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还原1957(9)]
魏紫丹
·毛泽东时代的造假 :档案解密真假辨
·致《观察》主编莉藜先生
·“反右”与 “文革”是两个范畴
·文盲论政
·是歷史是文化更是良心--敬賀《黃花崗》雜誌創刊三週年
·評點《新中國需要有新構思》
·“真、善、忍” 之我见
·从吴亚林现象说开去
·赞台湾同胞 “柔性”的护国护法举动
·台湾选举,胜败之道
·弄清事实再讲战斗
·六十年点滴之一:妻子来看我
·从《华彩》学写小说
·关于发动反右与毛泽东个人原因之探析
·与魏紫丹教授遥相呼应
·三妹:推荐评魏紫丹教授自由文化奖
·毛泽东不是东西,民主才成为东西
·还原1957(1)
· 还原1957(2)
·紫丹:還原1957 (3)
·還原1957(4)
·还原“1957”(5)
·还原“1957”(6)
·还原1957 (7)
·还原1957(8)
·还原1957(9)
·人类史上最大的人权灾难
·还原1957(10)终篇:右派言论篇(一)
·就反右派运动的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
·还原1957(11)终篇:右派言论篇(二)
·还原1957(12)终篇:右派言论篇(三)
·还原1957(13)终篇:右派言论篇(四)
·还原“一九五七”(14)终篇:右派言论篇(五)
·还原1957(15- 全文完)
·向读者朋友请教!
·毛泽东和周恩来欠下匈牙利人民的一笔血债
·六十年点滴之二:我划右派的全过程
·活該論與論“活該”(四之二)
·提醒台湾勿忘历史教训
·可敬的读者,宝贵的反馈
· 就反右派运动的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下)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书信来往
·60年点滴之三:燕尔新婚遇反右
·国王的故事引发我想起毛泽东的故事
·关于发表“60年点滴”与主编通信
·评毛泽东的实践观(上)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的评论
·余秋雨們 活脫脫「紅孩兒」一個
·新设电子信箱告朋友
· 魏紫丹︰論“殺豬”的實塾^--再評毛澤
·《窃听风暴》学艺录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黄花岗》杂志颁发佳作奖
·六十年点滴之四:人心都是肉长的
·李爱玲:师范紫丹
·李爱玲:盼鸿雁(诗)
·预言2010年:共产党的团结年
·辛灏年先生等评《且艇风暴学艺录》
·与杨逢时女士分享《紫雪糕》
·感身世(诗)
·党教我高兴
·《矛盾论》与论“矛盾”(上)
·六十年点滴之六:心惊肉跳忆肃反
·“协商民主”在中国是“民主的代用品”--评房宁:《民主的中国经验》
·“我们共产党的团结坚如磐石”
·谈谈右派的正名问题
·一支文革中的青春之歌
·6月8日今又是  —— 驳毛泽东为《人民日报》所作社论:《这是为什么》
·《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魏 紫 丹《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两类矛盾”说,非治国之正道--评毛泽东的《正处》
·毛泽东的哭丧妇
·答读者:骂人不好
·圣诞即景(诗)
·《矛盾论》与论“矛盾”(下)
·魏紫丹:毛泽东的实践观是“杀猪”的实践观
·三个战场.两类矛盾.一个目的——批《正处》(中)
·两类矛盾,三代流毒——评《正处》(下)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考
·孙中山民生史观与马克思唯物史观之比较
·毛泽东与猴
·人权觉醒是接受教训的基本尺度
·学习与继承孙先生的民生史观
·《还原1957》(最新版本)目录
·还原
·《还原957首篇》(最新版本)
·《还原1957》(最新版本)次篇:反右派运动的归因研究
·《还原1957》(最新版本)三篇:右派言论的核心价值
·《还原1957》(最新版本)四篇:从反右派运动到文化大革命
·《还原1957》(最新版本)五终结篇:历史的教训值得注意
·《实践论》与论实践——兼评毛泽东反人权的认识论根源
·李爱玲:著书立说康而寿(诗)
·辛灏年;《還原一九五七》序
·理达:赞辛灏年先生的《《还原1957》序》
·魏紫丹:从“学了反”说开去
·读魏紫丹老师《从“学了反”说开去》有感
·《还原1957》评论集(1)
·协商民主只能在民主转型真正开启之后再谈
·杨逢时女士来信
·杨逢时女士来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还原1957(9)


