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从《华彩》学写小说]
魏紫丹
·辛灏年;《還原一九五七》序
·理达:赞辛灏年先生的《《还原1957》序》
·魏紫丹:从“学了反”说开去
·读魏紫丹老师《从“学了反”说开去》有感
·《还原1957》评论集(1)
·协商民主只能在民主转型真正开启之后再谈
·杨逢时女士来信
·杨逢时女士来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
· 对“协商民主”一文的读者反馈
·曹思源先生评“协商民主”
·纪实文学:2 两个“羔子”的战争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3)枪毙灵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4)白毛女:阶级斗争的艺术谎言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头打解放第一天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5)父盗母娼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6)6,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上)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7)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下)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8)丧家之犬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9)独占鳌头与名落孙山
·魏冰雪:雨中月(诗)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0)大名鼎鼎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1)高材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2)周远鸿是个乐天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3)右派不是反动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老太婆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6)屁股出了问题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7)孺子可教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9 )真假李逵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20)黑血儿与白天鹅
·涓来信祝贺佳作奖(1)
·Mr jin 回复佳作奖(2)
·以文祭友悼思源
· 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 关于成材的教育学思考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6、7章【5】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8、9章【6】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0、11章【7】
·周遠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2、13章【8】
·学习与传承先生的学说“民生史观”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6、17章【10】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特意敬告读者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特意敬告读者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章【1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6章【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章【1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8章【2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章【21】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0章【2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1章【23】
·周远鸿的生命故事第一部第32章【2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3章【2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4章【26】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5章【2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6【28】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7章【2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8章【3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章【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0章【3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1章【3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2章【3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3章【3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4章【3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章【37】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6章【3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7章【39】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8章【4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9章【4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1章【4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0章【4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2章【4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3章【4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4章【4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5章【47】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6章【4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7章【49】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8章【5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9章【5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0章【5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1章【5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2章【5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3章【5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华彩》学写小说


   
   
   
   

   
   
   
   从《华彩》学写小说
   
   我读辛灏年先生这篇小说,在人物、语言、结构、细节的描写上,得益甚多,现在与读者分享。我用点评的方式,把一得之见写在括号里。即,括号里都是我的文字,都是简体字。下面是正文:
   
                        华彩
   
                     高尔品(辛灏年)
   
   帷幕慢慢地拉開了。聚光燈緋紅溫暖的光束,投射在媽媽和捷明的聚光束,投射在媽媽和捷明的身上。
   音樂廳裏靜極了,靜得能聽見我心跳的聲音。
   媽媽的手輕輕地抬了起來,神情那樣專注,眼睛浸在緋紅的燈光裏晶亮晶亮地閃爍著。我的心裏不覺掠過一陣輕微的顫慄——那閃爍著的不是媽媽的淚光嗎?
   我抓住了身邊那個人的手,那只手也緊緊地捏住了我的。直到我感到疼痛時,才轉過臉來看她——不,我不敢看她的臉,因爲她的臉在幽暗的光線裏竟顯得那樣地慘白,眼淚正象小河一樣無聲地奔瀉在她的面頰上。可是,她的眼睛卻睜得那麽大,那麽美,又那樣苦痛地盯著臺上的那個拉小提琴的人……(“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白居易:《长恨歌》]此时此地的“江州司马”----“她”,是谁?何其恸也!)
   就在這一刻,琴聲響了。是媽媽彈的。這鋼琴小提琴協奏曲《十年暢想曲》的第一個音符,是那麽有力,那麽富於感情!它宛如一朵浪花飛濺在我的心裏,立即變幻出迷離的色彩;而捷明那悠然而出的琴音,宛如空中一根半透明的絲帶,正從這浪花的飛濺與嘯鳴聲中飄了出去,飄了出去……
   我的眼睛突然噙滿了淚水。眼前頭顱的海洋不見了,舞臺也象消隱在海洋的深處。這精巧美麗的音樂廳宛如正在變換成昨天的歲月,昨天的天地,昨天的校園與人心。因爲媽媽和捷明的琴聲正在傾訴著我們昨天的辛酸與歡樂……
   1 (舒丽和捷明)
   
