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紫丹:還原1957 (3)]
魏紫丹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考
·孙中山民生史观与马克思唯物史观之比较
·毛泽东与猴
·人权觉醒是接受教训的基本尺度
·学习与继承孙先生的民生史观
·《还原1957》(最新版本)目录
·还原
·《还原957首篇》(最新版本)
·《还原1957》(最新版本)次篇:反右派运动的归因研究
·《还原1957》(最新版本)三篇:右派言论的核心价值
·《还原1957》(最新版本)四篇:从反右派运动到文化大革命
·《还原1957》(最新版本)五终结篇:历史的教训值得注意
·《实践论》与论实践——兼评毛泽东反人权的认识论根源
·李爱玲:著书立说康而寿(诗)
·辛灏年;《還原一九五七》序
·理达:赞辛灏年先生的《《还原1957》序》
·魏紫丹:从“学了反”说开去
·读魏紫丹老师《从“学了反”说开去》有感
·《还原1957》评论集(1)
·协商民主只能在民主转型真正开启之后再谈
·杨逢时女士来信
·杨逢时女士来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
· 对“协商民主”一文的读者反馈
·曹思源先生评“协商民主”
·纪实文学:2 两个“羔子”的战争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3)枪毙灵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4)白毛女:阶级斗争的艺术谎言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头打解放第一天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5)父盗母娼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6)6,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上)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7)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下)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8)丧家之犬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9)独占鳌头与名落孙山
·魏冰雪:雨中月(诗)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0)大名鼎鼎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1)高材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2)周远鸿是个乐天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3)右派不是反动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老太婆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6)屁股出了问题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7)孺子可教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9 )真假李逵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20)黑血儿与白天鹅
·涓来信祝贺佳作奖(1)
·Mr jin 回复佳作奖(2)
·以文祭友悼思源
· 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 关于成材的教育学思考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6、7章【5】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8、9章【6】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0、11章【7】
·周遠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2、13章【8】
·学习与传承先生的学说“民生史观”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6、17章【10】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特意敬告读者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特意敬告读者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章【1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6章【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章【1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8章【2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章【21】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0章【2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1章【23】
·周远鸿的生命故事第一部第32章【2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3章【2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4章【26】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5章【2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6【28】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7章【2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8章【3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章【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0章【3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1章【3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2章【3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3章【3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4章【3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章【37】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6章【3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7章【39】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8章【4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9章【4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紫丹:還原1957 (3))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後來他又上了「幫助黨整風」的當。 兩「當」上得他政治生命與自然生命雙滅俱亡奄奄一息時還帶著手銬。這就是共產黨給愛國一君子,安排的下場。豈止此乎?他的子女受株連,有的劃右派,全是死於死不當死。著名傳記作家葉永烈先生在所著《沈重的1957》一書中寫道:「左是中國知識份子的 『白虎星』` 『掃帚星』。除了用 『家破人亡』來形容王造時先生遭受極左路線迫害那令人潸然涕下的厄運,再也找不到合適的字眼……」(第73頁)
   
     問題是,上「愛國當」者仍絡繹不絕,大有前仆後繼之勢。小人物不必掛齒,中華民國前副總統李宗仁就是中計「愛國不分先後」而回歸大陸的。他受盡利用和羞辱,後悔莫及。傲慢的勝利君主毛澤東,對他的降臣夫婦極盡嬉笑怒罵之能事,輕蔑地奚落他們是「上了賊船」。他們也只好「吃不了兜著走。」。有什麼法子?如果不計毛的嘲弄氣味兒,「上了賊船」倒是實情。
   
     問題是,至今中共仍然拿愛國主義來行騙。無奈,情願受騙者仍有之,助騙以牟私利者也仍有之。這些人既可憐又可歎,後者還既可恨又可恥。殊不知:1,毛澤東早已從大量事實中總結出規律:「從愛國主義走到共產主義,是知識份子的一條必由之路。」說明愛國主義是跳板,共產主義是賊船;2,「予豈好賣國哉?予為奪權而不得已也。」這是古今賣國賊共同的衷曲。愛國者對於賣國賊來說,不是別的,乃絆腳石一塊也,岳飛、彭德懷、王造時等,統統都是賣國賊必須踢開的絆腳石。3,「這都是屬於過去的事了,不能老糾纏,要一切向前看。」這是心懷叵測`貌似公正的說客慣用的騙人說詞。但,不能用這句話長期有效地搪塞一切;須知,「過去」在過去就是「現實」,當它是「現實」時讓人糾纏嗎?「過去論」者在這一點上打了馬虎眼。反右過去了,不談;「六四」過去了,不談;……過去復過去,過去何其多!何況我們總結歷史教訓就是要回顧過去,瞻望未來;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嘛!更何況,割地150萬平方公里的賣國條約墨蹟未乾,也能算是「過去」嗎?我們要直面現實,但忘記過去,現實就是無源之水。只要有一天沒弄清中共的過去,國人就一天擺脫不了對中共的輕信:只要一天不擺脫輕信,中國就一天沒有希望。
   