   
    中篇:教训篇(之 七)
   
    (3),思想意识腐朽、生活作风糜烂。

   
   毛泽东思想是一种极端落后、腐朽、反动透顶的思想,是封建主义、奴隶主义、社会法西斯主义之择劣组合,是国产的糟粕与“一声炮响”送来的洋垃圾之杂拌。一句话,他改善从恶,集一切 落后、反动之大成。
   
   长期跟随毛身边的李志绥,在回忆录中写道:“毛从未跟我用过‘现代化’这个词。毛不是现代人……”(第120页)
   
   曾对毛泽东有过深入研究的历史学家余英时教授说:“我特别重视毛绝口不言‘现代化’这一事实。李志绥由此而推断他不是一个现代人,也是毫无可疑的。我想这件事的重要性主要在于反映了毛对于现代世界的惊人无知,这个无知表现在1949年以后他的所有决策上面,从人口问题、大跃进的亩产万斤和土法炼钢到文化大革命中的许多‘最高指示’都是明证。他之不具备起码的现代知识,尤其集中地暴露在他关于共产主义理想社会的种种描绘上面,……特别值得研究。他的思想基本上未出康有为《大同书》的范围,有时甚至倒退到汉末张鲁的‘义舍’、‘义米’等简陋的教团组织上去了。1958年10月山东范县搞了一场三年过渡到共产主义的方案,订下亩产两万斤粮食的指标,还附上了一首‘吃喝穿用不要钱’的顺口溜。任何捎具现代常识的人都只能把这件事当作笑话看。但是这位‘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竟作了如下的批示:
   
   ‘此件很有意思,是一首诗,似乎也是可行的,时间似太匆促,只三年,也不要紧嘛,三年不成,顺延也可以嘛。’
   
   “举此一例,即可见毛的知识和思想究竟达到了什么样的程度?我并无嘲笑毛之意。特别是我记起了70年代海外的中国的知识份子,包括许多著名的学者科学家,对毛的‘远见’曾怎样崇拜过、歌颂过,我更不能对毛加以讥评了。我故意不提大陆上的知识份子,因为他们不但没有说话的自由,而且也没有沉默的自由。
   
   “毛虽然属于‘五四’的一代,但是他和‘民主’、‘科学’是无缘的。”(54)
   
   我再提供一个旁证,说明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毛泽东根本不属于新文化运动的文人群。在研究《毛泽东的文化性格》的一书中写道:“一个颇可揣摩的现象是,致力于新文化运动的文人,特别是革命队伍和党内的文化人、知识份子,成为毛泽东的私交朋友的却不多。”而他的朋友如章伯钊,自己就承认:“反动,而不反共”。其实,他的所有狐朋狗友如张澜、李济深、张治中、邵力子、程潜、柳亚子等,任谁都可用此言以蔽之。
   
   毛不仅仅是“对现代世界的惊人无知”,而且其性格的刚愎自用与政治上的极端反动相结合,闹出许多既可恶又可笑的事情。他在国内的倒行逆施就不提了;现在要说,1973年11月12日,毛泽东不解地问基辛格:“为什么你们国内,对‘水门事件’这个屁事那么在乎?”毛作为权力无边的帝王,怎么也不理解“水门事件”:怎么因为几带胶卷就能把一个总统给弹劾掉?不解还不算,他还要向美国民意挑战:你们弹劾总统,我要邀请尼克松总统访华。!他的这一举动,惹得美国人民非常反感。如果美国人民忆起当年毛讥讽他们的国务卿艾奇逊现代史知识等于零,那么,现在是否会反唇相讥毛的现代民主政治知识等于负数呢?因为他在现代民主政治面前竟耍起二百五!这个事例倒是能帮助人们理解:为什么袁世凯当了大总统还一意要当皇帝?两个称呼,标志了两个政治范畴:共和和帝制。
   
