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還原1957(4)]
魏紫丹
·不可思议的“大救星”
· 河南出了个吴芝圃
·大跃进是践踏人权的产物
·大跃进中到底死了多少人?
·论反右派与大跃进
·论反右派与大跃进
·论反右派与大跃进
·论反右派与反右倾
·毛泽东与猴
·不堪回首忆往年——读《反右研究文集》有感(之一)
·还原反右真相——读《反右研究文集》有感(之二)
·让历史记住这一年:1957——读《反右研究文集》有感(之三)
·尤甚于“莫须有”——读《苦难的历程》有感
·壮哉奉孝!——读《梦断未名湖》
·毛泽东“引蛇出洞”考
· 怎样理解陈泽昆老先生?----读《从老报人陈泽昆说到民间办报》
·《格拉古轶事》一书的价值所在
· 雷鸣电闪
·两个意义上的打着红旗反红旗____对《为新中国辩》 “摘要”的解读
·生存与发展不可分割
·我把党来比鬼子
·半世纪后的回答
·“ 活该论”与论“活该”(四之一) ----也是一种史观
·爱之愈深 害之愈惨 --读高尔品的小说《妈妈的爱》有感
·建立《1957年学》方法谈
·必先驱除心中的小毛泽东
·《細胞閑傳》是對共產中國社會的切片檢查-評小說《細胞閑傳》塑造的文學形象
·中共發動反右鬥爭的前前後後
·反右與文革的因果關係
·毛发动大跃进目的何在?
·“还我人权、自由!”——纪念林昭76忌辰和殉难40周年
·重读鲁迅 :我们真的不要再受骗了
·毛泽东时代的造假 :档案解密真假辨
·致《观察》主编莉藜先生
·“反右”与 “文革”是两个范畴
·文盲论政
·是歷史是文化更是良心--敬賀《黃花崗》雜誌創刊三週年
·評點《新中國需要有新構思》
·“真、善、忍” 之我见
·从吴亚林现象说开去
·赞台湾同胞 “柔性”的护国护法举动
·台湾选举,胜败之道
·弄清事实再讲战斗
·六十年点滴之一:妻子来看我
·从《华彩》学写小说
·关于发动反右与毛泽东个人原因之探析
·与魏紫丹教授遥相呼应
·三妹:推荐评魏紫丹教授自由文化奖
·毛泽东不是东西,民主才成为东西
·还原1957(1)
· 还原1957(2)
·紫丹:還原1957 (3)
·還原1957(4)
·还原“1957”(5)
·还原“1957”(6)
·还原1957 (7)
·还原1957(8)
·还原1957(9)
·人类史上最大的人权灾难
·还原1957(10)终篇:右派言论篇(一)
·就反右派运动的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
·还原1957(11)终篇:右派言论篇(二)
·还原1957(12)终篇:右派言论篇(三)
·还原1957(13)终篇:右派言论篇(四)
·还原“一九五七”(14)终篇:右派言论篇(五)
·还原1957(15- 全文完)
·向读者朋友请教!
·毛泽东和周恩来欠下匈牙利人民的一笔血债
·六十年点滴之二:我划右派的全过程
·活該論與論“活該”(四之二)
·提醒台湾勿忘历史教训
·可敬的读者,宝贵的反馈
· 就反右派运动的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下)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书信来往
·60年点滴之三:燕尔新婚遇反右
·国王的故事引发我想起毛泽东的故事
·关于发表“60年点滴”与主编通信
·评毛泽东的实践观(上)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的评论
·余秋雨們 活脫脫「紅孩兒」一個
·新设电子信箱告朋友
· 魏紫丹︰論“殺豬”的實塾^--再評毛澤
·《窃听风暴》学艺录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黄花岗》杂志颁发佳作奖
·六十年点滴之四:人心都是肉长的
·李爱玲:师范紫丹
·李爱玲:盼鸿雁(诗)
·预言2010年:共产党的团结年
·辛灏年先生等评《且艇风暴学艺录》
·与杨逢时女士分享《紫雪糕》
·感身世(诗)
·党教我高兴
·《矛盾论》与论“矛盾”(上)
·六十年点滴之六:心惊肉跳忆肃反
·“协商民主”在中国是“民主的代用品”--评房宁:《民主的中国经验》
·“我们共产党的团结坚如磐石”
·谈谈右派的正名问题
·一支文革中的青春之歌
·6月8日今又是  —— 驳毛泽东为《人民日报》所作社论:《这是为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還原1957(4)


