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毛泽东不是东西,民主才成为东西 ]
魏紫丹
·三妹:推荐评魏紫丹教授自由文化奖
·毛泽东不是东西,民主才成为东西
·还原1957(1)
· 还原1957(2)
·紫丹:還原1957 (3)
·還原1957(4)
·还原“1957”(5)
·还原“1957”(6)
·还原1957 (7)
·还原1957(8)
·还原1957(9)
·人类史上最大的人权灾难
·还原1957(10)终篇:右派言论篇(一)
·就反右派运动的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
·还原1957(11)终篇:右派言论篇(二)
·还原1957(12)终篇:右派言论篇(三)
·还原1957(13)终篇:右派言论篇(四)
·还原“一九五七”(14)终篇:右派言论篇(五)
·还原1957(15- 全文完)
·向读者朋友请教!
·毛泽东和周恩来欠下匈牙利人民的一笔血债
·六十年点滴之二:我划右派的全过程
·活該論與論“活該”(四之二)
·提醒台湾勿忘历史教训
·可敬的读者,宝贵的反馈
· 就反右派运动的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下)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书信来往
·60年点滴之三:燕尔新婚遇反右
·国王的故事引发我想起毛泽东的故事
·关于发表“60年点滴”与主编通信
·评毛泽东的实践观(上)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的评论
·余秋雨們 活脫脫「紅孩兒」一個
·新设电子信箱告朋友
· 魏紫丹︰論“殺豬”的實塾^--再評毛澤
·《窃听风暴》学艺录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黄花岗》杂志颁发佳作奖
·六十年点滴之四:人心都是肉长的
·李爱玲:师范紫丹
·李爱玲:盼鸿雁(诗)
·预言2010年:共产党的团结年
·辛灏年先生等评《且艇风暴学艺录》
·与杨逢时女士分享《紫雪糕》
·感身世(诗)
·党教我高兴
·《矛盾论》与论“矛盾”(上)
·六十年点滴之六:心惊肉跳忆肃反
·“协商民主”在中国是“民主的代用品”--评房宁:《民主的中国经验》
·“我们共产党的团结坚如磐石”
·谈谈右派的正名问题
·一支文革中的青春之歌
·6月8日今又是  —— 驳毛泽东为《人民日报》所作社论:《这是为什么》
·《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魏 紫 丹《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两类矛盾”说,非治国之正道--评毛泽东的《正处》
·毛泽东的哭丧妇
·答读者:骂人不好
·圣诞即景(诗)
·《矛盾论》与论“矛盾”(下)
·魏紫丹:毛泽东的实践观是“杀猪”的实践观
·三个战场.两类矛盾.一个目的——批《正处》(中)
·两类矛盾,三代流毒——评《正处》(下)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考
·孙中山民生史观与马克思唯物史观之比较
·毛泽东与猴
·人权觉醒是接受教训的基本尺度
·学习与继承孙先生的民生史观
·《还原1957》(最新版本)目录
·还原
·《还原957首篇》(最新版本)
·《还原1957》(最新版本)次篇:反右派运动的归因研究
·《还原1957》(最新版本)三篇:右派言论的核心价值
·《还原1957》(最新版本)四篇:从反右派运动到文化大革命
·《还原1957》(最新版本)五终结篇:历史的教训值得注意
·《实践论》与论实践——兼评毛泽东反人权的认识论根源
·李爱玲:著书立说康而寿(诗)
·辛灏年;《還原一九五七》序
·理达:赞辛灏年先生的《《还原1957》序》
·魏紫丹:从“学了反”说开去
·读魏紫丹老师《从“学了反”说开去》有感
·《还原1957》评论集(1)
·协商民主只能在民主转型真正开启之后再谈
·杨逢时女士来信
·杨逢时女士来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
· 对“协商民主”一文的读者反馈
·曹思源先生评“协商民主”
·纪实文学:2 两个“羔子”的战争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3)枪毙灵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4)白毛女:阶级斗争的艺术谎言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头打解放第一天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5)父盗母娼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6)6,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上)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7)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下)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8)丧家之犬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9)独占鳌头与名落孙山
·魏冰雪:雨中月(诗)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0)大名鼎鼎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1)高材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泽东不是东西,民主才成为东西


   毛泽东不是东西,民主才成为东西
   有感于《民主又集中是更好的东西》
   魏紫丹
   

   
   
   这一篇《民主又集中是更好的东西》(以下简称为《东西》)了无新
   意,却在自鸣得意地大说废话的文章,发表于《北京日报》(9月22
   日),还能得到《人民日报》(9月26日)的转载,足见中共理论之
   贫困,已到理屈词穷的地步。其中散布的(连语气)都是毛泽东的陈
   词滥调,可以说是毛泽东思想的一个“凡是”牌号的标本。
   