   毛自称“马克思加秦始皇”,意思是披着马克思主义衣冠的皇帝。其实他对历史上的许多昏君的暴虐无道、荒淫无耻之处,往往倍加称赞,如对殷纣王杀进谏的老干部比干,认为“当然要杀掉”;李志绥说:“武则天疑心过大,告密过滥,杀人过多。”毛说:“不用告密的手段,怎能知道这些人的阴谋呢?将想杀死她的人杀掉,有什么不应该?”(55)从这一点看,更应该说他是“斯大林加武则天”。我相信将来中共的档案一旦解密,你就去看揭去周吴郑王假面具的毛周围的人,包括所有的党政要人、军事将领,是如何地互相告密、互相出卖以邀宠于毛的吧! 李志绥说毛把侍候他的所谓“一组”的人,都变成小人。这个事实,还应该更加扩大,毛要全国的人经过思想改造都变成康生那样的小人(康是在毛跟前受宠至死的唯一人},互相诬陷,狗咬狗,窝里斗,“八亿人口,不斗行吗?”单以告密成风,冤狱遍全国,就足以说明毛泽东既是秦始皇的,又是武则天的100倍了。
   
   他对斯大林的态度,像对待一切暴君一样,总是在使坏方面比高低。他说他要拥护斯大林,肯定斯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有七分功劳,指的正是他残暴地虐杀本国人民、输出革命亡我中国的所作所为;毛不满意的,所谓“三分错误”,决不包括斯大林不执行列宁废除沙俄对中国的不平等条约和与日本订的侵犯中国领土、主权的条约,也不包括日本投降后苏军进入我东北大肆奸淫掳掠;倒是包括斯大林为了自身利益要中共真心联蒋抗日。斯派王明回国贯彻他的旨意,但遭到毛的抵制,在延安整风中把王整得身败名裂。可见毛反对好人却赞成好人某些坏的方面;拥护坏人却反对坏人某些相对而言“好”的方面。
   
   本节揭露了毛极端自私的四个本质特征:极端贪婪、极端阴险、极端卑鄙、极端黑暗,和在两方面的恶劣表现:当国家民族与他的党利益发生矛盾时,他损国利党,以肥他一党之私;当党与他个人权欲发生矛盾时,他竟置党于瘫痪、濒于灭亡之地,以肥他一己之私。现在谈第三方面:他怎样对待他的亲人,首先是妻子?这就进入了中国固有文化所说的“修身、齐家”的层面
   
   三,为饱私欲张开血盆大口,亲疏通吃
   
   你说毛泽东能自私到何种程度?如上所述,他为了私利,在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可以不抗日、假抗日、破坏抗日,甚至开展种植鸦片大生产,干这种亡国灭种的罪恶勾当;在他掌权之后,仍倒行逆施,破坏民族经济、民主政治、民族文化、固有道德……成为民族败类第一人,信拈一例,即如对文物古迹的破坏,就超过日本侵华所造成的劫难。同时他又是党的败类:连敌党悬赏都捉拿不到的中共要人,都惨遭他下的毒手……他不仅把国家、把人民、把他的党当作牺牲品,而且把自己的妻子(中共的新名词是“爱人”),前的、后的、好的、坏的,也都当作牺牲品,所以说,他也是家庭的败类。不知道那位强辩说“毛泽东是民族胜类”的人,会不会再一次强词夺理说:“毛泽东是家庭胜类”?
   
