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还原“1957”(6)]
魏紫丹
·曹思源先生评“协商民主”
·纪实文学:2 两个“羔子”的战争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3)枪毙灵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4)白毛女:阶级斗争的艺术谎言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头打解放第一天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5)父盗母娼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6)6,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上)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7)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下)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8)丧家之犬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9)独占鳌头与名落孙山
·魏冰雪:雨中月(诗)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0)大名鼎鼎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1)高材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2)周远鸿是个乐天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3)右派不是反动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老太婆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6)屁股出了问题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7)孺子可教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9 )真假李逵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20)黑血儿与白天鹅
·涓来信祝贺佳作奖(1)
·Mr jin 回复佳作奖(2)
·以文祭友悼思源
· 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 关于成材的教育学思考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6、7章【5】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8、9章【6】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0、11章【7】
·周遠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2、13章【8】
·学习与传承先生的学说“民生史观”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6、17章【10】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特意敬告读者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特意敬告读者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章【1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6章【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章【1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8章【2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章【21】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0章【2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1章【23】
·周远鸿的生命故事第一部第32章【2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3章【2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4章【26】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5章【2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6【28】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7章【2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8章【3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章【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0章【3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1章【3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2章【3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3章【3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4章【3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章【37】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6章【3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7章【39】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8章【4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9章【4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1章【4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0章【4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2章【4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3章【4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4章【4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5章【47】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6章【4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7章【49】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8章【5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9章【5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0章【5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1章【5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2章【5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3章【5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4章【5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57】
·就反右派运动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
·秉承诚实与良知纪念反右派运动60周年 —兼评王绍光博士颠倒反右历史
·首发 魏紫丹: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52章【44】 晚餐之緣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3章【45】周遠鸿痛斥楊茂森的“屁股論”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4章【46】清水衙門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5章【47】重整旗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还原“1957”(6)


   
   
   
   -------------------------------------------------------------------------------

   中篇:教训篇(之 四)
   ……
   ……
   毛的一切鬼蜮伎俩的方法论,皆根源于其阴谋哲学《矛盾论》。毛泽东关于《矛盾论》之为用,其精义在一个“借”字,我归结为“三借”:一曰:“借刀杀人”;二曰:“借题发挥”;三曰:“借头过关”。
   一曰:“借刀杀人”。
   
   ……
   
   (1)先发制人,……
   ……
   
   (2)再后发制人
   ……
   
   (3)借刀杀人,各个击破
   ……
   A,大痞子唆使小痞子
   ……
   B,激化矛盾和制造矛盾
   ……
   C,杀人不见血
   ……
   D,借斯大林的刀
   ……
   E,借敌杀己和以毒攻毒
   ……
   
   (4),杀人杀个死
   
   毛对你一旦起杀机,要砍你的头,你央求道:“能否只砍我一条腿,留我一条活命?”他会斩钉截铁地告诉刽子手:“说砍头就砍头,决不能拿原则做交易!”
   
   A“毛真的要坚持‘杀人要杀个死’吗?从毛对邓小平的处理是‘留党查看,以观后效’,说明也不尽然。”
   
   用归纳法解决问题,你就必须把天下的事例归纳完,不能有例外,就是要做到“尽然”。这样来搞”证实’是很难的。另一条思路是举出反例,仅仅只用一例,这样来搞“证伪”,倒是比较容易做到的。我为了证明我的结论成立;推翻邓小平这个例子。就成为必要条件。如果这个例子推不翻,我说毛“杀人要杀个死”的结论将被证伪。
   
   我想了几条:邓小平原是毛路线上的人,被称为“毛派”;他有很大的革命功劳;他参与毛的许多重大罪恶行径,是共犯;特别是他直接指挥反右,杀气腾腾,喝知识份子的血以自肥,用知识份子的血染红头顶。毛曾想让他当接班人,只因他和刘少奇走得太近,毛才另选林彪,1967年7月16日,毛曾对中央文革成员王力说:“林彪要是身体不行了,我还是要邓出来,邓至少是常委。”(毛毛《邓小平‘文革’岁月》第46页)即便在这个时候,毛仍未放弃把林、邓往一块捏;邓小平说:“‘文革’开始的时候,主席找我谈话,要我跟林彪搞好关系,我答应了。但与林彪谈了一次就谈崩了。”(同上,第37页)毛虽把他打成二号走资派,但对刘少奇起杀机时对他并无杀机,所以在八届12中全会上把刘永远开除出党,而没有开除他。当他曾表态:“一万年不翻案”,毛说他“人才难得”,让他第二次复出的时候,他虽曾昧着良心奉迎毛,在政治局会议上批周;给周以致命伤;但他更多的是逆着毛的意志而搞的那许多方面(甚至全面)的“整顿”,直到最后使毛坚信不移,这个“老帅的头儿”(邓小平)在他死后“要翻天”。这是毛最嫉恨的,因而,毛就对邓有了杀机。问题也就出在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毛对邓竟没有一杆子到底、杀人杀个死,反而会刀下留人呢?这时候再用上面那些理由就解释不通了。因为,如果他要念上面那些,刘少奇、林彪、彭德怀……都应该刀下留人;甚至右派也不应该反。陈毅就说过,反右是卸磨杀驴,对不住人。这到底该怎么解释?难道毛的本性不是“无杀机则已,起杀机就要杀人杀个死”吗?
   
