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还原1957(7)]
魏紫丹
·余秋雨們 活脫脫「紅孩兒」一個
·新设电子信箱告朋友
· 魏紫丹︰論“殺豬”的實塾^--再評毛澤
·《窃听风暴》学艺录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黄花岗》杂志颁发佳作奖
·六十年点滴之四:人心都是肉长的
·李爱玲:师范紫丹
·李爱玲:盼鸿雁(诗)
·预言2010年:共产党的团结年
·辛灏年先生等评《且艇风暴学艺录》
·与杨逢时女士分享《紫雪糕》
·感身世(诗)
·党教我高兴
·《矛盾论》与论“矛盾”(上)
·六十年点滴之六:心惊肉跳忆肃反
·“协商民主”在中国是“民主的代用品”--评房宁:《民主的中国经验》
·“我们共产党的团结坚如磐石”
·谈谈右派的正名问题
·一支文革中的青春之歌
·6月8日今又是  —— 驳毛泽东为《人民日报》所作社论:《这是为什么》
·《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魏 紫 丹《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两类矛盾”说,非治国之正道--评毛泽东的《正处》
·毛泽东的哭丧妇
·答读者:骂人不好
·圣诞即景(诗)
·《矛盾论》与论“矛盾”(下)
·魏紫丹:毛泽东的实践观是“杀猪”的实践观
·三个战场.两类矛盾.一个目的——批《正处》(中)
·两类矛盾,三代流毒——评《正处》(下)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考
·孙中山民生史观与马克思唯物史观之比较
·毛泽东与猴
·人权觉醒是接受教训的基本尺度
·学习与继承孙先生的民生史观
·《还原1957》(最新版本)目录
·还原
·《还原957首篇》(最新版本)
·《还原1957》(最新版本)次篇:反右派运动的归因研究
·《还原1957》(最新版本)三篇:右派言论的核心价值
·《还原1957》(最新版本)四篇:从反右派运动到文化大革命
·《还原1957》(最新版本)五终结篇:历史的教训值得注意
·《实践论》与论实践——兼评毛泽东反人权的认识论根源
·李爱玲:著书立说康而寿(诗)
·辛灏年;《還原一九五七》序
·理达:赞辛灏年先生的《《还原1957》序》
·魏紫丹:从“学了反”说开去
·读魏紫丹老师《从“学了反”说开去》有感
·《还原1957》评论集(1)
·协商民主只能在民主转型真正开启之后再谈
·杨逢时女士来信
·杨逢时女士来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
· 对“协商民主”一文的读者反馈
·曹思源先生评“协商民主”
·纪实文学:2 两个“羔子”的战争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3)枪毙灵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4)白毛女:阶级斗争的艺术谎言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头打解放第一天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5)父盗母娼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6)6,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上)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7)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下)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8)丧家之犬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9)独占鳌头与名落孙山
·魏冰雪:雨中月(诗)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0)大名鼎鼎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1)高材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2)周远鸿是个乐天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3)右派不是反动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老太婆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6)屁股出了问题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7)孺子可教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9 )真假李逵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20)黑血儿与白天鹅
·涓来信祝贺佳作奖(1)
·Mr jin 回复佳作奖(2)
·以文祭友悼思源
· 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 关于成材的教育学思考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6、7章【5】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8、9章【6】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0、11章【7】
·周遠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2、13章【8】
·学习与传承先生的学说“民生史观”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6、17章【10】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特意敬告读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还原1957(7)


   中篇:教训篇(之五)
   
   (2),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问题的重心在于,毛对人总想“欲加之罪”,而后置于死地。

   
   A,兹举其荦荦大端:
   
   毛当权初期,宣布安定人心的政策,一些在逃的地方绅士、保甲长、地主富农分子、国民党下层党政军宪人员……纷纷响应,返回家乡,向当局报到,希望被恩准安居在家,老实生产。原本在家等死的,听了政策,也以为有了活头。
   
   风云突变,所有媒体大事宣传纠正“宽大无边”的右倾思想;还编造谎言,说群众反映:“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共产党讲宽大。”一夜之间,出动大量军警搜查逮捕:一网打尽,一个跑不掉!我所在的城市,第二天,居民探头探脑打开街门,互相打听邻居“都逮走了谁?”血色恐怖,人人自危。
   
   你经过“镇反”吗?就是把“反革命”一汽车、一汽车拉出去枪毙!全国数以百万计地关、管、杀!
   
