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还原1957(1)]
魏紫丹
·还原反右真相——读《反右研究文集》有感(之二)
·让历史记住这一年:1957——读《反右研究文集》有感(之三)
·尤甚于“莫须有”——读《苦难的历程》有感
·壮哉奉孝!——读《梦断未名湖》
·毛泽东“引蛇出洞”考
· 怎样理解陈泽昆老先生?----读《从老报人陈泽昆说到民间办报》
·《格拉古轶事》一书的价值所在
· 雷鸣电闪
·两个意义上的打着红旗反红旗____对《为新中国辩》 “摘要”的解读
·生存与发展不可分割
·我把党来比鬼子
·半世纪后的回答
·“ 活该论”与论“活该”(四之一) ----也是一种史观
·爱之愈深 害之愈惨 --读高尔品的小说《妈妈的爱》有感
·建立《1957年学》方法谈
·必先驱除心中的小毛泽东
·《細胞閑傳》是對共產中國社會的切片檢查-評小說《細胞閑傳》塑造的文學形象
·中共發動反右鬥爭的前前後後
·反右與文革的因果關係
·毛发动大跃进目的何在?
·“还我人权、自由!”——纪念林昭76忌辰和殉难40周年
·重读鲁迅 :我们真的不要再受骗了
·毛泽东时代的造假 :档案解密真假辨
·致《观察》主编莉藜先生
·“反右”与 “文革”是两个范畴
·文盲论政
·是歷史是文化更是良心--敬賀《黃花崗》雜誌創刊三週年
·評點《新中國需要有新構思》
·“真、善、忍” 之我见
·从吴亚林现象说开去
·赞台湾同胞 “柔性”的护国护法举动
·台湾选举,胜败之道
·弄清事实再讲战斗
·六十年点滴之一:妻子来看我
·从《华彩》学写小说
·关于发动反右与毛泽东个人原因之探析
·与魏紫丹教授遥相呼应
·三妹:推荐评魏紫丹教授自由文化奖
·毛泽东不是东西,民主才成为东西
·还原1957(1)
· 还原1957(2)
·紫丹:還原1957 (3)
·還原1957(4)
·还原“1957”(5)
·还原“1957”(6)
·还原1957 (7)
·还原1957(8)
·还原1957(9)
·人类史上最大的人权灾难
·还原1957(10)终篇:右派言论篇(一)
·就反右派运动的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
·还原1957(11)终篇:右派言论篇(二)
·还原1957(12)终篇:右派言论篇(三)
·还原1957(13)终篇:右派言论篇(四)
·还原“一九五七”(14)终篇:右派言论篇(五)
·还原1957(15- 全文完)
·向读者朋友请教!
·毛泽东和周恩来欠下匈牙利人民的一笔血债
·六十年点滴之二:我划右派的全过程
·活該論與論“活該”(四之二)
·提醒台湾勿忘历史教训
·可敬的读者,宝贵的反馈
· 就反右派运动的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下)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书信来往
·60年点滴之三:燕尔新婚遇反右
·国王的故事引发我想起毛泽东的故事
·关于发表“60年点滴”与主编通信
·评毛泽东的实践观(上)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的评论
·余秋雨們 活脫脫「紅孩兒」一個
·新设电子信箱告朋友
· 魏紫丹︰論“殺豬”的實塾^--再評毛澤
·《窃听风暴》学艺录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黄花岗》杂志颁发佳作奖
·六十年点滴之四:人心都是肉长的
·李爱玲:师范紫丹
·李爱玲:盼鸿雁(诗)
·预言2010年:共产党的团结年
·辛灏年先生等评《且艇风暴学艺录》
·与杨逢时女士分享《紫雪糕》
·感身世(诗)
·党教我高兴
·《矛盾论》与论“矛盾”(上)
·六十年点滴之六:心惊肉跳忆肃反
·“协商民主”在中国是“民主的代用品”--评房宁:《民主的中国经验》
·“我们共产党的团结坚如磐石”
·谈谈右派的正名问题
·一支文革中的青春之歌
·6月8日今又是  —— 驳毛泽东为《人民日报》所作社论:《这是为什么》
·《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魏 紫 丹《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两类矛盾”说,非治国之正道--评毛泽东的《正处》
·毛泽东的哭丧妇
·答读者:骂人不好
·圣诞即景(诗)
·《矛盾论》与论“矛盾”(下)
·魏紫丹:毛泽东的实践观是“杀猪”的实践观
·三个战场.两类矛盾.一个目的——批《正处》(中)
·两类矛盾,三代流毒——评《正处》(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还原1957(1)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魏紫丹:这是阴谋——从对毛泽东发动反右派的归因说开去(上)
   (博讯2005年6月11日)
   
