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温克坚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温克坚文集]->[我眼里的几个网络公民]
温克坚文集
2005
·中亚屠夫卡里莫夫
·声援朱久虎律师,警告陕北“黑社会”
2006
2007
·和谐社会从释放政治犯开始
·关注林炳长先生
·危机不等于世界末日
·镇长的价格VS村长的价格
·文艺复兴和社会资本积累
·中共地方Vs中共中央
·邓小平主义是山西黑奴工事件的根源
·自由的力量——我看香港回归10年
·面纱背后——话说中共统战
·让穷人和富人自己说话
·现代政治及政治家
·给胡温一个政治计算器
·为吕耿松说几句话
·薪尽火传——送别包先生
·天下第一村的秘密
·流动性过剩折射中国经济深层问题
·国务院在土地问题上的无知
2008
·重大疑问:中共脑死亡?(上)
·脑死亡:更多征兆(下)
·中国决策层最应该做什么?
·南街村,不是最后的动物庄园
·是到了问责地震局的时候了!
·奥运灾难,北京制造?
·化悲痛为问责
·仇和现象背后的公民力量
·一件事 一辈子——为“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而作
·虎照门、官僚集团和民主化
·为李连杰鼓掌!
·奥运前为什么没有人权改善?
·温克坚:股市为什么没有出现奥运行情?
·毒奶粉事件的罪恶与救赎
·威权体制的冬天
·中国面对危机的出路
·中国有没有酷刑?——秦刚狡辩,网友酷评
·我眼里的几个网络公民
·乐观和期待----我看《国家人权行动计划》
·“感谢”孙东东
·谁喜欢通货膨胀?
·黄光裕会不会遭遇“躲猫猫”?
·应对经济危机需要政治变革
·如此招商为哪般?
·美国复苏,中国反复
·上海楼房倒塌事件,闵行区政府做对的一件事
·言论自由才是真正的超级智库
·解码“培训民企接班人”
·江苏省委组织部能否从善如流?
·组织部的10个亿
·中国经济危局
·推倒恐惧心墙
·《零八宪章》和中共统战
·愚蠢的判决
·煤改博弈中的商业中间组织
·如何评价王国平?
·预警“城镇化建设”
·中国高房价的多重推手
·自由、权利、去恐惧化
·“世博期间禁止我进入上海”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眼里的几个网络公民

   来源:维权网

    《网络公民》去年举办了首届10大网络公民评选活动,主持人之一阿墨邀请我作为评委,提供一些意见,其实对那些候选人我自觉没资历置啄,于是就写了篇短文,推荐另外一些同样值得关注的网络公民。这些朋友中,有些我有机会了解更多,比如浙江洞头的老林,他的维权经历已经接近传奇,现在地方政府对他已经相当忌惮,在事关渔民利益的领域,已经学会放下身段和渔民平等谈判。深圳的江山则通过几期成功的行政诉讼,把社区业主维权方面推到了一个引人入胜的境地。重庆的杨孝明先生则因为最近重庆出租车罢工事件的成功转化而得到不少媒体的关注……他们的故事都印证了我当时的一个感觉,那就是每一个个体在适当的时候承当的一个适当的角色,都是不可缺少的,都是无可替代的,在网络舞台,他们值得更多的掌声。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2008年又近岁末,阿墨又开始张罗2008年版的10大网络公民评选活动,并且同样邀请我参与。回望2008年已经逝去的时光,会有一种特别的沉重,某种意义上说,2007年是呈现个体的年代,许许多多的个体演绎了一条失望与希望并存的轨迹;但是2008年却是呈现事件的年代,雪灾,地震,奥运,毒奶粉等等,数不清的悲剧,闹剧给历史性的2008年蒙上了一层厚厚的悲情。在2008年临近尾声的时候,不断深化的经济危机又把我们抛入到一个困惑和不安交织的灰暗网络,走不出去,也看不清未来。

   不过阴霾不会永远笼罩天空,在2008年,我们依旧可以看见一些闪光的亮点,那是一波波不愿接受黑暗,不断被黑暗裹挟的理想主义者运动的轨迹,他们是雪灾时候广州火车站无数的自愿者,是地震灾区那些不畏险情的救援者,还有坚持独立姿态发言的媒体人,异见分子,以及为毒奶粉受害群体顶风作案的律师群体们……而我也借这个机会,简单勾勒一些我有所了解的网络公民们,向网络公民评选活动表达我的参与。一个必要的提醒是,这种勾勒远远不能代表他们的价值。

   李铁——这个哥们曾经干过几票大的买卖,据说强国论坛的兴起也和他有不少瓜葛。他对股市有独到眼光,曾经很是从中捞了些钱财。但是一路走下来,他自称忽然发现最大的乐趣原来还来自政治,尤其是中国的政治,尤其是无法正常参与但有空间可以使力的当下政治。因此,在2008年年初,他和邹涛敢于举着"民主中国"的大幅标语在街头行走,他还曾经自掏腰包在苹果日报刊登整幅广告,呼吁政治改革。——那真有点吃饱了饭撑得味道。当听说某某人士被抓,他脸上可是一脸羡慕,觉得那是一个成就人的好机会。据说李铁一直在琢磨着一些奇特招数,没准某一天,其中的一些招数引发了蝴蝶效应,让人们看到政治原来可以那样玩,可以那样精彩。