   在清除国民党的“残渣余孽”的同时和之后,矛头也对准了知识份子。这里仅对其“借题发挥”的“题”,点到为止,不再展开。1950年7月,江青多次提出批判《清宫秘史》;8月开始,上海商务印书馆将50余年出版的一万五千多种书籍,先后在“肃清资本主义社会反动思想及封建思想出版物”的藉口下,毁去绝大部份,只剩下不到一千种;1951年2月毛为人民日报写社论《应当重视武训传的讨论》;11月,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在学校中进行思想改造和组织清理工作的指示》,要求在学校教职员和高中以上学生中普遍开展自我教育和自我改造,后扩展到整个知识界;1954年9月山东大学学报《文史哲》发表李希凡、蓝翎的《关于红楼梦<简论>及其他》,毛很赞赏,给中共中央政治局写了《关于红楼梦研究问题的一封信》,并批评压制小人物,也指出,《清宫秘史》是“卖国主义影片”。随后开展了对文艺界领导以及对红搂梦研究中的“胡适派资产阶级唯心论倾向”的批判,并改组《文艺报》编辑部;1955年5月,由于胡风上书中央,遭迫害,人民日报连续发表三批《关于胡风反革命集团的材料》,其中大量为私人信件,毛亲写序言和按语;1957年2月毛在最高国务会议上作《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讲话;3月在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继续鼓励大胆批评共产党;4月27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整风运动的指示》,决定在全党进行一次以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为主题,以反对官僚主义、宗派主义和主观主义为内容的整风运动,并热诚号召党外人士帮党整风;月底,毛在天安门城楼最后一次鼓励党外爱国人士帮助党整风;5月在党内高层,秘密传阅毛文《事情正在起变化》,布置引蛇出洞;6月起草党内指示《组织力量反击右派份子的猖狂进攻》、抓住匿名信,8日,为人民日报写社论《这是为什么》,在全国猛烈开展反右派斗争:7月为人民日报写社论《文汇报的资产阶级方向应当批判》提出流氓无赖的“阳谋”说,在上海干部会议上讲话《打退资产阶级右派的进攻》,青岛省市书记会议写出文章《1957年夏季的形势》,国务院通过《关于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参加整风运动和反对资产阶级右派斗争的决定》硬性规定,都必须参加,从前党中央和毛主席说的参加和退出完全自由,就这样一来,统统算是没说,知识份子活该上当;在这期间,各媒体发表了像飞蝗遮天似的文章,都是在“摆事实,讲道理”的幌子下扯谎撂炮、血口喷人;8月公布《关于劳动教养的决定》,就算是挖掘好了活埋右派份子的墓坑。
   
   B,从对“一封匿名信”的借题发挥,我们来解剖毛泽东这只麻雀
   
   “这是为什么”——《人民日报》的这篇社论,掀起了一个全国规模的迫害知识份子的腥风血雨的反右派大运动。有些人总喜欢卖后悔药:“要不是那封给卢郁文的匿名信;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实行下去,该是多么美好啊!”这话实在让我感触良深,不得不诚劝诸君:“再也别卖这种后悔药了!”此前的“反胡风”运动,就有人说:“要不是他给中央写30万言书,怎会闯出那么大的祸事?”此后的庐山会议,反彭黄张周右倾机会主义反党集团,又有人说;“要不是彭德怀给毛主席上万言书,会议原定是反左的呀!”直至毛生前发动的最后一场运动“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面对着毛的这场垂死挣扎,也还是有人说:“刘冰给毛主席的信,控诉迟群、谢静宜的腐化堕落,专横跋扈,干吗要由邓小平转交?主席当时就在北京嘛!让他老人家误认为矛头是指向他的,是两条路线斗争的问题。”说到借“信”为题,我干脆循着前面的思路把问题扯得更远大一些,把它的荒谬性放到显微镜下。这个问题就是,要不是苏共中央1963年7月14日给苏联各级党组织和全体共产党员的公开信,怎会惹疯了中共给他来个“九评”呢?这个问题远大到足以影响苏联解体、东欧易帜、整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濒于灭绝。“九评”的第一评是《苏共领导同我们分歧的由来和发展》,开宗明义说道:“苏共领导发表这封公开信和随后采取的一系列行动,已经把中苏关系推向破裂的边缘,把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分歧推到一个空前严重的阶段。”现在我们已经看清:不管说一千条理由、道一万条理由,而九九归一的一条是,毛泽东要跟赫鲁晓夫抢世界领袖斯大林的这个老盆,才是中苏闹反、社会主义阵营内部份裂的根本原因。斯大林说,堡垒是最容易从内部攻破的。毛泽东说,外因是条件,内因是根据,外因通过内因而起作用。美帝国主义运用马列主义的原理,促成世界格局的改变,乃兆端于此。
   
   所以,就“信”说“信”,只能知其表而不知其里。还是让我们返回本题,来看看毛泽东为人民日报写的社论《这是为什么》,是怎样出笼的吧!
   
