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热血汉奸吴三桂
[主页]->[新会员区]->[热血汉奸吴三桂]->[三桂对支那男生割女生头的分析 ]
热血汉奸吴三桂
·热血汉奸最近估计遭到粪狗攻击,网站无法打开
·回复所有给我email的朋友
·写在前面的话
·2002年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冠军:“中国即将崩溃“汉语版PDF提供下载(更新链接多处)
·三桂翻译版: 毛,不为人知的故事(附下载)
·热汉”分裂恰那研究中心“成立发刊词
·反共必须反华
·逐条对照邪教特征,中共才是的真正邪教!
·汉奸的好儿子--杨振宁教授
·新版“革命歌曲”!
·汉奸颂
·Fight fiendish CCP with "Blood, Toil, Tears and Sweat"
·反驳核武粪青对台叫嚣?
·和网特先生或女士谈心之一:我对flg的“有病不用看”的思考!
·我的自白书兼答网特授予我“土鳖流氓”的光荣称号!
·到底是谁对不起那些热血青年?
·壮哉雄哉,唯大日本帝国不败!
·“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泪下”
·娘,大哥他回来了
·中华民族是个糊涂的民族
·诗朗诵:劣等民族啊,你丫的名字叫支那
·反击博讯言信老粪青对微软先生的攻击
·浅论支那的武术
·再论支那的武术
·不要爱国
·美国和西方列强支持了中共在中国的法西斯独裁专制!
·东欧人民有的是勇气,支那人有的是奴性
·支共是最老练的政党
·俄罗斯居心叵测
·唯有大日本帝国方能救中国
·论支共党文化特点兼驳"汉奸现象"
·驱除汉狗,还我家帮
·应偷老板之命,草就"人民公敌"开刊词
·博讯代有粪青出,一代新粪换旧粪
·诗悼汉奸老前辈大阿伯:
· 博讯与粪青征战之三:驳编辑"一"先生
·几点说明
·博讯征战系列之一:驳粪青"小妖"
·我在博讯发贴的真实目的
·关于中共生化武器(或核武)毁灭美国的个人思考(附原文)
·智力低下的粪青怎和英明神武的汉奸斗
·粪青们想想..你们凭什么恨人日本人?
·"CHINA"你的学名叫"恰那"!
·随便非洲一个小食人部落比china长几千年
·支那这样的垃圾国家能"崛起"吗?
·所谓的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实际上是美国一家的胜利 !!
·分裂支那蓝图构想
·“神诌六号”上天,愚民洗脑高潮
·接受香mm的访问
·归来吧,我的汉奸兄弟姐妹们!
·年年六四,今有六四:纪念爱国愤青君
·由反驳“中国从古至今就是信仰上帝”说开去
·支那为何是世界上最劣等的民族
·对热汉某智障粪青“请问这里可有华夏子孙”答辩
·给美国政府呼吁严惩赵燕的签名信
·驳大陆人网友的万年渐进式民主论
·中日再来彻底一战
·天下唯有德者居之
·支日再战
·谁为支那的民主进程真正着急?
·英明神武的汉奸不会感动
·为张戎辨
·胡锦涛,陈良宇 VS 大屁股,小屁股!
·非暴力,不合作运动永远不可能栽支那成功
·邪恶的支那“大一统”思想
·驳斥博讯“天下无贼”的 谬论
·美国外交政策是短视的
·台湾问题
·给激进汉奸的一封信
·再给激进汉奸的一封信
·给李洪志老师的一封信
·谁在卖弄?
·无知,无耻,无畏的支那粪狗
·是否支持台湾独立是衡量是否是真民运的标准之一
·china=支那
·支英对照:日本人为啥么歧视中国人
·长寿的慰安妇
·美国非上帝
·应当对邪恶的支共高官执行”满门抄斩“
·孔子就一痞子落魄秀才
·香港为何不独立
·热汉是娘俺是孩
·必须暴力推翻支共
·国民党为何失败
·不自由毋宁死
·支共愚民洗脑确实成功:
·支那的经济
·给大汉民族的一封信
·支持台湾独立是每个台湾人的义务
·英汉对照:毛:不为人知的故事
·吴三桂翻译版:毛:不为人知的故事
·支共的内部争斗会危及其政权吗?
· 袁伟民在08奥运动员大会上的讲话(原创)
·去你妈的“爱国主义”(修订正式版)
·去你妈的“民族主义”
·去你妈的祖国
·去你妈的“中华民族”
·支那的制造业怎么了?(粪狗看看汉奸也还是爱国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桂对支那男生割女生头的分析

