有几张办公桌,坐着几个警官警察之类的人,有的打电话,有的聊天,有的看报纸。李小姬对靠近门口的一个说,我找所长。那个人抬起头,对李小姬凝视了一会,问,你找所长有甚么事?李小姬说,见到所长,我会对他说。李小姬气势如虹,很有主人翁的形态。那个人向内指了指,不屑地低下头去。李小姬向内跨了几步,对着所指的那个人,只见他手指间正夹着一支「九五之尊」牌香烟在抽,烟熏缭绕。李小姬说,请问,你是所长?那人点点头。李小姬又问,贵姓?那人只答了一个字,周。李小姬说,周所长,我来向你报案,接着要说下去。周所长打断了李小姬的话,说,报案的到那边去!说罢,不再理睬李小姬,只管抽「九五之尊」牌香烟。

   李小姬只好到那边去。在那里,李小姬向一个警察模样的人叙述了她被陈中光强奸的经过,要求派出所立即派人到现场调查、抓人。

   警察模样的人口里念了一下「陈中光」,思索了一下,说:「你口供没录,有甚么证据证明人家强奸了你,就要我们去调查、抓人?」

   接下来,便是录口供。正在录口供期间,李小姬的手提电话响了,一接听,就是陈中光打来的。他在电话里冷笑着,说,我不准你报官,你偏报;告诉你,那派出所是我开的,你告不赢,必输无疑,从此你必须滚出这个镇,不然就是你不想活了!李小姬立即将手提电话递给警察模样的人,说,那个陈中光竟打电话过来,正在威胁我,你听听,快去抓人。

   警察模样的人并没有接过手提电话来听,只是说:「陈中光没站在我面前让我看着,我怎么知道是他在威胁你?」

   李小姬有点泄气了,警官警察怎么是这样的?但不管怎样,她忍辱的、耐心的把口供录下去。

   警察模样的人说:「你清楚的讲出他强奸你的证据来,好让我一一的作记录。」

   李小姬回答道:「现场该有大量的证据,你应立即派人去取证;你们也可以盘问罗娟,她和陈中光必有关连;陈中光,陈中光刚刚还挂电话来……」

   警察模样的人打断了李小姬的话,说:「我现在是问你,你目下拿得出甚么证据?」

   李小姬想了一下,说:「我本是处女,刚被他强奸了,很好验证,你送我到医院去检查吧!」

   警察模样的人哼了声,说:「送你,我们可抽不出人手;你自己去吧,横直检查费也是你自理,大概二千元,检查完再回来告诉我。」

   李小姬每月的工资只有四百元,要不吃不喝五个月,才能拿出二千元,这令她为难;再说,自己去检查,没旁证,回头他又说你在造假,岂不寃枉?她又想了一下,说:「我有一条裤衩,那上面有他的遗物,交出来作证……」

   警察模样的人沉吟了一下,说:「那东西见得人吗?我会作呕的,而且从那上面也看不出甚么来的呀……」

   李小姬在泄气之中,竟有点慨叹了。这个录口供,一折腾又是几个钟,十二点钟了,警察模样的人便说下班时间到,打发李小姬走。

   李小姬问:「几时抓陈中光?」

   警察模样的人答:「你看见他,就告诉我们;我们立即去抓人!」

   走到街上来,李小姬的精神几乎崩溃了。她摇摇摆摆的在人流中穿插,走到一支楼柱边,站下来靠着喘口气。正在此时,一辆房车唰的声,停在李小姬身旁……

   房车里伸出个人头来,正是陈中光;他向李小姬眨眼睛,奸笑着,脸上那两块横肉微微的在弹动,口里说:「怎样,爽快啊……」 李小姬掏出手提电话,挂到派出所;派出所的警察说看到人了就叫他们来抓人啊!

   正在此时,陈中光的房车,一溜烟的跑掉了。

   将情况报告给派出所,李小姬盼着警察赶快出现。不料,派出所回答过来的只是一句话:人跑了你让我怎么抓?