   据参与其事的原新华社社长吴冷西回忆:“6月7日,毛泽东主席找胡乔木和我到他家中谈话。当我们一起到他卧室时,发现没有其他人参加这次谈话。
   
   “我们刚坐下来,毛泽东主席就兴高采烈地说:今天报上登了卢郁文在座谈会上的发言,说他收到匿名信,对他攻击,辱骂和恫吓。这就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发动反击右派的好机会……
   
   “毛泽东主席说:这封恐吓信好就好在是党外人士,而且是民革成员;好就好在它是匿名的,它不是某个有名有姓的人署名。当然署名也可以作为一股势力的代表,但不署名更可以使人们广泛地联想到一种倾向,一股势力。本来这样的恫吓信在旧社会也为人所不齿,现在我们邀请党外人士帮助共产党整风,这样的恫吓信就显得很不寻常。过去几天,我就一直考虑什么时候抓住什么机会发动反击。现在机会来了,马上抓住它,用人民日报社论的形式发动反击右派的斗争。社论的题目是《这是为什么》,在读者面前提出这样的问题,让大家思考。虽然社论已经把我们的观点摆明了,但还是要让读者有个思想转弯的余地。鲁迅写文章常常是这样,总是给读者留有余地……”(宋连生《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运动始末》)你只用玩味一番他说的“我就一直(!?)考虑什么时候抓住什么机会发动反击”这一句话,就可茅塞顿开,作出清醒的判断: 抓匿名信,只是借题发挥;要反击,这一点是板上钉钉子,定死了的。产生任何幻想都是自欺;散布任何幻想都是欺人。你就认定吧,即便是躲过初一,你也别想躲过十五!即便他没有“这一个”机会强词夺理,也仍会捏造出另外一大堆说词。历史已经用屡试不爽的事实,确证了这个令冷血动物“其乐无穷”的真理。
   
   C,由于“借题发挥”,原本正义的也变成了邪恶。就以土地改革为例吧:土改不论从解放和发展生产力说,还是从人道主义说,都具有历史的正义性。可这个事情由共产党来做,就变成一场图财害命、令人发指的伤天害理的劫难了。这是为什么?就是因为它的目的是邪恶的,毛泽东这个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借刀杀人、借题发挥、借头过关之间也。如果你反对他的邪恶,他不说你反对的是他的“邪恶”,而混淆视听地给你扣一顶帽子,说你是站在黄世仁立场上,反对白毛女,反对贫下中农!他便以贫下中农的恩人自居,迷惑贫下中农,让他们认不清到底是谁害苦了他们!直到数千万农民在被饿死的前一秒钟,还在默念着:“他为人民谋生存,呼儿咳呀,他是人民大救星!”在台湾就不存在借题发挥的问题,而是正宗正项地体现了“耕者有其田”本身所具有的正义性。
   
   又如三反、五反,如果正规正矩地搞,对于廉政建设、对于净化社会风气,都会大有裨益的。但因为目的的邪恶,就决定了其手段之惨绝人寰!徐平华先生被划右派的原因,是他对亲历的三件事提出质疑:一是在朝鲜战场上“枪杀战俘”,并且连指导员向他解释说:“这是上级指示”;二是在人民大学,他和张志新(烈士)是一个系,他们系里一位很漂亮的女同志给苏联专家当翻译,被苏联专家奸污怀孕,后来下落不明。他要追问,张志新叫他不要管这些事:“一切党都会有妥善安排,要相信党。”第三个意见是有关三反五反运动的:“朝鲜第五次战役结束后,因为人海战术,部队伤亡惨重,我所在的63军188师所剩的人员很少,这时候奉命换防整编,所谓‘整编’就是各单位分散在防空洞里搞三反五反运动,每天检查思想,批判斗争。我们连队有位马司务长,回民,是傅作义起义人员,北京人,他被当作‘老虎’批斗,叫他交代过去的罪恶,这是我参军以来第一次看到的内部斗争场面,马司务长被绑在柱子上,严刑逼供,嘴巴都打肿了,究竟他贪污什么都是疑问,谁也拿不出证据。我当时年轻,历史清白,党支部吸收我成为核心组人员,小组分三班,日夜轮流批斗他。大约一个星期后,马司务长也没有交代什么‘问题’。最后党支部决定押送他到团部集训。马司务长走后不久,有个朝鲜‘阿爸吉’谎慌张张跑来连部报告,说有位中国‘吉文棍’死啦死啦的。指导员派我们三个人去掩埋,我到现场一看,原来死者就是马司务长,他的头部有枪孔,身上也有多处枪孔。原来不是什么去‘团部集训’,而是秘密执行枪决。因死后掩埋的不深,被野狗拉出来吃的时候,朝鲜‘阿爸吉’看到才跑来报告的。
   
   
   “马司务长的被杀,给我思想上极大震撼,我反覆在想三大纪律八项注意难道是骗人的吗?枪杀放下武器的战俘、秘密处决马司务长,像一场恶梦似的使我记忆难忘。”
   
   我也曾亲睹这样惨不忍睹的场面,我们学校斗“贪污犯”也是摔打逼供,爹呀娘呀,鬼哭狼嚎!十分之九以上是假案,即便是真的,也不能如此残忍呀!中国人作了几辈子的孽,给逢上这样一个暴虐无道之君。一个人只有一条命呀!再说,谁无妻儿老小……?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