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人类史上最大的人权灾难]
魏紫丹
·周遠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2、13章【8】
·学习与传承先生的学说“民生史观”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6、17章【10】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特意敬告读者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特意敬告读者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章【1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6章【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章【1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8章【2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章【21】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0章【2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1章【23】
·周远鸿的生命故事第一部第32章【2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3章【2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4章【26】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5章【2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6【28】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7章【2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8章【3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章【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0章【3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1章【3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2章【3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3章【3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4章【3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章【37】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6章【3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7章【39】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8章【4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9章【4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1章【4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0章【4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2章【4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3章【4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4章【4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5章【47】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6章【4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7章【49】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8章【5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9章【5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0章【5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1章【5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2章【5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3章【5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4章【5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57】
·就反右派运动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
·秉承诚实与良知纪念反右派运动60周年 —兼评王绍光博士颠倒反右历史
·首发 魏紫丹: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52章【44】 晚餐之緣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3章【45】周遠鸿痛斥楊茂森的“屁股論”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4章【46】清水衙門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5章【47】重整旗鼓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6章【48】鬥貪污犯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7章【49】鐵證如山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8章【50】余波蕩漾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9章【51】鬼門關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0章【52】 服刑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1章【53】蹚《實踐論》的地雷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2章【54】越《矛盾论》的雷池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3章【55】十九層地獄在招手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4章【56】漫天紅霞朝陽升
·走!跟着毛澤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走!跟着毛澤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5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26章【17、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28章【19、2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30章【21、2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1、32章【23、2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3、34章【25、26】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5、36章【27、28】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7、38章【29、3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40章【31、3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9、50章【41、4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苐一部第41、42章【33、3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3、44章【35、36】
·周运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丶46章【37、38】
·周运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丶46章【37、3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1、42章【33、3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7、48章【39、4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1章【43】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致編輯(代序)【1】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第一章【2】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类史上最大的人权灾难


   
   
   
   

   
   
   
   | 网站首页 | 民主中国文章系统 |
   
   作者:魏紫丹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点击数:12 更新时间:1/19/2009 8:56:40 AM
   2008和2009分别是大跃进和大饥荒50周年祭。那一场受害者数以亿计、死亡者数以千万计的大饥荒,已经成为过去。但是,好了疮疤忘了疼,历史就会重演。更何况疮疤尚未好、化脓菌仍在体内肇祸,而却硬要强迫你忘记呢?
   
    人类史上最大的人权灾难
   
   我的上一篇文章,《大跃进是践踏人权的产物》,发表以来,读者评论纷纷,说好、坏、不好不坏的都有。现各择其一,以观全豹。一家《德国实用信息网》从《观察》网转载本文后,有的评论是严责作者的:"人权----等着侵略者打到家门口的时候也跟侵略者说人权去。国破家亡都不懂!"也有的评论是宽宥毛泽东的:说毛"不过是一个农民,犯些错误也很正常。那个一个人忽悠上亿人的时代早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而使我感到欢欣和慰藉的是:本文之"砖"确曾引出了"玉"。当代民主、自由、人权理论家胡平先生的来信,以其一贯的思维深邃、说理透辟,使笔者蒙受教益,因而,甚愿将其中要旨与读者分享;同时这也是本文的主题思想。
   
   大饥荒的发生当然是因为没有言论自由。我在《言论自由是第一人权》里专门讲到这一点。其中引用了著名经济学家、诺贝尔奖得主阿马蒂亚·森(Amartya Sen)的话:"人类饥荒史的一个重要事实是,没有一次大饥荒是发生在有民主政府和出版自由的国家。饥荒发生在古代的王国,发生在当代的专制社会,发生在原始部落,发生在现代技术官僚独裁的国家,发生在帝国主义者统治的殖民地经济,发生在专制统治或一党专制的新兴独立国家。但是,在那些独立的,实行定期选举的,有反对党发出批评声音的,允许报纸自由报导的和能够对政府决策的正确性提出质疑的,没有实行书报检查的国家,从来没有一个发生过饥荒"。
   
   胡先生讲得实在好。我在下面的论述,将是对此"科学的抽象",予以"具有中国特色"的具体实证,同时冀期,一触即跳的愤青止愤、少安毋躁。
   
   研究大跃进而不提反右运动,则会只见"流"而不见"源"。反右运动并不是反击右派杀人放火、为非作歹,而是反击"言论",所谓"右派言论";毛泽东蛮横无理地宣布:"言者无罪"不适用于右派----以自食其言而使自己的语录成为夫子自道:"只有不要脸的人们才说得出不要脸的话。"(《毛泽东选集》一卷本,第677页)反右运动无法无天、肆无忌惮地以言治罪,严重地糟蹋了宪法明文规定的"言论自由"的公民权利。这就使中国的列车开上了发疯的轨道--以大跃进的速度坠入崖谷--大饥荒,用几千万人的鲜血,写出了一条冷酷的真理:"大饥荒的发生当然是因为没有言论自由。"我记得中国著名的经济学家孙冶方曾经说过,"大跃进"让中国人民"付出了高昂的血的代价"。
   