   
   这种事情不是情杀是不太可能的,估计是那北京的小子如同发情的公牛一样求爱未遂,女的甚至说了一些刻薄异常的话,男的血冲贯顶一个克制不住,就杀了人,女的来自北京,照片上看很是清秀,肯定具有北京人那种看不起外地人盛气凌人的傲气,其背景颇费思量。
   女的才抵达2周,不太可能是为了其他事情而杀人,令一个原因就是借钱?我予以否定,不会这么残忍公开杀人。
   现在的留学生素质实在是差,根本就不像那些学识超人的精英,倒像是一群无赖地痞小混混,这样的人,GT过人得以录取获得全奖实在是不可思议,或者是家里富有,那本身素质有限,就不奇怪了。
   

   
   事情非常明朗了:“他还分享了一篇其他网友的文章《就是她,7天之内卷走我7万人民币。(我不后悔)》。”显然是女的以美色诱骗男方钱财,导致血案。
   
   网友 wrote:
   
   发信人: sthedy (hellohedy), 信区: Headline
   标 题: Re: 弗理工又发血案 中国留学生涉嫌谋杀(图)
   发信站: BBS (Fri Jan 23 00:08:08 2009)
   
   但外界名声很不好,还有人说她的绰号叫“插座”。虽然这种说法很过分,但可能也是因为她交的男朋友太多了。在加拿大4年左右,公开的至少有4个,出国前在北京也有男友,每个都是对她有经济支持的。北京的男友都负担她在加拿大回国探亲的机票的,在加拿大的某位男朋友因为要供养她也跟别人借过好几千块钱,至于美国这个我就不是很清楚了。
   
   
   
   综合朱海洋blog上的留言,铁证如山,杨色诱钱财,惨遭割头。对这样道德败坏,以人间最神圣的爱情牟利的女孩我没有多少同情心。
   杨这个女孩在抵达美国2周之内就结识了朱,且骗取如此多的财物,人品非常卑劣,而且,我怀疑朱发现了杨与其他人的奸情,杨措辞傲慢,激怒了朱以至于暴怒杀人,当然,惩罚过重,但情有可原,且朱并未滥杀无辜。
   杨相貌平平,但对男人如此具有吸引力,可见支那男人海外性饥渴的情况确实非常严重。
   _________________
   
   
   Joined: 04 Nov 2004
   Posts: 7605
   
   
   PostPosted: Sat Jan 24, 2009 2:00 pm Post subject: Reply with quote Edit/Delete this post Delete this post
   试想一下如果朱不是被骗情感和巨额钱财,凭什么会杀一个抵达美国2周的支那女子?世界上还能有别的原因吗、那些反对这个论点的汉奸请给出一个哪怕一点合理的解释,我勉为其难,绞尽脑汁帮你们想一个,或许杨在支那杀了朱的全家,朱在美国报复她,那也没法解释朱开始陪杨到处找房子啊,显然最初2人关系是不错的,再说了,杨一个弱质北京女子怎么能杀宁波人的朱的全家?还特意申请和朱一个学校前来送死,嘿嘿。除了这个似乎有理的理由,朱有什么理由去割一个认识仅仅2 周的女孩的头?
   总结,朱手段虽然残忍过分,但杨却是事情的起因,若说朱脑子有问题也是杨刺激的,所以,我同情朱而不是杨,杨本是风月老手,没想到这次玩火自焚,虽然不能说是咎由自取,但她应该负主要责任。
   我“赞赏”朱的另一点是“冤有头,债有主”,他并没有像那个同样求爱遭到拒绝的那个韩国垃圾那样大开杀戒,滥杀无辜。
   
   sarahpalin2008 wrote:
   双方看来都有问题,而且两人可能通过网恋等方式早就相识,也许杨正是通过朱办到美国去的,之间可能有某种协议,朱为此付出很多感情和投资,可当杨达到目的后,就想象对待她的其它"插头"一样把朱也甩掉,可没想到碰到一个偏执狂,结果连小命都搭上啦.也许案情就是这么简单,此案很有代表性的.
   