   顺便说一句,2008年,我还认识了另外一个李铁,学有所成,蓄势待发,那些逆潮流而动的集团要小心了。一个又一个李铁杀将出来,不是闹着玩的。

   林江仙——这个哥们曾经活络于京城各界,不过也许觉得光说不练不过瘾,08年他一个猛子扎下去,弄起了几个乡村图书馆,在最基层的土地上摆开观念战场。虽然我个人并不觉得这种方式最有效,但是对于那些被社会制度所分割和摒弃的,那些平时很难接触到书籍的公民们,林江仙已经是一个非常大的成数因子,起码几百人因为他的努力而实实在在的受惠。他的成绩单都在这里显示着:

   http://www.xctsg.cn/

   罗大翠——这个很有主见的农村妇女,本来也许一辈子都不会有太多曝光的机会,但是她会打猎的丈夫偶然串进了一个利益链条,成为其中一个小棋子,而糟糕的是,因为互联网,这个勾兑利益的棋局被拆穿了,她的丈夫成为了一段时间媒体的主角,并且创造了一个新的成语:正龙拍虎。

   后来,她的丈夫被抓了,入狱了。这个时候,罗大翠的韧性开始显露,她不服,认为坐牢的不应该是她丈夫,她要上诉,不管告到哪里。二审之后,很多谜团依旧未解,但是罗大翠的坚持的结果之一是周正龙可以回家了,她的坚持也让那些看上去冠冕堂皇的利益链条暴露的更彻底了。

   芙蓉姐姐——她不需要介绍,她自认"一个人在默默地忍受着破蛹而出的痛苦,刻骨铭心的痛苦;一个人又在暗暗积蓄着展翅高飞的力量,撼天动地的力量。反思自己,沉淀自己,充实自己,磨砺自己,只为了让你看到我腾飞的那一个瞬间,眼泪、汗水和鲜血绽放出大朵大朵最超凡脱俗的芙蓉花。"作为娱乐人物,我们不得不佩服她的敬业和独特性,不过我觉得她存在的价值被许多人忽略了。在我看来,她的存在让我们看到一个社会中,自由的边界可以不断扩展,娱乐精神同样会逼迫专制机器不断后退。在另外一篇文章中,我也提到一个芙蓉姐姐当红的时代,意味着统战失灵的时代,虽然这话有点夸张,但是芙蓉姐姐无意间解构的过时塑像无疑让我们的空气中少了些陈腐的味道。据说在南京的一次演出中,芙蓉姐姐公开向国家偶像刘翔求婚,我觉得芙蓉严重低估了自身的价值,她的鲜活不是刘翔的虚伪和僵化所能匹配的。当然,刘翔的虚伪和僵化未必是他自身所能掌控的,他被成为国家符号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

   赵枫生从某天开始,邮箱里就多了他群发来的文章,有些是转载,有些是他自己的原创,其中有篇文章让人印象深刻。他说他作为一个农民,决定省吃俭用给温铁军和李昌平发工资,以表彰他们两个这些年在反对土地私有化方面的"不懈努力",但是他将使用温和李所倡导的逻辑,不把工资发到他们手中,不告诉他们有多少钱,然后告诉他们工资是集体所有制。当然,除了对温和李许诺发工资这种慷慨之外,赵枫生又转帖了一个朋友的短信,对温和李进行了十足的嘲讽:"别把农民想象成和自己一样白痴,允许土地流转不是要强制性地让农民卖地。农民不是白痴,不像这些写文章的人,做任何事情不用脑袋。允许土地买卖,不是说农民都要进城,在没有任何保障和把握的情况下就把自己财产给卖了。中国有太多的白痴,自以为很了解农民。"赵枫生有一个沉重的感慨:作为这个国家人数最大的群体,农民没有自己的发言权,没有自己的利益表达渠道,在这样一个类似申肖克监狱的政体之下,农民被驯化,离开这个暴力与谎言包装下的政体,将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说话如何吃饭,如果继续沿着人治的道路走下去,让人看不到这个民族未来的曙光。

   当然,他又是不愿放弃的,,他希望,在这个被痛苦包围让人难以呼吸的时刻,通过朋友的以身说法,逐步对法治的前景有所耳闻,能有更专业的学习成长机会。我相信赵枫生们的努力将让农民这个群体向现代公民群体回归。

   在这个充满生机的互联网时代,一个个网络公民的生成史,就是自由在这个社会生长过程的形象代言人,让我们给予每一个这样的个体热烈的掌声!

   写于2008年11月底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