   解答这个问题,正好就是揭示了《矛盾论》的灵魂所在: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一切以时间、地点、条件为转移。毛从最肮脏方面对此加以利用;总归他耍的所有阴谋诡计,无一例外,都是这个“灵魂”附于实体之表现。
   
   无奈天到这般时候,毛实在是日薄西山,气息奄奄,人命危浅,朝不保夕。情况的确如此,以此谓毛的生理生命可,谓政治生命尤可。林彪事件已基本上为文化大革命敲响了丧钟,毛的身心已大丧元气,多赖周恩来助纣为虐,毛作垂死挣扎的灰头土脸方始改观。冻僵的毒蛇一旦得到复苏,毛这时候就又想要批周,批宰相、批大儒、批投降派、批林批孔批周公,都非空穴来风。只是因为,“批周民不依’、“批周必大乱”,才没敢明批。但在上层内部的批周却从未休止过。周恩来在死前在医院同有关人员愤然提到:“他们那些人有些事做得太过分了!最近评《水浒》,批‘投降派’,矛头所指,是很清楚的。如果真有投降派,那当然应该批,可事实并不是这样。我历史上虽犯过错误,但几十年来还是努力为党、为人民的利益工作的!”(《周恩来的最后岁月》第352页)。毛是多么想在全民中搞一场批周运动啊!但这事对他已是“挟泰山以超北海,不能也,非不为也。”同理可证,对邓小平的未置于死地,也是此时、此地、此条件下的产物:“不能也,非不为也。”
   
   毛阴谋一世,落了个“赞成的少,反对的多”;一辈子以“运动群众”为能事,而成就“霸业”;到现在,以天安门广场为中心,全国广土众民山崩海啸、风起云涌,兵锋直达黄龙府。“四五运动”刚过,毛第二天给华国锋、王洪文、汪东兴说:“广场,外地,都搞得火热,悼念总理,要邓小平上台,这都是针对我的,要打倒我,我是‘豺狼’的后台。”(见前)据说,毛真的变成了他自己说别人的:“向隅而泣的可怜虫”。他面对着自己过去的“过五关,斩六将”,譬如,对着解放军的入城式,群众箪食壶浆以迎王师,他本该趾高气扬,却是泪流满面长叹息!周恩来的秘书说:“毛泽东晚年时,常常落泪,有时不能自已。陈永贵去看他,他握住陈永贵的手,讲不出话,泪如泉涌。陈永贵也跟着痛哭不已。毛泽东请常年跟随他身边劳累过度而住院的护士长吴旭君看电影,看到解放军入城,痛哭失声,以致满场哭声,电影未能放完……”(《走下圣坛的周恩来》第128页)《矛盾论》上说,矛盾向着自己相反的方面发展。玩弄群众、运动群众的毛,发展到了相反的方面,尝到了群众运动的滋味。阴谋诡计、作恶多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政治性命。这就是必然的规律。“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的豪情不见了;“我们是秦始皇的100倍!”的骄横不见了;“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狂热不见了;镇反、肃反、反胡风、反右派、反右倾、文化大革命的杀气腾腾不见了……“俱往矣!”一切都走向了反面,一切都等待着历史法庭的严峻审判。
   
   让我们还是回到邓小平,大胆地假设,毛又多活了二年,把局面又挽救了过来,那样,你想,邓小平会凶多吉少、死多活少,还是会相反呢?
   