   非常同意,不然不会进展如此神速
   至于朱欢迎胡锦涛,那是另外一回事,不能和杀人混为一谈,假设杨在美国,她会不去迎接胡锦涛吗?当然,朱肯定有不对的地方,不过,若说到谁应该受更多的指责,我认为是杨。
   至于杀朱说的辛普森的类比我认为不是很合适,每个人对感情被伤害的程度承受的能力和财富大小的概念不一样,这样类比没有丝毫的意义,再说,你不是当事人,不知道杨对朱伤害的有多深,以至于朱暴怒杀人,同样的类比我也可以给出无数,例如朱活到25岁,或许喜欢过无数的女孩,被朋友骗过无数次,却从来没有割过任何人的头,而这次却无法遏制愤怒,可见那女孩对其伤害之大,骗取钱财之多了。
   我们在这里说朱的责任小并非支持杀人狂魔,既然大家在此讨论肯定是要分个是非曲直,否则,事情已发生,没有必要讨论了嘛。
   另外,偷老板怀疑博客是假的,我有另一个疑问,目前最有力的证据来自朱的博客和杨的同学回忆杨是“插座”的文章,我个人认为非常合乎道理,不像是假的,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是假的,双方都有朋友,家人,同学,甚至同事,而却立即有人如此迅捷的出来为朱编造如此真实的“证据”,迄今为止没有一个人站出来用哪怕是编造的“证据”为杨说话,这已经充分说明了问题:朱得到的同情显然大于杨。
   汉奸智力超群,这么个简单的问题应该不难理解。
   至于曾先生和杀朱网友感情丰富的宣泄我表示尊重并支持,但并不能改变杨始作俑者,诱骗钱财,导致一个精神脆弱的少男暴怒杀人的事实,某种程度上说,杨就是咎由自取,我对她没有太多的同情,我惟一可以作的就是希望更多效法杨希望不劳而获的支那母猪在下次寻找受害者下手以前至少对未来的受害人的精神心理作一番简单的调查乃至科学的研究分析,否则,更糟糕的是,受害人如果是学化学的,回到你“北京”老家,整个炸弹把你家人都送上西天了,你可划不来。
   
   根据偷老板的最高指示,已经有照片铁证表明朱是支那猪无疑,又根据偷老板的最高指示并没有铁证表明杨不是支那猪,比如并未发现杨在加拿大打着反共的旗帜的照片,由于杨来自支那首都北京,我们可以大胆假设杨也有严重的支那猪嫌疑,再根据偷老板的最高指示,朱是支那猪,人人都可以诱骗之,我也表示赞同,不过,还是根据根据偷老板的最高指示,并未有铁证表明杨诱骗了朱,因此我们不能错误的表扬了支那猪嫌犯的杨,而现在却有美国警方铁证表明支那猪朱确实割了同样是支那猪嫌疑的杨的头,根据偷老板的最高指示,身为支那猪的朱被任何人诱骗我们汉奸固然应该欢欣鼓舞,同样有严重支那猪嫌疑的杨的头被支那猪的朱给割了,我们汉奸应该感到最大的幸福才是啊?
   问题的焦点反映在我们默认推定支那猪是反共还是拥共,以三桂的经验,支那猪拥共的绝大多数,否则汉奸就是多数,爱国贼反而是少数了,比如身为博士生的支那猪朱都拥共,身为硕士生的支那猪杨更没有理由不拥共了,根据偷老板的最高指示,违反上述推理过程的惟一条件是需要有铁证证明杨不是支那猪,谁有铁证证明之?
   若不能自圆其说,同情有严重支那猪嫌疑的杨的汉奸无法自圆其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