   
   原載《 黃 花 崗》第 15 期
   
    中篇:教訓篇(之 二)

   
     毛澤東的極端自私有四大本質特徵:極端貪婪,極端陰險,極端卑鄙,極端黑暗。這似乎是在謾罵,其實不然,猶如對著「四大不要臉」說:「你們不要臉!」這不是在罵人,是在陳述一件客觀事實。如果你改述如下:「你們有錚錚鐵骨,崇高的人格,頭可斷,血可流,絕不出賣純潔的靈魂……」他們倒要懷疑你在用鐵勺打臉——打得不痛挖得痛哩!
   
     說他極端貪婪,是指他吃獨食,言是一言堂,行是一意孤行,從動機和結果上而不是從策略上說,他決不與任何人利益均沾。至於他作為口頭禪的所謂「為人民服務」,我以書本與生活相結合,深切地體認到,所謂人民,黨,無產階級……就是指毛澤東自己,並且只是專指毛澤東一個人而已;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劉少奇都成了老反革命,資產階級司令部的頭子,無產階級專政的物件;那麼,新的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無產階級司令部的副司令呢?轉瞬成為林彪反革命集團的頭子。毛這時候處於萬般無奈下,就又請出了鄧小平,並吹捧他是如何如何「人才難得」當隨即棄之如敝屣時也不說什麼難得不難得了,又成了「鄧小平不懂馬列,代表資產階級。」那麼,誰是無產階級呢?咱們從「卑賤者最聰明」中找吧!一般認為,掏糞工算得上是卑賤者;但勤勤懇懇的掏糞工時傳祥卻是被無產階級打倒的對象;如不嫌麻煩,就一直找下去:周恩來,四人幫,華國鋒……我想,任何一個人在毛當政下,都是全被剝奪了任何一個現代民主國家的任何一個普通人的自由權利。包括你周恩來是終身總理!這就說明,毛澤東霸佔了這些政治概念,就反映了他在實際的政治上吃了獨食。為人民服務就是為毛澤東服務。蘇共特派員說得對:「連他自己的人民也只不過是他在權力鬥爭中的工具罷了。」至於黨,那就是:他=黨,黨=他。如果誰想染指,他就叫誰滅亡;如果他發現,黨竟然不是他自己獨佔的玩藝,那他就斷然癱瘓這個黨,毀滅這個黨,叫黨滅亡!
   
     或有人問,他既然是一個具有超帝王思想的人,民主之死敵,那他為什麼還能提出:「黨外無黨,帝王思想;黨內無派,千奇百怪。」和與「民主」黨派「長期共存,互相監督」的方針呢?他還標榜開明地說:「在這一點上,我們和蘇聯不同.我們有意識地留下民主黨派,讓他們有發表意見的機會,對他們採取又團結又鬥爭的方針。」(46)
   
     蘇聯解體,檔案解密,揭了他的老底。原來,按他「有意識地」,並不是「留下民主黨派」而是正好相反。1947年11月30日毛澤東致電史達林說:「一旦中國革命取得最後勝利,按照蘇聯和南斯拉夫的經驗,除中國共產黨之外,所有政黨就都應該退出政治舞臺了,這樣將會加強中國革命的勢力。」
   
     史達林否定毛的意見,於1948年4月 20日復電說:「中國各在野黨代表著中國居民中的中間階層,並且反對國民黨集團,所以應該長期存在,中國共產黨將不得不同他們合作,反對中國的反動派和帝國主義列強,同時保持自己的領導地位。可能還需要這些政黨的某些代表參加中國人民民主政府,而政府本身也要宣佈為聯合政府,從而擴大它在居民中的基礎,孤立帝國主義及其國民黨代理人。應當考慮到,中國人民解放軍勝利後建立的中國政府,就其政策而言,還是民族革命的,即民主政府,而不是共產主義政府。目前還難以預料這將持續多長時間,至少在勝利後會是這樣。這也就是說,暫時還不能實現土地國有化和取消土地私有制,不能沒收所有大大小小的工商業資產階級的財產,也不能沒收大土地佔有者以及依靠雇傭勞動的中小土地佔有者的財產。要等到一定時候才能進行這些改革。即使是南斯拉夫,除了共產黨以外,也還有其他政黨參加人民陣線。」(47)
   