     人們之所以抱不切實際的幻想,大多數是由於「輕信」,少部分則是由於「投機」:
   
     關於「輕信」,謝泳先生在《書生私見》一書中,一針見血地指出:「一大批乃至幾代;知識份子,再乃至幾億中國人,所遭受的苦難都可以歸結為『輕信』二字:輕信馬列,輕信革命,輕信共產黨,輕信他們的空頭支票,結果便如羊群自動湧入了屠宰場。真是千古浩歎!」(轉引自柳孚三《自由主義思想遺產發掘和繼承》,《議報》第191期)
   
     關於「投機」,你只需明確無誤地知曉毛澤東寧教我負天下人不教天下人負我的人生鬥爭哲學,你就乾脆收起你那投機取巧心理。你就沒想一想,毛澤東是幹什麼的!共產黨是幹什麼的!政治投機者,往往自作聰明,也就往往班門弄斧。這樣的人過去有,現在更多;中國人有,洋人也是洋洋大觀:大陸是大本營,港臺海外大有後來居上之勢。作為過來人,我有太多目擊,耳聞的經歷,使我相信:「你想他的利,他想你的本。」難道為此賠了老本,甚至於賠上老命的還嫌少嗎?
   
     紅衛兵運動,有輕信的因素,能輕信到發迷發狂的程度;有政治投機的因素,能投機到豁出身家性命的程度。當我看到他們鼻臉暄紅地聒噪「用生命和鮮血保衛毛主席」時,內心止不住要冷笑:「彭德懷當年保衛延安,才是實打實地用生命和鮮血保衛毛主席。而你們現在用的只是高分貝的口號和落井下石的打砸搶抓抄。」毛澤東暫時需要你們當炮灰,所以就發出:「你們要關心國家大事,把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進行到底!」於是,用口號保衛毛的紅衛兵,就打倒了曾用鮮血和生命保衛毛的彭德懷。大家都認識到,這是毛對老彭「卸磨殺驢」。文革小組新聞廣播把小將捧上了天,他們也橫行天下於一時,就是沒有想一想,老驢功勞那麼大,一卸磨就殺掉,你們這些小驢能抵住老驢的一個腳趾嗎?房簷滴水滴滴照。果不其然,尚未「把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進行到底」,即尚未卸磨,毛就要殺你們這些小驢了,他翻臉說:「現在輪到你們小將犯錯誤了。」從此開始批鬥你們,把你們流放到窮鄉僻壤,有的還投進監獄。
   
     現在我再來與硬骨頭胡適對比著,說一說軟骨頭投機者郭沫若。郭對毛阿諛奉承吹牛拍馬,可以說是無所不用其極,到了死皮不要臉的程度,雖得到一些甜頭,但也大大地吃了苦頭。一個才華出眾的人,一輩子奴顏婢膝,狗苟蠅營,把本該,也本能對人民創造出一些有價值的精神財富來,卻全葬送了。自己生活得別說光明磊落,瀟灑豪邁了,連安全感都沒有,特別是文革期間,一天到晚,嚇得屁滾尿流,而且其多才多藝的愛子也慘遭迫害而亡;其悲慘之狀,有甚於一般人所說:「老年喪子大不幸。」
   
     胡適沒有留在大陸,毛發動運動缺席批判他,給予大潑污水,任意曲解, 惡毒誣衊,直至阿Q式地對真理宣判死刑。試想,如果他對中共別說是投機,哪怕只是稍稍輕信,存有幻想,留在大陸,他一生該會作何設想?還會對文化作出那麼巨大的貢獻嗎?他的兒子胡思杜,不思杜(威)卻思馬(克思),走了投共的道路,雖發表文章向中共表態,堅決認賊作父,但還是不見容於中共,仍是給劃了右派。他用自殺的辦法,結束了年輕的生命,而不是用磕頭如搗蒜的檢討的辦法,乞求高抬貴手,說明其幻想已經徹底幻滅,黨有絕人之路。鐵的事實,強烈的對比,沈痛的教訓,已經再清楚不過了。個人去從,自當明斷!
   