   李小姬回到厂里来,气愤难平,便又去保卫科交涉,要保卫科把陈中光交到派出所去。

   保卫科的人说:「我们也正在找他呢,不知他跑到哪里去了……」

   李小姬可呆了,瘫坐在那里。

   后来的几天,果然没见陈中光在厂里值班,那组长的位空着。原来,早已有人给他通风报信,要他躲一躲,暂避风头去。

   这一晚,罗娟又找到李小姬,对其遭遇表示深深的同情和关怀,抚慰一番,然后说:「事情已经发生,也无办法了,现在,陈中光愿意作赔偿,给你三千元;我代表厂方跟你商谈一下,你收下三千元,就不要再搞事了,好不好?」

   李小姬坚决不答应;莫说三千元,就是给三十万、三百万元,她也不会答应,因为这不是金钱赔偿得了的。她誓追究到底!

   罗娟冷冷的笑了笑,说:「那你追究吧,只怕到头来连这三千元也没了,一无所获,惨淡收场。」

   几天来,李小姬都在厂门口四周直至街上游转,希望碰见陈中光,以便报派出所抓人。人抓到了,又看你政府公安派出所怎说,总不能姑息强奸犯吧!她一个纯朴的乡村少女,这时还坚信着一个由别人不时地向她灌输的、美好的信念呢!

   又一天过去了,入夜了,街上一如往常,灯火辉煌,游人如鲫。李小姬也掺和在人流中,姗姗前行;她走到那晚与罗娟饮酒的酒巴前,站了下来,再一次的回想起其时饮那杯饮品的情形:歹人的阴险,就藏在那酒杯里啊!想到这里时,她竟然一眼瞥见了在酒巴里,那个罗娟、陈中光正举杯同派出所周所长碰杯,开怀痛饮。她骤然间惊呆了:派出所不是要抓人吗,怎么所长竟与强奸犯共泡在酒巴里?她义愤填膺,不作二想,一个箭步冲上前去,站到那三个人面前,像泰山压顶般的镇住了那三个人。

   「周所长,我是李小姬!这个人就是陈中光,就是强奸犯,你赶快将他逮捕!」李小姬严肃的、铿锵有力的说。

   周所长对李小姬凝望了一会,平静的回答道:「我知道了,你回去吧!明天早上九点钟,请你到派出所一趟,我有事通知你。」

   旁边的陈中光和罗娟都在阴阴的笑;陈中光脸上的横肉隐隐可见。

   李小姬很不甘愿的离开那间酒巴,又走到街上来。她不明白刚才发生的事,那酒杯里,那酒杯之间,到底又是耍着怎样的诡计?这段时间来,她本就睡不着;这一夜,她就更无法入眠了。

   第二天早上,李小姬早早的就起来了;她要依时的到派出所去,看看是个怎样的「水落石出」? 李小姬行经厂门口的时候,忽看到值班室里,正鼎鼎正正的坐着个陈中光;不见多日之后,他现在恢复上班了?他是个强奸犯呀!

   陈中光看到了李小姬,立即有意的从值班室里走出来,耸耸肩膀,两手像鸡拍翅般的扑动,口里嚷道:「爽快哟,爽快哟!」

   嚷着,他行过来,走过去,像示威般的。李小姬看到他脸上两块横肉在弹动,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李小姬依时的到了派出所;周所长庄重的接见了她。

   「我谨通知你:你报的强奸之事,经我警方调查研究,认为证据不足,故不予立案追究。」周所长一派认真的对李小姬说;他手指间夹着一支「九五之尊」牌香烟,正在抽,烟熏缭绕。

   这么样的水落石出了!

   李小姬扭扭斜斜的走出派出所来,只觉得天昏地转,前无去路后无宿地,无以举步;她太孤独了,太渺小了,太无助无援了!她四周围,团团黑暗,无边无际……

   真的惨淡收场?

   她,李小姬,忍痛将强奸之事暂放一边,想着觅得一个炸药包,炸开那团黑暗,另辟一条出路!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