   
     《还原 “一九五七”》上篇 (博讯 boxun.com)
   
   
    这是阴谋 -- 从对毛泽东发动反右派的归因说开去
   
   
   
    编者按语﹕“右派分子”魏紫丹教授的新着《还原一九五七》一书,无疑会成为一部真正还原了“一九五七”的学术著作。其充满着学术精神的严密论证,特别是他对马列主义、共 产党和毛泽东的毫无恋情和决绝之慨,犹将他对“一九五七”的痛心研究和追述,推升到了一个更其纯凈和高远的历史境界……
      
      邓小平说:“1957年以前,毛泽东同志的领导是正确的,1957年反右派斗争以后,错误就越来越多了。”1我 虽不以此为然,但把反右当作中共掌权后历史发展的一块“记黑石”,还是有道理的。邓毕竟是共产党人,在他说的千言万语中,最虚伪的一句话叫做“实事求 是”。这是他们对谎言的总包装。在共产党人中,如果谁敢对毛泽东的一生作出“祸国殃民”四个字的评价,那么,历史将宣布他是一个实事求是的人。显然,邓小 平不是。
      毛泽东手执反右派的钢刀,直刺知识份子的胸膛。这只是他杀害、迫害数以千万计的中国人民(包括中共党员)之千古民族大悲剧中的一幕。
      反右派斗争,眼看就要过去半个世纪了。人们对“六四”、文革都有些淡忘了;对反右运动的淡忘,倘加上一个“更”字,虽然是可悲的,但却是不足为奇的。更由于中共一向是瞒、骗、压,致使人们,包括专家在内,对这个运动,连作为“NO﹒1”的首要问题——毛泽东发动反右派斗争的起因是什么?都被蒙在鼓里。如此,不弄清历史事件的真相和历史人物的嘴脸,也就谈不上“历史的教训,值得记取”。
   
