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图伯特
[主页]->[人生感怀]->[图伯特]->[纪念拉莫才仁先生]
图伯特
·藏族服饰应远离珍稀野生动物皮毛
·蒙古和图伯特全面恢复姓氏
·沒有正規常備軍隊的主權國家列表
·大威德金刚广义愿辞
·大一统重要,还是人的自由重要?
·什么是真正的民主民运人士?
·给新唐人神韵艺术团的建议
·图伯特应实行一夫两妻制
·必须追究中共屠杀图伯特的刑事责任!
·中国过渡政府要说话算话
·纪念六四:一百三十三人应率领民众推翻中共
·烛火二十年年有,就是不见烧中共.
·中国民主民运人士应该向老百姓学习
·连牲畜都不如的中共军警
·中国十八省
·中共加快毁灭图伯特高原
·给沙叶新先生
·图伯特不属于中国
·中国是蒙古一部分
·图伯特与汉族不同源
·给博讯记者王宁
·法轮功新唐人应该开餐馆
·图伯特给满洲文化传媒的信
·那个时候中共后悔就太晚了!
·给刘国凯等中国人
·黄河决堤是蒋介石策划的
·毁灭真拉萨,建立假拉萨
·去东土的汉人自找麻烦
·走了王乐泉,来个王八蛋
·郭保胜胡平杨建利夏业良
·作茧自缚的中共高级军官
·中国汉人为啥抗日?
·專訪宗喀.漾正岡布教授
·汉人必须离开东土
·没有中共全世界人会饿死吗?
·中国恐怖统治
·新浪网拒绝面对普通常识
·汉人冒充图伯特报考公务员
·民运人士要诚心负责
·黄红白花黑教的称呼是歪曲侮辱诬蔑。
·全世界民运方略
·给盛雪
·被新浪网查封的文章
·拿起武器推翻中共是唯一出路
·图伯特国三区介绍
·谁是白痴?评魏京生.
·日内瓦汉藏会议随感 /陈维健
·图伯特中国和谈声明
·要这样的联合国作啥!
·晋美朗嘉:猥琐的威权
·达赖喇嘛尊者对中共当局判处刘晓波11年徒刑的公开声明
·北京欲认定西藏转世灵童是政治手段
·可笑的《中華民國頌》
·庆祝图伯特标准语通行世界五十周年
·你们也断它中共的水电
·中国独立运动
·没有青海,中国人还活什么呀?
·对新唐人及神韵艺术团的严厉批评
·中共对图伯特高原的全面破坏掠夺
·人证、物证俱在的谎言
·就图伯特专访桑东仁波切
·中共的另外几个器官来源地
·图伯特流亡政府决定不欢度新年
·两个图伯特文化网被中共封杀
·中国是中原.长江以南不属于中国.
·熄灯不如熄中共
·远在瑞丽的维吾尔兄弟
·达赖喇嘛尊者谈藏中分歧
·给汉藏《桥梁会议》主事者
·萧平实的“自我画像”
·两个小时里中共在作啥?
·图伯特地震新闻发布会
·日本中国对比
·柴春芽:向死而生
·朱瑞:紧急呼吁
·评央视玉树救灾大戏
·我想说句真话:玉树人心里涌出的泪
·请不要把震灾当成表演的舞台
·举世瞩目的学懂(东)事件
·地震前玉树牧民控告开矿之殇
·不讲公德的中国裔
·给毕研韬主任
·学习杨佳干掉中共
·一份上访书,来自嘎玛桑珠三兄弟家乡的村民
·多识教授:图伯特佛教与和谐社会
·胡耀邦方略:免税,开放,走人.
·中国特务危害全世界
·共和国对不起青海!!!
·谁解雪域风情?
·人间不存在活佛
·二胡不是中国乐器
·扬琴不是中国乐器
·中共又要修改历史了
·中国人骂日本人是猪
·感谢王藏
·讨论母语犯法
·华人的耻辱
·惊世大案:格萨尔古灵塔群被盗被毁
·妖魔活动本月启动
·《國際自由行動聯盟》憲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纪念拉莫才仁先生

四十余年来藏族人民反抗斗争之回顾
   
   拉莫才仁
   
   中国政府占领西藏已四十余年了,按照他们的一贯说法:“藏族人民摆脱了封建农奴制的压迫,过上当家做主的幸福日子。”然而,四十余年後的今天,藏族人民仍在持续不断地,甚至更加强烈地反抗中国政府的残暴统治,这岂不令人值得深思!