   “民主又集中是更好的东西”这个命题中的民主,如果不是居心骗
   人,就是“人民作主”的意思,也即《东西》所引:党的十七大报告
   指出,“人民当家作主是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本质和核心”。那么,
   “集中”又该怎么解释呢?毛有规定:“什么是集中?首先要集中正
   确的意见。在集中正确意见的基础上,做到统一认识,统一政策,统
   一计划,统一指挥,统一行动,做到集中统一。”《东西》中说:
   “是民主多一点还是集中多一点,必须根据国家政治、经济、文化发
   展的进程来适度把握,绝不能走极端,搞休克疗法”。这涉及到这个
   “民主集中”的鸡尾酒如何调法。好办!有现成的最高指示:“大权
   独揽,小权分散。分散有诀,不离原则”。那么,由谁来调呢?当然
   是谁“大权独揽”就由谁来调。在共产党的词典上和在共产党统治下
   的生活中,把“集权”说成“集中”,只是所有概念游戏中之一例。
   《东西》还特别强调破除对马克思主义的迷信,“民主政治建设只有
   以发展中的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破除各种各样的教条和迷信,实事求
   是,才能取得更大的成绩。”马克思主义,按着教条说,我认为它的
   核心价值是“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他提
   倡的“巴黎公社”特别重视选举,中央委员会公告中指出:“只有从
   你们中间选出来的,与你们同甘共苦的人,才能最好地为你们服
   务”。这都是不合时宜、应该破除的,按着该文的逻辑就该归纳为:
   “马克思是好东西,秦始皇也是好东西,马克思加秦始皇就是更好的
   东西”。
   
   但调酒人已成一具僵尸;这仍然好办!他已调出了欺世盗名的美酒:
   “既有民主又有集中,既有自由又有纪律,既有统一意志又有个人心
   情舒畅,那样一种生动活泼的政治局面”(《毛泽东选集》第五卷,
   页456)。这是他在反右斗争取得伟大胜利之后,脚踏着百万具知识
   分子躯体,把“民主”这个“东西”变成了比“更好”还要“更好的
   东西”。
   
   民主所以在大陆被说成“东西”,然后东家说“好东西”、西家说
   “歹东西”,该文作者说──从实质价值上说:“集权是更好的东
   西”。万变不离其宗。始作俑的“东西”是毛泽东。
   
   毛泽东在动员大鸣大放的最高国务会议上说,民主既是目的又是手
   段。大家说是目的,他说还是调动人民群众积极性的手段。等到反右
   后他在《人民日报》公开发表此文时,意思完全改变了,成为:“民
   主这个东西(!),有时看来似乎是目的,实际上,只是一种手段。
   马克思主义告诉我们,民主属于上层建筑,属于政治这个范畴。这就
   是说,归根结蒂,它是为经济基础服务的。”(《毛泽东选集》第五
   卷,页368)
   
   好一个“民主这个东西,只是是一种手段”!那时我们这些刚劳动教
   养的青年右派们都很懊恼:“只以为祖国要真的实行民主了,哪能想
   到是领袖跟我们在耍手段!呜呼哀哉,这一辈子完了。”
   
   从来毛泽东就是把民主当成一种东西、一种工具、一种手段而不是象
   知识分子那样,当成目的、价值、人权、制度的。他用民主欺骗国统
   区的人民。笑蜀在《历史的先声》一书中揭露他;他掌权后,自食其
   言,民主就成为“无”了。文革中他用大民主打倒走资派。1966年11
   月,在毛泽东第六次接见红卫兵时,林彪代表毛讲话说:“在毛主席
   正确路线的指引下,我国广大革命群众,创造了无产阶级专政下发展
   大民主的新经验。这种大民主,就是党无所畏惧地让广大群众运用大
   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大串连的形式,批评和监督党和国家的
   各级领导机关和各级领导人。同时,按照巴黎公社的原则,充分实现
   人民民主权利。”红卫兵的下场,已经人所共知了。至于“按照巴黎
   公社的原则,充分实现人民民主权利。”结果也是一场骗局。
   
   1967年2月5日,上海市“造反派”夺了中共上海市委的权,建立了新
   政权组织,特地命名为“上海人民公社”。这是张春桥揣摸毛关于
   “巴黎公社”的说法而安排的名称和形式。《上海人民公社宣言》
   称:目前由各造反组织协商推举群众代表,与驻军负责人和革命领导
   干部组成“三结合的临时的过渡性的权力机构,行使公社的领导权
   力”;最终目标是,“由革命群众按照巴黎公社原则选举产生”;
   “上海人民公社的一切工作人员,都只有为人民服务的义务,绝没有
   做官当老爷的权利。谁要脱离群众,包办代替,甚至压制群众,专断
   独行,就必须随时撤换清洗”。看起来,《上海人民公社宣言》阐述
   的“崭新权力形式”的构想,正符合毛泽东反复宣称的反官僚主义、
   追求政治平等、恢复巴黎公社伟大理想的“文革”目标。然而,它却
   意外地遭到了毛泽东的激烈批评:
   
     “如果都改公社,党怎么办呢?党放在哪里呢?公社里的委员有
     党员和非党员,党委放在哪里呢?”
   
