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还原“1957”(5)]
魏紫丹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6、7章【5】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8、9章【6】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0、11章【7】
·周遠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2、13章【8】
·学习与传承先生的学说“民生史观”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6、17章【10】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特意敬告读者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特意敬告读者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章【1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6章【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章【1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8章【2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章【21】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0章【2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1章【23】
·周远鸿的生命故事第一部第32章【2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3章【2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4章【26】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5章【2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6【28】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7章【2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8章【3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章【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0章【3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1章【3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2章【3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3章【3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4章【3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章【37】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6章【3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7章【39】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8章【4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9章【4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1章【4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0章【4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2章【4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3章【4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4章【4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5章【47】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6章【4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7章【49】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8章【5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9章【5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0章【5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1章【5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2章【5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3章【5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4章【5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57】
·就反右派运动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
·秉承诚实与良知纪念反右派运动60周年 —兼评王绍光博士颠倒反右历史
·首发 魏紫丹: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52章【44】 晚餐之緣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3章【45】周遠鸿痛斥楊茂森的“屁股論”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4章【46】清水衙門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5章【47】重整旗鼓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6章【48】鬥貪污犯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7章【49】鐵證如山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8章【50】余波蕩漾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9章【51】鬼門關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0章【52】 服刑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1章【53】蹚《實踐論》的地雷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2章【54】越《矛盾论》的雷池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3章【55】十九層地獄在招手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4章【56】漫天紅霞朝陽升
·走!跟着毛澤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走!跟着毛澤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5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26章【17、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28章【19、2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30章【21、2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1、32章【23、2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3、34章【25、26】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5、36章【27、28】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7、38章【29、3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40章【31、3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9、50章【41、4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苐一部第41、42章【33、3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3、44章【35、36】
·周运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丶46章【37、38】
·周运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丶46章【37、3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1、42章【33、3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7、48章【39、4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还原“1957”(5)

- 大纪元网系 - 台湾(报) 台湾(网) 香港(报) 香港(网) 新加坡大纪元 澳洲大纪元 欧洲大纪元 英国大纪元 韩文大纪元 英文大纪元 法文大纪元 德文大纪元 日文大纪元 俄文大纪元 西班牙文大纪元 印度尼西亚大纪元 旧版首页 订阅 简体 繁体 2009.1.17
   
   
    首页 | 台湾版 | 香港版 | 评论 | 大陆 | 北美 | 港澳 | 台湾 | 国际 | 财经 | 科技 | 娱乐 | 体育
   

    副刊 | 文化 | 旅游 | 生活 | 饮食 | 医疗 | 教育 | 连载 | 文学 | 艺术 | 图片 | 音像 | 移民
   
    社区 | 资料 | 专题 | 网闻 | 论坛 | 贺卡 | 动态 | 天气 | 广告 | 突破封锁 | 投稿 | 关于我们
   
   
   
   
   中篇:教训篇(之 三)
   
   
   2,极端阴险
   说他极端阴险是指他用心险恶,极端阴狠毒辣,专搞阴谋诡计。因为他的本质是极端自私,决定了他的动机和目的便见不得天日。比如,他死前遗言如有一句忧国忧民、关心国计民生的话;你看能把“伟大”宣传得怎样地山呼海应吧!现在好了,这方面的话一句也没有,有的却是把自己的家人,甚至是没法称呼的人(要是按革命群众的说法来直呼,就是称作“破鞋”;他老毛这种行为,叫做“搞破鞋”)都安排得停停当当。你总不能让大家知晓,主席奄奄一息,仍念念不忘关心“破鞋”大事。于是,只好把档案绝对保密起来,以免“有损”。“有损”一词尚未入中外词典,是共产党许多政治术语中的一个,类似黑社会的黑话,意思是:“有损毛泽东形象,有损共产党形象……”华国锋用“有损”一词造句说:“政治局有过决议嘛!由你、锡联、登奎三人负责清理,分类解决其中的一些极为敏感、‘有损’的档案,可以由东兴同志代保管。这是主席健在时,也是这样做的。”(见前《汪东兴私藏“毛档案”被抄家》)
   
   保密是中共卷裹脓血的重大措施,虽然他们之间有时狗咬狗两嘴毛,但得利集团的共同利益,使他们都愿意掩住漆黑一团的内幕,而邓小平的《对起草“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的意见》(邓选二卷第255—274页)便是一篇《“家丑不可外扬”论》。至于毛本人,则是既要做最大的婊子,又要树高的牌坊。对于这种二者不可兼得而又偏要兼得的人,你还能指望他光明正大、说真话,不搞阴谋诡计、不说假话吗?断然没有可能。仍以他迫害刘少奇为例:文革初期,他“隐居”起来,跟李志绥说;“让他们去闹,我们先休息一下。”刘邓到杭州向他汇报运动中的情况,刘邓走后,他心怀叵测地说给李志绥:“让他们去处理运动中的问题,我还在休息。”(47)
   