   
   (一)反抗初始
   
   一九五二年初,亦为中共占领西藏的第二年,中共中央军政代表张径经武处处声称:“毛泽东同志很关心西藏民族,他派遣解放军进藏,是为了驱逐帝国主义之势力,消除封建地主之剥削,消灭上层反动分子,建立一个社会主义的新西藏”。可是他刚讲完不久,於一九五二年三月,由於西藏人民不能忍受中共殖民大军进藏後,引起物价飞涨,粮食匮缺,昌都和拉萨人民首先深受其害,而群众自发成立了“人民会议”,向中共占领当局表达了立即从西藏撤军的愿望,并要求保证不改变达赖喇嘛世代传统的政教权利,然而,张经武却丝毫不考虑被压迫人民的心声,反而认为,这是代理摄政鲁康娃勾结美帝国主义者,煽动群众所制造的结果,是阴谋反动,是武装抗拒中央的行为,并以“莫须有”的罪名强迫达赖喇嘛将鲁康娃立即从内阁革职严惩。这是中共第一次暴露了公开侵犯西藏民族的人权,同时亦就否认了它强加於西藏人民头上的所谓“十七条协议”。
   
   中共残酷无情地镇压了黄河流域的安多地区,打击了四水六岭的康区,转而如狂风暴雨般地向世界屋脊大肆进军、占领和屠杀;以“土地改革”,“解放农奴”为由,毫不顾忌西藏民族的政教文化传统,社会风俗与习惯,顺者则昌,逆者则杀;视宗教为毒草,将藏民族当作敌,不分清红皂白,颠倒是非,分划阶级,制造仇恨!多少世纪以来,一向和平安祥的雪域西藏,顿时成为了一个血腥无底的苦海!
   
   一九五四年,康区理塘人民因不堪忍受被强迫实行“土地改革”政策,便联合理塘寺僧侣点燃了第一把武装反抗之火炬,向苓水和金沙江流域漫延燃烧!至一九五六年安多(青海,甘肃)和康(四川、云南)各地藏族群起以反抗“土地改革”政策为由,昌都及金沙江两岸人民纷纷进行武装抵抗,拉萨市区人民亦积极响应,因反抗浪潮向四面八方澎湃蔓延,中国当局见势不妙,便於一九五六年底宣布承诺了所谓“六年不实行改革”的谎言。一九五八年,反抗侵略者的武装游击队在贡宝扎喜的领导组织之下,接受外援空投後,控制了中共在藏南的武装力量。於年底,贡宝扎喜率部越江北上,由西藏政府的军械库中之武器武装之後,沿南木错向东北挺进,於怒江上游之托根建立了另一游击基地,向南堵截了川藏公路之要害拉木,使中共的军事运输线受到了严重威胁。
   
   中共继续强迫藏族人民用马列主义代替宗教,以毛泽东思想武装头脑,以“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荒谬逻辑,实施强行镇压,更加加深了仇恨而被群众所深恶痛绝!一九五九年三月,在世界屋脊上发生了震惊世界的反抗惨案,周恩来曾下令军委特派第五十四军的一三四师,十一师及一零三师和“西藏军区”的部队,向反抗群众实行了大规模的残酷镇压,结果数以万计的僧俗人民为其抛头颅,洒热血而献出了宝贵的生命!迫使达赖喇嘛离开西藏流亡至印度,另有随同流亡的十万难民。在印度达赖喇嘛向全世界爱好自由和平的人们,宣告了西藏民族反抗暴力统治,宣布废除所谓的“十七条协议”以及表达了争取独立自由的愿望。
   
