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紫丹:還原1957 (3)]
魏紫丹
·六十年点滴之二:我划右派的全过程
·活該論與論“活該”(四之二)
·提醒台湾勿忘历史教训
·可敬的读者,宝贵的反馈
· 就反右派运动的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下)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书信来往
·60年点滴之三:燕尔新婚遇反右
·国王的故事引发我想起毛泽东的故事
·关于发表“60年点滴”与主编通信
·评毛泽东的实践观(上)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的评论
·余秋雨們 活脫脫「紅孩兒」一個
·新设电子信箱告朋友
· 魏紫丹︰論“殺豬”的實塾^--再評毛澤
·《窃听风暴》学艺录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黄花岗》杂志颁发佳作奖
·六十年点滴之四:人心都是肉长的
·李爱玲:师范紫丹
·李爱玲:盼鸿雁(诗)
·预言2010年:共产党的团结年
·辛灏年先生等评《且艇风暴学艺录》
·与杨逢时女士分享《紫雪糕》
·感身世(诗)
·党教我高兴
·《矛盾论》与论“矛盾”(上)
·六十年点滴之六:心惊肉跳忆肃反
·“协商民主”在中国是“民主的代用品”--评房宁:《民主的中国经验》
·“我们共产党的团结坚如磐石”
·谈谈右派的正名问题
·一支文革中的青春之歌
·6月8日今又是  —— 驳毛泽东为《人民日报》所作社论:《这是为什么》
·《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魏 紫 丹《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两类矛盾”说,非治国之正道--评毛泽东的《正处》
·毛泽东的哭丧妇
·答读者:骂人不好
·圣诞即景(诗)
·《矛盾论》与论“矛盾”(下)
·魏紫丹:毛泽东的实践观是“杀猪”的实践观
·三个战场.两类矛盾.一个目的——批《正处》(中)
·两类矛盾,三代流毒——评《正处》(下)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考
·孙中山民生史观与马克思唯物史观之比较
·毛泽东与猴
·人权觉醒是接受教训的基本尺度
·学习与继承孙先生的民生史观
·《还原1957》(最新版本)目录
·还原
·《还原957首篇》(最新版本)
·《还原1957》(最新版本)次篇:反右派运动的归因研究
·《还原1957》(最新版本)三篇:右派言论的核心价值
·《还原1957》(最新版本)四篇:从反右派运动到文化大革命
·《还原1957》(最新版本)五终结篇:历史的教训值得注意
·《实践论》与论实践——兼评毛泽东反人权的认识论根源
·李爱玲:著书立说康而寿(诗)
·辛灏年;《還原一九五七》序
·理达:赞辛灏年先生的《《还原1957》序》
·魏紫丹:从“学了反”说开去
·读魏紫丹老师《从“学了反”说开去》有感
·《还原1957》评论集(1)
·协商民主只能在民主转型真正开启之后再谈
·杨逢时女士来信
·杨逢时女士来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
· 对“协商民主”一文的读者反馈
·曹思源先生评“协商民主”
·纪实文学:2 两个“羔子”的战争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3)枪毙灵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4)白毛女:阶级斗争的艺术谎言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头打解放第一天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5)父盗母娼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6)6,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上)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7)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下)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8)丧家之犬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9)独占鳌头与名落孙山
·魏冰雪:雨中月(诗)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0)大名鼎鼎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1)高材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2)周远鸿是个乐天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3)右派不是反动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老太婆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6)屁股出了问题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7)孺子可教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9 )真假李逵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20)黑血儿与白天鹅
·涓来信祝贺佳作奖(1)
·Mr jin 回复佳作奖(2)
·以文祭友悼思源
· 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 关于成材的教育学思考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紫丹:還原1957 (3)

中篇:教訓篇(之一)
   --------------------------------------------------------------------------------
   