   刘邓赶回北京,召集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主张派遣工作组。电告毛泽东,毛复同意。
   
   当学生与工作组的矛盾到不可开交时,刘少奇、邓小平于1966年6月11日,在文革汇报会上指示李雪峰、吴德:打右派学生“不要定框框,有多少定多少”。13日,刘少奇批转中南局和西北局《关于文化大革命的情况和意见》,指出:“当牛鬼蛇神纷纷出笼开始攻击我们的时候,不要急于反击。要告诉左派,要硬着头皮顶住,领导上要善于掌握火候。等到牛鬼蛇神大部份暴露了,就要及时组织反击。”“对大学生中的反党反社会主义分子,一定要把他们揪出来”,高中应届毕业生“经过市委批准,可以斗争和戴帽”(见《文革大年表》第120页)他们把毛泽东对右派“引蛇出洞”的恶毒阴谋,来了个东施效颦。他们在“引”学生的“蛇”,却不知道,这样一来他们本身这条“蛇”正好被毛“引”出了“洞”。古人有言:“螳螂方欲食蝉,而不知黄雀在后,举其颈欲啄而食之也。”火候一到,毛宣布派工作组是执行了一条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并贴出《炮打司令部—我的第一张大字报》:“……将无产阶级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运动打下去,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围攻革命派,压制不同意见,实行白色恐怖,……”无毒不丈夫的大巫斥责小巫:“又何其毒也!”往下便是前述《左倾二十年》中提到的毛对刘的猫哭老鼠那一段。不过,该书没有提到在文革中已传出的情况:毛对刘自我批评说是“老革命遇到了新问题”,立即在私下说:“什么老革命,老反革命。”只要有这句话,刘的问题就定了性,就等于判了死刑。其它的鬼话连篇,便只能显示毛之伪善、之阴险、之卑劣、之诡诈的丑恶嘴脸了。
   
   看清了反右后发生的事,也就找到解开前事的钥匙。反右派的手法就是这个样。他已经为《人民日报》写好反右派的社论《文汇报的资产阶级方向应当批判》,却仍对随后就要被划右派的冒广生老先生说:“讲得好呀!我一定牢记在心上。”并且牙是牙、口是口地保证:“言者无罪,闻者足戒,这个方针。一定不变。”
   
   至于他对《文汇报》,刚刚还对该报的社长兼总编辑徐铸成当面夸奖道:“你们的《文汇报》办的好,琴棋书画,梅兰竹菊,花鸟虫鱼,应有尽有,真是办得好。我下午起身,必先看你们的报,然后看《人民日报》,有工夫再看其他报纸。”同时他还肯定了《文汇报》关于电影的讨论,说道:“这次对电影的批评很有益……电影局不理是不对的。这次争论暴露了问题,对电影局和写文章的人都有益处。”(49)
   
   前言余音绕梁,后语接踵而至:“民盟在百家争鸣过程和整风过程中所起的作用特别恶劣。有组织、有计划、有纲领、有路线,都是自外于人民的,是反共反社会主义。”“文汇报在春季里执行民盟中央反共反人民反社会主义的方针,向无产阶级举行了猖狂的进攻,和共产党背道而驰。其方针是整垮共产党,造成天下大乱,以便取而代之。真是‘帮助整风’的吗?假的,真的是一场欺骗。”(50)结果,以罗隆基为帅,下有社长兼总编辑徐铸成,能干的女将蒲熙修等等工作人员,划了一大片右派;当然敲电影锣鼓的钟惦?自是在劫难逃。
   