     “全国都改,就得发生改变政体,改变国号,有人不承认,很多
     麻烦事,也没有什么实际意义。”
   
   毛甚至说:
   
     “巴黎公社是1871年成立的,到现在96年了,如果巴黎公社不是
     失败了,而是胜利了,那么,据我看呢,现在也已经变成资产阶
     级的公社了。……”
   
   不久,毛又说:
   
     “有人说选举很好,很民主,我看选举是个文明的字句,我不承
     认有真正的选举。”(引自宋永毅:《“文化大革命”和非理性
     的毛泽东》,《当代中国研究》2009年第一期)
   
   《东西》说:
   
     “有了民主制的一些形式如选举,也并不意味着就是现代国家。
     因为选举作为一种民主形式,它的产生比现代国家的历史要长,
     希特勒是通过选举上台的,但并不能说当时的德意志第三帝国就
     是现代国家。在非洲一些国家,选举搞得很早、范围很大,但从
     其法治程度、经济发展水平、政府运行效能等方面综合来看,却
     很难称得上是现代国家。”
   
   这话可是得到了毛泽东“选举论”的真传。不过要问:象毛泽东那样
   把接班人定在《宪法》和《党章》上,到开全国代表大会时,再用用
   民主这种东西装装样,就可以算作“现代国家”了吗?还是用用“更
   好的东西”──民主又集中,凭他一句话就又把接班人废除掉,这样
   才算“更好的”现代国家呢?不管怎么说,但是我必须承认一点:你
   们这样说,虽说荒谬绝伦,毕竟还是真话。但毛下面的话虽然正确无
   误,但就必须甄别一番真伪了:
   
     “选举权是一个民主国家的人民所必须享有的最低限度的、起码
     的政治权利。民主国家,主权在民;人民是主人翁,官吏是公
     仆,代议士是人民的代表,好象是监督和管理仆役的管家。如果
     人民没有选举权,不能选举官吏和代议士,则这个国家决不是民
     主国家,决不是民治国家了。”(《新华日报》社论1944年2月2
     日,毛泽东语)
   
     “但是只有建立在言论出版集会结社的自由与民主选举政府的基
     础上面,才是有力的政治。”(《毛泽东答中外记者团》,《解
     放日报》1944年6月13日)
   
   在毛泽东看来,民主是手段,包含三层意思;
   
   第一,民主是骗人的手段:骗取人民对他的信任,拥护他。不仅骗国
   人,连美国人也骗了。他把美国民主、美国总统罗斯福等,夸奖成一
   朵花,要美国士兵传播民主,承诺要在中国实现美国式民主。
   
   第二,民主是整人的手段:用大民主、用群众运动打倒国民党,清算
   斗争地、富、反、坏、右及资本家,整垮走资派。
   
   第三,民主是阴谋手段:通过鸣放,引蛇出洞,自称“阳谋”。打了
   100多万右派分子。后来在庐山会议上,干脆把“阳谋”的遮羞布甩
   掉,说:
   
     “六亿人民,除地、富、反、坏、右、资产阶级分子及反对派司
     令部,我他们不爱,给他们自由,让放出毒素。你说我阴谋就阴
     谋,大鱼、小鱼一起钓.特别掉吃人鲨鱼。”(李锐:《庐山会
     议实录》,页331)
   
     “每个支部都不要压迫民主,放臭屁,通通放,让大家讲话。20
     日那天,开组长会,讲开放民主,讲耳口并用。不好听的硬着头
     皮顶住。”
   
     “因为大家意见分歧,还有什么屁要放?听说还有十大纲领。”
     (同上,页332)
   
     “就是牛鬼蛇神不让放,说我们无民主制度;才让放,还不是民
     主?”(同上,页244)
   
   这一次运动,用民主作诱饵,大鱼小鱼一起钓,一共打了300多万,
   近400万右倾机会主义反党分子。难能可贵的,虽然是男盗女娼地,
   但毕竟是实话实说:“你说我阴谋就阴谋”。
   
   我在《河南出了个吴芝圃》一文中写道:“现在共产党还在玩概念游
   戏,什么‘民主是个好东西’;象上面‘补课’的民主是个什么好东
   西呢?再说,民主是个普世价值,决不能变质或贬值为一件什么东西
   的。只有在毛泽东手上才能翻手为云,说要实现美国式的民主;覆手
   为雨,说打倒的走资派,是资产阶级民主派;而于动员鸣放时,说民
   主既是目的又是手段,反右时就只承认是手段了。所以我说,追根求
   源,都是因为毛泽东不是个东西,民主才成为‘东西’。”我们厘清
   概念,就是树立正确的理念和信念,我们争的是民主、自由、人权。
   谁若把这当好东西给我们,我们坚决拒绝,因为我们领受够这些“好
   东西”了。即便真是货真价实的好东西,我们也不要恩赐,我们要把
   本来属于我们的权力讨回来。对我们的行动,正确的说法是:“还我
   民主、自由、人权!”
   
    来源《民主论坛》2009,1,14。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