   第一,对杨开慧,鳄鱼眼泪竟作倾盆雨
   
   众所周知,杨开慧无论作为妻子,还是作为共产党员,无论贤德、才能、貌美、体健都是罕见的完美无瑕,她为了对党、对毛坚守忠贞,竟牺牲了自己年轻的生命。这是多么令人肃然起敬啊!可惜负心汉毛泽东在她为他被捕和牺牲(1930年)之前(1928年),早已把她牺牲了—与18岁的贺子贞宣布“由同志的爱转变为夫妇的爱”。开慧正在受苦受难,坚贞不屈,坚挺地捍卫着美好的恩爱姻缘的时候,他却在背信弃义,与新人寻欢作乐。之后,当敌人的子弹使她脑袋开花的时候,他正在与一位黄花姑娘玩得心里乐开了花。及至到延安建立小朝廷之后,贺子贞对毛在长征路上体贴入微的关照,便成了过时的黄花。贺子贞变成了杨开慧,毛“讣”新词强作愁:“我失骄杨又失贺,鳄鱼落泪流成河”。他抹了一把眼泪,就又仓促上阵,又把与蓝苹的搞腐化“转变为夫妇的爱”。这时他的“爱”路就广阔多了,还有碧眼金发、洋为中用。到了北京,他坐上金銮殿,那就可以为所欲为地选妃子,糟蹋下一代、下两代,遍及全国。他的妃子中,不乏有夫之妇,被霸为己有,破坏了别人的家庭,让这些家庭“荣幸”地演出一幕幕悲剧,荣幸中之姣姣者,几乎做到了大管家汪东兴说的 全家人“一锅煮”,把姐姐妹妹和嫂嫂都煮进去了。大管家讥笑说:“她的妈是死了,不死的话,也会来。这一家子真是一锅煮。”他同李医生说:“主席年纪老了,是不是觉着活不久了,要大捞一把。否则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兴趣,怎么大的劲?”(《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第348页)
   
   第二,众女性心理、生理惨遭蹂躏
   
   他霸占一位女机要员,不让人家结婚。他在她的民兵服相片背面,写了一首《七绝*为女民兵题照》:“飒爽英姿五尺枪,曙光初照演兵场。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妆爱武装。”这首诗就是在这样一种背景下写出的。他硬是不允许她结婚,毛跟她同居时,她说毛将她“作为泻欲器,是典型的资产阶级玩弄女性,过的是腐朽的资产阶级生活。”毛听了非常生气,一脚将她踹到床下,就此争吵起来。卫兵听到,便闯入,一看此景急忙退出。你再也想不到毛不要脸到啥程度!毛竟能指示汪东兴立刻开她的批斗会,也不想想汪在会上要批评、要斗争她什么!当然斗争是一定要斗争的,执行伟大的指示不能走样。
   
   是的,毛一贯是把女人当作泄欲器,当作性奴;而叫做“同志的爱”或“夫妻的爱”,只是毛泽东思想惯用的表达方式。被大救星“爱”的那群天真烂漫的少女就更可悲了。一则在心理上变得寡廉鲜耻,如李医生所述:“毛的性生活、特殊性格和至尊权势,在在都使这批年轻无知的女孩耳濡目染之后,逐渐堕落。多年来我看着旧戏不断重演。她们在成为毛的‘女友’后,不但不觉得羞耻,反而日益趾高气昂……一个个变得骄纵,仗势欺人而难以伺候。看了这么多被毛腐化的女孩后,我才开始觉得,江青走过了相同的道路。在延安初和毛结婚时的江青也许真的和今日十分不同。也许毛也使江青堕落了。”(同上)
   
   二则是生理的蹂躏。“毛阴茎包皮过长,平时又没有清洗干净的习惯,很快受到了传染,成为滴虫携带者。此时及以后,凡是同他有这种‘特殊关系’的女人,没有一个不受到传染。她们受感染后,请我治疗……。但光是治疗毛的‘女友’无济于事。有一次毛问我为什么原因治不好。我说明,需要他同她们一起治疗,在治疗中不能发生性行为,只能等待治疗完毕,检查无滴虫以后才可以。毛嗤之以鼻,根本不相信他自己已经受传染。他说:‘你们医生就会小题大作。我根本什么感觉也没有。’我向他解释,这种病一般在男子没有什么症状,成滴虫携带者,对自己没有什么特殊的害处,但是可以传染给没有这种病的对方。毛听了以后说:‘既然对我没有什么害处,那又有什么关系,何必大惊小怪的哪!’我又说,一旦传给了江青,就会成了一个不好说明的问题。毛笑了笑说:‘这不会,我早就同她讲,我老了,不行了,办不了事情了。’我又劝他把局部洗干净。他的回答很干脆又丑恶,他说:‘没有这个必要,可以在她们身上清洗。’我听了以后,从心里感到恶心,几乎要呕吐出来。”(同上,第349页)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