     如上所列舉的事實,從毛澤東個人不抗日(養精蓄銳)反抗日(與日勾結而促成日蔣拼殺),不愛國(讓日本多占地),反愛國(迫害抗日武將彭文人王等),說到毛卸磨殺驢,又說到胡適和郭沫若的兩條人生道路。
   
     從整個共產黨的教旨說,也是把愛國主義放在國際主義之下的。比如,當年蘇聯在東北,大舉侵略中國,中共的口號和行動,卻是「保衛蘇聯!」而不是「保衛祖國!」從各方面進行審視,可知他們提「愛國主義」或「民族主義」,自己並不信`不行,只是作為一種策略,除了上述種種圈套之外,另一目的,就是為了搞統戰,或是為了轉移大陸人民的強烈不滿。
   
     是不是毛澤東不愛國家民族人民, 只是一個心眼兒為共產黨謀利益呢?有這種想法的人,還是表明他沒認清毛澤東極端自私自利的本質。
   
     一旦他的私利與黨的利益發生矛盾時,他便毫不留情地使龐然大物中國共產黨在全國陷於癱瘓;堅決徹底砸爛共產黨的專政工具公檢法;殘酷鬥爭`無情打擊他的眾多的老戰友`老革命。禍及廣大的幹部和群眾,讓上億人受害;經歷過日本和國民黨監獄的老幹部說,現在老毛對待我們遠比敵人的監獄都殘暴!這可不是右派給社會主義抹黑,而是老革命的具體身受。至於黑五類、黑九類本來就是生活在無產階級專政的有或沒有圍牆的監獄之中,文革中最嚴重的情況竟是許多地方遭遇到集體屠殺。嚴重的,甚至老少無存,斬草除根。
   
     揭露文化大革命的滔天罪行不是本文的任務,本文旨在通過文革就像通過反右、廬山會議等等這些毛的「傑作」,來直觀其本質。
   
     《鴻――三代中國女人的故事》一書的作者張戎,她的父母親都是意識形態工作者,父親是中共四川省委宣傳部長,母親是市一級的宣傳部長。書中寫道:「1967年2月的某一天,在恐怖氣氛最濃時,我父母曾作過一次長談。當時母親坐在床邊,父親則坐在一張籐椅上,兩人對面。他告訴母親,他現在總算明白了『文化大革命』究竟是怎麼回事。這不是真的要搞好』大民主』,讓一般群眾說話;也不是打倒幹部的驕氣,取消他們的特權。 『文革』是用血腥的手段來擴增毛澤東個人的權力。
   
     「我父親說這話時說得很慢,字字斟酌。我母親問:『毛主席不是很寬宏大量嗎?他都能容得下溥儀,為何要把那些與他出生入死,打下江山的戰友置之死地呢?為什麼他對這些人就如此狠心呢?』
   
     「父親很激動,但卻平靜地說:『溥儀嗎?他是個罪人,早已被老百姓唾棄了,留下他,他能復辟嗎?但是……』,他停住了,意味深長地看著母親。母親理解他的意思;毛澤東不可能忍受任何潛在的挑戰。不過她仍不解地問:『為什麼讓我們這些下面的人受大罪呢?為什麼要害這麼多無辜的人呢?又為什麼要造成這麼大的混亂呢?』
   
     「父親說:『可能毛主席覺得他不把整個世界翻個底朝天就達不到目的……。』
   
     「父親沈默了一會兒又說:『這不能叫革命,跟馬克思主義一點兒邊都沾不上。他為了個人權力,讓國家和人民遭受這麼大的災難,肯定是錯的,簡直就是犯罪(是犯罪,並且是罪大惡極。任何一個不懷偏見的人都會認同張部長的定性!』
   
     「母親一陣揪心,感覺到大難臨頭了,她的丈夫既然這麼說,一定會有所行動。果然他說:』我要寫信給毛主席。』」
   
     他這樣做了,他被捕了,罪名是「炮打毛主席,文化大革命的現行反革命分子。」他被殘酷鬥爭,精神失常了……直到粉碎四人幫,都得不到平反,因為涉及到反對偉大領袖毛主席。最終還是時任四川省委書記的開明的共產黨人趙紫陽親自批准給他平了反。
   
     作為別的什麼部長猶可說,唯獨作為專門吃宣傳飯的部長,以他這種身份,能在文革運動初期就看穿「偉大的領袖」,「偉大的導師」,「偉大的統帥」,「偉大的舵手」所具有的渺小的本質:在政治上,思想上,人格上的極端自私自利`陰險殘忍虛偽狡詐,為一己的權力欲之驅使,竟不惜亡黨亂國置人民於水深火熱之中!這位部長能有這種洞察力,實屬難能可貴。我認為,政治信仰,人各有志,不必強同,但能捨生忘死,堅持良心,則確證其具有令人景仰的偉大人格――這正是毛所缺乏的一個「偉大」;豈但「缺乏」?而且適得其反面:「渺小」。這樣一來,既有「偉大」又有「渺小」,符合了毛澤東思想要求的兩點論。不過,鄧小平又對毛的「偉大」做了補充:「毛澤東同志犯了錯誤,這是一個偉大的革命家犯錯誤,是一個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犯錯誤。」(《鄧選》二卷,第271頁)這樣一來,前有林彪的「四個偉大」,後有鄧小平的「兩個偉大」,合起來叫做:「六個偉大,一個渺小。」這樣就又符合了鄧小平理論把問題「說全」的要求。不過,尚需有個小小的改正,即把鄧小平說的「錯誤」,按張部長的定性,都改為「犯罪」;如此而已。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