   
    (一) 探源篇
   
      通过对“归因”如麻的梳理,我把它们归纳为两大类。一曰:预谋说;一曰:变卦说。但在每一大类中的各种说法,不仅有相异之处,而且有绝然相反之处。
      
   
    一、预谋说
   
      在预谋说中,阴谋说与阳谋说针锋相对。
      毛泽东说:“有人说,这是阴谋。我们说,这是阳谋。因为事先告诉了敌人:牛鬼蛇神只有让它们出笼,才好歼灭它们,毒草只有让它们出土,才便于锄掉。”2
      看来,判定是阴谋还是阳谋,关键在于“因为事先告诉了敌人”,究竟是真还是假。
      第一,他当时并不是把告诉的对象心口如一地说成是“敌人”,就象他在背后说的,是乌龟王八、是鲨鱼、是代表反动阶级,而是伪装慈祥地、挥洒自如地、嬉 皮笑脸地称他们为“党外朋友”、“有志于改革的志士仁人”,给这些人散布幻想,让他们自我感觉得还是“蛮可爱”的。
      第二,当他当众而不是在背后讲到“毒草”的时候,不但不是预警,明说让它出土是为了“便于”锄掉,而是刻意掩盖这一图谋,解除人们这方面的顾虑。凡是听过他讲话和录音的,都可以从语义到语感上觉出,他所说“毒 草”这东西往往是尚未被公认的新生事物。如马克思、孙中山、哥白尼、路德等,这些革命家、科学家、宗教革新者;特别是他强调指出,“正确的东西,好的东 西,人们一开始常常不承认它们是香花,反而把它们看作毒草。“马克思主义在开始的时候受过种种打击,被认为是毒草。现在它在世界上的许多地方还在继续受打 击,还被认为是毒草。”3返回“草”的本意,他举出营养丰富的西红柿一开始 也是被当作毒草的。他为了证明这次不是撒谎,还搬出当时的苏联部长会议主席布尔加宁为证:“是布尔加宁告诉我的。”为了鼓励大家鸣放,不要怕打成毒草,他 怂恿说:“不要怕挫折,不要怕有人议论讥笑,也不要怕向我们共产党人提批评建议。‘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另一方面,他又向大家保证“在共产党 人方面,我们要给这些合作者创造有利的条件,要同他们建立同志式的良好的共同工作关系,要团结他们一起奋斗。”4
      这简直象是党内右派在煽动党外右派,要以“舍得一身剐”的精神向党猖狂进攻、闹事。……在后来的反右派斗争中,是绝对地这样认识问题的。
      你别看他谈笑风生、心平气和的样子,其实他早已暗藏杀机。一个多月前,他已给省市自治区党委书记作了交代:“在一些教授中,也有各种议论,不要共产党 呀,共产党领导不了他呀,如此等等。他们有这么一些思想,过去没有讲,百家争鸣,让他们讲,这些话就出来了。电影《武训传》,你们看了没有?那里头有一枝 笔,几丈长,象征‘文化人’,那一扫可厉害啦。他们现在要出来,大概是要扫我们了。是不是想复辟?”继而又说:“党内外那些捧波匈事件的人捧得好呀!开口 波兹南,闭口匈牙利。这一下就露出头来了,蚂蚁出洞了,乌龟王八都出来了。他们随着哥穆尔卡的棍子转,哥穆尔卡说大民主,他们也说大民主。现在情况起了变 化,他们不吭声了。不吭声不是本心,本心还是要吭声的。”5他后来号召大鸣大放,其实就是引发乌龟王八都“吭声”。
      他已做好了“要准备出大事”;甚至“再到延安去”这样“呜呼哀哉”的结局都假设了。再往前推,在上一年的中共八届二中全会上,他就说:“你们怕群众上街,我不怕,来他几十万也不怕。‘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前后两个“舍得一身剐”,其精神是相反相成的。他是先下定“舍得一身剐”的决心来镇压文化人”的“复辟”、“闹事”,架起了机关枪;然后才骗诱你要“舍得一身剐”,敢于鸣放,投入‘帮助党整风’这个陷阱,这个火力网。然而,你却自多情,受宠若惊,庆幸逢上“当今”这个知识份子的“知心”人。于是百鸟就都扯起嗓子“鸣春”了。
      第三,我提供两组相映成趣的镜头,以资人们理解,“阳谋”到底是一种什么玩意儿?
      一组镜头是,1957年3月2日,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全国宣传会议上作报告曰:
      第 七点:“放”还是“收”?这是个方针问题。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这是一个基本性的同时也是长期性的方针,不是一个暂时性的方针。同志们在讨论中间是不赞成 收的,我看这个意见很对。党中央的意见就是不能收,只能放。……放就是放手让大家讲意见,使人们敢于讲话,敢于批评,敢于争论;不怕错误的议论,不怕有毒 素的东西;发展各种意见之间的相互争论和相互批评,既容许批评的自由,也容许批评批评者的自由;对于错误的意见,不是压服,而是说服,以理服人。收,就是 不许人家说不同的意见,不许人家发表错误的意见,发表了就“一棍子打死”。这不是解决矛盾的办法,而是扩大矛盾的办法。两种方针:放还是收呢?二者必居其 一。我们采取放的方针,因为这是有利于我们国家巩固和发展文化的方针。6
      请看毛泽东在此提供的这幅民主、自由的“远景”是多么诱人啊!其实,他讲话的原稿比这个修改稿更诱人,更亲切,更可爱!比如他说,胡风的文章还是可以 写的;住班房是因为他搞反革命秘密团体。修改稿上就删去了。这么美好的方针政策,用“放”一言以蔽之。不过,毛泽东说出口的、欺骗世人的“放”,你道它实 际上是个什么东西?说出来会大煞风景的;原来他装在肚子里或只说给高干而要暗中保密的“放”,竟是“放屁”的意思。谓予不信,请看第二组镜头。时间则在前 一个半月。
      1957年1月27日,毛泽东对省市自治区党委书记讲话:
      他 们有屁就让他们放,放出来有利,让大家闻一闻,是香的还是臭的,经过讨论,争取多数,使他们孤立起来。他们要闹,就让他们闹够。多行不义必自毙。他们讲的 话越错越好,犯得错误越大越好,这样他们就越孤立,就越能从反面教育人民。我们对待民主人士,要又团结又斗争,分别情况,有一些要主动采取措施,有一些要 让他暴露,后发制人,不要先发制人。7
      1957年6月10日,他又在《中央关于反击右派份子的步骤、策略问题的指示》中说:“他们的臭屁越放得多,对我们越有利。”通过以上这些不同时间和空间的镜头,我们看到了毛阴一套、阳一套,左边是人,右边是鬼。
      第四,我们再来看一组同一时空、同一场景的镜头。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一副古代讽刺漫画《阴阳脸》,或如川剧中于瞬息之间的“变脸”。
      毛泽东看过冒广生在《人民日报》上的文章《对目前整风的一点意见》后,派车接他到中南海。
      “老先生讲得好啊!”毛显得神采奕奕,“你讲,如果说共产党没得偏差,那就何必整风?批评是帮助党员纠正错误。我们这次整风,正如你所说的,是‘爱人以德,相见以诚’。”
      冒广生自称行年八十又五,经历几个朝代,从未见过今天的政治清明。人非圣贤,谁能无过?共产党员也不会承认自己是圣人吧?
      毛不住颔首倾听。
      冒称对主席的“双百”方针,起初怀疑会不会把思想搞乱。后来一想,各人立场不同,看问题的角度不同,自不能强人以苟同。国家无道,则庶人不议。人民敢 说话是好事,不因其语近偏激而以为忤。只要以国家为前提,而不是以个人为目的,那就叫“争鸣”也可,叫“和鸣”也可。
      毛以坚定的的语气郑重宣示:“言者无罪,闻者足戒。这个方针一定不变。”
      当毛泽东信誓旦旦表态的时候,冒先生那个陪他前来的儿子舒湮,却无意中望见邻座同志正在手握一束文稿,纸上有着毛批改的的密密麻麻的墨迹,但见露出的标题竟然是:《文汇报的资产阶级方向……》——你看玄乎不玄乎?
      告别时,毛握着冒先生的手说:“我过几天要到外地去。希望你老明年再来北京。”又问:“老先生有何临别赠言?”
      老先生推心置腹,以诚相告……。
      “讲得好呀!”毛赶上一步,用严肃的表情,右手搭着胸口说:“我一定牢记在心上。”8
      要知后事如何,现在已是事后,故早已水落石出:老先生被划为“向党猖狂进攻的资产阶级右派份子”。
      毛的所作所为,本属最准确定义下的“阴谋”,他却胡搅蛮缠,却说是“阳谋”。无怪乎作家丛维熙放语问苍天“什么叫‘阳谋’?‘阳谋’和‘阴谋’有什么区别?“张沪(他那自杀未遂的妻子)和许许多多知识份子命运的悲剧,正深藏在你那嘴边慈爱的笑纹之中呢!”9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