     把握不住歷史人物和歷史事件的基本內涵而言「接受教訓」,就會是只見樹木不見森林;打了盆說盆打了罐說罐;窮於應付而不得要領;甚至,一葉障目而造成「盲人騎瞎馬,夜半臨深池」。所以說,認透本質,乃為正確接受教訓之本。
     然而,不僅對於知識份子,也不僅僅是就著反右運動,而且是對著全體國人及其經歷的現代史,應該吸取的最大教訓是什麼呢?這就是大多數人都曾直接,間接受過毛澤東的害上過毛澤東的當,因而都極有必要認清這個仍被掛在天安門前的戴著慈眉善目端莊凝重畫皮的毛澤東,到底是個什麼物件?尤其是他的徒子徒孫們使盡全身解數使廬山真面目雲遮霧罩,以防止人們去撤除天安門廣場的那堆垃圾(暴君紀念堂),好維護著他的精神不死,陰魂不散,鬼蜮繼續害人。這就更增加了認清本質的難度,同時也激增了我們解決問題的決心。

   
     從黨史上看, 中國共產黨的本質就是定格為毛澤東的本質,因此,鄧小平把毛澤東定位為中共第一代領導核心,雖然他只能算是第七個領導人。可中共不承認前六個,只承認毛澤東的領導,毛澤東的路線,毛澤東的思想;也因此,中共至今奉行的仍是脫胎於毛澤東為反右派而制定的判別香花毒草的『六條標準」的所謂「四個堅持」;更因此,你去審視胡錦濤的所作所為,而不是聽他的宣稱,就會發現其基本精神仍是繼承了毛澤東反右派的衣缽,只是,換成與時俱進的「湯」,不換左傾路線的「藥」,比起鄧小平江澤民來,不是說誰是好東西,而是靜觀乃是「一丘之貉」,動觀則是「黃鼠狼生了一窩小老鼠――一代不如一代」。這就是我為什麼費如此之大的氣力,決心要揭露出毛澤東的本質的原因。
   
     本質既然不是外顯而是內隱,是看不見摸不著的,那怎能發現毛澤東的本質呢?中國的老祖宗說,「視其所以,觀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哉!人焉廋哉!」(注:視是看,以是為,觀是細看,由是由來,察是體察,安是樂,廋是藏匿。);共產黨的洋祖宗說,人在其創造物中直觀其本質。 這樣說來,毛的本質便寓於他一系列的行為之中;而鄧小平的「六四」血洗天安門,江澤民胡錦濤對民主思想的鎮壓`對法輪功的群體滅絕,乃是毛澤東思想的又一支響徹雲霄的凱歌!顯示了毛的陰魂繼續統治著中華大地;「你不打他就不倒」!所謂死人的「陰魂」,就是他活著時的「本質」。讓我們通過對他生前的聽言`觀行,以及審視他的主要創造物――復辟專制極權,來揭示其本質:
   
     他置中華民族存亡絕續於不顧,乘國家之危,對祖國趁火打劫,大發國難財,以肥一黨之私。
   
     1964年7月10日,毛對受其接見的社會黨人士佐佐木對日本過去侵略中國表示歉意時,說:「沒有什麼抱歉,日本軍國主義給中國帶來了很大利益,使中國人民奪取了政權。沒有你們的皇軍,我們不可能奪取政權。」這叫做「賊不打三年自招。」問題是,2500萬中國軍民死不瞑目呀!問題是死於南京大屠殺的30萬同胞,如果復活,還需要洗腦,使自己的思想提高到毛澤東思想的水平!問題是,做了日本細菌戰活體實驗者和其他犧牲者以及可憐的慰安婦們所遭受的生命摧殘和無法想像的心理糟蹋,都可以不必追訴,甚至覺悟到,這才是生的光榮,死的偉大!問題是,毛澤東的促日蔣火拼於戰場`日共勾搭(通過潘漢年)於私下,惡性膨脹共產黨的勢力,倒不是賣國主義行為,而是「抗日戰爭的中流砥柱」了!問題是,毛澤東站在天安門城樓上作狼嗥:「中國人民站起來了!」的時候,中國人民應該面東跪拜,口唱:「膏藥旗, 冉冉上,日本護大共產黨!不是皇軍大大地, 呼兒咳喲! 哪來人民挨解放?」
   