     後來的事實證明,毛對主子的命令,唯命是從,一切遵照執行。這裏能夠發現和說明的幾個問題是:1,毛澤東從來都是按著他的需要編瞎話。2,這時是1947年,遼沈,淮海,平津具有戰略決戰性的三大戰役,是發生在此後的1948年的9,10,12月,一方面的事實是國民黨還有很大實力,另一方面的事實是民主黨派正充當毛所謂的反蔣第二戰線的主力軍,恰如鷹犬垂涎三尺地起勁追逐著前面搖晃著的骨頭。正值此時,毛卻打算完他們的蛋,實行「黨天下」,自己獨吞預期的果實。3,反右派鬥爭針對的是知識份子和民主黨派。毛在評美國國務院的白皮書中已埋下反右的伏線,如再往前追溯,「李銳在訪問過程中揭露一段頗有分量的史實,他說毛在延安中共七大上說過,掌握政權以後,我們的鬥爭物件就是民主人士了。」(見金鐘《回首十年說批毛》,《開放》2003.12.)更可以追溯到,早在毛澤東在1925年的《中國社會各階層的分析》一文中看出毛對知識份子的敵視態度。王丹訪問許良英的《撥開「反右」運動的歷史迷霧》中說:「此文發表於1925年12月的《革命》半月刊第4期,1926年2月的《中國農民》月刊第二期和1926年3月的《中國青年》第116——117期,1952年重刊於《毛澤東選集》第一卷時,已面目全非,文中把知識份子分為三類:(一) 『反動知識階級』包括一部分東西洋留學生,一部分大專院校教授和學生,屬於大資產階級,是『 極端的反革命派』,是『民族革命之死敵』; ( 二) 多數『高等知識份子,包括大部分東西洋留學生,大部分大專院校的教授和學生,屬於中產階級其右翼是我們的敵人,其左翼可以當作我們的朋友,但不是真正的朋友。』(三) 『小知識份子』,包括中學生,中小學教員,屬於小資產階級,『是我們的朋友』。」王丹說:「這是『知識越多越反動』濫調的濫觴。」(王丹:《我們在寫歷史》第144頁) 4,經過大鳴大放,他發現民主黨派當真要行使互相監督的職能,便又暴露出他要消滅民主黨派的心跡。他於那篇背信棄義,惡名狼藉的講話《關於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問題》中,後來添加道:「共產黨同各民主黨派長期共存,這是我們的願望,也是我們的方針。至於各民主黨派是否能夠長期存在下去,不是由共產黨一方面的願望作決定,還要看各民主黨派自己的表現,要看他們是否取得人民的信任。」這裏當然無需提出這一同樣的問題:「至於共產黨能否存在下去,還要看共產黨的表現,要看他們是否取得人民的信任。」因為「人民」就是毛自己。而於最後,可能是「人民」看到,經過反右派後各民主黨派的表現,猶如演傀儡戲,由共產黨牽著線,叫走走就走走,叫扭扭就扭扭,完全傀儡化;搖尾乞憐,跟屁逐臭,徹底走狗化了,才暫且恩准它「長期共存」,作為花瓶,以觀後效,以騙觀瞻。
   
     一則由於毛的本質,二則由於列寧的教唆,兩者決定了毛一則以槍桿子——暴力奪取政權,二則絕不與人分享政權。他外奪黨權,用「人海戰術」表現了革命不是請客吃飯;內奪私權,也是殺人不眨眼。殺AB團把一個軍副排長以上幾乎斬盡殺絕,搞得潰不成軍等等,以前種種內鬥不再追述;為了鬥倒王明,周恩來,他捧起劉少奇,並封為白區正確路線的模範,欽定為自己的接班人,卻因為劉屢屢「正確」,功高震主,就要把他打成頭號走資派,經殘酷鬥爭,死時「白髮三千丈!」有一本書,《左傾二十年 1957——1976》,顧名思義是反左的,可書中卻這樣陳述毛對劉的迫害:
   