   B 知毛者,莫若邓小平。
   
   何以这样说呢?因为邓有双重的大经历:大起大落,能上能下,使他体认到:“屋漏在上,知之在下”,更使他体认到:“翻案大得人心”;而他由“毛派”被贬为走资派,又使他既入乎其内、又出乎其外,克服了常人认识的局限性:如果没有机会入乎其内,则会产生“不是个中人,不解此中情”的局限;如果不出乎其外呢,则又会造成“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情由。就是在这样一个坚实的基础上,邓复出后,才敢开钢铁公司,大刀阔斧进行全面整顿,在国人面前故意与四人帮(实即与毛)互别苗头,甚至我在火车站工作的一位学生告诉我:“车轮旋转的速度,都可以反映出邓小平的复出;列车前进时喊着:‘老邓!老邓!’”这时,邓小平认定,非如此破釜沉舟不足以在毛后之中国,让天下人对他归心。这是他对毛的生命及政治了如指掌,因而对毛撮了总,估了堆,才作出的实用主义大手笔。邓榕在《我的父亲邓小平文革岁月》中说:邓认为“时间,机会对他来说,都太珍贵了”,说他“早已将个人政治前途甚至生命置之度外”。这话是对的,但女儿不一定理解父亲的深远用意;别人当然就更不明究竟了,比如《晚年周恩来》作者高文谦先生就指责道:“不过以笔者之见,时间,机会固然难得,稍纵即逝,但欲速则不达,导致后来政治上的大翻车,岂不更可惜?而且对于一个成熟的政治家来说,仅仅不怕被打倒是不够的,还必须考虑个人的进退攸关整个大局,否则只是一种匹夫之勇,不足以成大事。
   
   “事实上,正是因为邓小平在推行‘全面整顿’时不知戒急用忍,一味逞强躁进,急于抓出成效来,结果被党内文革派抓住不少‘辫子’密报给毛泽东,从政治上杀回马枪过来,最终导致大局逆转。”(第581页)
   
   “邓小平不成熟”?这种评论真是隔着门缝看扁了邓小平!邓小平对于这一层,恐怕会不止一思、再思、三思吧!举世公认的成熟的政治家周恩来却是说邓比他干得好啊!不过,二人是各有各的“矛盾论”。周恩来他总是以“毛”之矛,攻“毛”之盾;而邓却不时以“邓”之矛,攻“毛”之盾。让我举例说明:邓在反高岗、饶漱石中是崭露头角、立了头功的。高饶反的是刘少奇、周恩来,反的内容也正是毛要反的,所以高饶实际上是毛的人。邓反高饶是违背毛的原意的。邓为什么要反呢?又为什么能取胜呢?简单说:高饶如果得逞,对于邓的仕途将是一个莫大的阻力;维护刘、周于他仕途有利,这就是邓要反的原因。而他所以能取胜,是高饶阴谋篡权的把柄落到他手里,同时,他深知毛是阴谋家,却最嫉恨他身边有像他一样谋权的野心家。这样一来,高饶“刮阴风、烧阴火”(毛泽东语),彻底完蛋;刘周受到高饶攻击的错误因中毛意,所以毛还要他们检讨;与此同时,毛也不得不失掉心腹干将;所以我说全盘皆赢的邓小平,是有勇有谋的成熟的政治家。我的另一个意思是说,他吃透了毛,并高于毛。比如说,大跃进他是跟毛的;批判大跃进时他则是跟刘少奇的,二人同声相应地说:“三分天灾,七分人祸。”难道他不是明明知道这是非常触怒毛的吗?这一点是政治平庸如我辈者百思而不得其解的。
   
   我们推断,大概是邓看透毛错误的严重性及品质非常恶劣,已失去党心、民心,政治上走下坡路,刘的威望正在升高,在全国、全党已营造成功的“三天不学习,赶不上刘少奇”的政治心理气氛中,刘邓合手,毛已基本上被架空,成为一具偶像。{在这里,我刚从《观察》网站看到一个信息,是周恩来死前的谈话记录,证明我以上推测是对的:一九七五年十一月十九日:“一九六二年一月.中共中央召开扩大工作会议(编者按:即七千人会议)。会上总结人祸带来灾难的教训,强调要恢复党的实事求是、群众路线、健全党内民主生活。会上有不少同志提出:主席(编者按:指毛泽东)退下。在二月十日的政治局常委会上,毛泽东表示:愿服从会议决定,辞去主席退下,搞社会调查。朱老总、陈云、小平表态:欢迎毛泽东辞去主席。是我坚持:主席暂退二线,主席还是主席。”}但是,天有不测风云!毛不按牌理出牌。任谁也想不到毛宁肯发动一场反党武化大革命政变,拼上老命,拼上亡党、亡国、千百万人头落地,也要把旁落的统治权重抓在双手沥血的魔掌之中。邓根据党史形成的规则和程序,就只能估计到,毛最好的归宿是他们为他安排的中共名誉主席。这便是我们能设想到的当时邓的所思、所为、所据。与此相反,周恩来是既不会这样想,更不会这样做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