     毛對蔣委員長領導的抗日戰爭竭力進行破壞,對共產黨內的抗日派將領也堅決進行打擊和壓制。到後來,他反而倒打一耙,由一些民主人士中的投機者幫腔,誣衊蔣委員長,說他躲在峨眉山不抗日,待抗日勝利了,才跑下山來摘桃子。這要多麼無恥,才能面對著血與火的歷史撒下這樣的彌天大謊?當他胡說八道時,那一段歷史的見證人大多仍健在呀!在文革中,時常讀到的一條語錄是:「只有不要臉的人,才能說出不要臉的話。」
   
      即在今日,《一寸河山一寸血》這部紀實片和大陸的電影片《血戰台兒莊》和還原歷史真相的《誰是新中國》等紀念碑式的傑作,所提供的悲壯史實,直使「中共是抗日戰爭的中流砥柱」論者, 在這塊紀念碑上碰得鼻青眼腫,頭破血流。連塔斯社記者,蘇共住延安的特派員彼得.弗拉吉米若夫都感到氣憤而予以指責:「毛澤東在侵略者面前向後退縮,卻乘中央政府和日本衝突之際為自己漁利在民族遭受災難人民備嘗艱辛並作出了不可估價犧牲的時刻,在國家受制於法西斯分子的時刻,採取這種策略,豈止是背信棄義而已……什麼國際主義政策,跟毛澤東哪能談得通,連他自己的人民也只不過是他在權力鬥爭中的工具罷了!千百萬人流血痛苦,災難和憂傷,對他來說,只是一種抽象的概念。」(轉引自辛灝年著《誰是新中國》第524頁――拙著從資料到見解,得益於該書匪淺。我願推薦該書,與讀者共用)
   
     彭德懷打了抗日的百團大戰,就成為毛澤東眼中十惡不赦的罪行,說是犯了戰略錯誤,暴露了自己的實力。其實,早在1937年8月22-25日的「洛川會議」上,毛就主張紅軍的基本任務是創造根據地;保存和擴大紅軍,爭取民族革命戰爭的領導權「獨立自主的山地遊擊戰」。9月21日致電彭德懷,算是有言在先:「今日紅軍在決戰問題上不起任何決定作用,而有一種自己的拿手好戲,在這種拿手戲中一定能起決定作用,這就是真正獨立自主的山地遊擊戰(不是運動戰)。要實行這樣的方針,就要在戰略上有主力部隊處於敵之側翼,就要以創造根據地發動群眾為主,就要分散兵力,而不是以集中打仗為主。集中打仗則不能做群眾工作,做群眾工作則不能集中打仗,二者不能並舉。然而,只有分散做群眾工作,才是決定地制勝敵人,援助友軍的唯一無二的辦法,集中打仗在目前是毫無結果可言的。目前情況與過去國內戰爭根本不同,不能回想過去的味道,還要在目前照樣做。」(見《毛澤東年譜》)就在9月25日平型關打響的這一天,毛致電劉少奇周恩來說:「要告訴全黨,今後沒有別的工作,唯一的就是遊擊戰爭。」又說,「目前紅軍不宜過早暴露,尤其不宜過早派遣戰術支隊」,「暫時把我軍兵力一概隱蔽並養精蓄銳。」(轉引自《周恩來與毛澤東》第236頁)試想,正當國家民族處於生死存亡的最後關頭,也正是「養兵千日用兵一時」之際,同時,中日實力懸殊正是中國抗日之大患,而你有實力卻怕暴露實力,那麼你栽培這個「實力」和留著著這個「實力」,並且還要惡性發展這個「實力」,到底是要幹什麼罪惡勾當呢?
   