   “拉萨惨案”反而更加激发了全体西藏人民的民族自尊心和责任感,从黄河长江两岸至雅鲁藏布江流域,人们纷纷揭杆而起,为反抗强权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武装反侵斗争!流落在境外的藏族同胞也积极参加了这场战斗,从一九五八年至一九六三年,不少民族英雄曾空投或潜入到藏南、唐古拉、安多地区、加拉山边、索水上游,以及同芒康、理唐等地区与地面武装反抗组织相配合,纵横驰骋於怒江、澜仓江、金沙江等上游的高寒地带至南部喜马拉雅山麓,誓与强权决一死战。致使青藏公路受到拒扰,新藏公路闭塞,川藏公路时断时续,中共为了采取应急措施,於一九六零年,特编第一支队深入帕里、亚东;第二支队到那曲、巴青;第三支队到甲扎、萨嘎、定日;第四支队到昌都、丁青、山南及阿里等地,实行空中轰炸,地面包围的战术,中国军队对藏族人民进行大肆屠杀,鲜血遍野、白骨充原,一百多万人民为了民族存亡而壮烈牺牲,写下了无数可歌可泣的英雄史篇!
   
   一九五九年,青藏高原上的反抗斗争因寡不敌众,在强大的武力威胁下,反抗斗争由公开转变为秘密,由表入里,从地面转入地下,改变了其斗争方式和策略,其实质更加强扩展,流亡至境外的民族领袖们,坚信争取独立的斗争,是一个长期的、持久的和艰苦的,内外互应、并肩战斗的斗争。於是在一九六零年六月,先後在尼藏边境的木斯塘和瓦隆两地秘密建立了两个游击队基地,发动组织了三千多名自愿战士,向高原进行潜入、突击、扰乱、拒截、打击等战术,并运用毛泽东的游击战术——声东击西,攻打弱点,分散流动,速战速决。截断了新藏公路运输线,控制了仲巴、萨嘎、吉隆等县区域,箝制了其近两个团的兵力;在普兰至墨脱县的藏南广大区域内建立了地下组织和电台,使中国军队东奔西走,食寝不安,风吹草动、草木皆兵,花费国资达十三年之久,在藏内激励了人民反抗侵略的斗志,在境外赢得了国际友人的同情和支持,使藏民族人民争取独立斗争的燎原之火,在喜马拉雅山峦燃烧不息!
   
   在中国“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前後,千以百计的寺庙被彻底毁坏,数以万计的善良僧俗人民被无辜枪杀,被斗争致死!千百年来保存积累的文物遗产或被抢走,或被焚烧,人民群众血恨填胸,愤怒似火。一九六八年被划至甘肃、青海、四川的部分藏族群众的反抗斗争持续了一年多後,被甘、青、川三方之中国军队残酷镇压。於一九六九年六月,所谓“西藏自治区”的人民在忍无可忍之情况下,以“宗教和民族起义”为号召,向中共掀起了又一次武装反抗运动。从尼木县开始,向西北展开,後有十八个县的群众奋起呼应,勇敢参加的反抗斗争声势浩大,如洪水泛滥,冲击四面八方。中共党中央和军委及成都军区特令速派四十五个连队之兵力,分别成立了五个战地指挥部,全面展开了武力镇压,持续了一年多的反抗斗争,到一九七零年在强权和武力镇压之下,有一万八千多名民族战士献出了宝贵的生命而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反抗斗争抢走八千零二十一支枪支又转入地下,并继续不断地发展壮大,一直延续到一九八七年九月、十月,以及一九八八年三月份和十月份拉萨的僧侣群众无畏不惧,不惜生命,举行了顽强激烈的反抗和要求独立的示威游行,结果数十名僧侣人民遭枪杀或被捕入狱。在四川、甘肃、青海等地的藏族同胞亦同样进行了争取人权、保护民族文化的各种活动,特别是一九八八年十二月十八日,在北京的藏族青年英勇果敢地在天安门广场上举行了人权示威游行。总之我们回顾,四十余年来我们所走过的道路,反抗侵略的斗争是一贯的,连续的和发展壮大的,是西藏人共同具有的发自内心深处的民族自尊心和历史责任感所促使,就是子弹也不能摧毁,亦无法摧毁!只要中国政府继续欺压在藏族人民头上,这个燎原之火将永远燃烧,这种局势必然发展壮大。
   