   一九七O年夏天,我度過了十七歲生日。(这里,我上前就遇到一个难题:为什么要从这儿开始,不从66年开始,然后顺延下来;或从文革结束后开始,然后珍珠倒卷帘呢?作者是怎样构思、谋篇的?“十七岁生日”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從六六年夏天起突然刮起的暴風雨,象瘋狂得夠了需要稍稍喘息一下那樣,將一種寧靜可是窒息的空氣籠罩在我的身邊,籠罩在音樂學院的校園裏。
   血開始在暗暗地流,人心像是沈到了深處。生活並不平靜,可是失去了往日的喧囂。音樂學院的人都被攆到了鄉下,校園空空,滿目荒涼,只留下了幾戶不能再移動的破敗人家。因爲媽媽是個早就退職的聾子,我們家才被允許留在這個被遺忘的角落裏。
   一天晚上,我和媽媽從外面回到音樂學院,走進了徒有幾堆爛瓦破磚的大門。夜色遮蔽著武鬥後留下的斷壁殘垣,也遮蔽著我和媽媽的心。
   夜色裏看不清媽媽的臉,可是,看得見她的眼睛。
   我突然想跟媽媽說句什麽,哪怕是一句調皮而又嬌嗔的話也好。我不習慣這死一般沈寂的夏夜。(对“死一般沈寂”,妈妈却很习惯与“死一般沈寂”共处。于此微小处,埋一伏笔。后将见母女个性大同中的这点小异,所引出的一些故事。)在這樣的夜晚,你會對自己生命的存在都發生懷疑的。
   可是,我只是在暗中抿了一下嘴巴。因爲,媽媽聽不見,她是個聾子。我又想起了跟媽媽說話的特殊語言,一個特別的手勢,一個有特徵的口型,還有,一種富於表情的神態。然而,暗夜裏媽媽看不見這一切。
   突然,我好象聽見了什麽聲音。這聲音是那樣地輕微,可又是那樣地清晰,而且還那麽熟悉。這樣的夜晚,誰會在這樣的校園裏談心呢?
   我拉了一下媽媽的胳膊,媽媽立刻偏過臉來。我對路邊黑黝黝的小樹林努了一下嘴,用手對那兒指了一下,又拉了一下媽媽的胳膊。媽媽明白了我的意思,向小樹林看去。可是,她很快又回過頭來,向我微微地張開兩手,表示她什麽也沒有看到。
   不,我沒有産生幻覺,我還沒到産生幻覺的年齡呢!我的眼睛終於穿透了夜的黑紗,看到了小樹林邊上的兩個人影,並且很快就認出了他們。我抿了一下嘴巴,不開心地正準備拉著媽媽就走,可是,另一種神秘的情緒,又拖住了我的腿。我沒有顧得上黑暗裏媽媽奇怪的眼光,竟偷聽起人家的話來了。我真地聽到了,聽清了,我沒有猜錯,是捷明和舒麗在說話。
   “……媽不同意我們。再說,我,也要到文工團當臨時提琴手了,和你有那種關係,不好。這,是最後一次了,你別再找我,媽媽知道了,要……”
   我的心抖了一下,臉上忽然發起燒來。偷聽人家的情話,不羞!可是,我卻又愣在那裏,動也不動,直到媽媽拉走了我。
   舒麗是我的好朋友,比我大四歲,捷明等於住在我們家,他已經和我們一起生活了五年。他是孤兒,媽媽對他比對我還好,我有時真嫉妒呢!我知道他和舒麗好,這能瞞過我嗎?
   可是,我剛才聽清了,舒麗要不和他好了。這使我愣了,說不出是什麽滋味。驚訝還是失望,同情還是擔心?我覺得有點惋惜,又有點幸災樂禍,甚至還有點莫明其妙地傷心。誰能說得清一個十七歲少女的心?何況我自己!(特定的时刻,复杂的心理,为三角恋的发展,预设内在的逻辑。)
   雖說那種年頭,往往催人早熟,可我卻總不象個有心思的人。雖然有時我也想裝作大人,沈思默想,臉上露出憂愁與憤怒,可是,它們就象與我無緣似的,總是維持不長久。不是嗎?剛才偷聽到的話雖然也讓我不快活了一會兒,可是一踏進家門,不快活就溜走了,並且急於要把剛才偷聽來的人家的傷心話,象報喜一樣報給媽媽聽。我和媽媽又做嘴型,又打手勢,又擠眉弄眼,可是,是媽媽的眼睛與感覺不靈了,還是這樣的事情太難用嘴型、手勢與表情來表達了?媽媽對我搖著頭,說她沒有聽懂,可眼睛又在急切地盤問著我。我生氣地一嘟嘴巴,把兩手往下一拖,不說了!媽媽立刻笑了。她看出我不耐煩,生氣了,忙轉過身子,順手在桌上撕下一張專備的紙片,往我的手上一遞,臉上露出了象賠禮似的笑容。我對她噘了一下嘴巴,這才奪過她手中的紙和筆,不假思索地就寫了幾行字:“舒麗說她不和捷明好了!”
   我寫完了,媽媽也就看完了。她立即張開兩手,吃驚地看著我,問我:“爲什麽?”
   我伏在媽媽的肩頭上,連嘴帶手地動作起來,還對著媽媽的耳朵大聲叫道:“她媽媽不同意!”(如见其人,如闻其声。)
   媽媽總算明白了,卻只是愣愣地看著我,我不自覺地對門外看了一眼――要是捷明聽見了我這樣大叫大嚷可就糟了。還好,門外沒有人。
   媽媽竟象那次被抄家之後一樣,站在我面前呆呆地出起神來——我忽然可憐起媽媽來,忙偎依了過去。可是,媽媽卻沒有給我相應的溫情。我生氣了,又有點兒幸災樂禍,不爲別的,就爲我有點嫉妒捷明,他分走了媽媽給我的愛。
   當我和媽媽在各想各的心思時,哥哥卻顛了進來——別笑話我這樣形容他走路,他生來就是那麽一副顛像!他一進來,就大喊大叫地說:“甜甜,你少管別人的閒事!他活該,總有—天還要倒大楣!”說完就又顛了出去。他是我們家唯一的無產階級——工人。瞧他那副神氣勁,全然忘了當年他沒考上高中時受過的冷落。(哥哥亮相,呈现一幅漫画,漫画之为漫画,就在于夸张特点:“他生來就是那麽一副顛像!”)
   也真奇怪,哥哥的話竟突然把我的心情改變了。我忽然想到了捷明,並可憐起他來。
   媽媽走了,我跟著媽媽走到隔壁的那間小房間。門虛掩著,媽媽將它輕輕地推開了。
   屋裏沒有人,有的只是一桌零亂的樂譜,連被子也沒疊的床,規規矩矩睡在琴盒裏的琴,還有那架躲在牆旮旯裏的破風琴,那是媽媽的。
   媽媽失神地看著這一切,燈光下連臉也變得蒼白了許多。
    我的心裏忽地填滿了不自在,真的可憐起媽媽來了。因爲,我知道,五年來,他的一顰一笑都牽拽著媽媽的心。
   往事就象一片浮雲,遊到了我的心邊……(作者表现手法的高明,就在于把语言、心理、动作,三个过程有机地组合而为一:言不离行,言为心声,心而维、口而诵、四肢五官在活动。单纯的心理描写,则魂不附体、成为幽灵;单纯的外在动作,缺乏心理活动的描写,则成为尸在行、肉在走。三者相伴相顾,便奏出一支各具音色的和谐的协奏曲。这里有很关键的一着,即,作者要深入到自己人物的内心世界,即抓住人物的灵魂,而不是在外形涂抹上下功夫。)
   2 (领来捷明)
   