   广西的右派分子罗翼群,1957年在鸣放中就提醒中共:"农民处于饿死的边缘!"其实这时广西已经发生了饿死人的现象,只是他作为政协委员,共产党让他无法"视察"到真情而已。所以他只是从能够视察到的农民啼饥号寒的惨景中,发出相对轻度的"边缘"云云的警告。就这,就立即受到共产党死命地打击不说,广大农民竟也跟着起哄,对他到处"喊打",令他成为"过街老鼠",无地自容。结果便是,欲拯救农民、喊出"悬崖勒马"的右派分子被打倒,在扑杀所有(包括彭德怀的)抗议声中,4600万人被共产党从"饿死的边缘"上,狠狠地、统统地推下饥饿的死海。中国人民应该警觉到:"剥夺言论自由,竟然能导致如此可怕的严重后果啊!"
   
   一、大跃进是一场无硝烟的人海战争
   
   老毛不把人当作人,不把人命当作人命,象驱赶牲畜一样驱赶着千军万马的奴隶,到处都是黑压压的蚁群。无论是兴修水利,无论是田间劳动,无论是大炼钢铁,都是大兵团作战,毛泽东的说法是"几个大办",战争年代的说法是"人海战术"。国军将领回忆内战时共军就是凭着人、迎着猛烈的炮火,一群群滚疙瘩成蛋,蜂拥而上,前仆后继,国军机枪手打着打着手都发软了,不忍继续打下去。共军一位师长说,打天津时,过河不用过桥,都是踏着填满河的、战友们的尸体冲过去的。战争啊战争!实在残酷。
   
   和平时期的大跃进又是怎样一种情景呢?我们是过来人,本来可以直接诉说目击、身受,但是,如果经过共产党的基层干部之口,由他们来诉说亲历,不就更是具有客观性和权威性了吗?李井泉在四川,学着老毛反右"引蛇出洞"的阴谋(大跃进和反右真是结下了不解之缘),把从庐山带来的反面材料,彭德怀的信和张闻天等的发言,让省里的高干阅读和各抒己见。凡是佩服彭总了解下情和实事求是精神的,都划了右倾机会主义分子,受到严惩。上行下效,层层大鸣大放,直到公社、大队。"引蛇"的态度和老毛当年一样"诚恳"、信誓旦旦。基层干部就放心、大胆地发言了: 
   
   人民公社把人民害苦了:时间太短,成立小社还学习四十天,公社开会就宣布成立。
   
   大兵团作战,早晨三四点钟起床,咋个照顾老人娃儿嘛。食堂吃饭几里路,下雨天拖儿带女也要去,数九寒天老年人更是伤心。
   
   大兵团作战,好儿好女不相见,好夫好妻不团圆,坝起通铺睡,有娃娃的妇女请不到假,硬难过得很。有的娃娃都掉到茅坑里头淹死了。
   
   晚上大兵团夜战,拆社员的房子打火把,下雨顶簸箕、戴斗笠,睡在田坎边上,一点没有盖,好惨啊。
   
   我们上山炼铁,点二十五个炉子,才流四两铁,我算了一下成本,比金子还投价。
   
   他们对瞎指挥和浮夸深恶痛绝:
   
   共产党啥子都合适,就是栽秧子稀密不合适。社员不通,干部百分之九十以上都不通。通了是嘴巴通,思想不通。谷子栽稀了,打一千斤还说是不接受先进经验;栽得密,打一百斤还是受表扬。栽秧子工作干部拿尺子来量,打谷子就不来了。不密植骂得你狂迷狂眼的,收成不好,又喊你找原因。
   
   整社查瞒产,摆余粮,哪来的余粮啊,把谷种拿来摆起,显屁眼儿白。你们说增了产,我们肚皮没有增产,你们捆、打、吊,我们抵、赖、拖。对高征购的抵触反抗情绪,发展到把"政府"和过去地主相提并论。
   
   每亩才五百斤,就征购五百斤,叫我们吃啥子!去年完成公粮、统购任务,每天晚上都喊到公社开会,说不好就斗争,像逼地主退押一样。弄死都弄不够他们,比地主还凶。过去打下谷子地主跟到屁股追,生怕你不交租子。现在政府喊你赶快拿去上粮,生怕你吃了。
   
   什么也没有饥饿对他们的打击更大了。现在妇女都生不出奶,小娃儿好惨啊。
   
   我有一群小娃儿,一天总共几两米,安心把人饿死。说关心儿童,瘦得像干猴儿一样,像这个样子就叫毛主席的好儿童啊?
   