   (二)中国政府逼迫藏族人民更加反抗
   
   一九八零年以前,中共的报刊杂志,广播宣传大肆制造谎言说:“西藏的农牧业年总产值达到最高水平,粮食亩产量不断提高,木材原料总值惊人,说一切超过了‘长江’、‘黄河’标志,西藏出了大寨——藏南有列麦,藏北有红旗,‘农奴翻了身’,‘吃得好’、‘穿得暖’”,许多天真的中国人听了,认为西藏已变成真正的天堂。後来一九八零年胡耀邦和万里去西藏,曾到农村、牧区观察,亲自耳闻目睹了一切之实际状况後,发现西藏真正的一穷二白,发现藏人仍在十九世纪的社会里蠕动,心上过意不去,便讲了一些实话,向西藏人民道了歉!并决定免税优先让西藏人民致富,要求撤出在西藏百分之八十五的汉族干部,让西藏人民自己当家作主,於是一笔勾消了过去三十多年来“年年增产”的虚假数字,说了三十多年的谎言也被彻底揭露,尽管当胡耀邦返回北京後,做了一些调整与纠正,但根本上中国政府更是变本加厉地压迫,掠夺和剥削,逼迫藏族人民不得不进行反抗。
   
   仅“西藏自治区”境内(不包括甘、青、川、滇藏区)的森林面积就有九千四百八十万亩,占中国总森林面积的百分之十八点八,林木蓄积量达十四点四亿立方米,占中国总量的百分之十三点九。位於雅鲁藏布江下游、金沙江、大渡河、岷江等流域的森林,中国政府整山整岗地砍伐,把多少世纪以来覆盖着原始的翠绿森林的崇山峻岭,砍伐成了赤裸裸的红山白岗造成植被破坏,水土流失,中共自己亦承认“重采轻育,采育脱节”,如此情况藏族人民看了心中会怎么想?
   
   美丽的青藏高原有着丰富的矿产资源,已发现的各类矿产有近七十余种,西藏的铀、硼砂储量居世界第一,锂占世界储量的一半,铜的储量占全中国的第三位。中国政府说,本世纪末,中国经济建设的战略重点将由东、中部逐步向西部转移青藏高原。这些珍贵丰富和稀有的宝藏,经连年挖、连日运,直到挖空为止,还要说每年进藏的物资多,输出少,支援大。难道这些宝物就不值钱,藏族人民听了会怎么想?
   
   中共说,目前“西藏自治区”境内的畜牧业总产值占工业总产值的百分之四十六点三,占农业总产值百分之五十九,因此蓄牧业在西藏经济建设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据称一九八四年全区的牲畜年总头数为二千三百四十万头,肉由比一九七九年增长了百分之二十三点六六。但从阿里、藏北收来的细羊毛,大批被送到林艺、江孜生产毛毯、地毯,然後运到广州、再运到香港转取外汇,冷库中的牛羊肉亦如此。西藏人买不起,乡下人更不敢看,有什么用?
   
   教育事业发展,说一九八四年全区有三所高等学校,三所中等专业学校,学生总数超过数千,但他们担心,毕业後到何处去?安多和康区已不在话下,仅就“西藏自治区”来说,从县、区各级政府单位,行文公事皆用汉文,选拔人才以汉语、汉文为重,学了藏文充其量也只不过是当翻译,做佣人,打杂务跑腿,教育与实用脱节,教育和发展风马牛不相及,藏族青年心中会怎样想?
   
   中共的宪法明文规定,保证少数民族当家做主,自己管理自己,但事实恰恰相反,就以“西藏自治区”来说,从乡镇到县、专区,自治区党政军各级机构的第一职务皆由汉族干部来担任,不管有能力与否,一律有发号施令、生杀予夺的绝对权,藏族干部不论你程度如何,只有唯命是从,绝对服从。若你讲实话,讲道理,表露真情那么就被认为是反革命,闹民族情绪,有地方民族主义观念,甚至还会说成是闹民族分裂!便画上问号,或调动或撤职,甚至有进监狱的危险!这种专横霸权,轻视欺侮和奴役统治,藏族人民是永远不会接受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