   我從記事起,媽媽就是一個聾子。
   小時候,我問過媽媽,問她怎麽是個聾子,可是媽媽的臉色使我不敢再問下去。我也曾天真地問過爸爸,爸爸只會惡狠狠地回答我:“鬼才知道。”後來,待我長大了一點兒時,我隱隱約約地聽見哥哥和姐姐嘰咕過,說媽媽是在那位院長回國之後,因爲晝夜失眠,才突然變聾的。可是,我不相信。
   到我開始明白點兒人事的時候,我慢慢發現媽媽要是和爸爸在一起,她的臉上就會失去笑容,失去那種我能感覺到的、特別溫暖的東西。
   媽媽最美的時候,就是她坐在鋼琴的前面時。那時我小,就依著媽媽的腿,看著媽媽的手在琴鍵上一彈一彈,琴鍵蹦出(着一“蹦”字,尽得风流。)許多好聽的聲音。有時,我也用小指頭去按那白的和黑的琴鍵,讓它也發出好聽的聲音來。每逢這時,媽媽就笑了,還吻我,甚至端詳著我,說一些我還不大明白的話。有一次,我把媽媽的兩隻手擱在身後,自己按響了琴鍵,問媽媽聽不聽得見?可是,媽媽的臉忽然叫人害怕起來了,我也怕了。後來,媽媽把我摟到了懷裏,一會兒,眼淚就濕遍了我的小臉。
    “媽媽教你彈鋼琴、學音樂好嗎?”媽媽含著淚水問我,我象懂事似地點點頭,媽媽把我摟得更緊了。從此,媽媽的生活裏象忽然又獲得了歡樂,每一天最歡樂的時光,就是當我和媽媽一起坐在鋼琴前面的時候。
   待我又長大了一點時,就發現媽媽不大喜歡哥哥和姐姐。媽媽曾喃喃地對我說過,“甜甜,他們不象我。”
   他們不象媽媽,那麽,肯定是象爸爸。我不喜歡爸爸。因爲他總是愛叫媽媽流淚,就象姐姐和哥哥老愛對我做出一副管教我的樣子,叫我討厭他們一樣。
   我們家好象分成了三撥兒:我和媽媽,哥哥和姐姐,還有,就是爸爸。哥哥跟姐姐最好,什麽事都愛在一塊兒嘀咕。爸爸後來調到內地去了,一年回來一、兩次;就是回來了,也只是抽他的煙、喝他的酒,喝醉了還又哭又笑地,每逢這時,我就會看見媽媽厭惡的眼光。(在三拨人的对比中,主人公的形象凸现出来。我说的“三拨”是扩大了外延的“大三拨”:家庭算一拨,另两拨是舒丽和捷明。)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