   社员饿,我们也饿,咋个带头呢?上粮到火车站几十里路,我试过,推到半路就饿了,只有吃水。
   
   今天食堂的人推米去上公粮,社员都上吊了,开开门舌头一人两寸半,逗起好长,咋个办啊……
   
   在这种情况下,要使人不作今昔对比,不对政策乃至政府产生怀疑是不可能的。
   
   解放前案桌上肉都卖臭了。为啥解放后没肉吃?
   
   现在不如过去当长年(四川方言,长工。──编者),当长年都吃得饱。我硬想去帮人。
   
   如果不是白纸黑字记录在案,很难相信这些话是出自社队干部之口。原来他们既不愚蠢也有良心,他们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无时无刻不希望尽快结束这一切。他们在反复的诱导下,以为上面真的要开言纳谏,拨乱反正,所以把咽在肚子里的话吐出来,没想到上面是在罗织蛛网,诱其入围。(摘自东夫《麦苗儿青菜花黄---川西大跃进纪实 *饿死也不要管他》--这一节的题目所以命名:"饿死也不要管他",是因为李井泉在金牛坝召集温江专区领导和各县第一书记开会,说,我们同农民的矛盾就是"国家要多拿一点,农民想多吃一点的矛盾"。"我们同农民的争执点就是粮食,争夺粮油的问题。"所以:"粮食、毛猪一定要调出去。粮食、毛猪调不出去,北京要挨扁担,这咋能行呢?" "死人也要完成粮食上调任务,要打扁担,我打温江,打新都,打温江这不影响全局。这里又没有外国记者。""……今年那些关着食堂闹粮的,饿死也不要管他。")
   
   这时候,四川尚未大量饿死人,只是这样侵害人权、财权、地权和物权,人身归公,财产归公,生活的集中营方式和强迫劳动的奴隶制生产方式,连饿了吃饭、累了休息,都不可得,任何选择的自由都被剥夺,实际上已是没有了活命的余地,故而,如此发展的结果,仅四川一省(经杨尚昆验证的)就饿死了1000多万人!
   
   四川当然不是孤例,在全国比比皆是。在贵州:农村办起人民公社的集体食堂,农民家中粮油肉蛋,全部无偿地交公。"大锅饭"没有吃多久,农民几年积蓄的生活物资便被挥霍个精光,为给集体食堂撑门面,普遍开展捉"粮食鬼"运动。借口是:公社食堂的饭不够吃,必是粮食鬼偷了粮食。于是,一场卷地毯式的翻箱倒柜的搜索食物运动开展了,凡在家中搜查出粮油肉蛋等食物的,统统定为"粮食鬼",食物全部没收外,还得加以残酷斗争,有的还被扣上"坏分子"的帽子,强行管制劳动。
   
   人们实在饿得捱不住了,就在劳动之余打些野菜来充饥,公社干部发现了,便要收归公社食堂统一处理。农民被迫在夜间去打野菜,像"偷人"一样拿回家中煮吃。但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呀,讲道理的农民为求活命采野菜充饥,却逃不过某些公社干部的魔爪:当地是烧柴禾,他们发现哪家冒出炊烟来,便破门入室去搜查,发现谁家火上煮野菜,便几脚把火炉踢坏,锅碗盆瓢砸掉,并以"破坏公共食堂罪"加以拳打脚踢,还要扣饭几餐,扣多了就被饿死。扣饭成了公社干部惩罚人的法宝,已经少得吊命都极难的那几两糠糙菜饭,再扣就要死人了。求生欲望的人们,为了得到点点吊命食物,已不再怕拳打脚踢扣帽子了,还得偷偷去采野菜或挖"仙人土"(一种白泥)来充饥。但公社干部做得更绝,他们以巩固集体食堂为由,将农民家锅、碗、盆、瓢和火炉等等,凡能煮食物的物器,通通砸碎,严禁在家中吃饭。农民求生之路,全被公社干部堵死了,于是"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且一发而不可收拾。(《饥饿:一个基层教师的"大跃进"记忆》 转自:2008年09月29日 《炎黄春秋网》)毛泽东一向大搞愚民政策,大搞运动群众,大搞人海战术,认为"社会主义制度加上群众运动将是万能的武器。"(胡乔木﹕《中国为什么犯20年"左"的错误》。中共党史研究,1992,页3)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