   他这是老一套,比如从前对胡风,临逮捕前一两天还指示周扬派人稳住他。对彭德怀、刘少奇、林彪也都是这样……
   
   这里存在两个问题:一个是为什么人们识不破他这个“老一套”把戏?我以为,一开始识破他是不很容易的,但成为“老一套”就不需要多高的政治水平和智慧水平了,问题只是,你绝对地怎么也不会料到他作为领袖会这样坏!这样不讲人格!这样卑鄙下流!会是这样像一个死皮癞脸的下三赖!第二,跪计多端的毛,怎么总是玩弄“老一套”把戏呢?其实,他在具体运用上还是耍了些花样的,只是大同小异,万变不离其宗而已。从哲理性上讲,这是由于,反映本质的现象必然具有反覆呈现性。人们从这里发现有迹象可寻,寻觅出他行为的轨迹,认识到他行为的规律性,这才会对他作出有力的对应。说句老话:往往两个历史过程会出现惊人的相似,惊人的巧遇,惊人的偶合。这种碰巧是常见的,不是偶然的,是必然性的存在形式。这个“反覆呈现性”很重要,如能发现,能紧紧抓住,就会认识:“虎走千里总吃肉,狗走千里总吃屎”,“象牙出自像口,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并且还能见微知著,不失时机地掌握事态发展的火候,如麦熟一晌,蚕老一时,立秋18天寸草结子,水成冰于一瞬,“20世纪90年代,苏共亡党,苏联亡国。世界上第一个由共产党建立的社会主义国家,一夜之间灰飞烟灭。”(见《苏共亡党十年祭》)同样。今日中共,处处星火,防不胜防,穷于应付,惶惶不可终日,正处于倒台的前夜;这就是中共今天的处境 、。中共高官们当少先队员时的呼号:“准备着,为共产主义而奋斗!”“时刻准备着!”现在改为:“一夜之间,灰飞烟灭”“时刻准备着!”
   
   我们再来对以下的毛的反覆呈现性,加以观察:1959年反右倾机会主义反党集团的斗争,开始于神仙会,与1957年反右派斗争开始于大鸣大放,何其相似乃尔!凭空捏造出彭、黄、张、周军事俱乐部,要他们交代,反党是有组织、有计划、有纲领、有路线的,这与凭空捏造出章罗联盟冤案的做法又是如出一辙。巧中之巧,由神仙会到反右倾是抓住什么战机、借题发挥的呢?是抓住一封信。这和大鸣大放转入反右派抓住一封信,借题发挥,在人民日报上装腔作势发出嚎叫:“这是为什么?”(社论)又是不谋而合(实质是同[为阴]谋而合)。毛说:“把个庐山几乎轰掉了一半”与瞪眼说瞎话,编造右派进攻的形势“黑云压城城欲摧”,从神似上讲,近乎字字相印。斗争对像彭德怀忧国忧民,代表了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向危害国家、民族、人民的错误以至罪恶作斗争,是站在历史的正确方面,右派为民请命也和彭一样,代表民意、得民心。毛为扫除彭广泛的社会基础,将反右倾引向下层,又抓出360多万右倾机会主义分子,与反右抓了460多万右派份子(包括中右,最近官方的解密数字)的做法一样,抄袭了反右用的“引蛇出洞”的阴谋诡计。请看《鸿》书中所描写的真情实景:
   
   “四川省负责人开完庐山会议后,带着印有彭德怀在庐山发言的文件回到成都。文件发到17级以上干部,要他们对彭的观点表态。(划右倾却不限于17级以上)
   
   “我父亲已从李省长处听到了一些庐山会议的争论。在他参加的‘考试’会上,他对彭德怀的信作了一些含糊的评论。回家后,他做了一件以前从没做过的事:暗示我母亲这是一个又一次’引蛇出洞’的圈套……。
   
   “在母亲的‘考试’会上,她很惊讶地发现其他许多人似乎都已听到风声。一半以上的同事对彭德怀的信表示愤慨,说他对毛的政策批评是‘颠倒是非’。”(第170页)
   
   “成都市粮食局长和邮政局长曾是彭德怀部下老红军,两人都说同意他们德高望重的老司令员之观点,他们还加上自己在农村的经验来支持彭的意见。我母亲担忧这些老红军知不知道这是个陷阱,如果知道,他们仍说出自己的心里话,真是英雄!……支持彭的老红军被扣上‘右倾机会主义分子’的帽子,解除职务,下放体力劳动。
   
   “由于许多共产党干部同意彭德怀的观点,清洗‘右倾机会主义分子’运动再次撼动全党上下。这次的教训是:不准对毛泽东提任何批评和意见——即使明显是他的错误。干部们都看到:不管你的职位有多高,也不说你过去的功劳有多大,只要触犯了毛泽东,一夜之间就沦为阶下囚……。”(第171页)这里所说的“教训”是极端消极的,迥异于我所说的“教训”,但,这的的确确是大多数人,甚至于是绝大多数人所接受的教训。唯其如此,人才能昧着良心颠倒是非,如:“一半以上的同事对彭德怀的信表示愤慨,说他对毛的政策批评是‘颠倒是非’。”到底是谁在颠倒是非呀?不仅毛在颠倒是非,而且这些自保的人也在用“颠倒是非”来包庇毛。同样,反右时,因为右派给共产党提的意见据说都是“颠倒是非”,才激起左派们愤慨得“义愤填膺”,几乎要脑浆崩裂而亡!也唯其在中国这块土地上,多亏这些奉迎毛的左派以癌细胞的速度增殖,毛泽东的阴谋才能屡屡得逞,中华民族才能陷于深重的灾难——共产党自己也承认是“浩劫”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