     就是在1966年8月的時候,毛澤東還沒有打算徹底打掉劉少奇……八屆十一中全會通過的中央領導機構調整決定中,劉少奇名列政治局常委第八名,雖然不是原來接班人地位,畢竟還是黨的高級領導人——起碼名義上是如此。8月20日以後北大貼出一批攻擊劉少奇的大字報,毛澤東派陳伯達前去阻止。9月14日,毛澤東在劉少奇按《炮打司令部》的口徑所寫的檢討稿上批示:「少奇同志:基本上寫得很好,很嚴肅,特別是後半段更好。」10月18日,首都紅衛兵三司喊出「打倒劉少奇」的口號,清華大學出現「打倒修正主義頭子劉少奇!」的大標語後,毛澤東10月24日說:「把劉,鄧大字報貼到大街上去不好,要允許犯錯誤,允許改正,讓紅衛兵看看《阿Q正傳》。劉,鄧兩人是搞公開的,不是秘密的,要允許劉鄧革命。」「對劉少奇不能一筆抹殺。」(第316頁)後面又寫道:(1967年)1月13日深夜的時候,毛澤東還派了秘書把劉少奇接到人民大會堂談話。他親切地接待他,一上來就關心地詢問:「平平的腿好了嗎?」劉少奇告訴毛澤東:「沒有的事,是個騙局。」
   
     的確,是個騙局:1月6日,王光美在中南海家中,接到一個孩子的電話:「平平在學校作完檢查,回家的路上,被汽車把腿軋斷了,現在送到北大附屬醫院,要馬上截肢,請你趕快來醫院!」王光美拿著電話,兩眼直了……劉少奇說:「馬上到醫院去!」他們調車,趕到了醫院,不見平平,卻看見另外兩個孩子被當作人質,扣在清華大學的造反派手裏。幾個造反派一見劉少奇來到,也都麻了手腳,這時一個孩子跑到王光美身前:「媽媽!他們就是為了要抓你!」王光美隻身迎上去,向人們說:「不是王光美的都走。」回頭,她向造反派們嚴肅,氣憤地質問:「你們為什麼用這種手段騙我?」造反派不敢正視,望著天花板,回答:「這是江青同志支援我們搞的……」
   
     現在,毛澤東關心到平平的腿,臨別時,還親切地把劉少奇送到門口,囑咐他:「好好學習,保重身體。」(第318頁)
   
     如果我們在開始為假像所惑時,我們尚可說:「毛澤東這時還沒打算徹底打掉劉少奇。」可在真相大白之後還這樣說,是何異於屠夫在捅刀之前還在豬脖頸上搔癢讓它靜以待宰,好減少掙扎帶來的麻煩,你就說他這時還沒打算宰豬呢?
   
     情景雖然一模一樣,但毛澤東與劉少奇的關係卻不是屠夫與豬的關係,而是兩位元中共最高領袖之間的最親密的戰友關係。我們事後想起來,毛澤東當時表現的那種親切,關懷,慈祥,尤其是他說「好好學習,保重身體」時呈現的貓哭老鼠狀,真叫人出一身冷汗!又真叫人噁心得出一身雞皮疙瘩!馬上毛就要「劉克思「去見馬克思,還要諄諄教以「好好學習」難道是要他發揚「朝聞道,夕死可矣」的追求真理的精神嗎?
   
     偽善真惡,冷酷殘忍,陰險毒辣,卑鄙下流,與前述的「六個偉大」各司表裏,相反相成。別看林彪提出了「四個偉大」,那是他對毛「看人下菜碟」,他對毛是知人知面又知心的。他確知毛的為人是「一旦得罪,得罪到底。」但他既然碰上了這種吃得餓,吃的毒的「吃獨食者」的泰山壓頂,也就難能避免如劉少奇先被定為接班人後被徹底打倒的同樣的命運了,但他對毛不抱幻想,既不做檢討以求毛,也不虛與委蛇以騙毛,而是作最壞的打算。雖最後折戟沈沙,但總不像劉在最後關頭還對毛存幻想,自己承擔路線錯誤的責任,辭去國家主席職務,和妻子兒女去延安或老家種地,企求毛高抬貴手,息事寧人。毛親切握手,教以「好好學習,保重身體」打發他走人。但毛心硬如鐵,對他是一不作,二不休。我們現在再回過頭去看看,劉的下場是多麼淒淒慘慘,窩窩囊囊!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