     直到1959年廬山會議把彭打成右傾機會主義反黨集團頭子,毛還在跟他沒完沒了地算這筆賬,對著彭說:「我同你的關係,合作,不合作,三七開。融洽三成,搞不來七成。31年是否如此?」後來又說:「整個抗戰八年,難講是合作。」
   
     林彪迎合說:「平型關吃了虧,頭腦發熱,是弼時作的決定。」
   
     毛澤東用賣國主義統一全黨思想:「一些同志認為日本占地越少越好,後來才統一認識:讓日本多占地才愛國。否則變成愛蔣介石的國了。國內有國,蔣日我,三國志。」這可是毛澤東不打自招,暴露了自己的賣國嘴臉。江澤民胡錦濤繼承捍衛和發展了毛澤東思想的科學體系,「讓俄國多占地才愛國」,一傢伙把15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眼眨也不眨地割給了俄國。當然這絲毫也無妨他們厚著臉皮大喊大叫「愛國主義」以行騙於國內外華人世界。賣國賊喊愛國,喊得自己血脈蕡張,這和貪汙犯講廉政,講得聽眾掌聲雷鳴一樣,都是共產黨特有的政治景觀。
   
     由於歷史有意展露自己的真相給人們看,所以它時常出現相映成趣的場景。1974年1月19日,中國與侵入西沙海域的越南,爆發西沙之戰。當時,臺灣海峽在國民黨海軍和美國第7艦隊控制下。中共海軍艦艇往來東海`南海,都要繞道臺灣東南的公海,避免磨擦和衝突。這次軍情緊急,毛指示:「直接走」。
   
     正在陽明山養病,被毛共稱為「賣國賊」而「竊踞臺灣」的蔣介石,對西沙戰事也很關注,看著送來的電報:「海軍導彈護衛艦四艘,清晨抵達東引島一側,企圖穿越臺灣海峽。」看後不加思索,便語重而心長地說:「西沙戰事緊。」親自下令,破例向解放軍海軍艦隊亮起「請通過」的信號。
   
     當天晚上,解放軍東海艦隊四艘導彈護衛艦通過臺灣海峽,「賣國集團」的軍隊不僅沒有開炮,還打開探照燈,助中國人民解放軍艦隊順利通過。(參看《西沙群島保衛戰:毛澤東決策的最後一仗》,倍可親網站)。這是多麼感人肺腑的場面啊!
   
     一面是民族大義,一面是險惡的奸計:清濁分明涇渭水,愛國賣國豈容混?最令人氣憤和悲哀的是,有些浴血抗日而於戰場九死一生的幸存戰士,躲過鬼子的屠殺,卻死於毛澤東的「鎮反」之中。
   
     第三, 廬山會議上毛還說:「一個肅反,一個反右,匈牙利事件就鬧不起來,我們黨聯繫群眾,不是拉科西,不會出納吉。個別問題一出現,很快解決,我們作風好,反革命殺了100萬,匈牙利沒殺,我們作風好,反霸、鎮反、反右。」
   
     這裏要重新提起,為共產黨反蔣衝鋒陷陣的所謂「七君子」,中共當權後,有的封了最高人民法院院長,有的當了部長,唯有以博學多才鐵骨錚錚享譽知識界的王造時,始而受冷遇,繼而打成右派受迫害,終死監獄時還帶著銬,並落得家破人亡。原來。共產黨要的」愛國七君子」必須都是偽君子,決不允許你真愛國,要的是你愛國其名,反蔣其實。王博士居然真的要愛國,起草一封致史達林的公開信,反對蘇聯與日本訂的條約承認滿州國,換取日本承認外蒙古獨立。公開信的發表,在全國引起強烈反響。這對於共產黨無異於把娘偷養漢子的醜事公之於眾。自然也就決定了王在「解放」後不會有好果子吃。雖然他在毛所謂的第二戰線上,也是聲名顯赫的反蔣英雄。
   
     應該總結的教訓是,王博士先上了共產黨「愛國」的當,誤以為共產黨真是要他「愛國」。當然不能說他愛國有錯誤,錯就錯在投錯了「主」歷史已經充分證明:你若是愛國而不掛引號,共必反你;你若真愛國,就必然反共。這個必然性是客觀的。王博士等等人們主觀上沒有認識到這點;倒是共產黨對這點毫不含糊。歷史和邏輯的統一性就在於,愛國而又親共或投共,那叫做「南轅北轍」。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